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宠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医道狂爸

医道狂爸

涉川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都市奶爸文系列再出新作品,《医道狂爸》强势推出!作者:涉川,本文正在更新中,苏宁是男主,徐凌薇是配角之一,小说主要介绍了:十年前的今天他被人陷害,被人追杀只能四处逃窜!十年的时间过去了,以为已经死去的人突然强势回归,如今苏宁荣耀加身,武功、医术无不精通。这一次回来为的就是有冤报冤有仇报仇,可他还没开始动手,竟发现自己父母的死亡有疑点,恰在此时妹妹还被人羞辱,苏宁还被人告知自己有个九岁大的女儿。

主角:苏宁,徐凌薇   更新:2022-07-15 22:1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宁,徐凌薇 的女频言情小说《医道狂爸》,由网络作家“涉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都市奶爸文系列再出新作品,《医道狂爸》强势推出!作者:涉川,本文正在更新中,苏宁是男主,徐凌薇是配角之一,小说主要介绍了:十年前的今天他被人陷害,被人追杀只能四处逃窜!十年的时间过去了,以为已经死去的人突然强势回归,如今苏宁荣耀加身,武功、医术无不精通。这一次回来为的就是有冤报冤有仇报仇,可他还没开始动手,竟发现自己父母的死亡有疑点,恰在此时妹妹还被人羞辱,苏宁还被人告知自己有个九岁大的女儿。

《医道狂爸》精彩片段

天阴山。

墓地前,十几个黑衣人撑着黑伞,神色肃穆。

而他们面前,一个身披墨色大衣的男人跪坐在地上。

男人两手颤抖着点燃一把纸币,略显萧瑟的背影充斥着无尽悲意。

眼前,有三口棺材横陈着,里面躺着的是他的父母,妹妹!

“哥,救我!”

耳畔,回响着妹妹最后打来的电话。

她在求救,声音是多么的无助,多么的害怕!

“啊!”

苏宁咆哮着。

他一拳拳砸在自己心口。

泪,如雨下!

“爸,妈,孩儿不孝,害得您二老跟小妹横遭此难,孩儿,枉为人子!”

看着眼前三口乌黑的沉棺,苏宁心如刀绞。

棺材上,贴着一张封条。

封条上写着一些血红的字迹,触目惊心。

今,天晴,意顺,斩苏家根基,甚爽!

落款,周泰!

周泰!

看到这两个字,苏宁浑身的血液都开始沸腾起来。

这个名字他太熟悉了!

十年前,苏宁本是一名职业律师,名校毕业,风光无二,却因一场官司惹上了周泰。

当时,苏宁为了一个高位截瘫的女孩力排众议,将周泰判了十年。

可没想到第二天,周家的报复就来了!

苏宁直接被整个行业封禁。

而他父亲的公司更是每况愈下,不出三天就直接宣布破产。

父亲气不过去理论,结果被打断腿!

母亲整日哭哭啼啼,以泪洗面,最终卧病在床!

更让苏宁崩溃的是,本该被判刑十年的周泰在第二天就出来了。

出来后的周泰对他展开了疯狂的报复!

他霸占了苏宁的未婚妻,足足折磨了三天三夜!

更是拿硫酸泼在了苏宁年仅八岁的妹妹身上,导致她双目失明!

更可恨的是,周泰在大街上随便抓了一个女人灌醉,迫使苏宁跟她发生关系!

第二天,周泰更是一纸诉状,将苏宁告上法庭!

而在周家的运作下,之前苏宁帮忙打官司的女孩反诬他收钱办事,陷害周泰。

周泰,当庭翻供!

而苏宁的天,塌了!

当时,没人愿意相信他,连未婚妻都向着周泰,指责他不是东西!

苏宁被判刑,当天就被送往监狱。

可路上,迎接他的却是周泰的车队。

周泰让他跑路,否则就整死与他有关的所有人。

而当时,妹妹还在周泰手里。

为了妹妹的安危,苏宁跑了。

他成了逃犯!

十年,整整十年!

