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宠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豪门幼崽寻爹日常

豪门幼崽寻爹日常

卿卿如故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六年前,陆惊语在莫名其妙的情况下未婚先孕了,因此,她成了众人眼中不知廉耻的下作女人,被无情的陆家人赶出了家门。六年后,女人带着三个天才萌宝低调归来。本打算报仇雪恨,夺回本属于自己的一切,可谁知在她复仇途中,孩子们竟开启了寻爹路……

主角:陆惊语,薄司寒   更新:2022-07-15 22:3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惊语,薄司寒 的女频言情小说《豪门幼崽寻爹日常》,由网络作家“卿卿如故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六年前,陆惊语在莫名其妙的情况下未婚先孕了,因此,她成了众人眼中不知廉耻的下作女人,被无情的陆家人赶出了家门。六年后,女人带着三个天才萌宝低调归来。本打算报仇雪恨,夺回本属于自己的一切,可谁知在她复仇途中,孩子们竟开启了寻爹路……

《豪门幼崽寻爹日常》精彩片段

“陆惊语,带着你肚子里的野种,滚出陆家!我陆天泽就当这辈子,没生过你这个女儿!”

陆父陆天泽,站在高高的台阶上,一脸震怒地对着跌坐在地上的陆惊语,呵斥道。

陆惊语整个人都是懵的,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她是陆家的小姐。

因为刚出生就被抱错的原因,一直生活在乡下,直到半年前,被陆家认回。

这半年来,她一直努力学着怎么做一个让陆家满意的大家闺秀,从来没做过任何出格的事情。

哪怕是和未婚夫——宋云凌,都不曾有过任何逾越的举动。

可就在今天,突然被查出怀孕!

孩子还不是宋云凌的,这件事闹得非常轰动,甚至上了新闻。

【陆家千金,私生活混乱,未婚先孕!孩子的父亲,并不是家族联姻的宋云凌,情夫暂且成谜!】

这消息,惊爆了整个上流社会。

一时间,陆惊语身败名裂。

无数人都在取笑她的来历,说她,是乡下来的,不知检点,没道德观念?

陆天泽一怒之下,将她驱逐出家门!

“爸!我没有!我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

她试图解释。

可陆天泽头也不回地进了门,看都不看她一眼。

陆惊语顿时心凉了!

她一直都知道,父亲从未喜欢过自己。

因为她是乡下来的,土里土气,除了血液里的血脉外,没有半点他看得上的地方,更没有养女陆静宜那样优秀,让他骄傲!

脚下是散落一地的行李,全都是她来时带的东西。

廉价、且不起眼。

陆惊语流着泪,默默拖着行李,最后看了眼这地方,才转身离去。

别墅二楼。

陆静宜站在窗边,双手抱臂看着下面的这一幕,嘴角扬起一抹得意的冷笑。

呵,陆惊语!

乌鸦就永远都是乌鸦,这辈子都别想飞上枝头变凤凰。

陆家小姐的身份,只能是我的!

敢跟我抢,这就是下场!

......

陆惊语被赶出陆家后,便失去踪影,无人问津。

七个月后,F国。

陆惊语在一家医院,生下三胞胎,两男一女!

五年后。

从F国前往北城的飞机上。

陆惊语睡得昏昏沉沉,黛眉微蹙。

她做了个梦。

梦里,是化不开的浓雾,什么都看不清,只能隐约中,瞧见一道修长的黑影。

看身形,像是个男人。

耳边有男人暧昧的声音。

她看不清对方的样貌......

她挣扎间,试图将面前的人推开。

指尖触碰到对方后背,隐约摸到了粗糙的痕迹,像是一条疤痕。

啊——

陆惊语突然惊醒,猛地睁开眼睛,大口喘息。

刚才那梦,太过真实,简直像是亲身经历过似得。

吓得她一头冷汗!

刚缓了缓气息,就听到三道充满关心的小奶音,在耳畔响起。

“妈咪,您怎么了?做噩梦了吗?”

“没事吧妈咪?您流了好多汗!”

“妈咪不怕,我们在这陪你呢!”

陆惊语扭头一看,就瞧见三个几乎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家伙,正关切盯着自己。

她心头一软,伸手捏捏他们可爱的脸蛋,笑道:“妈咪没事......”

话是这样说,心里却充满了奇怪!

自己从未做过这样的梦,更别说梦中出现个男人了!

为何,他会在这时......进了梦中?

还有那画面,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难道,他就是五年前,导致自己怀孕的罪魁祸首?


陆惊语想到这,眸色就沉了沉。

几年前,她被赶出陆家后,无路可去,只能回到乡下的养母家。

然而,养父养母为人一向小气,且重男轻女,在知道陆静宜才是他们亲生女儿后,就不想认她了。

更别提,她肚子里还带了拖油瓶,二话不说,就把她给轰了出来!

