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宠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亿万宠婚完美娇妻买一送一

亿万宠婚完美娇妻买一送一

锦鲤本鲤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能够嫁给相恋四年的未婚夫,生下一个健康的孩子,一家三口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是夏云暖一直以来的愿望。可天不遂人愿,几个月前的一个夜晚,她在婶婶的陷害下与一个陌生男人产生纠葛,如今腹中一个小生命正在悄然生长。就在她决定向未婚夫坦白的时刻,却亲眼目睹其与堂妹在一起的场面……

主角:夏云暖,秦廷   更新:2022-07-15 23:3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云暖,秦廷 的女频言情小说《亿万宠婚完美娇妻买一送一》,由网络作家“锦鲤本鲤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能够嫁给相恋四年的未婚夫,生下一个健康的孩子,一家三口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是夏云暖一直以来的愿望。可天不遂人愿,几个月前的一个夜晚,她在婶婶的陷害下与一个陌生男人产生纠葛,如今腹中一个小生命正在悄然生长。就在她决定向未婚夫坦白的时刻,却亲眼目睹其与堂妹在一起的场面……

《亿万宠婚完美娇妻买一送一》精彩片段

“恭喜你,夏小姐,你怀孕了。”

夏云暖失魂落魄地从妇产科出来,医生的话回荡在她耳边。

恭喜?

如果可以选择,她宁愿没有这个孩子。

他的存在,只会提醒她两个月前那个混乱与耻辱的夜晚——

她被一个一无所知的男人夺去清白。

夏云暖低头,紧紧盯着手中的化验单,思绪混乱。

嫁给相恋四年的未婚夫,生下他们的孩子,度过平平淡淡的幸福人生,这是过去她为自己构想的未来。

可现在,一切都在破碎的边缘。

“以骞哥哥,昨天你没有陪我,肚子里的宝宝很生气,闹得我吐了一整天。今晚留在我这里陪陪宝宝吧,他想爸爸啦。”

熟悉的名字,熟悉的嗓音,夏云暖难以置信地抬头,两个熟悉的身影撞入她的眼帘。

她的未婚夫,陆以骞。他的堂妹,夏橙希。

夏橙希亲密地依偎在陆以骞怀中,仰着头向他撒娇索吻,两个人宛如一对爱侣。

“好,都听宝贝和宝宝的。”

陆以骞低头去吻夏橙希,余光忽然瞥见不远处怔在原地的女人,猛地止了动作,慌张地扯开夏橙希。

“云暖......你怎么会在这里?”

夏云暖闭了闭眼睛,掩去震惊与难过,恢复往日的清冷神色,“你和夏橙希,究竟是什么关系?”

真相早已昭然若揭,但她不敢面对。

夏橙希被推开,暗自恼怒,此时见夏云暖掩耳盗铃,上前一手挽住陆以骞,一手抚、摸着微凸的小腹,脸上带着胜利者的微笑,抢先回答:“我怀了以骞哥哥的孩子,姐姐说我们是什么关系呢?”

夏云暖面色苍白,指甲不自觉掐入掌心,“陆以骞,你对我承诺过......”

夏橙希打断她的话,目光嘲弄,“姐姐,你对亲密行为有心理障碍,连恋人之间最基本的牵手亲吻都接受不了,有什么资格怪以骞哥哥呢?一切难道不是你自己的错吗?”

“一个不正常的女人,竟然妄想谈一场正常的恋爱,对以骞哥哥也太不公平了~”

夏云暖的嘴唇褪去了最后一丝血色。

夏橙希的话,勾起了她藏在记忆深处,令她作呕又令她恐惧的回忆。

在她高中的时候,她的继父时常用粘腻的目光注视着她。她为了母亲,只做不知,尽量不和他呆在一起。

直到某一天,母亲外出,家里只剩下她和继父,那个肮脏的男人开始对她动手动脚。如果不是邻居忽然敲门,她早就滑入了深渊。

从那时起,她再也不能和旁人有任何的肢体接触,心理生理都会产生应激反应。

这件事,她只对陆以骞一个人讲过。

她告诉他,如果他介意,随时可以和她分手。但他承诺过她,会永远陪在她身边,用自己的爱治疗她的伤痛。

陆以骞没想到夏橙希会将所有抖了个干净,不由阴鸷地瞪了她一眼。

他对夏云暖的爱意早已在她永远的抗拒中消解,一个冷冰冰的木头人哪里比得上甜软娇嗲的夏橙希,但他必须娶到夏云暖,因为她的手中握着夏氏可观的股份。

他一脸懊丧地上前,声音中带着无限的忏悔:“云暖,是我对不起你,那晚我喝多了,不小心和橙希发生了关系。今天我才知道,橙希怀孕了。”