为了逃避周家的追杀,苏宁流亡海外。

要不是被一个老头所救,他早就死了。

救他的老头是位神医,见他可怜,就收苏宁为徒,传他一身本领。

这些年,苏宁跟着师傅走南闯北,不仅学了一身武艺,还有一手逆天医术!

他隐忍十年,创立了武神殿,掌握了太乙门,用一双手打下了属于自己的半壁江山!

本以为,他总算有机会报仇雪恨。

可没想到,迎接他的却是眼前的三口沉棺。

“爸,妈,小妹,孩儿发誓,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苏宁跪在地上,点了三炷香,语气肃然道。

逃亡十年,本以为,与父母撇清关系是对他们最大的保护!

可没想到,却是他自欺欺人了!

砰!

砰!

砰!

三跪。

九叩。

苏宁额头染血,狠狠的砸在大理石地板上!

咔嚓!

地面应声龟裂。

天际,风雨飘摇。

鲜血染红了绿茵。

苏宁的目光随即染上血色。

雨一直下,浇湿了苏宁的身体,却怎么也无法平息苏宁心中的怒火!

杀父之仇!

夺妻之恨!

周家!

周泰!

你们会为你们的行为付出最惨烈的代价!

风雨中,苏宁不禁想起了三年之前的往事。

三年前,师傅收到消息,东海归墟惊现药王传承,便带着太乙门精锐赶赴。

药王传承是师傅一生的夙愿!

他,神往已久!

可苏宁没想到,这所谓的药王传承竟是针对太乙门的圈套!

等他们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

当时,西方列强出动十二圣骑团,对太乙门的人疯狂屠杀!

连华国古武势力都出来分杯羹!

那一战,苏宁险些惨死!

整个东海归墟都被染成了血色!

若不是师傅拼死一救,他坟头草都有一米高了。

却也因此,师傅重伤垂死,回去后不久便郁郁而终!

武神殿分崩离析,被人一夜屠尽,四大战王更是下落不明,生死不知!

至此,太乙门自封山门,苟延残喘!

三年来,苏宁游走在世界各地,躲避各国围猎。

好不容易有所起色。

却在昨日,接到了妹妹的求助电话。

他尚不能为恩师报仇雪恨!

若连家仇血债都无法得报,他,枉费这十年艰辛!

前方,有三座挖好的大坑,正是苏宁为父母跟妹妹准备的。

轰!

苏宁一拳将父亲的棺材板砸开,帮父亲整理遗容。

他知道,父亲生前憋屈。

但死后,却不能潦草收场。

他要拿周泰的鲜血,祭奠父母的亡魂!

“封棺!”

苏宁挥手间,父亲的棺材再度被钉死。

接着,他又打开了母亲的棺材,同样帮母亲整理了遗容。

等父母下葬后,苏宁的目光落在了小妹苏然的棺材上。

对小妹,他很愧疚,因为小妹的种种遭遇,都跟他脱不开干系!

“妹妹,对不起,哥错了,若当初不是哥哥多管闲事,你也不会失明,更不会身死!”

苏宁跪在妹妹的棺椁前,留下悔恨的泪水。

“但你尽管放心,伤害你的人,哥哥一个都不会放过,哥哥答应,为你复仇!”

怀着沉重的心情,苏宁打开了妹妹的棺材。

可当棺盖被掀开时,他整个人却呆住了。

因为棺材里面空无一人!

“尸体呢?!”

刹那,苏宁震怒。

他目光一寒,有滔天杀机自身上浮现,压的现场所有人都喘不过气来!

这三口棺材是周家准备的。

可小妹苏然的尸体却不翼而飞!

是谁?

偷走了他妹妹的尸体!


这时,苏宁在棺中看到了一张字条。

同样是周泰的笔迹。

只见上面写到:妹妹挺润,虽瞎,却无妨,思来甚烦,故,享之!

“周泰,我草你妈!”

咔嚓一声,苏宁将纸条攥在手里,一拳砸碎了棺材,整个目光都变得血红起来。

连妹妹的尸体都不放过,他还是人么?!

苏宁怒火中烧!

