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宠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寒门农女要和离

寒门农女要和离

贫穷紧跟身后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楚唯本是现代都市里的医学博士一枚,因为一场意外,她重生在了可怜的寒门农女身上。身体原主因为性格懦弱,家境贫寒而一直被人欺辱,日子过的极其不堪,对于原主这般遭遇,她颇感怜悯,为此,她决定为原主讨回一个公道,让曾经欺负她的人吃些苦头!

主角:楚唯,云和   更新:2022-07-15 22:5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唯,云和 的女频言情小说《寒门农女要和离》,由网络作家“贫穷紧跟身后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楚唯本是现代都市里的医学博士一枚,因为一场意外,她重生在了可怜的寒门农女身上。身体原主因为性格懦弱,家境贫寒而一直被人欺辱,日子过的极其不堪,对于原主这般遭遇,她颇感怜悯,为此,她决定为原主讨回一个公道,让曾经欺负她的人吃些苦头!

《寒门农女要和离》精彩片段

深冬,大牛村口的那片湖已经结了冰,脸色苍白的楚唯在湖面上起起伏伏。

“救..救我.......”

楚唯看着不远处的男女,带了几分祈求。

“文轩哥,你快走吧。”站在湖边的姑娘满脸着急。

“秀秀,那这楚唯.....”

“放心,交给我好了,只希望文轩哥别辜负了我........”

看着远去的男人,楚秀秀收了羞涩,看着湖里的楚唯,眼中都是狠辣:“你个丑八怪,都已经有男人了,还敢盯着我的文轩哥,看我不弄死你!”

楚秀秀找了个树枝,用力朝着楚唯戳了好几下,直看到人沉下水,才扔了树枝。

“楚唯,你也别怪我,文轩哥才十七岁就中了秀才,以后必能做官,死你一个妹妹,能成全我官夫人的梦,你也算死得其所。”

楚秀秀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满脸冷漠。

楚唯被冰冷的湖水冻醒,咬着牙用力爬上了岸。

看着自己这瘦弱的小身板,楚唯愣住了,作为新一代的中医圣手,怎么也没想到,不过就是出国做个医学演讲,倒霉的碰到了飞机失事。

随即,大脑一阵剧痛,接受了原主的记忆。

“啊,诈尸了........”

楚秀秀有些害怕,又怕被人发现,赶忙捂住了嘴,她眼神躲闪,色厉内荏:“楚唯,是你自己追安哥哥跌倒的,跟我可没关系,你别找我算账.......”

这是大伯家的小闺女,自己也叫她一声堂姐,可她竟然用自己的命来博前程,好狠的心!

“楚秀秀,你竟然草菅人命,我好歹也是你的亲堂妹,你就这么想让我死?”

楚唯眼神冰冷,声音也带着肃杀之意,这楚秀秀知道原主不会水,故意设计那个安文轩推原主溺水,然后站出来扫尾,呵,可真是好手段啊!

“你,你别过来!当年要不是我们家收留了你爹这个弃婴,他早不知道死在哪里了,你作为他的女儿,就应该成全我!”

“你...你别过来,你说你,长得丑,小时候又被烧坏了脑子,要不是你爹命好捡回来一个俊后生,还有哪个会要你!”

秀秀看着朝自己不断靠近的楚唯,有些害怕,她感觉这傻子有些不一样了,活像是要掐死自己。

有了这念头,秀秀畏惧地咽了咽口水,想着安文轩给自己的许诺,心下狠了几分。

“楚唯,你已经成婚,还追着文轩哥哥不放,把我们楚家的脸都丢光了,按规矩,你得浸猪笼!我也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我可听到了,你和安文轩私通,到底谁更不要脸?”

被戳中了心事,楚秀秀理智全失。

“你个丑八怪,不好好在家伺候相公,非要出来勾搭男人,活该!”

“你...你就该死,要不是你纠缠,文轩哥早就娶我进门了,都怪你!”

楚秀秀双眼通红,看着楚唯,如同仇人一般。

“是吗?”

楚唯眼神狠厉,直接上前,一巴掌就扇在了楚秀秀的脸上:“你是个什么东西,安文轩不娶你,是你自己没本事!”

风一吹,楚唯浑身冷的哆嗦,心里更替原主愤怒,又给了楚秀秀一巴掌:“想当官夫人?我就绝了你的念想,我看谁会要一个婚前失贞的浪荡女!”

