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宠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傲世医圣

傲世医圣

江月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车祸,搅乱了韩辰平凡的生活。那场车祸,让他的父母死在了富二代的车轮之下,肇事者非但没有受到惩罚,甚至还勾结他的岳母,将他送到了国外当奴隶。时隔三年,意外获得传承的他华丽归来,目的就是报仇雪恨,为自己,为父母讨回一个公道!

主角:韩辰,高月   更新:2022-07-15 23:0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韩辰,高月 的女频言情小说《傲世医圣》,由网络作家“江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车祸,搅乱了韩辰平凡的生活。那场车祸,让他的父母死在了富二代的车轮之下,肇事者非但没有受到惩罚,甚至还勾结他的岳母,将他送到了国外当奴隶。时隔三年,意外获得传承的他华丽归来,目的就是报仇雪恨,为自己,为父母讨回一个公道!

《傲世医圣》精彩片段

“离婚吧!”

东海一家名叫桃花的咖啡厅里,一个衣衫褴褛,满脸胡渣沧桑年轻人,呆滞看着坐在对面的女人。

她姿容绝美,如同空谷幽兰,坐在靠窗位置,依然是咖啡厅的聚焦点,她的声音尽管温柔,但却说着极其绝情的话。

韩辰表情痛苦,张开嘴巴,千言万语哽在喉咙,憋得无比难受。

唐婉,自己结婚三年的妻子,此时看起来极为陌生。

韩辰目光转移到窗外,逐渐迷离,心脏隐隐作痛,颤声道:“唐婉,我给了你所有能给的一切,到头来得到却是离婚两个字啊。”

唐婉别过头,神色冷漠,似乎厌恶韩辰这种软弱的神情。

韩辰的心更痛了。

两人的爱情始于校园,跟大多数情侣一样,处处甜蜜。

但两人领证后,唐家人勃然大怒,觉得以唐婉的条件,肯定能嫁入豪门,跟着韩辰妨碍唐家的荣华富贵,但唐婉心意已决,他们只能逼迫韩辰。

为了凑齐三百万彩礼,韩辰父母卖掉唯一的房产,掏空家底还借了五十万高利贷。

韩辰父母为了还钱,深夜摆摊,回来时出了车祸,被一个富二代毒驾撞死了。

凶手不但没有愧疚,反而亵渎尸体,扬言能一手遮天!

篡改证据,抹掉视频,找人顶包。

一夜之间,事情反转。

韩辰才真正体会到秦少的背景多强大,强大到让人绝望。

而韩辰不敢相信的是,顶罪的人竟然是唐婉的弟弟,唐信!

在唐家苦苦哀求下,韩辰因为深爱唐婉,放过了唐信,签下谅解书。

然后眼睁睁看着真凶逍遥法外。

而丈母娘谎称有门路,欺骗他去国外打工,赚钱后就跟唐婉好好过日子。

他以为丈母娘因为车祸的事情,改变了态度。

结果,却是被卖到细港抽血,整整两年时间,被抽血上百次,全身是针孔,找不到扎针的地方。

那段时间是他人生最为黑暗的时刻。

当他九死一生站在妻子面前,换来的却是离婚!

“别装了!”

韩辰的痛苦神色,使得唐婉更加不耐烦,“如果你真后悔,那就不会消失三年,对我不闻不问,家里养条狗都知道守着主人,我嫁给你得到了什么?”

韩辰咬牙道:“你就不问问我三年怎么过的?”

历经三年黑暗,终于回到东海,以为守得云开见月明,而唐婉的反应,等于狠狠扇了他一巴掌。

唐婉恨铁不成钢,尽管越说越气,可仔细想想,都过去了,何必纠结。

冷漠道:“如果不是我妈告诉我,真不知道你怎么过的,韩辰,你实在是太虚伪了。欠了大笔高利贷没脸见人,所以在外面躲着,哪怕你自己没能力,找份稳定工作也行啊,可是你怎么做呢?我唐婉的丈夫,就算不大富大贵,起码能挺起胸膛做人!”

“在你逃避的三年里,我开了一个公司,赚了点钱。你大概是打听我开了公司赚钱,所以才会现身,不过我付出的努力,你没资格享受,更不配做我的丈夫!”

