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宠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新婚哑妻宠上瘾

新婚哑妻宠上瘾

一顾倾城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海城权贵容景行,是无数女人趋之若鹜的对象,可到最后,他却偏偏被哑巴沈思渺夺了去。后来,男人强行将女人赶出了自己的世界,可谁知女人却以其侄儿女友的身份再次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看着她与自己侄儿走的越来越近,男人终于坐不住了,那一日,他愤怒将她逼到角落……

主角:沈思渺,容景行   更新:2022-07-15 22:3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思渺,容景行 的女频言情小说《新婚哑妻宠上瘾》,由网络作家“一顾倾城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海城权贵容景行,是无数女人趋之若鹜的对象,可到最后,他却偏偏被哑巴沈思渺夺了去。后来,男人强行将女人赶出了自己的世界,可谁知女人却以其侄儿女友的身份再次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看着她与自己侄儿走的越来越近,男人终于坐不住了,那一日,他愤怒将她逼到角落……

《新婚哑妻宠上瘾》精彩片段

沈思渺一张脸埋在枕头里,浑身像是散了架。

可她发不出半点声音,因为她是个哑巴。

窗外幽幽月色透过窗户照进来,浅淡的光芒让她迷茫。

她觉得自己的人生,就像是这无尽的黑夜看不到一丝光明。

而容景行就是黑暗中的魔鬼。

“分手吧。”

这一晚上,男人低沉没有情绪的声音,像是魔咒一般萦绕在她耳边。

说开始的是他,说结束的还是他。

也许他的身份,早就注定了他们的结局,他是容家继承人,容家自会为他选一个门当户对的妻子。

而她不是,她只是个哑巴。

分手,是必然的。

沈思渺咬着牙没让眼泪划过眼眶,她不能哭,更不能在他面前哭。

一抬眸撞上男人湛黑的,隐约散着怒意的眸,吓得一动不敢动。

男人漆黑眼眸扫了她一眼,点了根事后烟,冷淡开口:“你的眼泪不值钱,既然分手了,就别企图用眼泪挽留我。你知道,那对我没有意义。”

沈思渺咬着唇没吱声,她在心中安慰自己:分手而已,没什么大不了。

原本他们交往时就说好的,半年为期限,现在期限到了,她早该猜到结局的。

她倔强的昂着下巴,看着对面的人,可是心却在滴血。

他可以和她分手,也可以订婚,他有这个权利。

可他选谁做未婚妻不好,为什么偏偏要是沈安然呢?

容景行懒得跟她解释那么多,抽完那根烟,拿着衣服去了浴室。

沈思渺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听见床头的电话声,和浴室里传来的水声。

他的手机响了,但是他在洗澡。

她撑着发重的眼皮看了一眼床头的手机,拿过来便见一条信息串了进来:景行,明天晚上六点我会和妈去你家商量联姻的事情。

号码并未署名,但是她认出了那串数字!

是沈安然。

脑海里闪过这个名字,沈思渺瞳孔一紧,握着手机的手一滑,那只手机险些摔在地上!

十分钟后,容景行从浴室出来。

沈思渺脑袋埋在被子里,隐约听见一声关门声。

她这才拿开被子,坐在床头。

一抬眸,便见那个男人穿戴整齐站在床尾,他竟然没走?

容景行指尖夹着一根还未点燃的烟,面容清隽西装革履,气质卓然。

清冷高贵的站在那里,浑身都是拒人千里的气息。

沈思渺往床头缩了缩,抓紧身上的被子。

容景行微微眯眸,点燃那根烟,深吸一口又缓缓吐出。

隔着烟雾打量床头的女人,她眼底带着一丝惶恐。

她怕他。

男人面色微沉,随即起步朝着她走过去。

墨澈的眸对上她的疑惑,一字一句道:“分手之后,别再出现在我面前,明白吗?”

沈思渺心口刺痛,去人还是比划着,告诉他,自己同意分手,也不会想要出现在他面前,

男人眼底怒火一闪而过,而后冷漠的看了她一眼,转身拿上自己的东西离开。

沈思渺的眼泪一颗颗往下掉,到底有多在乎沈安然,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警告?


早上八点半,建安私人医院。

沈思渺拿着兑现的钱,交完了欠款和接下来的手术费。

回到病房的时候,柳子州已经给于念秋做完检查。

她放下手里的包,扑去床上的人跟前。

妈,你还好吗?

