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宠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神医下山开局就被退婚

神医下山开局就被退婚

东亭四少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江小鱼从十岁那年开始,便跟着自己的师父学医,因为天赋异禀,所以如今的他虽然刚刚成年,可是却依然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因为一直思思念念着八年前那个被他救下的女孩,所以那一天,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下山,走入了都市间。可谁知他刚刚上门,就被自己的丈母娘嫌弃了……

主角:江小鱼,杜晴   更新:2022-07-15 22: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小鱼,杜晴 的女频言情小说《神医下山开局就被退婚》,由网络作家“东亭四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江小鱼从十岁那年开始,便跟着自己的师父学医,因为天赋异禀,所以如今的他虽然刚刚成年,可是却依然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因为一直思思念念着八年前那个被他救下的女孩,所以那一天,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下山,走入了都市间。可谁知他刚刚上门,就被自己的丈母娘嫌弃了……

《神医下山开局就被退婚》精彩片段

“七位师姐们,二丫有难,我去江州帮她啦。”

“你们别担心,我已经成年,可以照顾好自己。”

九华山,一座茅屋内。

七名艳若桃李的女子,看着纸条上潦草的字迹,面色各异。

良久,身穿战服的大师姐龙若男娇喝:“臭小子,刚满十八岁,就学别人玩私奔。我马上把他的照片,下发全国各战区,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他抓回来!”

带着口罩和棒球帽,依旧掩藏不住俏丽的二师姐宋依依摇摇头,深有体会的道:“大师姐,不可。这样一来,小师弟还有隐私吗?十八岁的确已经成年,他应该有自己的私人空间。”

一袭黑衣的七师姐凌霜皱了皱眉,简短的道:“那我,去杀二丫。”

穿着白大褂的四师姐陈春颜连忙阻止道:“你一个女孩子,成天把打打杀杀挂在嘴上像话吗。再说,你把二丫杀了,小师弟肯定会伤心,咱们还是从长计议。”

老五张云梦一身利落的西装,此时在随身携带的电脑上查询起来:“四姐说得对,我先调查这个二丫的背景以及她的社会关系。到时候把她告上法庭,逼她亲自把小师弟送回来。”

“其实,小师弟这个年龄,喜欢异性很正常。”还有些许青涩的老六唐清影小声开口,而后想起什么似的,满脸羞红的道:“我们学校年龄和他一样的男生,都已经和女生......”

“快闭嘴!小师弟怎么能和别的男人一样!”

几个姐姐同时大叫,连唐清影自己,都赶紧摇头。

小师弟是她们一手养大,在她们心目中,还是洁白如纸的孩童。

所以她们最不能接受的,就是他也会长大这个事实。

这时,一直没说话的三姐钱雪萍盈盈笑了起来。

“大家都别急,恰好我要去江州拓展市场。等我教会小师弟怎么赚钱,他的眼里,自然就容不下别的女人了。”

几个姐姐愣了愣,异口同声的催促:“那你还不快去江州!”

......

九华山,山脚下。

一名年轻人身穿白色T恤,脱水牛仔裤,脚踩着板鞋,在路上轻快的走着。

他不时看看手机,脸上浮现出发自内心的笑容。

“小鱼儿,我最近遇到好多烦心事,多希望你能在我身边陪着我啊。”

这条二丫发给他的消息,江小鱼看了无数遍,还是觉得意犹未尽。

八年前,他在山里救过来春游的二丫,从那以后,两人就一直短信联系。

还以为,二丫只把他当普通的朋友,没想到遇到困难,首先还是想到了他。

这说明,他在二丫心中的地位不一般!

江小鱼再次回想起,当年那个明目皓齿的小丫头。

“二丫,你的小鱼儿来救你啦......哎,这车怎么开的啊,怎么向我撞过来了?”

低头编辑短信的江小鱼没留神,突然被一辆车撞在身上。

“嘭!”

巨响之后,车上走下来一个吓得脸色苍白的妙龄女子,她看了看车前面凹下去的大坑,差点没哭出来。

“完了完了。”

“还没找到老神仙,就出这么大的事故。我爸可怎么办啊......”

就在这时,一声咳嗽从车底传出来。

“咳咳......大姐,你只想着你爸,咋没想被你撞的人,该怎么办呢?”

接着,江小鱼小心翼翼的抱着手机,灰头土脸的爬出来,郁闷不已。

“呀!你,你没事?怎么可能!”

杜晴吓了一跳。

车都被撞成这个样子,人就算不死,也得残废。

可是这个家伙,居然还活蹦乱跳!

“怎么?你巴不得我出事啊!”

