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宠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战龙为婿

战龙为婿

夜鱼龙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六年前,萧战龙的父母被江凌市萧家,逐出家门,当晚又惨遭车祸,他的父亲临死之前拨通他的电话,告诉他逃出江凌,逃亡海外,再也不要回去。六年后,一路逆袭成为当世魔神的萧战龙,背负父母的血海深仇,强势归来,从此开启最强复仇之路。他这一生,辜负妻女太多,此番归来,他除了要报仇,还要好好弥补对妻女的亏欠。

主角:萧战龙,薛如意   更新:2022-07-15 23:4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萧战龙,薛如意 的女频言情小说《战龙为婿》,由网络作家“夜鱼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六年前,萧战龙的父母被江凌市萧家,逐出家门,当晚又惨遭车祸,他的父亲临死之前拨通他的电话,告诉他逃出江凌,逃亡海外,再也不要回去。六年后,一路逆袭成为当世魔神的萧战龙,背负父母的血海深仇,强势归来,从此开启最强复仇之路。他这一生,辜负妻女太多,此番归来,他除了要报仇,还要好好弥补对妻女的亏欠。

《战龙为婿》精彩片段

西方黑暗世界,死亡沙漠中。

耗时三个月,魔神殿殿主萧战龙率领麾下数以万计的战士,终于将血影组织全员歼灭。

此时,众兄弟们正在举杯庆贺,而萧战龙却看着手里的一张照片发呆。

照片上是一个女子,笑靥如画。

“若如意知道了我今日的成就,肯定会很高兴吧。”他喃喃自语。

副官幽灵为萧战龙披上裘皮军衣:“殿主,接下来有什么安排?”

萧战龙:“三日后,是如意的生日,你先一步以我的名义,为如意奉上生日贺礼。”

“我随后就到,向她求婚,给她一个惊喜。”

当年,两人约定好了。

等萧战龙出狱,薛如意就接受萧战龙的求婚。

幽灵点头:“明白!”

……

三日后,一架波音747客机降临宁城。

萧战龙透过窗口,望着这座城市,感慨万千。

这座城市,曾见证过他的落魄。

如今,又要谱写他的辉煌。

往事一幕幕浮上心头。

六年前,他的父母被逐出江陵市萧家,当晚却是惨遭车祸,他父亲临死前给他打了个电话,电话中拼着最后一口气让他逃,逃出江陵,逃去海外不要再回来。

萧战龙当时立即冲出家门,但还是被人一路追杀。

萧战龙九死一生的逃掉,身上伤痕累累,此外那些追杀者的刀口还淬毒,逃到一条江边的时候,他失血过多加上毒性发作,眼前一黑,昏迷了过去。

昏迷前,他隐隐看到一个年轻女子用清白救了自己,两人一夜缠绵。

为了不连累她,他只能立即离开。

几个月之后,风声不再那么紧张了,他便找了一份工作,经过努力打拼成为公司高管。

而后,他找到曾救他一命的小女孩儿薛如意,并展开疯狂追逐,最终赢得美人儿芳心。

只是,在两人即将订婚之际,薛如意却因醉驾逃逸。

为报恩,萧战龙答应薛如意,替她坐牢六年。

当时恰逢边境告急,萧战龙自告奋勇,带罪上战场。

经过六年拼搏,他从一个小小的士兵一路搏杀,一直到最后的坐上战神之位。

为掩人耳目,在境外创立魔神殿,以另外一种形式护卫大夏安宁。

自此,功成名就,享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

富丽堂皇的酒店大厅,宾朋满座。

作为生日宴会主角的薛如意却是有些意兴阑珊。

因为今天,正是萧战龙出狱的日子。

当初为了让萧战龙能够安心替自己顶罪,故意答应他等他出来要嫁给他,当场要和他订婚的。

一场生日宴会,一想到这些,顿时觉得索然无味。

就在此时,一个仪仗队整齐有序的走了进来。

每个队员手里还抱着一个沉甸甸的礼盒。

而领头的,真是幽灵。

正在众人疑惑之际,幽灵缓缓开口道:“奉殿主之令,为薛小姐庆生!”

