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宠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女配艰难求生

女配艰难求生

三日成晶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安笙是个根正苗红的女青年,一不留神穿进了一部狗血文里。她没有主角光环照耀,非常倒霉的成了书中最悲催的炮灰女配!安笙她没有别的愿望,只想好好活下去。此时的男主对她还没有别的心思,为了将这段关系扼杀在萌芽之中,她决定使出杀手锏。可事与愿违,那位大佬反而整日缠在她身边……

主角:安笙,费轩   更新:2022-07-15 23:4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安笙,费轩 的女频言情小说《女配艰难求生》,由网络作家“三日成晶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安笙是个根正苗红的女青年,一不留神穿进了一部狗血文里。她没有主角光环照耀,非常倒霉的成了书中最悲催的炮灰女配!安笙她没有别的愿望,只想好好活下去。此时的男主对她还没有别的心思,为了将这段关系扼杀在萌芽之中,她决定使出杀手锏。可事与愿违,那位大佬反而整日缠在她身边……

《女配艰难求生》精彩片段

音乐声震耳欲聋,唱歌的人以前估计是个卖豆腐的,无论高潮或者是副歌,都是那一个调调,一脸投入,但表情却像是便秘。

闪光灯晃的人眼睛要瞎,入眼男男女女大多数衣衫不整,衣服,脸,包括头发,都在灯光下统一成五彩斑斓,冷不丁一看,活像是进了炸了营的山鸡窝。

“躲什么?”男人的声线低且冷,紧贴在安笙的耳边,音调拉的长,透着戏虐和混不吝。

“没……”

“轩儿!你来一首!”

麦克风递过来,安笙以为男人不会接,却见他顿了顿放下酒杯伸出手,修长的手指抓住麦克,看向显示屏。

安笙松口气,耳朵在肩上蹭了下,蹭掉湿漉漉的水泽,又尝试了下挣不开,僵着难受,无奈放松身体靠在男人的肩膀上。

只不过身边的男人一开嗓,安笙一个激灵坐直了,心里“嚯”了一声,迅速断定这位和刚才那个,准是一个山沟出来的。

一个“卖豆腐”的,一个“磨剪子戗菜刀”的。

耳边魔音贯耳,她垂下眼睫,把嫌弃藏在眼底,想起了这个世界的剧情。

她上一世死了之后,才知道自己生活的世界,居然是一本书,由于作为女主死的冤枉,六年青春尽付一条狗,所以死后得了个特权,就是可以选择下一个小说世界,作为其他人,继续活下去。