江小鱼气得瞪大了眼睛。

“你别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算了,这车好像还能开,你快上车。”

“我要去请老神仙王杏林,到江州给我爸治病,顺便让他给你做个全面检查。”

杜晴着急道。

“老神仙王杏林?”

江小鱼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你说的是小王吧?他已经不在山上了。说要去参加什么世界医生大会,还让我看直播呢。”

他从小在山上长大,跟着老头子学习。十岁的时候,老头子被他打败,一气之下,出去四处游历,找了七个姐姐轮流来照顾他。

七个姐姐都对他不错,就是管得太严,不仅严禁他和陌生人接触,还严禁他下山。

不过他趁姐姐们不注意,收了很多上山来拜师的徒弟,以此解闷。

王杏林,就是其中最不成器的一个。

“王神仙他,不在山上了?”

杜晴不相信,疑惑的拿出手机搜索,然后整个人都傻了。

网上的确有这个世界医生大会的新闻,只不过参赛者的名单全部保密,直到今天才公开。

首当其冲的,就是当众致词的王杏林!

“呜呜呜!这下完了,我爸死定了。”

杜晴一下子蹲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

江小鱼本来不想理这个开车不长眼的女司机,但听到她哭得凄惨,忍不住心软道:“别哭啦,小王不在,你还可以找我啊。”

“正好我要去江州,你免费让我坐车,我给你爸治病怎么样?”

“你会治病?”杜晴看了他一眼,哭得更加大声:“你能不能别开玩笑,你才多大年龄,怎么看都不像会治病的样子啊。”

“会不会治病和年龄有关系?”

江小鱼挠了挠头,没搞懂这个丫头的逻辑,但他急着去城里,当即道:“你最近是不是有月经不调,且伴有痛经症状?”

杜晴的哭声,戛然而止。

江小鱼继续道:“每当在凌晨一点到三点,你还会小腹冰寒,手心盗汗......”

“快别说了!”杜晴脸颊发烫,一脸惊愕的道:“你怎么知道?难道你,提前调查我?”

她这个隐疾,偷偷找了很多医生都治不好,这个家伙,居然一眼看穿,让她不由得不紧张。

江小鱼翻了个白眼:“大姐,你是在这里,和我纠结这些问题,还是带我回去救你爸?”

“对对对,咱们先回去。反正找不到王神医,我爸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杜晴连忙招呼江小鱼上车。

“死马当活马医?”

江小鱼被这个口无遮拦的丫头逗乐了。

当下两人坐进破车,飞快的往江州而去。


一路上,两人互报名字。

很快,车就开回江州,来到一栋豪华别墅之外。

杜晴一边下车,一边把她爸的情况,告诉江小鱼。

“我爸一个月前突然心脏绞痛,接着就陷入昏迷。这段时间,江州所有医生都找过,但没有一个人能治好。”

“后来听说王神医在九华山上隐居,所以我才急急忙忙的赶过去,结果不小心把你撞了......”

正说着,她的声音突然停下。

因为别墅门口,已经挂上白布,预示着她爸已经出事!

“我才出去几个小时,我爸怎么会......”

杜晴瞬间泪如雨下,来不及招呼江小鱼,快步向别墅里冲去。

“难道真的来晚了?”

江小鱼皱了皱眉头,掐指一算,随即展颜,大咧咧的跟了上去。

“没事,还来得及。”

本来杜家的事和他无关,但免费坐了别人的车,总不能一走了之。

不一会儿,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入别墅。

只见客厅中间,一张白布盖着的病床旁,有个妇人哭得昏天暗地。

“杜舟山,你好狠心啊。你撒手一走,我和晴儿以后可怎么活!”

杜晴听到这句话,更是无法控制,上前抱住那个妇人,痛苦的道:“妈,我爸他到底怎么了?我出门的时候,他不是还好好的吗?”

在那个妇人旁边,一个身穿白大褂,看起来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见到杜晴,眼前一亮,随即悲痛的道:“晴儿,对不起,杜伯父的病,实在太过古怪。如果能早点请到王神医,说不定还有转机。但现在......”

“请你和沈伯母节哀。虽然杜伯父不在了,但我王浩不会忘记杜伯父对我的恩情。”

“以后我会娶你过门,撑起杜家,以及把杜氏企业,发扬光大。”

说完,他的嘴角,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

“哈哈哈,你这家伙,怎么这么不要脸。”

“人还没死,就想霸占别人的家产?”

随着声音,江小鱼笑眯眯的来到病床旁。

同时,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到了他的身上。

“晴儿,你不是去找王神医了吗?他是谁啊?”