韩辰青筋暴怒,寒声道:“又是你妈说的,你妈说的话就是真理吗?”

唐婉感觉到韩辰眼睛里的怨恨,不悦道:“我知道因为唐信的事情,你对唐家心怀恨意,可交警已经给了责任判定,你爸妈的死是因为不遵守交通规则……”

“住口!”

韩辰眸子里充满痛苦,大吼道。

他很想告诉唐婉真相,是唐家那对狠毒的母子,害得自己家破人亡。

可唐婉,明显更相信她的母亲和弟弟!!

他,不管多么爱她,始终,都是一个外人!

唐婉没兴趣纠缠下去,拿出一份文件,不耐烦的道:“这是离婚协议,我给你留下一套别墅,一辆车,还有三百万现金,足够偿还你付出的一切。”

“如果你执意不签字,我还有其他办法离婚,韩辰,别逼我!”

唐婉丢下无情的话,决然离去。

韩辰瘫坐位置上,没去看离婚协议,两人的婚姻,因为唐家人的参与,变得破碎不堪。

他久久没有动弹,像是一尊雕塑。

他的眼睛泛红,咖啡厅笼罩一层令人心悸的阴沉。

都是因为唐婉的母亲!

那个心如蛇蝎的女人!

你会有报应的,苍天不报我来报!

这时候,电话铃声响起。

韩辰仿佛没有听见。

直到电话第三次响起,韩辰回过神,按下接听键。

“韩神医,冒昧打扰您了,在下东海李家李乾坤,家父重病在床,命不久矣,是叶家介绍我才拿到您的号码,希望您能出手,我代表李家万分感激。”

李乾坤语气忐忑不安,充满了敬畏。

韩神医?

韩辰尚未从愤怒中抽离,反应了很久,才想起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他在细港那两年,全身血液几乎被那些畜生抽干。

他在黑暗潮湿的小房间里,等待死亡,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剥掉了针头,鲜血染红了戴在脖子上的家传玉佩。

玉佩破碎,化作一道流光没入了眉心,无数深奥的知识强行灌入脑海,医术,武道,占卜,符箓……

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被“蛇头”随意丢在了乱葬岗。

当时的他极为虚弱,休整了将近一年,才恢复身体,彻底继承了玉佩中的传承。

回国途中,他拯救了一个叫叶老的癌症病人,对方要了他的手机号,还郑重赠与他一块质地古朴的令牌,其上雕刻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青龙。

只是他还不清楚这块玉佩的作用,也没太在意。

他重回东海,本想利用强大的能力,给妻子一场泼天富贵。

可等他的,却是离婚。

“韩神医?”

李乾坤见韩辰不说话,以为触怒了对方,哀求道,“家父一辈子做善事,现在的状态生不如死,做儿子的恨不得以身代劳,韩神医,请您务必出手,李家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韩辰脑海中浮现出一个躺在床上痛苦挣扎的老人,心中一软,说道:“我考虑考虑。”

李乾坤狂喜:“谢谢韩神医。”

韩辰挂了电话,看向窗外的小雨,眼神变得凌厉起来。

如果唐家人知道,东海四大豪门之一,李家掌舵者李乾坤,在自己面前低三下四的样子,估计会肠子悔青吧。

他冷漠的内心深处,是无法言语的狂怒。

焚天之怒,足以燃烧整个世界!

这次回国,他要给父母讨个说法。

如果法律无法制裁对方,那就用自己的方式。

现在的韩辰,已经无所顾忌。

神挡杀神!

还有唐家那对狠毒的母子,他将不会再留情!!

就在这时,咖啡馆一阵混乱。

客人们惊慌失措离开,显然有人在清场。

韩辰抬头望去,瞬间瞳孔猛缩。

店门口,出现一对衣着华贵,趾高气昂的母子。

尤其是那个大热天还穿着貂皮的中年妇女,就是将他卖到细港做血奴的丈母娘!!