沈思渺比划了下,企图唤起床上人的注意力。

但是于念秋空洞无神的眼睛只是瞟了她一眼,又移去了别处并不愿和她多说。

沈思渺凑过去,又朝着她比划了一遍:您还好吗?

“滚开!”于念秋终于忍不住爆了句。

虽然虚弱,但语气里的嫌弃却显而易见。

沈思渺眼眶微红,咬着唇看着床上连一眼都不愿施舍给她的人。

说不清心底到底是委屈还是难过。

病房内一片沉默,门外突兀的敲门声打破这份安静。

年轻护士开门看着她说:“沈小姐,有人找。”

沈思渺点了点头,起步出去,顺着那人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便见沈安然一张脸被脂粉涂的看不出原貌,端庄的站在那里,轻蔑地眼神朝她看过来。

同是沈连城的女儿,她们的待遇却是天差地别的。

沈安然是高高在上的沈家小姐,可沈思渺却是个连家门都入不得的私生女。

怕沈安然过来打扰了于念秋的清净,沈思渺起步走过去。

见她走的慢,沈安然不高兴的嘟囔一句:“你腿坏了吗,走个路都这么磨蹭!快点进来!”随即一转身往休息室走去。

沈思渺一进去,门就被人从外面关上了!

沙发上同样浓妆艳抹的何巧音扑过来,不由分说一巴掌甩在她脸上。

“啪”的一掌,瞬间让沈思渺的脸颊高肿起来!

沈思渺还未反应过来,又被她一把扯住头发甩在地上,紧跟着是一串咒骂声:“小贱人不是叫你有钱立刻给我吗,你怎么给那病死鬼交了药费?!”

她从钱包里掏出一张退款单甩过去叫道:“想不经过我同意给她看病,做梦!”

沈思渺被她甩的狼狈的趴在茶几边上,低眸看过上面的数字,正是她今天交出去的费用!

她们去要回了她母亲的药费?!

这几年她已经一忍再忍,一退再退,可她们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她们?!

她眼底闪过恼意,余光瞥见一旁的水晶果盘,拿起猛地一下敲碎,转手不管不顾朝着何巧音的手腕刺过去!

沈安然见状,一把拉过自己母亲!

沈思渺举着手里的东西,朝着那两个人追过去!

她的手是抖的,但是脸上却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情急之下,何巧音一把抓过扫帚,挥上她手腕。

沈思渺手腕一痛,手里的东西跟着坠地。

“小贱人,你要死啊!”何巧音扔掉扫帚,拍着手道:“你再敢忤逆我,我就叫于念秋横尸街头!”

沈思渺红着一双眸怒视着她,起步就要朝着她扑过去!

“行了!我不会让她死的!”沈安然大叫一声挡住她,冲着何巧音道:“赶紧和她说正事!”

何巧音轻蔑的看了一眼沈思渺道:“白便宜你一回,晚上跟安然去一趟容家!”

容家?

沈思渺下意识的想到,她们这是要让她去给沈安然做陪衬?

想起容景行临别之际对她说的话,沈思渺目光坚定的摇着头后退一步,毫不犹豫的往外走!

他不会愿意这么快就看见自己的!

身后响起何巧音的威胁:“你今晚要是敢不去,我可不敢保证于念秋会有什么下场!”

沈思渺脚步一顿,还是开门出去。

何巧音看着她背影气的跺脚:“小贱人!白给她一次飞上枝头的机会,她还不想要?”

沈安然皱眉不耐烦的说:“行了,您就别骂了。就算她去了,容衍也未必看得上吧?”

一个哑巴,容家可不傻!

“管他看不看得上,反正你的目标是容景行!最好是让沈思渺那个贱人嫁给容衍,等你嫁给景行,她还得唤你一声婶子!”

让那个贱人所生的孩子管她的女儿叫婶子,何巧音想想这情形,都觉得畅快!


沈思渺以为她不同意她们就没办法,可她还是将事情想的简单了,那对母女趁着她中午去买菜将她母亲转移了出去!

她找了一下午,都没有丝毫消息!

焦头烂额之际,沈安然开着车停在她脚边。

车窗滑下露出那张精心打扮过的脸,沈安然很是轻蔑的语气问:“思渺,你真的不和我去么?”