那个妇人疑惑道。

杜晴表情黯然,沮丧道:“妈,王神医出国了。他叫江小鱼,是我在路上遇到的。”

“他一眼看出我有痛经,所以我觉得他至少让我爸撑到王神医回来。结果,我爸没等到就......呜呜呜。”

“呵呵。”

王浩充满敌意的看着江小鱼,嘴角冷笑:“晴儿,你被他骗了。女生大部分都有痛经的情况,他根本就是随口蒙的。”

“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别耽误我救人。”

江小鱼懒得搭理王浩,从兜里掏出三根银针,直接隔着白布,整齐的扎在杜舟山身上。

他在老头子传授的医术上青出于蓝,自创了逆天九针。

九针扎完,能生白骨,活死人。

刚才进门时,他算过,杜舟山的阳寿没尽,所以三针足以。

这一手,让其余三人,看得目瞪口呆!

“你干什么!”王浩怒声骂道:“杜伯父的病连西医都治不好,你几根银针有什么用!”

“何况,哪有隔着白布给人扎针的!”

杜晴的妈也反应过来,嚎啕大哭,用拳头不停的锤向江小鱼。

“臭小子,老杜他辛苦一辈子,你为什么要亵渎他的尸体,让他做鬼都不安宁!”

杜晴怔怔的呆立原地,虽然没说话,心中却满是后悔。

早知道江小鱼这么不靠谱,说什么都不该把他带过来。

“嗯?谁用白布给我当铺盖啊。”

就在这时,白布一阵颤动,接着年过四十的杜舟山,一下子掀开白布,在病床上坐了起来。

脸上,写满了迷茫。

“爸,你真的活过来了!”

杜晴又惊又喜,一下子扑进杜舟山的怀中。

她妈也停下拳头,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怎么样,这也是蒙的吗?”

江小鱼随手收回银针,不屑的看向王浩。

“这,这......”

王浩哑口无言,大脑一片空白。

杜舟山的病,连他们医院的院长,都无能为力。

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家伙,竟然只用了三针!

他无法理解,更无法反驳。

“行啦大姐,你让我坐车,我给你爸治病,咱们两清啦。”

江小鱼摆摆手,转身走出大门。

“你等等,我送你......”

杜晴连忙道。

她的心情起起落落好几次,对江小鱼感恩戴德。

“晴儿,你陪着杜伯父,我去送他。”

王浩不动声色的把她拦下。

杜晴回头看了看还没弄明白情况的杜舟山,不得已点了点头,道:“那麻烦你告诉他,这份人情,我们杜家一定会报。”

“好。”

王浩敷衍一声,三步并做两步,在别墅外,追上江小鱼。

“你给我站住。”

王浩面色阴翳的走到江小鱼面前,死死的盯着他。

“我明白了。你那三针,还是蒙的对不对?”

“杜伯父之所以醒过来,是你恰好,刺激到了他的心脏。”

江小鱼看也不看他,拿出手机,翻出二丫以前发给他的地址,随口道:“你怎么理解都可以,反正以你的医术,就算给你解释,你也不懂。”

“你!”

王浩是名牌医科大学毕业,从来都是天之骄子,还第一次品尝到被人忽视的滋味。

一张英俊的脸庞,瞬间憋得通红。

他努力沉住气,冷哼道:“我不和你这种招摇撞骗的人计较。但我警告你,杜晴是我的,要是你敢对她动心思,别怪我不客气。”

江小鱼忍不住笑了。

“那你大可不必担心,毕竟在我心里,永远只有二丫。”

随后,他坐上出租车,将王浩丢在原地。

“你最好和你说的一样。”

王浩对着车尾挥动拳头。

出租车上,司机笑呵呵的打趣道:“小兄弟,和人争风吃醋了吧?”

江小鱼赶紧摆手,道:“师傅,你别乱说啊,我可是有老婆的人。她叫秦若兮,我平时叫她二丫。”

吱嘎!

出租车差点没出车祸。

司机回过头,瞠目结舌的道:“你刚才说,秦若兮是你老婆?”

“对呀,怎么了?我坐你的车,就是要去找她呢。”江小鱼心情不错的道。

司机没有回答,而是很快开到一栋大厦前面,把他赶下车去,连车费都没要。

“那点钱,你留着当医药费吧。”

看到司机见鬼般的开着车跑远,江小鱼在原地,满头雾水。

“城里人都这么奇怪吗?”他挠了挠头,转身向不远处的祥天大厦走去。


江小鱼走到祥天大厦下,仰望高耸入云的大厦顶部,忍不住一阵感慨。

“这楼真高,二丫在里面上班,每天得爬多少楼梯啊。”

就在他刚感慨完的时候,几个大厦保安,凶巴巴的走了过来。

“站住!你干嘛的?”