雨更大了,但拦不住顾客逃走的步伐,那对满脸凶狠的母子走进咖啡厅的时候,他们便预感不妙,纷纷逃离是非之地。

漂亮的店员躲在柜台下面,不敢吭声。

唯有韩辰坐在位置上,平静看着窗外,玻璃上映出的眸子,闪烁着冰冷的血光。

脚步声越来越近。

那对母子来到桌前,神态居高临下,嘴角弯起,毫不掩饰嘲讽和鄙弃。

穿着貂皮的中年妇女叫廖淑芬,唐婉的母亲,也是将他卖到细港的罪魁祸首,甩了甩衣服上的水珠,涂满脂粉的脸上,充满了嫌弃,嘀咕着破咖啡店,下等人来的地方。

脖子上戴着大金链子的年轻人,神色桀骜,一屁股坐在韩辰对面,直接朝杯子里吐了一口唾沫,咧嘴一笑,挑衅意味十足。

韩辰缓缓扭头,目光落在唐信身上,这个给富二代顶罪,利用他对唐婉的感情,用来做富二代的投名状,这三年看来生活过得不错。

“你命真大,这都没死。”

唐信嗤笑,摇晃着二郎腿,讽刺道,“不过你回来就回来,为什么要纠缠我姐呢,搞得我想要弄死你,还得担心她不开心呢。”

韩辰脸色淡漠:“三年前,你帮秦浩然顶罪,真是为了一百万?”

唐信大笑,对老妈对视一眼,摇头道:“要不怎么说你蠢呢,区区一百万,怎么可能让老子去坐牢,我是看中了秦少的人脉关系。”

韩辰紧握拳头,眼神更冷了。

唐信笑得肚子疼,喘息道:“当初让你离开我姐,偏偏以为自己是情圣,后悔了吧,要不是你爸妈出车祸,我都不知道怎么巴结人家,你爸妈死的真是时候呢,,幸亏我了解你对我姐的感情,知道你肯定不会告我,所以才去顶包,秦少直夸我有本事呢。”

秦少,在东海纨绔圈子,那是一个神一样的存在。

唐信提起秦少,眼神无比敬畏。

韩辰内心的愤怒已经冲到了头顶。

窗外的水珠被杀意凝结成了冰渣。

韩辰又看向在一旁得意洋洋的刘淑芬,问道:“这么说,将我卖到细港做血奴的事情,以你的本事做不到吧,后面应该有秦浩然的影子。”

啪啪啪!

刘淑芬鼓掌,啧啧道:“想不到傻子也学聪明了,秦少是担心你事后追查,索性斩草除根,我也就演一场戏,谁知道你真信了。”

韩辰双目通红,咬牙道:“你不是说凑齐三百万彩礼就不再阻挠吗,如果不是这笔钱,我爸妈不会卖唯一房子,不会半夜去摆摊,更加不会死掉。他们可是活生生两条命啊!”

刘淑芬啐了一口,骂道:“要怪就怪你们家没有自知之明,我女儿是天之骄女,岂是你们能高攀得上的?我以为三百万能让你望而却步,没想到真筹齐,倾家荡产才凑够三百万,真以为我是傻子,会将唐婉交给一个穷鬼吗?”

咔嚓!

韩辰几乎咬碎了牙齿,面色阴沉起来。

唐信不耐烦道:“妈,别跟他废话了,要不是咱们跟踪姐,不知道这废物居然那么命大,不过你知道真相又如何,今天的唐家早已经不比从前了,有着秦少的照拂,肯定能成为东海豪门,我姐的公司也即将上市,到时候唐家亿万家产,你不过是个狗腿子,凭什么觉得能配得上我姐?”

韩辰深呼吸,问道:“你姐知道吗?”

刘淑芬不屑道:“知不知道有区别吗?有本事去告密啊,看看她信你还是信我?韩辰,你这个废物,名声早就臭了,如果我是你,找个下水道躲着,永远别出来丢人现眼。”

唐信随手拿起桌子上的一份文件,看完后,惊喜道:“妈,姐跟他离婚啦!”