他直接播出了一个电话,确定了周泰的位置。

匆匆将父母下葬后,苏宁开着车,一路疾驰,匆匆赶向苏州大酒店。

彼时。

苏州大酒店。

三楼,宾客盈门。

今日,乃是周家三少周泰的生日宴会。

来的都是苏州各方名流,身份非富即贵。

宴会上,周泰心情不错。

“周少,听说你最近灭了苏家满门,恭喜,恭喜!”

有人开口恭维。

“小角色而已。”

周泰摇摇头,压根不放在心上。

当年他放苏宁逃走,本来是抱着猫抓耗子的心态。

可谁知苏宁这么多年都了无音讯,跟死了一样,他觉得没趣。

最近,他斩草除根,屠了苏家满门,本就是想着善始善终而已。

“周少就是周少,不仅睡了人未婚妻,还灭苏家满门,真乃我辈楷模!”

各大名流都在笑。

他们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人群中一位身穿旗袍,露着大白腿,风韵犹存的女人。

不少人调笑道:“李小姐,你说是吧?”

“哎呀,大家就别取笑我啦。”

被称之为李小姐的女人婉转一笑,调笑道:“跟了周少才是我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选择,至于苏宁那个废物,连自己的未婚妻都保护不了,活该他家破人亡!”

李小姐本名叫李珊瑚,正是苏宁之前的未婚妻。

提起苏宁,李珊瑚就气的肝疼,当初要不是因为苏宁,她也不会被周泰往死里折磨!

可一码归一码。

要不是因为苏宁,她也不会有今天的奢靡生活。

虽说李珊瑚现在被周泰包养,但物质跟精神状态还算过得去,也算是因祸得福。

“哈哈哈。”

大家都心照不宣,笑的肆意。

这个时候,有人提点道:“对了周少,听说您今天有个新玩意,给大家开开眼呗?”

顿时,众人的目光纷纷落向周泰。

“确实。”

周泰笑了笑,接着拍了拍手。

紧接着,全场安静了下来。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厨师推着两米长的餐桌走进会客厅。

餐桌上摆满山珍海味。

让人惊骇的是,在这些食物之下,却是躺着一具完美无瑕的少女酮体。

“此为女体盛宴,源于东瀛,请诸位品鉴。”

周泰开口,一本正经的介绍着。

“哦?”

“传说中的女体盛宴?”

大家来兴趣。

这些人纷纷拿起公筷,在少女的肌肤上流转,摆弄。

滑嫩,细腻,真润。

这是所有人的心声。

“听闻,这女体盛宴需以纯净的女性为基,可这一具,却少了几分灵气。”

有懂王点评,略有遗憾道。

大家都看向周泰。

想听听他怎么说。

周泰却是大手一挥,直接笑道:“那是寻常,而这一具,却是以尸体为基。”

啥?尸体?

言闻,不少人吓的脸色刷白!

有接近半数的人后退数步,只觉得胃里翻江倒海,被劝退了。

这个时候,周泰却道:“虽然用的是一具尸体,不过她最近才死,身体还润的很,大家放心,不会腐烂的。”

“这该不会是……”

不少人皱眉,猜出了少女的身份。

夺笋呐!

杀人父母不说,还糟蹋人家妹妹的尸体!

“哇,周少,你不仅变态,还贼恶心,不过我好喜欢!”

有人开口,笑的肆意。

“哈哈哈。”

各大名流应声附和,笑的很大声。

他们纷纷举起公筷,就要落在少女身上。

轰!

可就在这个时候,紧闭的宴会厅大门却被人从外面狠狠地踹开。

一道高大的身影闯了进来,正是苏宁!

看着妹妹的尸体被搬上了饭桌,苏宁的双目彻底变成了血色,他一步向前,吼道:“你们,都该死!”

一声怒吼,如同雷霆般在所有人耳边炸裂!

大家都愣住了。

接着便是哄堂大笑。

“哈哈哈。”

“有趣,着实有趣!”

所有人都乐了。

他们看向苏宁的目光很是同情。

大家心说你谁啊?

来这里做什么妖!

不知道这是周三少的生日会么?

这几年,周家发展迅速,体量日益见长,连苏州市的一把手来了都得客客气气的。

谁敢放肆?

就算是当年,周泰被人判了十年,还不是第二天就出来了?