“楚唯,你竟然骂我,我跟你拼了!”

楚秀秀从地上抓了个大石头就往楚唯身上扔。

楚唯见此,赶忙偏了偏身子,尖锐的石头从她的额头蹭了过去。

楚唯摸了一把,指尖都是血,眼神带了狠厉:“故意杀人,你是想吃牢饭?也是,都敢杀人,哪里怕坐牢,就是可惜了,以后你只能和安文轩在大牢里做一对野鸳鸯!呵。”

楚秀秀一想到后半生都要坐牢,有些慌张,不住后退。

许是理智回笼,楚秀秀有些害怕:“我...我不是故意的,是.是你说话难听,我才动的手.....”

“我可不管,我要你坐牢!”

眼看楚唯软硬不吃,楚秀秀起了杀心:弄死这贱丫头,就没人知道她和文轩哥的事了。

想着,楚秀秀咬着牙,用力朝着楚唯脑袋砸了过去。

楚唯早有戒心,直接踢中了楚秀秀的膝盖。

楚秀秀腿一软,跪倒在了地上,手上的力道失了平衡,生生砸到地上的石头上,破了皮子。

“就这力气,还想杀我,你哪里来的本事?”

楚秀秀羞恼至极:这丑八怪,瘦瘦小小,哪里来的力气。

“小唯,小唯,你爹出事了,快回家看看吧。”

楚唯正准备带着楚秀秀去见官,就见住自家隔壁的刘大娘小跑过来了。

“刘大娘,我爹怎么了?”

“你爹在田里晕过去了,我家小子正好路过,就给背了回来,你快回去看看吧。”

刘大娘一心想着找楚唯回去,也没注意到楚秀秀的异样。

楚唯心惊,这原主母亲早逝,就这么一个爹,对原主还宠爱备至,可千万不能出事。

许是有原主的残魂在,楚唯的眼睛已经落了泪。

她用湿冷的袖子擦了一下,直接撸掉了楚秀秀手上的两个银镯子:“哼,今日就放你一次。”

楚秀秀心里松了口气,还没等站稳,就听到楚唯压低了声音说:“再有下次,我就让你悄无声息死掉,别怀疑,我有这个本事。”

楚秀秀想着刚才楚唯对自己动的手脚,通体发寒。

“刘大娘,快走吧。”

看着自家院子,楚唯惊了。说是院子,其实也不过是篱笆围起来的一块小空地而已.小茅屋除去堂屋外,一共有两间房,东边的这间稍大一点的是楚唯的。

进了另一间小屋,看着床上瘦干的男人,楚唯咽喉发痛。

“咳咳...咳咳....小唯,你回来了,放心吧,我这都是老毛病了,没事的,你这衣服怎么湿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跟爹说,爹找他们算账!别愣着,你快去换衣服,不然要冻坏了。”

楚唯再也忍不住,红了眼睛,原主虽然没娘,但有一个视她如命的父亲,真好。

“爹,我没事,我给你看看。”

楚唯强硬地拉了楚幼承的手,给他号起了脉。

楚幼承看着闺女一脸认真,莫名有些畏惧。

“天杀的,楚唯你个死丫头,给我出来,老娘今天非要活剥了你的皮!”

院子一阵吵嚷,楚唯紧皱眉头,有些不耐烦。


楚幼承听着动静,火气瞬间上头,撑着炕要起身,被楚唯给按住了。

“爹,你这身子亏损的太厉害了,得好好补补,不然,怕是熬不过明年。”

楚唯以为自己号错脉了,毕竟楚幼承也不过才四十岁,放在现在,还处于中年鼎盛,可脉象却枯竭如同八十岁老翁。

看着楚幼承头上生出的白发,瘦干如柴的胳膊,楚唯有些心酸,原主痴傻,但性子不坏,就这么不明不白死了,若不是自己过来,楚幼承怕是这次就挺不过去了吧。

楚幼承察觉到楚唯的目光,赶紧拉了被子,盖住了自己的胳膊:“放心吧,爹撑得住,爹还等着抱孙孙呢。”

“楚幼承,你个老不死的,我知道你在屋里,别给我装聋,楚唯那个贱丫头纠缠我儿子,你还帮着打掩护,你们父女可真够精明的,乡亲们,都给我评评理啊!”