她穿的这本书,名字叫《病娇哥哥请爱我》这小说世界的男主和女主之间,那些纠纠缠缠恩恩怨怨爱爱恨恨的,就不提了,反正跟安笙没什么大关系。

因为她不是这部小说的女主角,而是个炮灰,那种即便是死了,也丝毫不影响剧情走势,不干预世界发展的那种支支支支支线小人物。

只有这种人物,才能在小说世界脱离主线的情况下,肆意的过自己想要的人生,这也是安笙选来选去,选了这个人物的原因。

剧情里原身是个仗着和男主小时候邻居一段时间,有个撒尿和泥的交情,跟男主借了很多钱,并且只借不还,企图用肉偿的奇女子。

当然男主费轩本来是看不上原身的,但是因为他家里有那些种种难言的丑事,所以他急需个女人来做“挡箭牌”,无疑,原身是最合适的,连钱都省了。

谁成想,原身光荣上岗第一天,就遭遇二世祖们喝大了集体装逼,杠上真的道上太子爷,两方人马ktv大战的时候,挺身给男主挡了一刀后,就迅速光荣下岗了。

安笙穿越的时候,所预想的最好的结果,就是穿在给男主费轩当“挡箭牌”之前,那样她可以直接划清和主线的界限,而后过自己的小日子去。

但是天不遂人愿,现在这个节点,正是ktv大战的前夕,也是就原身即将送死的节点。

马上这帮卖臭豆腐和磨剪子戗菜刀的二世祖们,就要为了个小姐,和道上太子爷的人马,展开本世纪最丢人现眼的大战。

做为这段剧情里,以英勇牺牲结束两方战斗的无私炮灰……安笙有点想骂粗口。

她靠在男主费轩的怀里,想着等会开战之前,她就借尿道溜。

反正她不挡刀,剧情也一定会补上一个其他挨刀的,这也是她死后,重新选世界之前,在晋江主系统的空间里,看了很多穿越世界的直播得出的结论——剧情最强大。

所以安笙稳的很,眼睁睁的看着这群人越嚎越凄厉,越喝越魔怔,最后终于进行到要叫陪唱的这一步,大战一触即发。

是时候尿尿去了。

安笙想。

于是她终于侧头分给了男主费轩一个眼神,从他的手臂把自己的腰拯救出来,看着他轮廓深邃的侧脸,娇声道,“费轩,我去个卫生间。”

费轩一曲嚎完,原本捏着个酒杯,凑在唇边漫不经心的喝着,闻言整个人一顿,转头视线堪称凌厉的看着安笙。

削薄的嘴唇轻轻扯起一个斜斜的弧度,本就飞扬的眉梢一挑,哼笑了一声,慢腾腾的问,“你刚刚叫我什么?”

安笙搓了搓后槽牙,忍着胃里泛酸,掩唇又娇笑了一声,开口粘糊糊,“轩哥~”

说着学着书中描述,学着原身有些怯怯的对上费轩的视线,小拳拳轻轻捶了下他的胸口,眼里满是讨饶。

余光却注意着有个胖子已经出去,书中描述的就是他叫了那个道上太子爷看上的小情儿,包房里就差点给上全垒,才导致了这场大战。

安笙心里有点着急,费轩意味不明的她两眼,捏着她的下巴凑近。

安笙的心提到嗓子眼,处于本能,手悄悄摸到了旁边的啤酒瓶子。

费轩没有真的怎么样,只是凑的极进,然后说了声,“快点回来。”就慢悠悠的转过了头,松开了安笙的腰。

安笙赶紧站了起来,跟她旁边的一个女的说了声“借过”,女的倾斜着腿让开了路,她正要走,整个人一僵。

“啪”的一声轻响,几乎瞬间就淹没在震耳欲聋的音乐中,安笙的脸却腾的就红了。

旁边有看到的男人,哈哈的坏笑了起来。

她的屁股被拍了下,力道不重,但是羞耻感一瞬间窜上天灵盖,是谁干的不需要回头看,安笙咬着牙,心里把费轩咔吧咔吧嚼碎,榨干了汁又吐出来,这才迈步朝着门口走去。

她快步走出门口,正好遇见胖子像个老鸨一样,领着一群婀娜的美女朝着这边走,他身边是一个看上去清汤寡水的“小可怜”,也是这些白花花里面,唯一一个不漏肉的。

胖子圈着她的肩膀,坏笑着问她,“小美人第一次?不会还上学吧……”

她眼神四处乱窜十分无助,脸上表情像是要哭了。

但是安笙知道,她就是那个道上太子爷看上的,她这幅样子,不是她惊慌,也不是她害怕,而是她走的就是这种“受惊小兔几”的风格。

书里描写她像个小白兔,其实暗地里是个食人兔,把那个据说极其炫酷牛逼的太子爷,耍的最后为她捐了眼.角.膜,成了一个愉快的瞎子+活王八。

安笙收回视线,在心里啧啧两声,转头问站在门口的服务生,“卫生间在哪里?”

“直走左拐。”服务生给安笙指路,安笙赶紧顺着走廊走向卫生间的方向。

例行尿了个尿,安笙出来洗手的功夫,不出所料听见一阵叮呤哐啷,各种桌子掀倒啤酒瓶子破碎,伴随着男人的国骂,女人尖锐的叫声,安笙甩了甩手上的水,这才伴着干架的背景音,仔细看了看镜子里面的人脸。

是她自己的脸,不过比她原来高了一点,而且年轻了好几岁。

镜子里的女孩子不是时下流行的尖下巴,小圆脸,有点婴儿肥,皮肤白皙的没一点瑕疵,及肩短发,末梢带着蓬松的半弯,精致的像个瓷娃娃。

眼睛圆圆的,鼻子十分秀挺,嘴唇嫣红,唇形小巧,还坠着漂亮的唇珠,看上去有点点噘嘴撒娇的意思。

“又活过来了……”安笙拍了拍自己的脸,绽开一个微笑,心里告诫自己,这一次一定要……

“啊啊啊啊——”

“吓死我了——”

“有人动刀子……”

“快打100!”