接着他为难地望着夏云暖:“我毕竟是一个身体健康的成年男人,有需要解决的生理需求......现在橙希怀了我的孩子,你又没办法和我亲密接触,不如就将橙希肚子里的宝宝当成我们的孩子,怎么样?”

夏云暖不可置信地望着他,一如当年的俊美面容,一如当年的诚恳语气。

但当时的几多欢欣,几多幸福,如今只剩下恶心。

彻头彻尾的恶心。

夏云暖身体开始颤抖,胃部不断地抽、搐,她扶着墙壁,无法自抑地干呕。


“云暖......”

陆以骞情急之下去拉夏云暖的手,被她一把甩开,面色顿时沉了下来,转瞬又换上一副关切的模样,“云暖,你相信我,我的妻子只会是你,其他任何人都取代不了你在我心里的位置。”

哈,他是想光明正大地搞一妻一妾?

夏云暖再也无法忍受,和他呆在同一个空间,呼吸着同样的空气都让她作呕!

她望着那张熟悉的脸,只觉陌生,“陆以骞,我要和你解除婚约!”

夏橙希阴着的脸瞬间转晴,如果以骞哥哥和夏云暖解除婚约,她还怀着孩子,一定能母凭子贵嫁给以骞哥哥!

“云暖,你听我解释,我爱的只有你......”

看到陆以骞还在恳求原谅,夏橙希咬牙,决不能让夏云暖回心转意。

她的目光无意间掠过夏云暖手中的化验单,蓦地定住,怀孕?

夏橙希猛地上前抢过化验单,确认了她没有看错,讥笑着弹了弹化验单,“姐姐,你肚子里是谁的野种?”

“关你什么事?还给我!”

夏云暖想要夺回化验单,却被陆以骞一把箍住手腕,“夏云暖,你怀孕了?”

她冷淡地扫了他一眼,“放开我!”

“好啊,夏云暖,你很好!”陆以骞冷笑,加重了手上的力量,“当着我的面装纯,说什么不能和人接触,背着我却和野男人苟且,怀了孩子还想让我当接盘侠?”

陆以骞眼神越发阴鸷,“贱、人!当年是你主动勾、引自己继父的吧?不但不是猥亵,你自己也乐在其中!我说的对不对,嗯?”

伤疤被血淋淋揭开,夏云暖无法再维持冷漠的假象,吼道:“闭嘴!”

“姐姐,都说一个巴掌拍不响嘛。你这么急,是不是心虚了?如果不是你给了你继父不该有的暗示,他怎么会对你下手呢?”夏橙希勾唇,眼神轻蔑:“明明是姐姐你自己的原因,却总喜欢给自己找借口,将错都推在别人身上,真是厚颜无耻呢!”

陆以骞皱眉,从暴怒中稍稍冷静下来,有的话他可以说,夏橙希却不能说,否则将夏云暖逼急了,铁了心解除婚约怎么办?

发现夏云暖已经在崩溃的边缘,陆以骞张嘴想说什么,却被她猛地爆发出一股力量推开,“滚开!”

夏云暖竭力绷住脸,泪水依旧无法控制地滚落。

她看着陆以骞,一字一句道:“陆以骞,四年的感情我就当喂了狗,你我之间再无瓜葛。”

她转身离开,挺直背脊,维持着支离破碎的骄傲。

“云暖!”

她从未在他面前落过泪,陆以骞目光深晦,抬脚想去追她,却被夏橙希一把拉住,“以骞哥哥,我肚子好痛,宝宝是不是要出事了?”

陆以骞止步,这可是他唯一的孩子,千万不能有任何差池,“别怕,我们现在就去检查。”

他望了眼夏云暖消失的方向,抱起夏橙希大步走向妇产科。

夏云暖躲进楼梯间,声控灯熄灭,阴郁的黑暗弥漫开来。

她无力地倚着墙壁,神经质地不断搓着自己被触碰过的手腕,泪水无声无息地汹涌落下。

为什么?