沈思渺强忍着将手里的菜砸在那张脸上的冲动,冷漠的看着她比划:我妈呢?

沈安然看着她比手画脚的样子嘴角闪过一丝嘲讽,转头道:“上车我就告诉你。”

她真是挺不想看她在马路上比划的,路人投递过来的目光让她觉得自己都跟着掉身价!

几秒思索之后,沈思渺终究坐了上去。

于念秋在他们手上,她根本没得选!

沈安然握着方向盘得意一笑:“你不是我的对手,以后你要是乖乖听话的话,我保证她按时接受治疗。若是你不,我可以随便找个借口解决了她!”

沈思渺坐在后排座椅上,放在膝盖上的手狠狠地捏着。

她知道沈安然不是说着玩的,这种事情她们不是第一次做了。

这对母女,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恶劣,还要不择手段!

不过让沈思渺意外的是,沈安然这次竟然还帮她准备了衣服,傍晚的时候还带她去化了个妆。

本就精致的一张脸,在化妆师的巧手下更加美的夺目!

尤其那双眼睛灵动万分,眸光转动间,眼底的光芒都叫人移不开眼睛。

沈安然向来讨厌她这张脸,若不是今天的主要目的,是要将她送去容衍的床上,她根本不会这么捯饬她这张脸,来让自己生气!

但是现在,小不忍则乱大谋!

她深呼吸从沙发上起来,状似一脸温和的道:“走吧。”

沈思渺起身,拿过一旁外套跟在她身后。

人还未走出那家造型室,便听里面传来惋惜声:“长得再漂亮又如何,可惜是个哑巴!”

沈思渺木然的跟在沈安然的身后。

半个小时后,容家老宅。

沈安然的车刚在院子停下,容家大门便出来一个管事的女人。

那人惊艳的目光打量着沈思渺笑道“沈家小姐是吧,请跟我来。”

沈安然亲昵的挽着沈思渺的手,一边跟着人往里面走一边解释:“我妹妹小时候溺水失声,有不到的地方您别介意。”

“失声啊?”那人诧异的嘀咕了句。

那可不就是哑巴吗?

这沈家可真大胆,带个哑巴来和小少爷相亲?

目光里的惊艳顷刻变成了怜悯,到最后就是不动声色的冷漠。

容家少爷再怎么花天酒地,那也不能选个哑巴做媳妇!

沈安然将那人的转变看在眼里满意极了,她就喜欢别人看轻沈思渺!

沈思渺越是低贱,才能衬得她越是高贵!

一路跟着沈安然进去,沙发上坐着何巧音,她的对面是一个年长的老者。

老人锐利的目光打量着进门的两个女人,沈思渺微微点头之后,只是木然的站着。

沈安然乖巧的道:“容爷爷,您的精神越发好了。”

容和平脸上闪过笑意,一伸手道:“坐吧,顾嫂上茶。”

刚刚领着他们进门的妇人上了茶,又向前一步附在老爷子耳边低语了句。

何巧音明显看见那人嘴角僵了下,随即听见那人饶有兴味的语气问:“沈太太,是打算让哪个女儿和我的孙子相亲呢?”

相亲?

坐在沙发上的沈思渺微微怔了下,好像这才反应过来,那对母女的阴谋。

原来不是沈安然和容景行相亲,他们是想将她推给那个花名在外的容衍?!

下一秒她起身就要走,却被何巧音及时一把握住了手腕,用力掐着她!

沈思渺偏头,便见她眼底阴狠一闪而过!

她放在膝盖上的狠狠握起,僵硬的坐在那里没有动弹。

何巧音满脸慈爱的揽过沈思渺道:“当然是我的小女儿啊,她从小流落在外受了很多苦。我是想她要是能嫁给容衍少爷,自然能多少弥补我心里对她的愧疚。”

大厅外,应酬完的容景行一进来便听见了这句话。

只是一个背影,但是已经足够让他认出坐在沙发上的女人。

她今天倒是打扮精致,长发盘起露出纤细白皙的颈子,安静的坐着那份恬静的气质,倒是透着一丝不可侵犯的高贵感。

不过…才爬出他的床,她就想嫁给容衍?

男人阴沉的眸盯着那道纤细的背影,一边挽着袖子一边朝着角落的女人走去!

深邃冷冽的眸所到之处,都像是铺上一层寒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