刘淑芬狂喜,抢过离婚协议,强忍着激动,浏览完毕,脸色阴沉下来,不满道:“简直胡闹,跟这种废物离婚,直接赶出去就行了,还要给房子车子,不行,这些统统是唐家的,必须收回来。”

韩辰看到刘淑芬母子贪婪的神色,脸上不禁露出嘲讽。

唐信眼珠子转动,跟老妈互看一眼,便命令道:“你现在重写一份协议,就说自己无能,净身出户吧。”

刘淑芬忙道:“不错,唐家的东西,不是你这种下贱的废物能碰的。”

两人一唱一和,还将韩辰当成以前软弱无能的女婿。

尤其是唐信,靠着唐婉的关系,在东海地下世界混出点名堂,丝毫不把韩辰看在眼中,原以为一句话,能让对方照办,没想到韩辰无动于衷。

唐信眯眼,冷声道:“小子,念你在唐家做狗的份上,我给你一次活命的机会,一旦惹我生气,分分钟叫人搞死你。”

刘淑芬仰着脖子,得意道:“我儿子现在认识很多大人物,你得罪不起的,识相的赶紧重写一份协议,不然你还得去细港继续抽血。”

“赶紧的!”

刘淑芬见韩辰不动,勃然大怒,一把水泼了出去。

韩辰的衣裳湿透,隐约可见里面密集狰狞的针孔,看起来触目惊心,这是在细港当血奴留下的痕迹,是一辈子无法忘却的痛苦烙印。

刘淑芬看到恐怖的针孔后,吓得后退几步,叫道:“真他么恶心,还不如去地下陪你短命的爸妈。”

轰!

韩辰再也忍不住,猛地站起来,死死盯着刘淑芬。

忽如其来的恐怖气势迫来,刘淑芬摊在地上,仿佛看到一尊洪荒巨兽,神色惶恐,无法言语。

唐信大怒,挡在老妈身前,喝道:“草泥马,给脸不要脸,今天老子要好好收拾你,让你知道花儿是怎样红的。”

他抬起手,一拳打向韩辰的鼻梁。

按照他的估计,以韩辰懦弱性格,肯定不敢躲开,以前韩辰在唐家那就是一条狗,随便打骂。

刘淑芬回过神,想起刚才吓破胆的样子,心中恼火:“儿子,打死他。”

这对母子对于所作所为没有半点忏悔,反而觉得理所当然。

对于韩辰一家的惨状,觉得活该。

谁让韩辰招惹唐婉呢。

死了也白死。

但是他们做梦想不到,今日之韩辰,早已经蜕变,经历过惨无人道的黑暗,俨然化作一条真龙。

韩辰神色冷漠,一把抓住唐信的拳头,在对方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内心的愤怒爆发出来,径直将手腕拧成了麻花。

骨头节节碎裂的声音,像是死神催命符,响彻咖啡厅狭小的空间。

伴随一道凄厉惨叫声,唐信跪在地上,满脸惶恐看着居高临下的韩辰,不敢相信,曾经那个废物,居然敢反抗。

刘淑芬色变,看到儿子惨叫的样子,抄起一盆花,朝韩辰脑袋砸去。

韩辰一手拧着唐信的手腕,另外一只手击碎了花盘,一把扼住了刘淑芬的脖子,死狗一样悬在空中。

他双目通红,释放出无尽杀意。

今天他就要这对狠毒的母子,血债血偿!

刘淑芬无法呼吸,眼珠子突出来,内心生出无尽恐慌,仿佛看到了死神召唤,流露出哀求之色。

此时的韩辰就像是一个杀神!

生命在流逝。

刘淑芬无比懊悔,早知道不来咖啡厅了,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韩辰的眼睛布满了血丝,只要轻轻用力,便能捏碎刘淑芬的喉咙,就能报仇雪恨,脑海中浮现出在细港的悲惨日子,心中的戾气喷涌而出。

“住手!”

便在韩辰即将黑化的时候,店外传来一道焦急的呵斥声。

韩辰扭头看去。

但见唐婉站在不远处,满脸不可思议。


唐婉从咖啡厅离开后,便急着去处理公司的事情,可半路上得到消息,母亲和弟弟跟踪自己,找到了失踪三年的韩辰,于是便火急火燎的赶回来。

虽然韩辰是个不负责任的男人,毕竟曾是自己的丈夫,她也知道韩辰为了自己,在唐家受到不少委屈,便想过来解围。

没想到走进咖啡厅,看到了无法相信的一幕。

曾经温和的韩辰,此时像是换了一个人,竟然要杀她的母亲。

“住手!”

唐婉冲了过来,一巴掌打在韩辰脸上,命令道,“放开我妈!”

啪!

