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宠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农门宠妃

农门宠妃

玉爷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身为二十一世纪全能杀手的安雪棠,因为一场意外穿越了。开局她就被卖给了一个残疾男子当妻子,传闻这个男人不仅残疾,而且性格凶残暴戾。可身为颜控声控的她,在看到男人那张俊美的容颜,听到男人那低沉的身音后,便立即有了与之好好过日子的念头。双腿残疾?没事,她能治。中毒命不久矣?没事,她能解。

主角:墨云景,安雪棠   更新:2022-07-15 22:3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墨云景,安雪棠 的女频言情小说《农门宠妃》,由网络作家“玉爷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身为二十一世纪全能杀手的安雪棠,因为一场意外穿越了。开局她就被卖给了一个残疾男子当妻子,传闻这个男人不仅残疾,而且性格凶残暴戾。可身为颜控声控的她,在看到男人那张俊美的容颜,听到男人那低沉的身音后,便立即有了与之好好过日子的念头。双腿残疾?没事,她能治。中毒命不久矣?没事,她能解。

《农门宠妃》精彩片段

安雪棠是被颠醒的。

她被人扛在肩上,扛她那人正七拐八扭的走着,步伐有些急,但嘴里还不忘了骂骂咧咧。

“你个不识好歹的小贱人,有人想娶你过门就该谢天谢地了,你竟然还敢反抗。”

“哼,最后非得逼老娘用生猛药灌你,还害得老娘花力气背着你上山,老娘这是造了什么孽哟。”

“你个赔钱的玩意儿,老娘让你白吃白喝这么多年你还想得害老娘去见官?看我整不死你!”

“要不是看在那残废舍得花二十两卖你个贱胚子,我非得给你卖到青楼。”

妇人就这么骂了一路,安雪棠只觉得自己浑身都要被颠散架了,脑海里混沌的很。

她倒是想让这个妇人闭嘴,可奈何自己浑身无力,声音都发不出来,哪里还能教训这个不知死活的妇人。

想她安雪棠活了三十年,还从没有人敢在她面前这样大呼小叫,更别说出口成脏的骂她。

她安雪棠作为A国第一杀手组织(暗夜)的全能型杀手,她擅长医术毒术,组织里可没人敢对她大呼小叫,因为他们怕伤了没人治,更怕她安雪棠打击报复。

组织里的人都知道她安雪棠是出了名的睚眦必报,所以谁敢惹她?

眼下这个妇人敢这么吆喝,不就是仗着她现在动弹不得吗?

没关系,只要弄不死她,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不过,她现在更关心一件事,她到底是死没死?现在是在阴曹地府还是真的幸运活了下来?

她可记的清清楚楚,重伤后的她被人从几千米高的悬崖推了下去,推她那人还是自己最信任的'朋友'。

按理说她早应该粉身碎骨了才是,那她现在是怎么回事?

还不等安雪棠多想,蓦然,她一阵头昏脑眩,随之许多不属于她的记忆开始涌入脑海。

片刻后,安雪棠直接石化了,她消化了好一阵还是没能消化过来。

她安雪棠......竟然穿越了?

真那么狗血?

随着某些记忆越来越清晰,安雪棠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她是真的穿越了,穿越到了一个平行时空。

她不知道这个时空具体发展到了哪一步,从原主的记忆里她只知道她所处的国家叫天霸国,目前属于战乱时代。

当然,是不是战乱跟她几乎关系不大,因为原主只是个乡下丫头。

虽说她有个出去考官的父亲,但十八年来都没有音信,恐怕人早就死透了。

原主这身世也是够凄惨的,父亲入京考官十八年来了无音讯。

原主母亲胆小懦弱,天天被婆婆欺负不敢吭声,因为长的好看被婆婆骂是狐狸精勾了她儿子的魂。

大伯一家更是把原主当作牲口使,过的连个丫头都不如。

爷奶更不用说了,偏心偏到胳肢窝,只喜爱大伯家的两个小孩。

原主相貌随了她母亲,生的倒是俏媚,十六及笄前后倒是有不少人家上门求娶。

但原主奶奶偏要二十两的彩礼,人家一听这天价彩礼无一被吓跑。

要知道,这年头,一个成熟男劳动力年收入仅二到三两。

试问谁愿意花二十两娶一个乡下丫头?