“你傻逼是吧,打了110,咱们也跑不了——”

一阵兵荒马乱,安笙被骤然涌进卫生间的美女们一下子挤到了墙角,拍着脸的动作顿住。

这群人进来就将卫生间的门关上,还用拖把顶住,进来就叽叽喳喳一顿吵,甚至有两个对骂婊.子,开始互殴扯头发。

安笙愣了片刻,顿时心道不好,这里面大多都是她那个包房里的人,还有胖子后领来的那些,甚至还有那个食人兔!

这不对啊!

剧情里面明明是混战,小姐们都呆在一个屋子里,警察来了一窝端……

卧槽!

不会那个屋子就是卫生间?!

安笙赶紧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装扮,伸手拽了一下,裙子实在短的令人发指,她身材倒是挺有料的,前凸后翘,一眼就能看出……

原身这打扮自然是为了取悦费轩,但要是让警察来了给一窝端了,她说不是出来卖的都没人信!

她可是记着,这场大战,在这书中的申市,可是上报纸头版头条,操蛋的媒体,连小姐们的脸都没给打个马赛克,她要是被照上去,就算事后查出她不是卖的,媒体也不会专门为她澄清,这就是一个永久性的污点!

她还要嫁个好人的!

安笙搓了一把脸,顿时就觉得不行,她不能在这里呆着,她得出去。

她赶紧去开门,但是才摸到门把手,就有人来拉她。

“你干什么!”

“你想死别带着我们——”

“你现在不能出去,外面……”

安笙连头都没回,甩开最近一个女人的手,直接将门打开,边迈步出去边说,“我出去你们再关,不过我建议你们赶紧分散开,该跑跑!”

安笙出去之后,门立刻就被人关上了,她看了一眼门,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地上的安全出口指示,又看了眼空荡荡的走廊,拔腿就跑。

打斗声其实还在持续的,并且十分激烈,叫骂声已经从双方父母,上升到一个匪夷所思的等级,但是人都进屋子里了,走廊上反倒是没人,连服务生都吓跑了。

安笙加快速度,想着赶紧跑过去那间房间门口,出了ktv她就是个路人甲。

但是就在她使出吃奶的劲儿倒腾腿,一阵风似的刮到那个正在战斗的房间门口,好死不死的,房门竟然他妈的开了——

这天杀的ktv,房门还是冲外开的,一群人从里面撞出来,安笙几乎要把小腿儿抻折,步子迈到生理极限,也还是没能躲过,被包房的门“砰!”的一声,拍趴在地上。

安笙一抬头,就看到一个闪光的东西,直直朝着她的头脸划下来——


千钧一发,眼看着刀刃朝着她披头划下来,安笙头盖骨险些吓的翘起来,她这才穿越过来,千挑万选的世界,她决不能狗带!

慌乱间她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不知道乱蹬把谁给蹬倒了。

这人向前趔趄了一步,跌跪在安笙的身前,安笙那一瞬间根本没过脑子,余光撇见毫无停顿的白刃,强悍的自保能力启动,她吓的脖子快缩到胸腔,胡乱的伸手想要抓住个依仗——

“呃……”

男子低沉好听的一声闷哼过后,整个世界安静了下来,连音乐声都停了。

安笙感觉手中揪着的衣服莫名有点眼熟,并且很快衣服的主人身体小幅度的颤抖起来,她慢慢的松开手,并且抬起了头。

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安笙抬起头先看到的是站在她正对面的一个男人,他额前头发遮住半边眉眼,刘海十分骚气的弯着大波浪,但饶是这么长的刘海垂落,也没能遮盖住满脸的诧异。

