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宠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满眼相思泪

满眼相思泪

温惜惜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乔奈幼时救了池宴一命,长大后她特意去殿前请旨,求圣上恩准嫁他为妻,未成想成亲之后,被男人弃之如履;只因池宴的心中只有她那白莲花表妹。乔奈不死心,为了男人甚至付出过生命,却换来胎儿流产……浴血重生,乔奈发誓要改写命运,沙场重逢,彼时的她再不是一心一意只爱他的傻女人。

主角:乔奈,池宴   更新:2022-07-15 21:2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乔奈,池宴 的女频言情小说《满眼相思泪》,由网络作家“温惜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乔奈幼时救了池宴一命,长大后她特意去殿前请旨,求圣上恩准嫁他为妻,未成想成亲之后,被男人弃之如履;只因池宴的心中只有她那白莲花表妹。乔奈不死心,为了男人甚至付出过生命,却换来胎儿流产……浴血重生,乔奈发誓要改写命运,沙场重逢,彼时的她再不是一心一意只爱他的傻女人。

《满眼相思泪》精彩片段

今日是世子大婚的日子。整个世子府都被重新装饰了一番,到处挂满了红绸,看起来十分喜庆。世子府外,锣鼓喧天,宾客纷纭,恭贺声此起彼伏。

迎亲的仪仗队,已经到了世子府门外。乔奈穿着自己亲手绣制的嫁衣,端坐在花轿中,脸上满是对即将和心爱之人拜堂的期待。

轿子外面,接亲的新郎,却一直未曾出现。周围热闹的起哄声渐渐低了下去,轿中的乔奈开始有些慌乱起来,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拳头。

而本该出现的世子,此时却仍旧在后院之中,他穿着一身素色宽服,右手搂着侍妾,左手端着酒杯,懒洋洋的靠在软榻上。

“世子,您的新娘子应该快到了吧?您真的不去迎迎?”趴在池宴胸膛上的侍妾,仰着头,娇滴滴的问道。

“呵,”池宴冷笑一声,仰头将酒杯里的酒水一饮而尽,“迎她?本世子没兴趣。”

侍妾微微起身,将酒杯再次斟满,“可是,这毕竟是皇上亲赐的婚事……”

“皇上亲赐的婚事又怎样!”池宴将酒杯狠狠地砸在桌上,眼中闪过一丝狠厉,“本世子喜欢的又不是她!除了嫣儿,我是绝对不会跟其他人拜堂的!”

此时,刚被喜婆带到喜堂的乔奈却听见了宾客们齐声惊呼,随之而来的是杂乱的议论声。

“怎么牵了只公鸡出来?”

“天哪,难道世子要让这只公鸡代替自己拜堂?”

“啧啧,我听闻世子好像不是很满意这门婚事,这不会是故意用一只公鸡来表明自己的态度吧?”

“嘘,别胡说,我听说是世子身体不好,不方便出来拜堂,才用公鸡代替的。不过……”

乔奈的眼前一片红色,本来就看不见,此时好像连耳朵都已经失去了知觉。无数的话语轮番涌入,可是脑中却似有另一个自己,在拼命的抵抗着这些声音的侵扰。

她犹如一个木偶般,被牵着来到堂前,颤抖的双手满是汗水,差一点没有握住被塞过来的红绸。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这第三拜,乔奈迟迟没有弯腰,喜婆在一旁悄声催促道,“新娘子,第三拜了。”

乔奈双手紧握着红绸,指节泛白,狠狠闭了闭眼,最终还是拜了下去。

礼毕,乔奈被送入了洞房,下人将她安置在床上之后,都陆陆续续退了下去,房间里渐渐安静下来,她端正坐在床上顶着凤冠霞帔一动不动,月上柳梢,夜暗了下来。

屋内只有红烛噼里啪啦的燃烧声,他真的生病了吗?怎么还不过来?正揣测着,隔壁却传来男女嬉闹的声音。。

“世子~夜都深了您还不去找新娘子?”

“你个小东西,本世子真要过去了,你舍得吗?”

“世子你讨厌,不要……”

“呵呵,口是心非的小东西,嘴上说不要身体倒很诚实嘛!”

犹如惊雷响在耳边,乔奈脸上的血色刹那间全部退去,只余下一片苍白……


她抬手,狠狠地揪着自己胸口的衣服喘不过气来,忍了一天的泪水,犹如断线的珠子,一滴一滴砸在了她的手背上。

她就这样坐着,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泪水却渐渐湿透了前襟。隔壁的声音还在不断的传过来。

想要逃离开这个令人窒息的环境,乔奈猛地站了起来,一把扯下头上的红盖头,跌跌撞撞的跑到门口拉开门冲了出去。

等终于再也听见不任何声音,她才停了下来。此时夜色已深,院子里一片漆黑,只剩廊上还挂着几盏孤灯,散发着昏黄色的光芒。可是那光芒,也只能照亮它周围的一小片地方。

夜里的风,很大,很冷,乔奈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被冻住了,她用双手将一直发抖的自己紧紧地环住,眼里全是茫然痛苦。

为什么会这样,嫁给池宴不是她一直梦寐以求的吗?