所以原主一直被耗到至今,再过一天就要满十八了,要知道这年代满十八未嫁,是要问罪家中长辈的。

于是,为了不被问罪,原主奶奶王氏就想卖了她。

本来原主是要被卖给隔壁村四十来岁的鳏夫,可鳏夫上门说亲的第二天就突然身亡。

这下,原主又背上了克夫的名声,这时候谁还敢来求娶她?

王氏气的要死,最终想将她不声不响给卖到隔壁镇青楼去,可谁知这时候突然有个人上门替哥哥求亲,说愿意花二十两银子让原主进门。

那人叫云六,三个月前才带着双腿残疾的哥哥来到陵水村。

两人在山脚下建了座木屋,距离村子有些距离,平时和村民几乎没什么往来。

但村民们都知道云六的哥哥身有缺陷,从没在人前露过面。

传闻中云六的哥哥容貌极丑,性格暴戾。

这些传闻原主也听过,所以在听到自己要嫁给那样一个残疾人时,原主是十分抗拒的,她甚至绝食了两天。

可惜了,她的抗拒并没什么卵用,绝食后的她早就虚弱的不行,再被灌猛药后,一命呜呼。

再然后......她安雪棠就来了。

唯一巧合的是,原主也叫安雪棠,据说还是她那个有文化的父亲给取的。

21世纪来的安雪棠表示很感谢这个可能死透透了的便宜爹,至少安雪棠不用被人叫什么大丫二丫的。

整理了原主的记忆,安雪棠也终于被扛到了目的地。

她知道自己还很虚弱,所以还是选择装晕,她不了解这个云六和他哥哥到底是什么人,眼下只能以不变应万变。

主要是,她就算想跑,她现在的身子也不允许啊。

“人给你带来了,赶紧把剩下的银子给结结。”

云六面无表情的看着妇人背上的人,他将装了十两银子的荷包递过去。

妇人看到沉甸甸荷包的那一刻双眼冒光,瞬间就把瘦弱的安雪棠扔在地上。

安雪棠:“!!”

该死的王氏,我们仇结大发了,敢这么摔你姑奶奶的你还是第一人。

云六大概也没有想到这妇人会直接把人扔地上,他怔了几秒才把人给抱起来。

妇人这会儿哪还顾得上安雪棠,她数了数银子,确认对头后就匆匆往外跑,嘴里还不忘了嘱咐:

“现在人是你们家的了,是死是活都是你们的事,不带退货的,反正银子是我的了。”

说完她就像是怕云六会反悔一般,头也不回的跑。

云六看都不看她一眼,他抱着安雪棠就进了间房。

此时房中的木床上坐着一男子,就算听见有人进来,他眼眸还是没有一丝波动。

云六将人放到床上,男子的眉头这才动了动。

他扫了眼女子,低沉浑厚且富有磁性嗓音响起,“怎么回事?”

安雪棠听到男人的声音时,她睫毛动了动,有些许激动。

苍天,这男人的嗓音她爱了。

要知道她安雪棠不仅是个颜控还特么是个声控啊。

云六颇感无奈的解释,“她不愿意嫁,被那妇人灌了猛药后给扛过来的。”

这时,墨云景突然眯了眯眼,盯着安雪棠的脸,“你还要装晕到何时?”


安雪棠:“……”

靠,暴露了。

安雪棠缓缓睁开双眼,恍惚了一下她才看清身边男子容貌。

我滴个妈!

这是何等俊美的男子啊!