他手上抓着的刀子上,还残留着不慎明显的红,那细细的一道红蜿蜒过刀身,顺着刀尖悄无声息的滴落在地毯上。

场面寂静的诡异,安笙其实并没有很怕,这要归功于上一世,她那个名义上的狗丈夫,总是半夜三更弄的血糊糊的趴她窗户,以至于她胆子不自觉的就越来越大。

她顺着刀尖指着的方向,看向她面前半跪着的人……

然后对上一双盛满震惊和迷茫的双眼。

安笙看清这个人之后,有些艰难的咽了口口水,这会儿终于感觉到了害怕,后颈的汗毛簌簌的起立列队成排。

挨刀的是……男主费轩。

但安笙还没等有什么动作,突然就被一坨肥肉,再次撞趴在地上。

“轩儿——”扑过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先前那个胖子,他扑到费轩的面前,一双小胖手上下乱划拉,无处安放似的,却不敢碰实了,颤巍巍的一开口,嘴角先淌下血丝儿。

“轩儿!轩儿你没事儿吧……”

很显然这胖子在刚才那场混战中,是重点打击对象,这会儿双眼肿的老高,看人得仰着头从眼睛缝看,上衣也不知道浪哪里去了,光着膀子,一动全身青青紫紫的肥肉都跟着乱颤。

费轩眼中的迷茫退去,改为瞪着安笙看,像是生生要从安笙的身上剜下一块肉来,一手捂着腰,另一手慢腾腾的伸出来,指尖颤巍巍的指在安笙鼻子不远处,隔空点了点。

低低道,“你完了。”

安笙顿时脸上发苦,但是她还算镇定,赶紧在自己身上乱摸一通,结果什么也没摸到。

她也不耽搁,转头看了一圈,所有人都退开,以他们几个为圆点,自发的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和几个人都有些距离。

安笙在自己的身上没有摸到手机,胖子光着膀子,不再考虑范围内,费轩中了刀子,最好是一动不要动,安笙从地上爬起来,绕过胖子,直奔持刀站着的骚波浪。

“小哥哥,借,借个手机。”

安笙说完也没等人同意,直接上手去摸,男人本来还有点懵,安笙摸了两把,他就微笑着举起了双手,一副任由安笙动作的样子。

还甩了下骚气冲天的刘海,任由安笙小手伸进他兜里,掏出了手机,饶有兴致的看着她拨电话找救护车。

他的电话没有锁,因为从来没有人敢动。

身后站着的一堆原本愤愤不平,没打爽一脸不开心的男人们,顿时露出了微妙的神情,小四爷什么时候让女人这么大庭广众的上过手啊!

安笙手有点抖,地上被扎了一刀的可是男主,男主要是挂了,这个世界即刻就会崩塌。

电话拨通,她不知道这里的地址,把电话递到胖子的耳边,“说地址!”

胖子颤巍巍的接过电话,捋直了舌头,快速说着这里的地址。

安笙则是半跪到费轩的身边,将自己小短裙上面搭配的丝质腰带扯下来,卷成一团,挪开费轩的手,帮着他按住。

“嘶……”费轩疼的一抽气,狠狠瞪了安笙一眼,脸色有些发白,转头对着仍旧好整以暇看热闹的骚波浪说,“胖子不知道那个妞儿是小四爷看上的,小四爷打也打了,捅也捅了,这事儿算过了吗?”

费轩在申市一向横行霸道,他早听说过桐四,但一直听说没见过,桐四人称小四爷,出了名的阴狠,今天也算见识了。

桐家洗白了,但是到底家底不干净,要是费轩自己和他杠上,他还真不惧,可是这人要是成心整胖子,胖子非让他扒下一身肥油不可,费轩被捅了,狠的牙痒痒,也只能以后再找回来。

现在法治社会,刀子基本都是随身带着玩的,桐四也没想捅人,不过是亮出来耍两下,吓吓这帮惯会窝里横的二世祖。

刚才他一挥手,本来是算计好了距离,要吓的也不是趴地上的小姑娘,而是小姑娘后面的胖子,谁承想这小姑娘胆子比胖子的肉还肥,直接扯了人挡刀子,这才不小心扎到了费轩的身上。