为什么最亲近的人,也无法相信她?

母亲是这样,陆以骞也是这样,被伤害是她活该吗?

她没有撒谎,没有冤枉任何人......

黑暗仿佛是最温柔的保护色,让她能够毫无保留地流泪。

许久,夏云暖整理好情绪,准备离开。

忽然身后传来一股推力,她下意识想要抓住什么,最后却只能无力地滚落楼梯。


小腹传来一阵接一阵的剧痛,血色在身下蔓延。

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秒,夏云暖隐约感觉到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淡淡的草木香气萦绕在她鼻间。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满目都是雪白。

她踌躇着伸手,隔着被子触碰小腹,“医生,我的孩子......”

“夏小姐,请节哀。”

夏云暖的手僵住,唯一的、独属于她的孩子,消失了。

不到一天的时间,她失去了一切。

浓密的睫微垂,隐去瞳孔深处悲伤的波澜。

片刻后,她扬起苍白的脸,“医生,我当时站在楼梯拐角,是被人推下楼的。可以让我看一下医院上午的监控吗?”

医生面上带着几分为难:“夏小姐,那个楼梯拐角,监控前天恰好坏了,还没有来得及去修。”

夏云暖皱眉,是真的巧合还是早有预谋?

可除了上午的那场冲突,这段时间她并未和其他人发生过什么矛盾。

楼梯不长,最多造成些许外伤,大费周折地推她下楼目的不应如此简单,最大的可能是为了孩子......

孩子?!

夏云暖敛去心中的惊疑,换了话题:“医生,那是谁救了我?”

摸着口袋中厚度可观的红包,医生眼中闪过一丝晦暗:“是你的未婚夫,陆先生。”

听到答案,夏云暖眼神瞬间变了,审视的目光落在面前穿着白大褂的男人身上。

陆以骞上午明显是陪夏橙希来产检的,怎么会舍得丢下怀孕的夏橙希去找她?

就在她想要追问的时候,病房门被打开,陆以骞走了进来。

医生看到他,大大松了一口气,“夏小姐,我还要查房,就先离开了,有事可以按铃。”

说完便步履匆匆地离开了。

“云暖,你身体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陆以骞在床畔蹲下,双臂交叠放在床的边缘,下巴搁在上面,深深凝视着她,桃花眼中盛满了深情与担忧。

看到他这幅宛如奶狗的作态,夏云暖没有一丝心软,反而荒谬地想笑。

过去只要他摆出这个样子,无论犯了什么错,她都能轻易原谅。

他那样骄傲的人,愿意为她折腰,不是爱是什么?

现在她知道了,不是他爱她,而是他足够厚颜无耻。

“陆以骞,当时我人虽然背对着你们,可我耳朵没聋,我清清楚楚地听见夏橙希把你叫了回去。”

夏云暖闭上眼睛,不愿再看一眼他那令人作呕的面目,冷冷道。

“你!”陆以骞心头一阵火起,这女人简直不识好歹!

但是想了想夏云暖手上的股份,陆以骞最终强迫自己忍耐,再次放软态度道。

“云暖,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我知道你只是因为刚刚流产,心情不好。可现在正好这个孩子没了,过去的事我也既往不咎,让我们忘掉这些东西,重新开始好吗?”

听到这话,夏云暖倏地睁开双眼,死死盯着陆以骞。

好一个倒打一耙,反客为主!

她真想看看,他究竟有多大的脸,才能把厚颜无耻四个字一个不落地写在脸上!

更何况就算来的情非所愿,但那也是她的孩子,真真切切在她的身体里存在过的孩子啊!

陆以骞到底有没有心!

“不可能了,等我出院后就会宣布,婚约作废,我们就当不认识。”

夏云暖深吸口气,强迫自己忍住了一巴掌扇在他脸上的冲动。

“夏云暖!”陆以骞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她道,“难道你还要为了个野男人抛弃我这个未婚夫不成?我真是瞎了眼了看上、你这个贱、人!”

一听说要解除婚约,陆以骞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几乎要跳起来冲夏云暖吼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