陆惊语无处安身,最后是陆家的亲爷爷找到她,给了一笔钱,并将她送到国外。

她跟肚子里的孩子,才得以存活下来。

原本,陆惊语并不打算回国。

但陆天泽前不久给她打电话,命令她回来和宋云凌解除婚约,再加上爷爷近期身体不好,所以,她说什么都得回来看看。

毕竟,爷爷对她和孩子有救命之恩,是陆家唯一关心她的人!

想到这,陆惊语压下翻涌的情绪,看向旁边的三个宝宝,嘴边漾开温柔的笑意,摸着他们的小脑袋,轻声叮嘱道:“再过一个多小时,飞机就落地了,等我们安顿好,去了陆家见太爷爷,到时候,你们要礼貌问好,知不知道?”

三小只乖巧点头,白嫩软滑的脸蛋,奶膘颤颤,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宛如洋娃娃般,格外的精致漂亮。

“妈咪,您放心,我们记得您说的话,太爷爷是我们的救命恩人,也是家里对您最好的人!我们会跟妈咪一样,好好孝顺太爷爷的!”

大宝年年郑重一点头,表情认真,小手拍着胸口保证道。

二宝岁岁和三宝月月,也纷纷举手,道:“对,我们都记得。”

陆惊语欣慰地笑笑。

“不过,妈咪,这次我们回国,是要在国内定居吗?”

年年这时又问。

陆惊语柔声道:“还不太确定!不过,会暂时在国内住一段时间,太爷爷身体不好,妈咪这一身医术,肯定可以帮到他,等太爷爷身体好了,再看看具体打算!”

“这样啊......”

年年闻言,摸了摸精致的下巴,做沉吟状,“那咱们回国,可需要一笔大花销呢!”

他点了点放在一旁的手机屏幕,道:“实不相瞒,上飞机前,我登录了黑客内网,有个任务,北城薄家出价一千万美金,希望妈咪能出手为薄家现任掌权人——薄司寒治腿,这单子,我觉得可以接!”

陆惊语听了就皱眉。

这些年,因为陆家的关系,她对这种豪门世家,很是反感,所以,立了规矩,不为豪门的人诊治。

再者,这次回国,她要应付的事情很多,怕是没那个精力。

所以无奈回绝,“宝贝,你知道妈咪的规矩......”

年年似乎早有预料,点了点头,私下却给旁边的弟弟妹妹使了个眼色。

意思很简单,“轮到你们上了!”

旁边的两小只,立刻会意,眼珠子一转!

月月鬼灵精,搂着陆惊语的胳膊,奶声奶气说:“妈咪,这单子,为什么不接呀?您现在,可是有一大家子要养呢!”

她掰着手指,认真数了起来,“有我和两个哥哥......还有汤圆、饭团和寿司三只宠物,您压力可大了!”

岁岁也跟着点头附议,“没错妈咪!我们还要住大别墅,吃很多好吃,玩好玩的......实话告诉您,之前您让我投资的项目,都没赚钱,咱们家现在可穷了!卡里现金,顶多就剩下二三十万了......”

陆惊语闻言一惊,“怎么会?你的投资眼光,不是一向很好,这两年也没赔过钱!”

岁岁一脸理所当然,道:“投资有风险!而且,我眼光再好,也不过是五岁的小孩儿,亏了钱......不是很正常吗?”

陆惊语顿时无言以对。

自家三个宝宝,一向天赋异禀。

年年擅长计算机,岁岁对投资很敏感,月月喜欢琴棋书画类,有过目不忘的本事。

她对三个小家伙,一向都很放心。

可万万没想到,这才回国,就遭遇到金钱危机。

陆惊语愣了好一会儿后,也没立刻答应,“这事儿,等到了再说吧!”

三小只听了,不免着急!

他们之所以执意要妈咪去治疗,是因为他们怀疑,薄家那位掌权人,很有可能是爹地!

......

此时,就在同架飞机的头等舱内。

一位身穿黑色西服的男子,正坐在前排靠窗的位置。

他发梢垂在额间,双目微阖,睫毛很长,上挑的眼尾,如凤尾,含情又漂亮,精致的侧颜,如精心雕刻而成,配上那笔挺的鼻梁和薄薄的嘴唇,宛如最完美的艺术品。

助理唐泽,在他身侧,低声汇报道:“爷,您找的那位医生,至今都没给回复,看来对方不治富人的破规矩,是真的。”

男人闻言,眼眸轻抬,那双漂亮的含情凤目,被冷淡和威严取代。

出口的话语,也毫无温度,“继续找,诊金少了,就继续加,直到对方同意为止!另外,行踪也追一下,最好是能找到人。”

“明白。”

唐泽颔首领命!


大约又过了一小时,飞机终于落地。

陆惊语补足了睡眠,总算清醒了。

她牵着三个宝贝,去取行李。

比起几年前,陆惊语改变很大,一身简约的连衣裙,穿在她身上却有种名模的气场,举手投足间,都充满了干练气息,又美又飒!

旁边的三胞胎,更是可爱、精致得不行。

沿路走来,吸引了不少赞叹和目光!