桐四是认识费轩的,他本来也有点怕费轩抓着这事不放,他在外横行他爸爸一向不管,真惹事也会给他摆平,可是架不住揍的实在太狠,他上次惹事,腿儿上钢钉还没拆下去几天……

费轩这么说,正好是给彼此一个台阶下,那一刀扎的不深,桐四面上挂上阴森的笑,拿着刀走到胖子的身边。

用刀尖划过他的小胖手,吓的胖子直哆嗦,然后在他的手上用力一挑,把自己的手机挑飞,而后回手一掏,耍杂技似的炫酷接住,转头哼笑,“费少讲义气,今天这事儿就这么算了,算我桐四结交费少,改天有空,碧水天摆一桌……”

桐四回头,看着费轩身边的安笙笑的意味不明,“我和费少不醉不归。”

说完赶紧领着一堆人呼啦啦的走了,安笙一直按着费轩的腰,手下的腰带没湿透,出血量不算太多,应该是没事儿,她想着男主果然不至于这么容易死……

“你完了。”安笙正低着头走神,冷不丁这句话又砸下来,她抬头就看费轩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眼神沉要吃了她一样。

费轩确实是想要吃人,他在外混这么多年,向来都是别人替他这样那样,还是第一次有人拿他挡刀子,他气的不知道怎么表达心情,就一直阴森森的笑。

“我不是故意的……”安笙弱弱的说,眼神在费轩的脸上飘过。

费轩身为男主,长的是真的好,刚才在包房里面昏暗不明,现在走廊的灯光一照,即便是后腰扎了一下,脸色有些发白,整个人也像是在发光。

轮廓深邃,眉眼也偏冷硬,唇形更是薄的无情无义,可是偏偏眉中心,有个小小的暗红色小痣,一下子把整张脸的飞扬给朝着妖孽的方向拉。

这一中和,轮廓弧度就恰如其分的游离在过于刚硬和过于妖孽之间,美的戾气横生,帅侵略性十足。

安笙忍不住在心里嘀咕,难道这就是男主光环?以前她那个世界,她那狗丈夫也没见这么不灵不灵的闪啊。

费轩看着安笙竟然在这时候还不知死活走神,动了动唇,正想说什么,见桐四带着人走远了,一群总算回神的二世祖们围过来,一下子打断的费轩的话。

很快,救护车来了,这ktv的酒吧经理和被吓跑的客人,很显然都被人给特意交代了,没有人报警。

安笙本来不想跟着上救护车,但是不管剧情是怎么吊死在了歪脖树上,本来给男主挡刀赴死的她,变成了男主给她挡刀,好歹费轩是为她受伤的,安笙也有点过意不去。

再加上费轩一直盯着她,她想溜走都没机会,只好硬着头皮上了救护车。

这会儿已经是深夜了,路上车不多,救护车一路开的飞快,路上的时候胖子总算穿上了衣服,一边龇牙咧嘴的任由小护士给他简单处理伤口,一边打电话,通知了费轩的家人。

到了医院,安笙本来抱着那点愧疚,想着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但是开车一路跟着的那些二世祖,加上费轩家里赶来的人,一层层的把费轩围住。

这医院按剧本来,男主家里那个背景不可能没有vip通道,所以很快,安笙就被甩在了大厅里面。

安笙在挂号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一会儿,伸手掏了掏自己的短裙兜,可怜的要死,一分钱都没摸到。

她这身打扮在医院里面属实也显得突兀,正准备按照剧本里面描述的地址,实在不行就自助11路回去,还没等站起来,外面几个身高腿长的帅哥美女,簇拥着一个中年男人从门口走进来。

几人原本已经一阵风的刮过了安笙的身边,但是很快又折了回来,中年男人站在安笙的对面,锃光瓦亮的皮鞋几乎能映出人脸。

“你就是轩轩的女朋友?”声音是性感沙哑的大叔音,安笙抬头看了一眼西装笔挺的中年老帅哥,反应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说的这个轩轩是谁。

