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宠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团宠九王妃

重生团宠九王妃

一捧雪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沈璎珞是沈家九小姐,从小养尊处优,性格单纯活泼。这使得上一世的她错信奸人,致使沈家灭门,挚爱之人横死。重活一世,她终于吸取了教训,不再轻信他人,整日活在哥哥们的宠溺中,日子潇洒又快乐。然而那一天,她却又一次被人看上了,只不过这一次看上她的那人不再是前世的渣男,而是渣男那位权倾朝野的十三叔定北王……

主角:沈璎珞,容渊   更新:2022-07-15 22:4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璎珞,容渊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团宠九王妃》,由网络作家“一捧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璎珞是沈家九小姐,从小养尊处优,性格单纯活泼。这使得上一世的她错信奸人,致使沈家灭门,挚爱之人横死。重活一世,她终于吸取了教训,不再轻信他人,整日活在哥哥们的宠溺中,日子潇洒又快乐。然而那一天,她却又一次被人看上了,只不过这一次看上她的那人不再是前世的渣男,而是渣男那位权倾朝野的十三叔定北王……

《重生团宠九王妃》精彩片段

瑞丰元年。

冬月初三,新帝登基。

今年的第一场雪似乎来的格外凶猛,雪花纷纷扬扬的落下,不过一个时辰,已是白雪皑皑,天地间一片苍白。

沈璎珞衣衫单薄的跪在地上,清秀的眉眼寒霜满满,单薄的身体越发显得透明。

“皇上,我父亲与哥哥绝对不会造反的,求皇上明察。”

沈璎珞重重的磕了一个响头,因为太冷声音不住的发颤。

“皇上。”

沈璎珞又是一个响头磕了下去。

就这样直到她额间满是鲜血的时候,一华服女子莲步轻移,在丫鬟的搀扶下袅袅婷婷穿过走廊走了过来。

“沈依依,你来做什么?”

沈璎珞看着面前娇媚的女子,眼中浸满了冷意。

“我来告诉妹妹,皇上的旨意啊。”

“皇上说沈成廷、沈辰谋反,其罪当诛。”

沈依依冷笑一声,“不过呢,皇上念及旧情,妹妹好歹也是皇上名义上的妾,所以皇上不会杀妹妹。”

“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饶,从今日起妹妹就准备启程,充军漠北做军妓吧。”

“你说什么!”

沈璎珞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沈依依。

就在这时,一身龙袍的新帝走了出来。

“皇上。”

沈璎珞还没到跟前,就被容恒一掌甩在了地上。

“一个军妓也敢靠近朕,不想要这条命了?”

军妓两个字重重的敲在沈璎珞心上,沈璎珞抬头,咬牙切齿的问,“皇上这是什么意思?”

容恒冷笑一声,手一挥,旁边的帷幔被掌风劈开。

帷幔后面绑着几名男子。

“爹,大哥。”

看到帷幔后面的人,沈璎珞整个人呆住。

她的父亲,还有仅存的四个哥哥,全被控制起来

爹爹被绑在架子上。

大哥双手被吊着。

四哥三哥则被侍卫压着,狼狈的跪在地上。

八哥,八哥失去了两条胳膊,倒在了血泊中。

“容恒,你什么意思,你想做什么!”

沈璎珞站了起来,发疯的朝父兄扑过去。

不想容恒身边的侍卫,一鞭子抽过来,沈璎珞狼狈的栽在地上。

她想爬起来,却被沈依依踩住了背部,怎么也起不来。

“做什么?”

容恒嗤笑,面目可怖,“你爹和你哥造反,你说朕做什么?”

“我爹没有,那是诬陷!”

“怎么没有,二叔带兵造反,就是想推翻这天下,沈璎珞今日就是你爹他们的死期。”

沈依依脚下用力,踩在沈璎珞的伤口上,沈璎珞疼的冷汗淋漓。

见此一幕,沈将军轻叹一口气,“皇上,念在小女倾心多年的份上,请皇上饶恕小女一命。”

从不向人低头的沈将军,却在这一刻轻而易举的低了头。

其余几位哥哥也道:“求皇上饶小妹一命。”

然而,这话落下的同时。

容恒手中的剑,也刺进了沈将军的胸口。

“爹!”