听见门外的人骂楚唯,楚幼承怒气横生,咳嗽声不断。

“咳咳...咳,小唯,扶爹出去,这刘氏太欺负人了,不就仗着有个秀才儿子,敢这么骂你,爹要让她好看!”

眼看着楚幼承硬撑着要起身,楚唯把人送回了炕上:“爹,你安心待着,我出去把他们撵走。”

看着闺女出去,楚幼承吸了两口冷气,低头掀开衣服一看,刚才楚唯按着的地方,颜色深了不少。

难不成那道士说的是真的?楚幼承眼中多了几分激动,脑海里想着当年楚唯出生那天,上门求水的道士给楚唯的批语——此女幼有一劫,痴傻若去,必会一生富贵!

楚唯出去,有些不放心,特意拿着旁边的破锁把门给锁了。

安文轩的亲娘还真不愧是大牛村有名的泼妇,就这么会儿功夫,招来了不少的乡亲。

“这楚家丫头脑子真不聪明,这都已经成亲了,还追着安家小子,不怪人家骂她。”

“可不是因为这,我在家就听到隔壁安家吵闹了,说是那安家小子要去镇上读书,结果碰到了楚丫头纠缠,一下子就给吓病了,现在还在家里躺着呢!”

“真的?安小子可是刘氏心尖,这楚老三想平事,得出大血了。”

刘氏见楚唯这个傻子出来,底气更足了:“楚唯,我告诉你,我儿文轩就是死也不会娶你的,你给我死了这条心!”

“哦?我知道,那有如何?”

这么一噎,刘氏心里嗤笑,这臭丫头学精明了,竟然会撒谎了,但那有如何,等这次事情过去,还不是巴巴追在自家儿子后面。

旁边的安虎--安文轩的爹有些着急,推了刘氏一把,用眼神扫了扫角落的猪圈,刘氏才想起正事。

“丑丫头,我儿子被你吓病了,这马上就要府试了,说不得要耽误我儿中举,看在我们两家实在亲戚,我也不难为你,就二十两银子好了。”

刘氏挺着腰杆,心里还有些埋怨:二十两银子,便宜这臭丫头了。

安虎也跟着应和:“大夫说文轩这病得要不少费钱的药材治,楚丫头,表舅知道你家不富裕,就用猪抵债吧。”

说着,安虎直奔猪圈,把楚唯家唯一值钱的猪给拉了出来。

楚唯眼神冰冷,原主脑子不清楚,也知道,这头猪是他们家的命根子,这两口子可真贪心。

刘氏眼神火辣,她可眼馋这头猪好久了,没想到楚唯那傻丫头竟然上赶着送给自己,真是老天开眼啊!

安虎拉着猪走到门口的时候,有些迟疑,这楚唯也太傻了,二百多斤的猪就这么让自己给牵走了?

刘氏见安虎不动,打了下他胳膊:“当家的,还不快点。”

楚唯心里微冷,只听着这群凑热闹的乡亲嚼舌根,一言不发,心里暗暗盘算着,安文轩这秀才的身份值多少钱。

听说安文轩是这大牛村唯一的秀才,那就要五十两?不行,五十两好像不够,楚幼承的身体虚弱,得用不少名贵药材,还是要一百两好了。

“住手!”

一穿着深蓝粗布长袍的白面书生刚进门,就碰到了牵猪出门的安虎,直接呵斥。

周遭安静了片刻,随即又开始哄闹。

“好家伙,云和这小子回来,安家两口子怕是不能如愿了。”

“谁知道呢,这事可是楚家理亏。”

楚唯不动神色地打量着原主的童养夫云和:模样不错,就是老了点,大原主四岁,老牛吃嫩草。

云和扫了一眼楚唯,对上她的眼神,心里有些发毛:这丫头怎么怪怪的。

云和手上动作飞快,直接上前要夺安虎手里的绳子。

安虎体格不小,很是粗壮,云和瘦弱得很,根本不是对手。

饶是如此,云和也死死抓着绳子中间,不肯松手。

“你们若是再这般蛮横,我就去请了里正来住持公道了!”

“这可不是我们抢,是你媳妇赔给我们文轩补身子的。”

云和闻言,有些失望地扫了楚唯一眼,随即冷淡出声:“你们也知楚唯失智,竟然哄骗一个智力如同三岁孩童的人,我倒是不知道,安秀才的父母就是这样品行有失的人!”