“算……是吧。”很快就要分手了。

老帅哥微微拧起眉,语气倒是还好,只不过气势很压人,直接就下了命令,“别在这里坐着,上楼吧,我正好有些话跟你说。”

他旁边站着的帅哥美女,一个个神色奇异的看着安笙,眼中透露着审视和不屑。

这人长的和费轩,不,应该是费轩和这人长的有些像,而且气势这么足,一上来就是质问,很明显,这是费轩那个种马老爸。

安笙倒也没被这人的气势压住,只不过不太懂他能跟自己说什么,剧情里他的着墨不多,屈指可数的就是他见女主,给女主甩钱,让女主离开他儿子……

安笙内心复杂的站起来,慢腾腾的在几人的视线中,跟着上了电梯。

心里盘着,待会要是他爸爸甩钱要自己离开费轩,她也不多要,给二十块钱打车就行……

电梯上,安笙淡定的接受着众人的视线,从一楼到十四楼,她果然没有见到费轩,而是被带到了一个小屋子里面。

她走回家太远了,这又是半夜,实在不安全,索性也没着急,就坐在小屋子等着。

没多久,先前那一堆人里面的一个小姑娘,把安笙带到了一间屋子,费轩他爸爸果然坐在那里,看到她就要她坐。

安笙也没客气,更不紧张,稳如老狗的坐下,甚至还伸手拿起桌上的茶杯,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说吧,你和轩轩在一起,是想要从他身上得到什么?”

安笙才张嘴,想要二十打车,老帅哥又声音凌厉道,“年轻人别太异想天开,轩轩这次受伤,归根结底是因为你,你要相信我有能力,让你为这件事情负起责来。”

安笙张了一半的嘴闭回去,过了一会儿,才做一副怯怯的模样,低低道,“我可以马上和他分手,这辈子保证再也不出现在他的面前……”

只要你给我二十块钱。


费轩的父亲叫费罗铭,是十分不服老的人,从现如今已经五十几的高龄,去年家里还添了一个小崽子这一点来看,他也算个狼人了。

玩的很开,这辈子真是各种类型的女人都见识过,愿意搞也是清醒着搞,可谓是骨灰级鉴婊达人,他家里面小崽子一堆,但是能进家门的,始终只有明媒正娶的那个。

小12345678,根本不可能有姓名,孩子你爱生就生,生了我也不会不管,反正家大业大,孩子多了不愁,一个羊是赶两个也是放,从幼儿园到大学,家里面都有涉略,接回家往自家学校一扔,狂野生长。

但是想要闹,想要进家门要名分,不好意思,老家伙玩的时候说的清清楚楚,想要耍混的,他最擅长的就是混的。

可谓真正的龙傲天在世,家里红旗不倒,外头彩旗飘的出门跳个广场舞,都能组成一个扇子团。

因此费罗铭瞧着自己面前这个光顾着自己喝水,都不知道给他倒一杯的小姑娘,心里首先就否定了她,这样没礼貌的,做儿媳妇肯定不行。

他崽子再多,却从来不给除了费轩以外的任何孩子产生妄念的机会,家里有他们一席之地,但是家业,就算费轩再废物,也是费轩的。

费轩在费家,颇有点皇长子的味道。

既然将来是费家当家人的女人,自己儿子又不怎么争气,自然就得找一个德智体美劳全满发展的好媳妇,最好是把儿子也拐带上正路才是主要。

这小姑娘没眼色,从刚才在医院大厅说话开始,就显得神不守舍似的,刚才那会,费罗铭还能给她找借口,假设她是被自己儿子受伤吓傻了,为此他专门把这个小姑娘带到一个小房间,让她先冷静下来。

可是到这会儿了,眼看着这小姑娘已经缓过来了,穿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就不说了,这么没眼色……

“滋滋滋……”水太热,安笙吸溜的滋滋响。

费罗铭在心里顿时又划离开个巨大的红x,这个绝对不行,和他看好的赵钱孙李周吴郑王家的那些女儿们差的太远了!

费罗铭视线飘了一眼屋子里面拉着帘子的地方,微微露出一点笑意,今天他这个当爹的,就好好让自己的崽子们见识下他的能耐,这个女人是个什么妖魔鬼怪,在他面前都无所遁形!