这张仿佛精雕细琢般的脸庞,英挺、秀美的鼻子还有那薄唇,虽说没什么血色,可依旧那么迷人,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

眼睛好看是好看,就是太过犀利,要不是她安雪棠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了,恐怕得被他吓死。

只不过……他中毒了。

没错,安雪棠一眼就能看出面前这男人中了毒,这毒已侵入他五脏六腑,恐怕命不久矣。

墨云景见她敢肆无忌惮的打量他,他眯了眯眼声音颇冷道,“说,为什么装晕?”

云六一听这话瞬间就变得警惕,生怕这女人是针对墨云景而来。

他正打算动手将安雪棠扔到地上时,安雪棠终于开了口,“饿,我饿。”

安雪棠一开口连自己都懵了,她声音怎么回事?

有点好听的过分了啊,就如那娟娟泉水般美妙,沁人心扉。

墨云景听的心头一跳,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这声音里的可怜劲给弄的心软了,他抬眸看向云六,“给她弄点吃的。”

云六犹豫,“大哥,要不我先把她扔到门外,先问清楚来路再说?”

这个女人居然装晕,他怕她图谋不轨,他可不能允许他家主子出什么事。

谁知道这女的会不会是被人派来的杀他们主子的。

安雪棠翻了个白眼,她是东西吗?他们怎么能就这样随便扔来扔去?

扔之前可问过姑奶奶了?

看到了安雪棠的白眼,墨云景嘴角一抽,他莫名觉得这个女人可爱且……可信。

“她还没这个力气,去弄点水再弄点吃的给她。”

云六犹豫之下还是去执行,他很快端来一碗水还有一个窝窝头。

“起来吃东西。”,墨云景淡漠的开口。

安雪棠抿了抿嘴,可怜巴巴的看着他,非常虚弱的开口,“我说…我没有力气起来你信吗?”

墨云景,云六:“……”

云六第一次后悔了,他好像花钱办错了事,就这样一个身子骨弱成这样的女子怎么给他的主子留后?

墨云景想了想还是伸手将她给拉了起来,让她靠在床头。

云六将一碗水和窝窝头递过来。

安雪棠没有伸手接,她只是用了可怜兮兮的眸子看向墨云景,“我的手抬不起来,没力气。”

墨云景:“……”

欠她的!

云六这会儿更是萌生出了把她退回安家的念头,“大哥,要不……”

话还没说完,墨云景就抬手示意他别说,只见墨云景将云六手里的东西接过来,一碗水放到安雪棠的嘴边。

云六不可思议的瞪大双眼,他家主子竟然要伺候这女的吃东西?

云六反应过来后当即要把东西接过来,“大哥,还是我来吧。”

安雪棠突然出声,“不要你来,你长的不好看。”

云六:“!”

墨云景嘴角微抽,温声道,“喝了。”

“哦。”,安雪棠听话的张开嘴,小口小口喝下去。

一碗水见底后,墨云景把窝窝头塞进她嘴巴。

硬!

她发誓,她从来没有吃过这么硬的窝窝头。

奈何她饿啊,再硬也得咬。

墨云景见她眉头紧锁的模样他看向云六,“还有没有旁的吃食?”

云六无语,“大哥,我不会做饭,这窝窝头是在村里买的,除了这没旁的,野味还没来得及处理。”

墨云景点头,那就没办法了。

安雪棠小鸡啄米般一点一点将窝窝头吃完。

她看向云六,“我还要水。”

云六满头黑线,咬了咬牙还是去给她倒水去。

墨云景一直观察着安雪棠,“你还没说清楚,为什么装晕?”

安雪棠抬眸看他,“想知道你们要干什么,反正我都被扔到你床上了,我又跑不了,只能了解一下你们到底想干什么了。”

说话间,安雪棠余光扫见墨云景的双腿,她一愣。

不过也就一瞬。

原来他不只是中毒,连双腿都残疾了,看来村子里那些传闻还是有可信度的。

墨云景若有所思的盯着她,片刻后开口,“我知道你不想嫁,我可以放你走。”

“!”

安雪棠兴奋的看着他,“此话当真?”