清脆的巴掌声,并没有在脸上留下痕迹,但在韩辰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他呆呆看着唐婉,这个自己深爱的女人,毅然决然提出离婚,此时不分青红皂白,狠狠践踏他的自尊心。

“放手啊!”

任凭唐婉疯狂撕扯,韩辰无动于衷,眼睛里的杀意越来越重。

他要干掉这对狠毒的母子。

他要报仇!

眼看刘淑芬脸色清白,快死掉了,唐婉心中一狠,抄起餐桌上的钢叉,刺入了韩辰的手臂。

鲜血从手臂上滑落,滴落在地板。

韩辰的心支离破碎。

他做梦没想到,愿意付出一切保护的女人,为了一个狠毒的母亲,将钢叉刺入了自己的身体。

韩辰脑袋一片空白,眼神无比痛苦,手终于松开。

刘淑芬掉在地上,大口喘息,劫后余生的她,非但没有懊悔,反而极其怨毒瞪着韩辰,势必要将他碎尸万段。

唐婉呆愣在原地,望着血淋淋的伤口,想不到韩辰没躲避,眼睛里闪过一丝慌乱。

可是看到手腕变形还在哀嚎的弟弟以及差点断气的母亲,唐婉心中的怒火升腾。

就算自己提出了离婚,那也是两人感情出现了问题,跟母亲和弟弟有什么关系。

而韩辰将怒火发泄在自己亲人身上,这让唐婉无法接受。

韩辰看到唐婉眼睛里的失望和厌恶,受伤的心再次被撕开,痛得无法呼吸。

“你想干什么?”

唐婉俏脸布满寒霜,看到母亲难受的样子,冲着韩辰怒吼道,“你到底想干什么,是我想要离婚的,跟他们有什么关系,有本事冲我来!”

她将餐刀放在韩辰手上,歇斯底里,“来呀,杀了我可以平息你的愤怒,那就动手吧。”

韩辰看着她失去理智的样子,自己却恢复了一点清醒。

唐婉见韩辰久久没有动手,冷笑道:“你这么报复,更让我看不起你,以前的韩辰虽然没有能力,但懂得包容,明白道理,现在的你,为了发泄内心的愤怒,居然敢对我的家人动手!”

“看来离婚是对的,这与贫穷没有关系,是我对你三年来的懦夫行为失望,是我看不到婚姻的未来!”

“韩辰,你听好了,如果我嫌弃你家穷,就不会跟你在一起,更不会顶住家里的压力跟你领证,可你呢,不但不上进,消失了三年了,学会了报复,学会了杀人,你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

面对唐婉的愤怒质问,韩辰死死攥着拳头,指甲刺入了手掌。

如果不是唐婉的母亲和弟弟,他们的婚姻会那么快结束吗?

他也不会去细港过着两年地狱般的生活。

偏偏唐婉蒙在鼓里,不问真相,只是偏袒家人,这让韩辰无比受伤。

韩辰算是明白了,在唐婉的心中,自己的分量,永远比不上有着血脉关系的刘淑芬母子。

唐婉寒声道:“离婚后,我心里还有一点对你的怜悯,毕竟我们曾爱过,现在我算是看清楚你的为人,你就是彻头彻尾的疯子!”

轰隆!

窗外的天空,划过一道雷电,照亮了昏暗的咖啡厅,映照出韩辰惨白的脸色。

他听到唐婉痛心疾首的话,遭到了万千暴击。

这个他曾愿意付出生命的女人,曾让父母枉死的女人,对他的印象竟然是不讲理的疯子。

韩辰心里好恨!

刘淑芬见女儿来了,有了靠山,哀嚎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女儿啊,你要是来得晚点,我就被他掐死了,早说过别跟他结婚,现在终于暴露了真面目,这种人最善于隐藏,得不到的时候原形毕露。”

“我跟唐信好心好意来劝他想开点,他不但不听劝,反而想杀我,女儿,你可是要看清楚他的真面目。”

“你找死!”

韩辰脸色巨变,双目泛着杀机,盯着刘淑芬,这个狠毒的女人,居然还在演戏,颠倒黑白。

该死!

“住手!”