是的,到现在,费罗铭还觉得安笙是心机深沉,想要以退为进,说到底就是绷着,就是装,多能装的费罗铭都见过,他有的是办法让她们原形毕露。

于是他面上故作惊讶,开始给安笙下套。

“哦?”费罗铭问,“你不是喜欢轩轩吗?为什么这么轻易的就愿意离开他?”

安笙吸溜的动作一顿,心说我喜欢个大头鬼啊,我就想要二十块钱打车回家睡觉,这医院的白开水一股子消毒水的味儿。

不过她还是放下杯子,低头惆怅道,“我知道我配上不上轩哥……”

安笙为了尽快结束战斗,索性顺嘴胡扯,“哥哥不瞒你说,我家里面欠了一大堆的外债,我爸爸破产后酗酒成性,我妈妈全靠着给曾经的姐妹家当保姆,看人脸色活着,我成绩不好,大学也没念完,缠着轩哥,就是为了混点钱花花,”

安笙故作忧伤,低头喃喃,将一个家道中落女孩的无助和自卑演绎的淋漓尽致,“我这样的人,怎么能配得上轩哥呢……”

所以你赶紧甩钱,我好回家,过了半夜两点,出租车还要涨价!

“咳咳——”费罗铭狠狠咳了两下,面上故作严肃,但是眼睛里掩不住笑意,装腔作势的嗔怪,“你这孩子,瞎叫什么哥哥,我今年都五十二了!”

安笙猛的抬头,满脸惊讶的张开嫣红的小嘴,接着脸色极其配合的也腾的红了,毛毛愣愣的站起来,把水杯都给碰倒了,凳子发出尖锐的一声“吱嘎——”

“对,对不起,叔叔!”安笙一双眼睛到处乱转,面上慌乱无助尴尬又羞涩,但是只要仔细看,就会发现她这神情像极了先前ktv里面那个食人兔的表情。

她这是现学现卖,主要借此机会甩了费轩,要是还能糊弄出来个车费,就最好不过了。

“我不知道你,您,您……”安笙慌乱的小眼神聚焦在费罗铭的脸上,眼神游离,难以置信,“您也太年轻了……”

费罗铭纵横情场这么多年,向来对自己极度自信,但是岁月无情,这两年也不得不服老,再者年纪一大,就算有人夸赞他,也都夸赞他成熟风度,夸他年轻的也不是没有,但是没有一个人夸他的时候,是用这种方式。

这种难以置信的态度,以否认来承认,是最高端的马屁,最主要她带着小兔般的惊慌,还用那种满含敬畏裹挟倾慕的小眼神看着自己,费罗铭血朝头上涌,仿佛又找到了三十岁正当年的感觉!

他兴奋的耳尖儿发红,正要说什么,旁边挡着的帘子,划拉一下扯开,里面站着刚才在楼下和费罗铭一起的几个男男女女,还有脸色苍白阴沉,几乎下一刻就要扑上来咬人的费轩。

几人先是神色复杂的看了看安笙,接着齐刷刷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费罗铭,那眼神中的控诉,犹如实质一般化为一双怨恨的大手,掐住了费罗铭的脖子,按耐住他兴奋乱跳的小心脏。

屋子里弥漫着诡异的气氛,好一会儿,床上的费轩才开口说话。

“爸……”费轩的声音沙哑中带着凄凉,“事不过三。”

费罗铭那点热血,顿时被兜头一盆冷水浇灭,这个事不过三,说的费罗铭一阵羞耻。

他曾经无意间……好吧就是没控制住,抢过费轩两个女朋友……可是他们都是真爱!