还记得那天她不小心落水,在深不见底的湖水里只知道胡乱地挣扎,周围全是一片黑暗,腥涩的湖水不停地从四面八方压迫过来,恐惧在瞬间就压垮了她,她以为她会这样被湖水吞没,成为一个淹死鬼。

就在这时一个犹如天神般的身影朝着她游了过来,他用有力的臂膀将她环住,带着她重新回到了岸上。

等她终于可以睁开眼睛的时候,池宴英俊的面容便毫无防备的撞进了她的眼里,然后也是这么悄无声息的撞进她最柔软的心里。

她还记得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你没事了,放心我会保护你!”声音低沉悦耳,犹如天籁。

所以在爹爹为国捐躯,皇上可怜她孑然一身,问她有什么请求的时候她才会毫不犹豫的请了一道赐婚的圣旨。

她以为,那么温柔的世子会是自己以后的依靠,会代替自己的爹爹好好疼爱她,却没想到新婚之夜他便给了她一个下马威。

乔奈独自站在着漆黑的夜色里,脸上全是凄然的神色,她多么希望这个时候世子会来到她身后,再次对她说一句,“我会保护你!”

可是除了冷风暗夜,这里只有她,而那个将她所有感情和寄托都夺走的人,早已经陷在别的女人的温柔乡里。

次日早晨,两个丫鬟端着热水进了院子准备伺候夫人和世子起床。走在前面的一个却突然惊叫了一声,手上的水盆落地水花四溅。

“夫人晕倒了!”

顾不得满地的狼藉,跑到昏倒的乔奈身边,七手八脚的将她扶到了新房的床上。

“你,赶紧去请大夫过来。”穿着鹅黄色衣服的丫鬟,对着穿着青色衣服的丫鬟吩咐道。

青衣丫鬟点了点头,急急忙忙的就往外跑,刚到门口就撞上了一个人,抬头一看居然是池宴,赶紧结结巴巴的行礼道:“世……世子……”


池宴眉头一皱,出声问道,“慌慌张张的做什么?”

“回世子的话,夫人晕倒了,奴婢这就去请大夫过来。”

“昏倒?这又是在耍什么把戏?”池宴不悦的说道,抬步第一次踏入了这个精心准备的婚房。

来到床前入目的全是大红色的锦被,和躺在被子里脸色苍白的乔奈,池宴看着这满眼的红色心情更加烦躁。

他走上前粗鲁的扯开被子,一把拉住乔奈的手将她扯了起来,厉声喝道:“别装死了!”

旁边的两个丫鬟见状,都战战兢兢的立在一旁不敢出声。

乔奈被手腕上的剧痛疼醒了,慌乱中用另一只手撑在床上,看见池宴厌恶的眼神心里一痛,低声呼道:“世子?”

乔奈只觉得头痛欲裂,她还不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为什么池宴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还这么生气。

“怎么,不认识了?哼,在我面前,最好收起你那一套装模作样的本事!”

池宴厌恶的放开她的手,好似怕被弄脏似得,乔奈因为手软直接跌坐在了床上。

“还不赶紧起来,作为一个新婚妻子,你不知道自己的本分吗?难道要让侯爷和夫人等你不成?”

“夫君,妾身今日身体不适……”

“不要叫我夫君!你还不配。”世子蓦地出声打断,脸色十分难看。

乔奈眼眶一红,差点又要落下泪来,不过还是强迫自己忍住了,不然更会显得自己自卑又可怜。

她睁大眼睛看着池宴,继续说道,“世子,妾身可否改日再去给公公和婆婆敬茶。”

世子冷笑一声,“怎么?你这是不想去尽孝?还是只是不满我没来洞房,想甩脸色给我看?”

乔奈低下头,掩盖住自己脸上的表情,低声说道:“妾身不敢,只是,昨日喜帕都没有见红,妾身实在是没脸现在去拜见公婆,还请世子能够体谅。”

池宴听着先是一愣,接着一步跨过去捏住了乔奈的下巴,凑近说道:“怎么,你这是在暗示我,想让我来好好地疼爱你一番?你就这么饥渴……”

他说话时,呼出的热气洒在乔奈的脸上,让她苍白的脸色终于有了一丝红润,可是未尽的话语,却像一把尖刀狠狠地扎进了乔奈的内心,霎时间血流成河剧痛传遍了全身。

她将脸偏向一边,好一会儿才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世子,妾身好歹是您明媒正娶的妻子,您这样子侮辱我,难道也不是在看低您自己吗?”

“呵,你想多了。这桩婚事本就不是我心甘情愿的,我爱的人根本就不是你。”池宴放开她的下巴,直起身来冷漠的说道,“而且,我可没有跟你拜堂成亲。”

他露出了一个残忍的笑容,一字一句,慢慢的说道,“哦,对了,你如果想找那个将你明媒正娶的对象,可能,只能去找那只公鸡了吧?”

乔奈望着站在床前的池宴,眼里全是不可置信。她不明白,为什么当初那么温柔的一个人,会对着自己说出这么残忍的话来。

她颤抖着嘴唇问道:“你忘了我了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