取完行李后,陆惊语打算去外面打车。

月月突然拉了拉她的手,小声道:“妈咪,我想去洗手间,有点急。”

小丫头做贼似的,声音压得很小,担心被人听见。

这模样,可爱得不行。

陆惊语忍不住笑道:“好,妈咪带你去。”

接着,问起两边的另外两小只:“年年,岁岁!你们要不要去?”

两个小家伙纷纷摇头,表示不去:“我们在这里看行李,妈咪你们快去快回。”

陆惊语倒也不担心两小只会丢了。

这两只人精,不管走多远,都能自己摸回来,就算是碰上人贩子,估计也是人贩子有危险。

“行,那你们不要乱跑。”

陆惊语依旧叮嘱了一句,这才牵着小女儿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年年目送两人离开,坐在自己的小行李箱上,垂眸玩着手机。

小家伙向来对电子产品感兴趣,如今已经掌握了顶级黑客的技术。

岁岁比较好动,第一次回国,难免好奇,正东张西望。

看着看着,突然瞥见不远处,一抹坐在轮椅上的身影。

他眼前一亮,当即扯着哥哥的手臂道:“哥!快看,那个人......薄氏集团的总裁!我们要找的人!”

年年闻言,顺着弟弟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见了薄司寒!

男人安静地坐在轮椅上,背脊挺立,下身盖着一张薄毯,神情冷得没有丝毫温度,薄唇紧抿。

哪怕是被助理推着走,也掩盖不掉周身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和尊贵气质。

他们身后,还跟着四个保镖。

阵仗极大,惹得路人频频侧目!

是他们怀疑的“爹地”没错!

年年精神当场一振。

他回国之前,还考虑着怎么接近这位疑似“爹地”的人!

毕竟,他是薄家掌权人!受伤后,薄家对他更是保护得紧,平常人基本无法靠近他。

没想到运气这么好,回来第一天就碰见了!

年年脑袋转得快,当即就朝弟弟招了招手:“岁岁,来!”

他附在弟弟耳边悄悄地说:“瞧见对方的行李箱没有?和我们的一样,你这样......再这样......”

片刻后,岁岁拍着胸口,说:“行,放心交给我!”

说完,他拖着旁边那只黑色的大号行李,“哼哧哼哧”就朝薄司寒所在的方向冲了过去。

“砰”地一声巨响。

几只行李箱剧烈撞在一起后倒在地上。

薄司寒坐在轮椅上,根本就来不及做出反应,好在保镖和助理第一时间护住他。

他皱了皱眉,朝罪魁祸首看去。

只见一个四五岁的小奶团子,跌在自己脚边,正在痛呼:“哎哟,好疼!”

小家伙唇红齿白的,小脸却皱成一块,倒吸着凉气,眼尾红红的,似乎有眼泪要涌出来。

不远处的年年,见弟弟摔了,也吓了一跳,急忙奔过来,扶起他,关切问道:“怎么样?摔伤没有?”

“没......没事。”

岁岁吸了吸鼻子,可爱道:“没刹住车!”

年年哭笑不得,替他检查了一下,确认真的没事后,才看向旁边的薄司寒几人,一脸诚恳地道:“抱歉,叔叔,我弟弟顽皮,不小心撞到您了,您没事吧?”

薄司寒原本情绪不佳,下了飞机后,一直沉着脸,没想到,会发生这一出,火气正往上冒,结果就瞧见一对这么漂亮的双胞胎。

后来的这位,更是满脸诚恳地道歉和关切。

饶是火气再大,也不忍心再责怪了!

不过,该说的还是要说:“机场人这么多,你们跑这么快,知不知道很危险?”

唐泽这时也回过神来,训斥道:“就是啊,刚才差点就撞到我们家爷了,要不是因为你们是小孩儿,估计这会儿已经被按在地上,无法动弹了!”

旁边的保镖,刚才差点就动手了!

两小只自知理亏,连连道歉:“是,我们保证不会再调皮了,请叔叔原谅我们!”

“知错就行,回去吧。”

薄司寒淡淡应了一句,吩咐唐泽:“走吧。”

唐泽颔首,示意保镖拿好行李。

年年眼明手快,也拉起其中一个行李箱......

薄司寒一行人,很快离去。

岁岁站在原地,踮脚眺望,待人彻底看不见了后,才嘀咕道:“这人真是爹地吗?感觉好冷淡啊!”

“因为他还不认识你,你指望他能有多热情?”年年冷静地回应。

岁岁嘴巴撇了撇:“好歹多跟我们说两句话嘛,或者抱一抱什么的,我们这么可爱!而且......不是说,亲子之间,都心有灵犀吗?”

年年听了,不免觉得好笑,拍了拍弟弟的肩膀,一副小大人的样子,道:“他都未必知道我们的存在......等以后确认了,你想让他抱多久就抱多久!我们先回去,不然妈咪回来找不到我们该着急了!”

岁岁点点头,又看了机场外面一眼,才拖着行李箱重新回到原位。

陆惊语根本不知道这一插曲,回来后就带着三小只出发去了酒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