唐婉自然相信自己的母亲,一把将刘淑芬护在身后,眼神充满了冷漠,“韩辰,如果你敢乱来,就先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吧。”

韩辰看到唐婉视死如归的样子,内心无比刺痛,却又觉得无比讽刺。

但他知道唐婉不是开玩笑。

在这里真杀了刘淑芬母子,唐婉绝对会跟他拼命。

这个自己深爱的女人,被蒙在鼓里,即便是内心充满了滔天愤怒,也没办法对她下杀手啊。

该死的爱情!

韩辰深吸一口气,压制快要狂暴的情绪,森冷道:“唐婉,你不知道真相,我不怪你,怪就怪我们有缘无分,但这三年我并不是为了逃债而躲避,你大可以问问自己好母亲,我这三年过的是什么样的地狱生活!”

“今天你执意阻拦,我不会杀他们,但血海深仇,我不会放弃,有本事一直守着他们!”

韩辰冰冷的目光在刘淑芬母子身上扫过,那充满死亡的威胁,让两人惊若寒蝉,不自觉颤抖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感受到韩辰滔天的恨意,刘淑芬母子居然生出恐惧之心。

“放肆!”

韩辰的威胁,让刘淑芬母子不敢说话,却让唐婉怒不可竭,再次甩了一巴掌。

啪!

韩辰左右脸各挨一巴掌,却无动于衷,瞥了一眼手臂上的钢叉,语气冷得吓人:“这次看在咱们恩情的份上,我放过他们,但如果他们继续招惹我,别怪我不念旧情。”

“唐婉,从今天起,你我恩断义绝!”

韩辰径直从唐婉身边走过,没入漂泊大雨中。

唐婉呆若木鸡,望着逐渐消失的背影,心脏莫名的刺痛,不知道为何,看到韩辰落寞孤单的背影,竟然隐隐想要去探查整合三年他去了哪里。

难道其中另有玄机?

唐婉脸色惨白,看向还在演戏的母亲,问道:“妈,你老实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哎呀!

刘淑芬一屁股坐在地上,哭得撕心裂肺:“女儿,你竟然怀疑我,去相信一个疯子,难道没看到他差点杀了我吗,这种人的话可信?你让我死了算了。”

唐婉登时觉得头疼不已,一旦母亲胡闹起来,便失去了判断力。

她看到弟弟血淋淋的手腕以及母亲脖子上的掐痕,心中的怀疑被心疼取代。

唐婉认为是韩辰的把戏,故意挑拨离间,毕竟母亲和弟弟对自己很好,怎么会害她呢。

打消疑惑,唐婉叹息道:“我先送你们去医院吧。”

刘淑芬叫嚣道:“不行,我可从来没受过那么大的委屈,韩辰那个废物敢对我动手,绝对不能让他好过。女儿,这件事情你最好别管。”

唐婉脑海中再次浮现出韩辰离去时的脸上的痛苦,不像是假的,犹豫起来。

罢了。

韩辰已经是成年人,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唐婉苦笑:“教训一下就行了,别弄出人命,韩辰……韩辰他毕竟是我的……前夫。”

刘淑芬与唐信对视一眼,露出了得逞的笑容,夹杂着浓浓的怨恨。

倾盆大雨落下,迷蒙了城市道路。

韩辰淋着雨,伤口传来刺痛感,却无法与内心的痛苦相比。

他如同一具行尸走肉。

失去了灵魂。

唐婉的绝情,深深伤害了他。

若不是仇人还在东海市,韩辰恨不得离开这个伤心之地,远走高飞。

他漫无目的的走着,鬼使神差来到了竹园。

这里是唐婉离婚后留给他的别墅,两人刚结婚时,便说总有一天要给她最好的生活,要买下东海最贵的别墅。为此还经常在竹园外面散步,说提前了解居住环境。

如今愿望实现了,可两人离婚了。

韩辰望着紧锁的大门,任凭大雨砸在身上,站立了很长时间。

直到身后一串车灯亮起。

韩辰转身,神色木然。

铿锵整齐的脚步声,迅速笼罩了方圆几千米,几十个保镖各司其职,一看就是训练有素,战斗力惊人。

一个身穿中山装的中年男子,走下黑色奔驰,拒绝了保镖的雨伞,来到了韩辰面前,微微躬身,语气无比恭敬:“韩神医,在下李乾坤。”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