沈璎珞悲戚的声音,响彻天际。

而后,沈依依用毒药结束了几个哥哥的性命。

沈璎珞瘫坐在地上,好像被人抽去了灵魂一般。

侍卫拽起了沈璎珞。

沈依依讥诮道:“给她好好打扮下,送她上路吧。”

就在侍卫拖着沈璎珞离开的时候,沈璎珞不知哪来的力气,忽然挣脱开两个侍卫。

她回头看了一眼那对狗男女,眼中浸满了冷意,“容恒、沈依依若有来世,我定扒你们的皮,抽你们的筋,喝你们的血,为我父兄报仇。”

语毕,砰地一声,沈璎珞撞墙而亡,时年25岁。

“皇上,皇上不好了,定北王带人杀进来了。”

容恒脸色大变。

沈璎珞死了,却没立刻离开。

她的魂魄漂浮在上空无法散去。

沈璎珞看着那位被誉为渊神的定北王,带人杀入了皇宫,逼问她的消息。

“她呢?”

容渊手中的长剑泛着冷光,来不及擦拭的血液一滴滴落在地上,看上去血腥异常。

容恒皱眉看着这个比自己大了两岁的叔叔,眼神微冷,“沈璎珞是朕的人,十三叔有何资格过问?”

“她呢?”

容渊清冷的面上,闪过一抹戾气。

容恒有些怒了,“十三叔是不是管的太多了。”

容渊手中的剑指了过来。

容恒皱眉退了一步,挥了挥手。

而后,便有一名穿着沈璎珞衣服,身形与沈璎珞相差无几的蒙面女子走了出来。

女子走向容渊。

容渊收了剑。

沈璎珞漂浮在空中大喊,“那不是我,容渊!”

然而,她的声音没有任何人听到。

她眼睁睁的看着那女子,走到容渊身边,揭开面纱的瞬间,嘴里吐出一枚毒针摄入了容渊的眉心。

而那英勇无比的一代渊神,就那样倒了下去。

她听到了他最后的声音,“雪儿……”

“小姐,小姐,您醒醒啊。”

“九妹?”

“小九。”

“九丫头。”

 


沈璎珞是被许多杂乱的声音唤醒的。

睁开眼睛,便看到了红袖、沈依依、祖母,以及……三哥。

早已被自己害死的三哥。

“三哥。”

沈璎珞猛地坐了起,扑向了轮椅上的三哥。

“小九没事吧。”

三哥担忧的看着她,伸手揉了揉妹妹的脑袋,叹了口气,“真是你八哥推的?”

“三堂哥,怎么就不是八堂弟推的了,九妹已经亲口说了。”

“如今八堂弟也被抓起来了,谋害亲妹可是重罪,三堂哥就不要再包庇八堂弟了。”

沈依依上前一步,扶住了沈璎珞的胳膊。

一旁的祖母也道:“谋害亲妹,罪无可赦,谁都不许替老八求情!”

看着熟悉的人,熟悉的场景,沈璎珞瞬间怔住。

她这是回到了十五岁那年。

那时候她与哥哥们的关系已经很差了,被沈依依教唆着跳进了荷塘中,却一口咬定是八哥故意要杀自己。

祖母还让人报了官,八哥因此坐了半年的牢,后来才被救出来。

只是八哥被救出来的时候,已经满身是伤,落下了病根,以至于后来……

沈璎珞的鼻子有些酸,看着面前的三哥,多想伸手抱抱三哥。

只是她不能!

既然重来一世,她一定要这些人血债血偿。

“九妹,我带你回去吧。”

沈依依担忧的开口,“祖母已经派人去请大夫了。”

“谢谢二姐。”

“自家姐妹谢什么呢。”

两人离开三哥沈祁的视线后。

沈依依挑眉笑道:“九妹,你做的真棒,这下你八哥可就再也不敢干涉你的事了。”

沈璎珞压住心中的怒火,轻笑一声,“还是二姐的主意好。”

姐妹两个说着,便回了沈璎珞的飞雪苑。

沈依依又说了几句才离开。

沈璎珞一个人躺在床上,脑海里是死去之前十年的事。

十年的时间,她耗尽了青春,陪伴在那位二皇子身边。

却不知一切都是容恒设下的局。

容恒之所以与她在一起,不过是为了她背后势力。

等容恒登上了皇位,她失去了利用价值,竟然成了军妓。

而容渊,那个一直爱着她的男人,却……

沈璎珞拍了拍自己的脸,嗤笑一声,自己可真傻。

容渊那么爱她,千方百计想要求娶,可她却视他如洪水猛兽,最终害死了他。

沈璎珞沉默了很久,之前那些事像台上的一出出戏,在脑海里一次又一次上演。

红袖不在,沈璎珞偷溜了出去。

谁能想到她堂堂将军府的嫡出小姐,身边只有一个丫鬟,那丫鬟还是伯母刘氏的眼线。

沈家老爷子一共两个儿子,沈璎珞的父亲沈成廷乃镇南大将军,深得皇上器重。

而沈璎珞上面有八个哥哥,她是父亲唯一的女儿,哥哥们唯一的妹妹,所以一直备受宠爱。

相反沈家长房一家,因为当家人沈镰官职一般,仕途并不怎么顺利,在沈家的地位不高。

可沈璎珞糊涂,与沈镰一家亲近,一直伤害自己的亲哥哥。

沈璎珞出了院子,直奔三哥的住所景辉园。

沈祁因为身体不好,常年坐在轮椅上,所以住的院子比较偏僻,为的就是一个清净,好安心养病。

“站住,九小姐我们公子正在休息,九小姐回去吧。”