安虎脸色一变,用眼神求助刘氏。

刘氏翻了个白眼,直接上前,挠向了云和的脸:“你一个上门女婿,敢跟我们这么说话,楚丫头再傻,也是你们家的一家之主,你竟然这么说她,我这个当表婶的,就替楚丫头好好管管你。”

楚唯听了,有些惊讶,这到底是秀才的母亲,直接用长辈的身份压云和。

原主的记忆里没有关于太多朝廷的事情,但楚唯也大致猜到,这里对于读书人的名声也很看重。

不过一眨眼,云和的脸上已经多了两道血痕。

安虎和刘氏也有了默契,直接推开云和就往出走。

楚幼承出不来,只能透过缝隙往外看,见云和破了相,气的直接拍门板:“咳咳...咳...丫头,你开门,爹要去帮帮云和。”

触及老爹担心的眼神,楚唯心软了,这热闹要再看下去,老爹的身子怕是吃不消。

“住手,谁说我同意你们牵猪了?”

倒在地上的云和顾不得手上的血渍,直直看向了楚唯。

楚唯头疼,这人设怕是要崩了。

“云和,你起来,你是我相公,可不是什么不三不四的亲戚都能指责你的。”

说着,楚唯用力拽着云和站了起来,顺便从墙角抓了拦门的木棒在手。

“乡亲们可都看见了,是他们安家欺负人,生抢我家的猪,我才动的手,我这是在打贼!”

话落,楚唯直接捏着木棒照着安虎的右胳膊就砸了下去,刚才他就是用右手推得云和。

“啊!好疼........”

楚唯前世可是天生神力,不知为何,也随着来了这边,这一棍子,楚唯也不过用了三成力,没想到,安虎竟然这么受不住。

安虎:老子的胳膊都断了,你说没用力?

云和也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有些心疼安虎。

“你个不孝的东西,这可是你表叔,你竟然也敢动手,不然你连我这把老骨头一起打死算了。”

楚唯看着门口出现的老太太,眼神冰冷,看着旁边的秀秀,微微扯唇一笑,看来还没长记性啊!

安虎像是找到了靠山,转了转眼球,直接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抱住了老太太的大腿:“姑姑,你可算是来了,你要为外甥做主啊!”


安氏见外甥这般,心疼地道:“虎子,起来,姑姑一定替你做主。”

云和默默站到了楚唯身边。

楚唯扫了云和一眼,心中冷笑,这小子不是要装虚弱吗,挨了欺负,连呼吸都没粗几分,骗谁呢!刚才她看得清楚,云和倒地,分明就是他故意的,他下盘很稳,不像无力之人。

“小四,你爹呢,让他出来跟我说话!”

安氏看了一眼楚唯,眼神中带着鄙夷,连话都不想跟她多说。

楚家孙子辈有四个孩子,按岁数排,楚唯正好排在第四。

楚幼承拍了拍门板,催着楚唯把门打开。

楚唯眉头紧皱,有些不情愿,但顾忌这朝代的孝道,还是主动开了锁。

“爹,你别跟他们生气,凡事有我在呢。”

楚幼承脸色没有好多少,直接走到了安氏跟前,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娘,您怎么过来了?”

“哼,老三,我早就说了,小四一个姑娘家,你教不好,你不听话非要自己养,你看看,她好好一个小姑娘,都养成什么样子了,成了婚还追着文轩跑,就算不为自己名声,也替文轩想想啊,文轩这都已经是秀才老爷了,要是被小四污了名声,谁担得起,亏得文轩叫你一声叔,你担得起吗?”

楚唯知道这老太太不喜欢她们一家,但没想到,她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她爹没脸!

楚秀秀看着楚唯,带了几分得意:臭丫头,敢抢我的手镯,我就让你们吃苦头。

楚唯无视楚秀秀挑衅的眼神,装出气愤:“祖母,您娘家侄子来我家抢东西,您都不多问,就说我爹教养我错了,孙女今天厚着脸皮问一句,是因为我爹不是您亲生的,您才这么偏心吗?”