“嗯。”

“不行!”,倒了水回来的云六突然出声,他着急的看向墨云景,“大哥,不能让她走。”

安雪棠眯了眯眼,眸子闪过一丝杀气,没好气道,“主人公都同意了,你有什么好不同意的?”

云六不理她,只是看着墨云景,“大哥你答应过我的。”

墨云景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我是答应过你会买个妻子,但我没说我不会休妻。”

“休…休妻?”,安雪棠瞪大双眸,“我们还没有拜堂,你就让我直接走就行了呗,谁会知道我们两个成过亲?你非要让我按上个弃妇的名头?”

墨云景淡淡的看着她,“如果我们今天的成亲不算数,你不怕有人告你十八不嫁,祸及家人?”

靠!

差点忘了这一点。

安雪棠垂眸想了想,试图商量道,“那…那我们和离行吗?和离总比被休来的好听吧?”

“不行,和离的话旁人会以为我有问题,我绝不会做这等落人口实之事。”

“……”靠哦,这都是什么事啊。

云六听着自家主子的话嘴角抽了抽。

安雪棠眨了眨眼,“那算了,咱们还是好好过日子吧。”

反正看他这样子也活不了多久,到时候她直接当个寡妇好像也不错。

打定主意的安雪棠在心里给自己打气,随即继续躺了下来,“我还是很累,那猛药差点要了我半条命,我先休息一下。”

说完她就闭眼,一点也没拿自己当外人。

墨云景那深色的瞳孔如同黑夜般宁静与神秘,里面透出的光让人捉摸不透,他就这么静静地打量着安雪棠,似乎想要看清这个女人。

从她进门到现在,她的一举一动都没逃过他的眼睛,她从容淡定的模样一点也不像是个乡村野妇。

云六看了看安雪棠又看了看墨云景,欲言又止。

墨云景知道他想说什么,这会儿冷冷道,“我有自己的想法,你先出去吧。”

云六拱了拱手,“是。”


安雪棠是真的累了,闭上眼没多久就睡沉。

也是奇了怪了,她向来睡眠浅,而且有人在身边时根本睡不着,可也不知怎的,这次睡的异常沉。

醒来时,太阳都快落山,她整整睡了六个小时。

安雪棠刚动,墨云景就放下手中的书,低沉暗哑的嗓音道,“醒了?”

安雪棠一惊,随即才反应过来她的处境。

她缓缓睁开双眼,看到那张帅的人神共愤的脸,她莫名觉得,其实穿到这穷不垃圾的地方也挺好的,至少还可以看到这俊俏的脸庞。

“嗯,你…”,安雪棠开口,可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要说点什么。

她索性坐起身来,睡一觉后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

“饿了?云六在准备晚食。”

墨云景淡淡说着,安雪棠看过去,他脸色依旧苍白,那双深邃的眸子虽看起来凉薄冷漠,却极为好看,安雪棠分分钟就像要被吸进去一般。

“我脸上可是有东西?”

“呃…没有没有。”,安雪棠低下头,该死的,她刚刚竟然无意中就犯了花痴。

她心虚下床,匆匆穿上鞋子就往外跑,“我去厨房看看。”

墨云景目光追随着她的身影,满是探究,这个女人看起来…不简单。

……

安雪棠小跑出屋后拍了拍心口,真是的,这颗心有事没事跳那么快干什么?

云六正在院子里处理野鸡,他听到动静抬眸看了一眼,“你…大嫂你起来了,我待会儿烤野鸡,能不能麻烦你去村子里买点主食回来?”

不管这个女人的身份有多么配不上他主子,但至少现在名义上是他家主子的妻子,所以他叫一声大嫂也是应该。

安雪棠挑眉,“主食还要买?”他不是在做饭了吗?