“殿主特意送上贺礼,祝福薛小姐生日快乐,!”

“江南御府别墅一套。”

“龙凤呈祥翡翠手镯一对。”

“鸳鸯戏水白玉枕头一双。”

“观音送子寿山石雕一尊。”

......

嘶!

众人倒吸口冷口!

虽然他们不知道幽灵口中的殿主是谁,但是这礼物却是实打实的尊贵!

他们的礼物和人家的相比起来,恐怕连垃圾都不如。

“这殿主究竟是何人?”

“为何要为薛如意送上如此大礼?”

“莫非是看上薛如意了?”

“而且看着架势,恐怕殿主稍后会露面。”

”这薛如意真不知走了什么够实用,竟然能让那殿主垂青。”

场下如同炸开了锅一样,议论纷纷。

送完这些贺礼,幽灵便走了。

薛如意此刻是懵的,任凭她想破脑袋也不知道幽灵口中所谓的殿主是谁。

母亲方金兰也激动的声音发颤:“闺女啊,这个殿主是谁啊?你怎么没有和妈妈说过啊?”

“妈,其实我也不知道是谁……”薛如意不好意思的开口道。

方金兰狠狠的一拧薛如意道:“都到这个时候了还骗妈,和妈好好说说,妈绝不告诉你爸!”

薛如意一脸为难,只得硬着头皮和方金兰说:“妈,我真不知道是谁!”

方金兰见薛如意不像说谎的样子,相信了她的话。

“妈,这个礼物是不是送错了?”薛如意讪讪的询问方金兰。

方金兰思索片刻,随即眼前一亮,激动的说道:“闺女啊,不可能送错,刚才你没听对方你念你的名字了吗?”

“而且据妈分析,肯定是对方看上你了,一直在暗中观察你,今天正好你生日,特意露面要找你表白的。”

“到时候你可不能拒绝啊,这么好的女婿,你瞧瞧送的这些东西,一辈子享尽荣华富贵。”

“赶紧收拾收拾自己,一会对方来了,要以最饱满的姿态迎接你未来的夫婿。”

薛如意听了之后,也觉得在理,顿时脸上不由得一喜,赶紧化妆。

在场的宾客,也同样期待着殿主的来临,目光灼灼的看着门口。

这个时候,方金兰忽然面色一变,一拍脑袋低声道:“该死。”

“我忽然记起,今日是那个废物萧战龙出狱之日......”

“啊?”

薛如意顿时也慌乱了。

“妈,怎么办啊。”

“如果让对方知道,我答应了萧战龙出狱就和他订婚,殿主肯定会嫌弃我的……”

方金兰深吸气:“别慌别慌,你现在已经不同往日了。”

“你现在是殿主的女人,他萧战龙配不上你。”

“不,认识他,都是你的耻辱!”


此时的萧战龙已到酒店外面,看着富丽堂皇的酒店,他内心里却是忐忑不已。

也不知道送的礼物合不合她的心意,她会不会喜欢。

想到,如果薛如意知道了自己现在就是魔神殿的殿主,一定会很开心,很激动的吧。

想到这里,萧战龙仿佛看到了薛如意知道真相之后喜极而泣,甚至抱着自己,满脸泪花点头答应自己求婚的画面。

萧战龙微微一笑,整理着装之后,手捧着一束鲜花,以一个最帅的姿态走近大厅。

当薛如意母女俩看到萧战龙的时候,脸上顿时一片恶寒。

这个废物竟然找到这里来了,真是阴魂不散。

萧战龙双目直视这薛如意的眼睛,深情款款的走到她的身边。

进而,单膝跪地道:“如意,生日快乐。”

“在这个特殊的节日了,请嫁给我吧!”

说着,萧战龙便把花束递了上去。

一秒,两秒,五秒,十秒过去了。

但薛如意却迟迟未接花束。

疑惑的萧战龙抬起头来再次看向了薛如意。

只见薛如意满脸冰冷道:“我不能嫁给你!”

不能嫁给你!

短短的五个字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将萧战龙击中,顿时呆立在当场。

“为…为…为什么啊?”