安氏有些挂不住脸,这么多年,自己苛待养子的事情生怕传出去,毁了她名声,谁知道,这小贱蹄子上来就扎她痛处。

安氏拍着大腿,扯着嗓子喊:“小四丫头,你追着文轩的事情,乡里乡亲都知道,我作为祖母说你一句,你就这样,我这老婆子的脸皮哪里放啊,老天爷,你可真是瞎眼了,我楚家难得做一次善事,你们就送了这么个不孝的东西欺负我,没天理了!”

楚幼承的脸上沾了点安氏的唾沫,悄悄后退两步,直接拉了楚唯的胳膊:“丫头,你怎么说话的,我知道你被安家的人气坏了,但这是你祖母,她怎么能不向着你,快,给你祖母赔罪。”

楚幼承带了几分讨好,冲安氏笑:“娘,丫头不懂事,您别跟她见识,回头我好好说说她,地上凉,您快起来吧。”

安氏听了,心里舒服了点。

楚唯也算是看明白了,自己老爹就是个愚孝的老实人,难怪老太太能从他手里扒拉走东西。

眼看着楚幼承脸色难看,楚唯只能暂时低头:“祖母,是孙女太生气,才口不择言,您可千万别见怪。”

安氏心里舒坦一点:小丫头,再横不也得认错。

“丫头啊,不是祖母说你,这.......”

“这次的事情,就应该怪安家的舅舅,一点小事,还大惊小怪,说实话,孙女也是想着安文轩要考试,不愿意让他有了污点,谁知道,这安家舅舅非要讹我们。”

安虎听了,有些心虚,看了看安氏,没有言语,不过他媳妇刘氏就有些咽不下气了。

“你少扯谎了,分明就是你不知廉耻吓到了我家文轩,你还倒打一耙,你可真不知羞,你要是我家姑娘,我早就让你上吊去了,要我说,你们家没一个好东西。”

安氏瞪了一眼骂的痛快的侄媳妇,气恼的厉害:虎子这媳妇,真不会说话,回头得跟虎子好好说道说道。

安虎看了眼安氏的脸色,赶紧拉住了刘氏:“你这婆娘,说话就说话,骂小四干嘛,一点长辈样子,丫头,你舅妈就是心疼儿子,没别的意思,你别放在心上。”

“我可没生气,我就是替祖母心寒,祖母念在舅舅没了双亲,处处照拂,没想到,她老人家的侄媳妇还指着骂,不值啊!”

被楚唯这么一说,安氏心里更难受,跟吃了粪一样恶心:“虎子家的,不会说话,就闭上嘴!”

刘氏不服气,可对上安氏喷火的眼神,一个激灵,瞬间回了神,当年楚唯还在姑姑跟前养了两年,自己这么说楚唯没教养,可不就是在打姑姑的脸,刘氏暗恼:楚唯这小贱蹄子这是给自己挖坑了!

眼看着形势一片大好,谁料,安文轩露面了,他的长袍穿的凌乱,但在一众短打衣裳的乡亲跟前,还是很显眼的。

“姑婆,你也在啊,爹,娘,我都跟你们说了,这事情不怨四妹妹,是我自己没注意到四妹妹在我身后,这才吓到的,快跟我回去吧。”

安文轩满脸苍白,长眼睛的看了都知道,这孩子吓得不轻,这么一说,更显得他善良懂事了。

就连之前恼了刘氏的安氏也退了几分火气:“文轩啊,身子不舒服,就在家里歇着,何苦跑这一趟。”

安文轩一脸哭笑:“姑婆,让您见笑了,是我爹娘失礼,您莫怪,我这就给四妹妹赔礼。”

安氏满脸心疼,直接把安文轩拉到了自己跟前:“没事没事,都是四丫头不懂事,那头猪,我老婆子做主,就赔给你们家,要是不够药钱,你跟姑婆说,姑婆给你拿。”

楚唯眼神冰冷,只觉无比嘲讽,亲亲的孙女穿着湿衣服打冷颤不管,满心满眼都是那中了秀才的侄孙,不错,真是不错呢!

“天冷,别冻病了。”

楚唯看着身上突然多了的外套,心里的冰冷少了几分。

云和刚就看到楚唯冻得身子发抖,刚趁着大家不注意,回去把自己仅有的外套拿了出来,心里有些庆幸,还好自己去年买了件换洗的厚棉衣,不然怕是楚唯只能冻着了。

“快着,虎子,赶紧牵了猪家去,文轩这手都凉的厉害,你们也不知道怎么当父母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