所有人都把苏宁当成一个笑话。

根本不屑搭理他,而是继续将关注点落在女体宴上。

不出意料的,当苏宁出现在宴会厅时,周家的保镖就已经将他团团包围。

“腿打断,埋了。”

一个锦衣贵公子开口说道。

显然,苏宁只是个小插曲。

“得嘞。”

那保镖头子冷笑一声,捏拳就砸向苏宁。

大家都在笑,看向苏宁的目光如同一个死人。

可下一秒。

只听咔嚓一声,伴随着保镖头子凄厉的惨叫声,所有人的目光为之定格。

啪!

只见苏宁一巴掌,竟直接将保镖头子狠狠地扇飞!

轰!

保镖头子撞在墙上,牙掉了五颗,连骨头都裂了几根。

嘶!

大家都站了起来,整个人都麻了!

这些保镖可不简单!

一个个都是退伍特种兵退役,以一敌百的存在啊!

居然被苏宁一巴掌就给扇飞了?!

“你!”

看着自己花重金聘请的保镖被苏宁轻松击败。

周泰瞪大眼睛,一脸的震撼。

可很快,他的脸色瞬间就变得阴沉下来。

不管苏宁有什么本事,在他的场子里动他的人。

这是挑衅,更是在打他的脸!

苏宁必须死,否则他颜面何存!

想到这,周泰看向苏宁,一脸阴狠道:“你,这是在找死么?”

从来都只有他欺负人!

什么时候也有阿猫阿狗能找上门来了?!

周泰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现场所有人都被周泰冰冷的语气吓的瑟瑟发抖。

他们看向苏宁,纷纷摇摇头。

谁不知道周泰是个疯子,被他盯上的,不死也得蜕层皮!

“周泰,十年了,你可曾记得我是谁?”

此刻,苏宁目光冰冷,他正视周泰,额头上青筋暴起,双目间闪烁着无限的仇恨!

“哦,你谁?”

听到苏宁的话,周泰一楞,确实不记得苏宁是谁了。

毕竟他仇家那么多,谁知道是哪个漏网之鱼回来报仇的。

“是啊,他谁啊,敢跟三少叫板?”

“他死定了!”

众人议论纷纷,都在猜测苏宁的身份。

而这个时候,一直躲在人群中的李珊瑚却是惊呼一声道:“你,你是苏宁?!”


什么?

他就是苏宁!

听到李珊瑚的话,大家的目光全都落在苏宁身上。

毕竟当年苏宁一战封神,直接把周泰判了十年!

虽无用,却也是个人物。

“呦,三少,这小子来寻仇来了。”

有人开始幸灾乐祸,准备看好戏了。

“你?是苏宁?”

周泰一楞,半晌才反应过来。

毕竟十年不见,苏宁确实变化很大。

他没想到,苏宁失踪了十年,他怎么都找不到。

没想到刚把苏家灭了,苏宁就找上门了?

可随即周泰就笑了。

十年前,他能搞的苏宁如同一条狗一样逃离,十年后,弄他,易如反掌!

“你是来求饶的么?”

“当年我放你一马,没想到十年过去了,还这么冲,你既然再次惹上我,做好付出代价的觉悟了么?”

周泰一字一顿,笑的很得意。

“那你,准备好承受我苏宁的怒火了么?”

面对仇人,苏宁恨不得将他挫骨扬灰,可就算是这样,也难消他心头之恨!

他发誓,要让周泰充满绝望的死去!

“噗,哈哈哈!”

听到苏宁的话,周泰直接笑了,他冷笑道:“真是笑话,苏宁,于我而言,你不过一个小人物而已,当年,我可以玩你未婚妻,让你如同一条狗一样逃离苏州,如今,我照样可以杀你全家,把你妹妹摆上桌,你又能如何?”

说着,他一把搂过李珊瑚,当着所有人的面将手探入狠狠地揉捏着。

“周少,你真讨厌!”

李珊瑚面色潮红,发出一声嘤咛。

可她看向苏宁的目光,却是充满怨毒,恨不得生吞了他!