门口的初三,看到沈璎珞过来,顿时如临大敌,脸上厌恶的表情藏都藏不住。

“我要见三哥,我有急事。”

沈璎珞不管不顾的闯了进去。

在红袖没来之前,她必须见到三哥,否则她身边有个眼线,她要怎么去救八哥。


“九小姐,你怎么能硬闯。”

初三急忙跟了上去,伸手想要抓人。

“初三,退下。”

听到动静的沈祁,已经推着轮椅出来了。

沈祁因病,脸色比别的人白了些,再加上他喜爱白衣,所以更显得温润如玉。

“小九,怎么了?”

沈祁笑看着妹妹,语气温和。

再次听到三哥的声音,沈璎珞难受的很。

无论她做了什么,三哥都没怪过他。

“三哥,八哥他其实是……”

话还没说完,外面便传来红袖的声音。

“小姐,小姐。”

“三哥,是八哥推的我,你别想着为他辩解,他谋害亲妹,必须要坐牢!”

“我告诉你,如果你敢救八哥出来,我就杀了你!”

红袖进来的时候,便看到沈璎珞伸手指着沈祁,嚣张的很。

红袖顿时一笑,眼中满是算计。

沈祁气的不轻直咳嗽。

初三走过来,指着沈璎珞与红袖怒道:“滚出去,别再来打扰我们公子!”

“初三!”

“公子。”

初三急的跺脚。

九小姐整日跟疯魔了似的,想着法的折磨自己的亲哥,而对那些狼子野心的人却极好。

公子身子本来就不好,还要天天被这个亲妹妹气,实在是……

沈璎珞带着红袖气呼呼的走了,先前嚣张的模样一点没改。

“公子,九小姐她实在太过分了!”

初三转头看着自家公子抱怨。

沈祁清隽的眉眼上染了一丝冷意,“小九只是个孩子。”

“可她害的八公子进了刑部大牢也就罢了,居然还来闹,不许您插手。”

“她不管亲哥哥的死活,您怎么可能不管亲兄弟的死活呢。”

初三气的上蹿下跳。

沈祁沉思片刻,想着刚刚沈璎珞离开的时候,虽然依旧很凶,可眼神却不一样了。

还有红袖没来之前,她的语气也不一样。

“初三,派人盯着小姐,有什么动静立刻跟我汇报。”

“是,公子。”

初三还以为自家公子想通了,要抓沈璎珞的把柄,便屁颠屁颠的去吩咐了。

沈祁无奈摇头,看着飞雪苑的方向,无奈呢喃,“小九,你要学着长大。”

飞雪苑院内,红袖继续十年如一日的给沈璎珞洗脑。

“三公子也坏的很,看似病病殃殃的,其实内心毒的很,就想害死小姐。”

沈璎珞认真点头,“对,三哥不是好人,只有二姐姐她们对我好。”

红袖站在一旁附和,眼神却不屑的很,看沈璎珞像是看傻子。

之后,红袖一直没离开飞雪苑。

沈璎珞躺在床上,饿的肚子咕咕叫。

想她堂堂将军府的嫡出小姐,却因为听信堂姐的话,女子要瘦成一把骨头才好,严格控制吃食,每天都饿的想发昏,也太惨了。

沈璎珞翻了个身,摸了摸自己的胸,欲哭无泪,再这样吃下去,胸都没了。

沈璎珞想着八哥沈止的事。

上一世,八哥在刑部吃了很多苦。

不过最开始几天,刑部的人并没动,是第四日开始用刑的。

所以,她必须尽快救出八哥。

其实,依靠沈祁就可以把沈止救出来,而且不必沈璎珞想办法去说,作为哥哥,沈祁也不可能坐视不理。

但沈璎珞觉得让三哥费尽力气救八哥出来,而那个始作俑者不受任何惩罚,她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沈璎珞翻来覆去,想啊想脑袋都快掏空了,也没想到什么。

翌日一早,沈璎珞迷迷糊糊的醒来,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想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