云六面色尴尬了一下,“那个…我不会做饭,只会烤点野味。”

“我做吧。”,安雪棠将袖子撸起来,说实话她是真的不想吃那硬邦邦的窝窝头了。

去村子里买回来,八九不离十也就只有窝窝头。

安雪棠转身进厨房前又突然回头,“那个你野鸡收拾好之后别烤,拿去厨房,我来做。”

“好。”

云六想,安雪棠好歹也是乡下丫头,做饭应该是没问题的,看来她也不是一无是处。

安雪棠进了厨房就开始扒拉食材,白面有一小袋,白米也有一小袋,粗盐一大碗,细盐一小点。

除此之外,什么调味酱料都没有!

连油都没有,这要她怎么办?

还好,锅碗还是有的。

这古代没有电,没有煤气,安雪棠盯着灶台半天,深深叹了口气才开始动起手。

幸好她还会生火。

安雪棠洗了米,开始蒸白米饭。

云六动作很快,没多久他就把处理好的野鸡送了进来,“嫂子,你真的会做吗?要不我直接烤了?”

安雪棠笑了笑,“放心,今晚铁定能让你有饭吃。”

云六不再说什么,他把野鸡放在锅里安雪棠就让他先出去,她干活的时候不习惯身边有人,反正他也帮不上什么忙。

安雪棠拿起野鸡瞧了瞧,还挺肥,想着家里没油,她拿起菜刀三两下就把野鸡上的肥肉部分给切了出来。

随即,她在野鸡肚子里装了一把盐,想了想她又出了厨房在木屋周边转了转,果然还真让她找到了几根野香葱和生姜,同时她还意外的看到了一小片荠菜。

她摘了几根香葱和一块生姜以及一把荠菜,回去后,香葱和生姜洗干净后切成小块放进鸡肚里。

待水开后,安雪棠将鸡放进锅里煮着。

之后她又将荠菜给洗了,在鸡煮熟后她开始炒荠菜,鸡油炒菜……安雪棠表示这也是她第一次尝试,但味道意外的还可以。

……

此时墨云景房内,墨云景神情严肃目光凌厉,云六拱着手几近哀求的对墨云景开口,“主子,请你一定要留个孩子!”

墨云景神情冷漠,“我不过是个将死之人,又何苦连累旁人?”

云六急道,“主子,就算…就算你真出了事,属下们也需要一个小主子,请主子成全。”

“我身中剧毒,你又怎么能保证我的孩儿不会被影响?”

云六猛的一噎,脸色剧变,他倒是没想过这个问题。

他只知道,他家主子必须要留个孩子,不然他们这群人以后该怎么办?他们这辈子只会效忠主子以及未来的小主子。

他之所以会选择安雪棠,主要就是看在她长的好看,听说父亲以前还是个秀才,这样的女子给他家主子生孩子虽然还是不够格,但至少比别的乡村野妇强。

眼下他也找不到比安雪棠更合适的人。

他家主子的毒已侵入五脏六腑,他找了多种办法也没能治好他,所以……他想要让他主子尽可能的留个后。

“可是主子…”

“不用劝我,我意已决,明天你就将她送走,之前休妻言论都是假的,让她不要有心里负担,如若她需要帮助,你尽量帮一帮,好歹也当过我一日妻子。”

云六着急跪下,拱手道,“主子,那可是属下花了所有积蓄给主子买回来的,求主子与她圆房留后。”

云六想,就算小主子生下来有缺陷也没关系,至少主子也有后代了不是?

如果让他什么也不做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主子离去,他做不到。

“云六,这件事我心意已决,再说,就算我与她圆房,又怎么能保证我一定会成功让那姑娘怀孕?一旦不能怀孕岂不是毁了人家姑娘一生?”

墨云景一生杀伐果断,绝不是一个心慈手软之人,可是当他听到小姑娘软糯糯的说她饿时,他莫名的心疼她,不想伤害她。

他的身体如何他清楚,没几天活头的他又何苦去毁了她一生。

……

就在云六不停劝解墨云景时,在厨房里的安雪棠傻眼了,她手中的锅铲啪嗒掉了下来。

老天!

她这是得到了什么异能,金手指?

她居然能把便宜老公和云六两人说的话听的那么清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