“哈哈哈。”

“苏宁,你感觉如何,当年,本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让你看到你未婚妻在我胯下呻吟,婉转时的摸样,不过,现在也一样。”

周泰戏谑的看向苏宁,挑衅意味十足!

周泰的想法很简单。

当初,苏宁跟李珊瑚的感情很好,可她现在却心甘情愿的做他的三!

特别是在苏宁面前玩弄他的前未婚妻,别提有多爽了!

“啧啧!”

“不愧是三少,会玩!”

“你瞧苏宁那小子,脸都绿了吧?”

“哈哈哈。”

大家看向苏宁的目光,一脸同情。

可苏宁,一动不动。

他看向李珊瑚,心底闪过一抹悲痛。

曾经,她也是个天真烂漫的女孩,若无那次意外,他们本该结婚,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可这一切,没有如果!

“珊瑚!”

“何必如此堕落!”

对李珊瑚,苏宁是愧疚的。

当初,要不是因为他惹上了周泰。

她也不必堕落至此!

“堕落?”

听到苏宁的话,李珊瑚嗤之以鼻。

若她不堕落,在经历当初重重打击以后,她早就没脸活了!

此刻,李珊瑚躺在周泰怀里,冷笑道:“苏宁,若你现在跪下来求我,或许,我会让周少饶你一命,当然,若你不嫌弃,我也可以回到你身边,继续做你的未婚妻,如何?”

“你,变了。”

苏宁有些失望道。

“从你背叛我的那一刻,我们之间,再无可能!”

“当初,若你能坚定不移的站在我身边,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苏宁都不会负你,可你没有,你选择助纣为虐,甚至将我妹妹的信息泄露给周泰,致使她双目失明!”

“这件事,我绝不原谅!”

“你这是在可怜我吗?”

听到苏宁的话,李珊瑚脸色变得狰狞起来。

她猛的一把推开周泰,直接一巴掌摔在苏宁脸上,怒斥道:“你有什么资格说教我?”

是!她是堕落了!

可这一切,拜谁所赐!

这一刻,李珊瑚回想起当年所受的种种屈辱,整个人都快疯了!

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

这一巴掌,苏宁没躲。

“为什么不躲?”

李珊瑚有些意外,神情极度复杂。

“这是我欠你的!”

“但,至此之后,你我再无任何瓜葛!”

苏宁语气冰冷,彻底将这份感情斩的干干净净。

当初,只要李珊瑚愿意站出来控告周泰的罪证,他就有翻盘的机会!

可她,没有这样做!

这让苏宁很心寒,如今再见面能忍住没抽她就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呵。”

“虚伪。”

李珊瑚看着苏宁,满腔恨意。

“珊瑚,你忘记你之前是什么摸样了么?”

“天真,可爱,调皮,善良……”

苏宁语气很轻,似在回忆,也在遗忘。

毕竟,十年过去了,很多记忆都在消失,陌生。

包括眼前的李珊瑚。

“别说了,你给我闭嘴。”

李珊瑚脸色刷白,她跪坐在地上,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掉,整个人都奔溃了。

她又何尝不知自己现在是个贱人!

可谁都能说她犯贱!

就是苏宁没资格!

对此,苏宁面无表情,只觉得惋惜。

“切,真是无趣。”

此刻,周泰面色铁青,之前被李珊瑚抚了面子,他很不爽。

他冷冷的看了苏宁一眼,嗤笑道:“得,反正我也玩腻了,一个女人而已。”

“不如,我把她还给你,如何?”

“不如何。”

苏宁回应,看向周泰的目光如同死人。

“哦?”

听到苏宁的话,周泰以为他同意了,就抬起一条腿,对着苏宁道:“很好,现在给我跪下,把皮鞋舔干净,我就放你一马,你觉得怎么样?”

“哈哈哈。”

面对周泰的要求,苏宁笑了。

“你笑什么?”

周泰面色沉了沉。

“笑你无知!”

苏宁笑着笑着眼泪就流了下来,他默声道:“真不知道,你这样的败类是怎么活到现在的,不过没关系,天不收你,我来收,天不杀你,我来杀,周泰,准备好赴死了么?”

瞬间,苏宁目光如电,声音如雷霆一般在周泰耳边炸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