“当初不是我们说好的吗?等我……”

“别说了!”薛如意一脸阴沉的打断了萧战龙的话。

“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你配的上我吗?”

“也不怕告诉你,今天殿主给我发了生日贺礼,而且马上就要来这里为我庆生。”

“就你这样的一个牢狱犯,竟然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竟然向我求婚?”

“你脑子是不是瓦特啦!”

薛如意字字珠玑让,和先前的她判若两人。

这时,方金兰也站出来说道:“当初,是因为如意犯事了,为了让你安心坐牢我们才那么答应你的。”

“现在如意有了更好的选择了,当然不会同意你的求婚的。”

“而且就算是没有殿主,也轮不到你,你一个牢狱犯和我们如意这样的优秀的人求婚,你觉得般配吗?你就不就得害臊吗?”

轰!

仿若一个惊雷,在萧战龙的脑海中炸开。

原来一切都是骗自己,都是为了让自己替她坐牢。

明明说好的,出狱之后就结婚,走进婚姻的殿堂。

没想到最后竟然变卦了,一切都是一个骗局。

骗局也就罢了,可你们却一口一个牢狱犯来侮辱自己!

想到自己作为堂堂魔神殿殿主的身份竟然让别人如此的诋毁。

萧战龙正要起身,但是想到先前薛如意救了自己,对自己有着救命之恩,便强压怒火,尽可能的温柔。

“如意,你再好好考虑一下。”

“我绝不会让你委屈的!”

萧战龙特意将“委屈”二字咬得极重。

薛如意看着萧战龙,就感觉他想牛皮糖一样难缠,顿时布满寒霜,不禁提高声音道:“你听不懂我的话吗?”

“你给我滚,滚的越远越好。”

“我看见你就觉得恶心、想吐。”

听到此处,大厅里的众人仿佛看小丑一样看着萧战龙,眼神里满是嘲讽。

萧战龙看着眼前这一幕,忽然感觉一阵可笑,这个女孩还是当初救下自己的女孩吗?

可笑的是他竟然以为,他替她坐牢之后,她会嫁给自己。

萧战龙看着薛如意道:“既然你觉得我这么恶心,那为什么六年前要用你的清白救下我!”

薛如意听后,一阵疑惑:“臭废物,狗东西,我什么时候那清白救过你?”

“我这样的天之娇女,也是你这种烂废物能够觊觎的了得?”

“真是癞蛤蟆想疯了,要不是当初没钱花了,我会让你做我暂时的男朋友?”

“真是傻缺!”

薛如意的话音一落,萧战龙的脸色狂变!


“怎么会......这样?”萧战龙难以置信。

薛如意对着萧战龙喝骂道:“废物,赶紧滚,我不想看到你!”

滴滴!

正当这时,萧战龙的手机突然响起。

萧战龙拿出手机,接通:“幽灵?有事?”

“属下冒昧打扰,请殿主恕罪!但,有个重大消息,我们......刚刚抓住了,六年前下药陷害您的帮凶之一!他交代了一些事情!”

幽灵的语气,变得前所未有的激动,“原来六年前,救了您,并和您发生了关系的女孩,其实,根本就不是那个薛如意!”

“什么!!”

听到这话,萧战龙猛地瞪圆了双眼!

“当年救下您的人是顾倾城,因为当年您势单力薄,调查的时候被人误导了,恰巧当年误导您的人,刚刚被我们抓到。”

说到这,幽灵顿了顿,才续道,“六年前,是她好心救了您,结果被您夺走了清白,导致,未婚先孕!”

“之后,她不顾家人反对,坚持把孩子生了下来!为此,她在林家,更加地饱受歧视!这些年,母女俩都过得很苦......”

“听说今天,她被逼着去了酒店陪…陪客……”

轰!

一番话,就像惊雷,听得楚风瞳孔狂缩!

怒发冲冠!

“谁敢动她,我要他死!”

……

阳光大酒店。

顾倾城站在1836号豪华客房前,踌躇良久。

她已经预料到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

因为房间里是张家的少爷张俊凯,一个在宁城中声名狼藉的大少。

但一想到自己躺在病床上的母亲,顾倾城也顾不上许多了。

“呼!”