看着自己儿子还“奄奄一息”的躺在病床上,费罗铭总算是想起来做一个人,肃起脸色,还想对安笙说什么找找刚才的场子,却被费轩截断。

“爸,我自己的事情让我自己处理!”费轩气的脸都红了。

他长这么大,一共信了他爸爸两次鬼话,第一次是大一谈恋爱,那个小姑娘表白正好被开车接费轩的费罗铭碰见,说是一起吃个饭,一顿饭,天南海北,上到国家大事,下到市场白菜一块三,彻底把小姑娘聊懵逼了。

还没出校门,上哪能遭得住这种风度翩翩成熟优雅的成功男士,结果一顿饭,费轩的初恋吃没了,女孩子成了他第n个弟弟的小妈。

第二个干脆就是他爸爸为了补偿他,介绍给他的一个生意火伴的女儿,女神型,海归,肩宽细腰大长腿,见面两次还没发展,不巧感冒请假回家,然后他就看到女神那双大长腿,盘在他爸爸腰上。

这简直是费轩不能触碰之痛!是噩梦!

“你们带爸爸出去,”费轩说着,挣扎着要坐起来,旁边有两个人想要劝他,但是动了动唇,还是把床摇高了。

不一会儿,一群男男女女把费罗铭夹着叉出去,费轩阴骘的盯着站在角落,正好整以暇的靠在桌子上,一脸没事人样的安笙,如果他能充气,现在已经气的飘起来了。

门关上,屋子里只剩下两个人,费轩瞪着安笙,等着她过来,但她就站在桌子旁边,还将刚才碰倒的杯子扶起来,准备再倒杯水喝,折腾了这么一大通,刚才喝了点水,安笙发现她饿了。

没吃的,先喝水填肚子吧。

费轩嘴唇抿的死死的,这女人缠在他身边,前前后后借了二十多万,他知道她混在自己身边就为了钱,多数混在他身边的人,都是图这个那个的,费轩不傻,他对于不缺的东西,也并不吝啬,各取所需么。

但知道一回事,直接赤果果的说出来,他就觉得他像个冤大头!

眼看着安笙一副非暴力不合作的样子,费轩深呼吸一口气,沉声道,“你过来。”

安笙动作一顿,头皮有些发麻,她对待别人能随随便便,瞎几把整也没事儿,但是对男主她不太敢胡来。

至于拽他挡刀这件事儿,当时安笙根本没看见面前的是谁,她要是看清了……那种情况还会拉他挡的,毕竟那刀子可是冲着她的脸来的……

“过来!”费轩见这个死女人竟然装没听见他的话,顿时气的低吼,一吼肯定抻到伤口,缝针的时候,医生说再深几厘米扎到肾了!

肾!肾对一个男人多重要!

安笙只得停下动作,耷拉着脑袋,磨磨蹭蹭朝着费轩的方向走。

走到床边上,费轩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也顾不得肾了,咬牙切齿的把她拽的弯下腰。

安笙顺着他的劲儿坐到了椅子上,这才抬起眼睛对上他吃人的视线。

剧情里这个男主是个病娇,为此安笙还特意在晋江引擎上搜索了病娇的意思,得出的结论总结起来就是——神经病晚期。

对于神经病这种行为,安笙还算是有经验的,她上一个世界的狗丈夫,精神就不太正常。

如果可能,安笙这辈子都不想再和这种人打交道。

费轩满心的怒火,都要顺着眼睛喷出来,可是对视上,却发现安笙又在走神,看着他的眼睛根本没有聚焦!

他松开安笙的手腕,掐着她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疼痛致使安笙回神,费轩见她疼的皱眉,心里总算敞快一点,接着便出声质问。

“很快就会和我分手,并且从此不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安笙被掐着下巴,仰着脸,嘴巴看起来像是在撅着索吻,小嘴动了动,软软道,“可以的。”

费轩气笑了,手上又加了点力度,“先前是谁跪着求我收了你的?嗯?”

安笙:……反正不是她。

她不吭声,费轩搓着后槽牙又问,“和我在一起,就为了混两个钱花花?!”

安笙:……不然呢?就算是原身,也不是因为你长的好看啊。

当然这话她不敢说,费轩捏的她生疼,她怕把人惹火了,谁知道神经病能干出什么来。

费轩见她又不说话,眼珠子滴溜乱转,想起她刚才在自己爸爸面前那个贱样子,七窍生烟的松开她的下巴,改为掐着她的脖子。

“还敢当着我的面泡我爸!你的胆子真是肥出油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