顾倾城深吸口气,她伸手推开了房间的门。

房间很大,前厅的落地窗前,站着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年轻公子。

他背对着身,右手端着一个高脚杯,听到开门声后他抿了一口杯内的红酒,这才徐徐转过身来。

“我等你很久了。”

张俊凯眯着双眼打量着走进来的顾倾城,油头粉面的的脸上流露出一丝垂涎。

尽管,顾倾城只是穿着一件牛仔裤,搭配着一件休闲T恤,很简单朴素的穿着,但却也是掩饰不住她那近乎是完美比例的身段。

“不愧是宁城第一美人。”

张俊凯忍不住夸赞一声,脸上浮现出胜券在握的得逞笑意,他说道,“你是我见过的女人当中最为漂亮的一个。”

“张俊凯,你简直是无耻!你说,是不是你把刘医生的手术约满了?”顾倾城咬牙切齿的问着。

“嘘!”

张俊凯嘘了声,说道:“顾倾城,这话不可乱说。莫非只有你能找刘医生治病,别人就不可以?”

他眯着眼,贪婪的将顾倾城的美貌尽收眼底,他接着说道,“你妈妈,是脑疝吧?这可是重病!”

“可惜了,宁城做开颅手术治疗脑疝最顶级的刘医生预约都满了,你妈妈要是排号等着,至少要等三个月。你或许能等,只怕你妈妈等不了,再不做手术,你妈妈可能要不了半个月就……”

“你……”

顾倾城气得浑身颤抖,嘴唇都咬出血来,那种惶恐、无助的情绪涌上心头,泪水都在眼眶中打转着。

“偏偏,刘医生欠我张家一些恩情。只要我说句话,刘医生就能够立马给你妈妈做手术。”张俊凯笑着说道。

顾倾城沉默了,她想起了自己母亲在病床上陷入昏迷的病态神色,自己父亲那悲痛绝望的神色,顾家人那冷漠无情的态度......

想到这些,顾倾城眼眶中的泪水大颗大颗的流了下来。

她去医院求人却是连人都见不到......

这一切仿佛暗中有着一双无形的大手在操控着。

“顾倾城,我给你一个机会,一个挽救你妈妈的机会。”张俊凯的声音透着一种魔力,他说道,“眼下,这个机会就摆在你眼前……”

“你......你简直就是个畜生!我已经为人母,为什么你还不放过我?”顾倾城哪能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语气中不禁带着浓浓的哭腔,她的愤怒却又显得如此无助。

“为什么?因为我看上的女人,就一定要得到!”

“就算你顾倾城已经有了孩子,但你足够漂亮,这就够了!”

接着,张俊凯看向顾倾城,说道:“自己把衣服脱了走过来,把我侍候舒服了,自然会让刘医生给你妈治病。”

“你……”

顾倾城紧咬着牙,一种极度的羞辱感涌上心头,她内心正在剧烈挣扎。

张俊凯看着顾倾城无动于衷,他嗤笑一声,说道:“怎么?搞得你就像是个黄花大闺女一样。”

“宁城谁不知道你跟一个野男人好了?还要装什么矜持?我总比你那个野男人强!”

“你闭嘴!”

顾倾城猛地叱喝了声,她咬牙说道:“他、他再怎么样也比你强百倍千倍,你就是个畜生!”

“比我强?哈哈哈!”张俊凯大笑起来,他说道,“那现在你那个野男人在哪里?你女儿都那么大了,现在估计早死外边了。”

“他……”

顾倾城张了张口,却又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萧战龙,你眼下又在哪里?

“少给本少爷装什么矜持!既然来了,那就好好地伺候好我!”

张俊凯猛地朝着顾倾城冲过去,拉住了顾倾城的手臂。

“你松开我,你快松开我......”

顾倾城不顾一切的惊叫起来。

眼看着顾倾城就要被张俊凯强行拉到床上的时候,突然间,一阵巨响传来。

轰隆隆!

一架武装直升机的身影在房间外面的阳台上盘旋。

嗖!

紧接着,一道挺拔如山的身影从那直升机的机舱口一跃而出。

阳台上的玻璃瞬间四分五裂,一个身影闯了进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