其中一个黑脸保安,大声呵斥道。

江小鱼咧嘴一笑,道:“我来找我老婆秦若兮,她在吗?”

嘶——

几个保安同时倒吸一口凉气,接着捧腹大笑。

“臭小子,来我们公司向秦总求婚的人,我们每天都要打跑几十个。”

“不过你是其中狗胆最大的,竟然敢叫我们秦总老婆。”

“别废话了,你乖乖的等着挨打吧。”

几个保安笑完,不由分说的朝着江小鱼走了过来。

然后,就是一阵阵惨叫不断响起。

几秒之后,江小鱼踩着几个保安的后背,若有所思往大厦里面走去。

“没想到,每天有这么多人骚扰二丫,难怪她会心情不好。”

“以后这些苍蝇,我会亲自帮她赶走。”

在他身后,黑脸保安挣扎着爬起来,不停的大叫:“快,快叫人保护秦总,有个神经病要进去找她!”

......

祥天大厦,总裁办公室。

身穿蓝色办公套装的秦若兮,无助的坐在沙发上,睫毛不停颤动。

在她对面,一个四十出头的记者,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她。

“秦总,你们旗下的药膳差点吃出人命,患者现在还躺在鱼若酒楼外面。”

“这种爆炸性的大新闻,我可压不下去。”

秦若兮咬了咬牙,道:“钟记者,这件事对我们祥云集团的影响很恶劣,你开个价吧。”

钟强笑着摇头,高深莫测的道:“秦总别用钱侮辱我的职业素养。不过我可以指条明路,一件社会大事件,可以用另一件更轰动的事件掩盖。”

“要是秦总你能答应林公子的求婚,我想整个江州的注意力,都会被这件天大的喜事吸引。鱼若酒楼食物中毒的事,过不了几天,就会被人遗忘。”

“你!”

“我明白了,你收了林家的钱!这就是你的职业素养!”

秦若兮的眼帘蓦的低垂,莫名的觉得讽刺。

“是又怎样?难道你还能在江州,找出比我更有影响力的记者,挽回你们祥云集团的败局?”

秦若兮的手,无可奈何的颤抖起来。

“二丫,你在里面吗?哈哈哈,太好笑了,我刚才爬了十几层楼梯,才有人告诉我原来可以坐电梯。”

这时,一道洪亮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不一会儿,一个十八岁的年轻人,洒脱的推门走进来。

“小鱼儿!你,你真的来了!”

看到那张似曾相识的面庞,秦若兮的黯然的俏目,瞬间熠熠发光。

她怎么都没想到,随口一句抱怨,八年没见的江小鱼竟然会飞速赶过来!

这让她心中温暖无比。

要不是有外人在场,她都想扑进他的怀抱。

“嘿嘿,老婆有难,老公怎么能袖手旁观呢?”

江小鱼满脸笑容,打量着眼前的秦若兮。

八年没见,这个丫头,皮肤还是那么白,眼睛还是那么大,和当年几乎一模一样。

而且,她的胸更挺了,腰更细了,屁股,更翘了。

让他看得有点无法移开视线。

“什么?你是秦若兮的老公?”

一旁的钟强大吃一惊,脸色黑沉下去:“秦总,没想到你已经嫁人了!”

江小鱼皱起眉头,向钟强看去。

只一眼,就让他气得不行。

“这栋大厦的安保太差了,竟然还有漏网之鱼!”

“我老婆如花似玉,你这种秃顶大肚子的油腻老男人,也敢来向她求婚!”

他以为,钟强就是黑脸保安嘴里那种来骚扰秦若兮的苍蝇,当即走过去,扬起巴掌,狠狠的抽了下去。

啪!

啪!

啪!

几巴掌下去,钟强毫无反抗之力,被打得鼻青脸肿,惨叫连连。

“臭小子,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哎哟,别打了,我求求你别打了。秦总,快让他住手!再打下去,要出人命了!”

见钟强这个无良记者被打,秦若兮心中一阵痛快。

但听到最后一句,她赶紧上去把江小鱼拽了回来。

“小鱼儿快住手,你弄错了,他不是来向我求婚的。”

秦若兮解释道。

“弄错了?”江小鱼有点不好意思的挠着头,“那他是来干嘛的?”

这时候,满脸浮肿的钟强,已趁机逃到门口,转过脸来,趾高气扬的道:“臭小子,我是《江州日报》的记者,最擅长揭露社会黑幕。”

“你要是不马上给我道歉,我会让秦若兮身败名裂!”

“什么?你是记者?”江小鱼没听他说完,再次大怒,四周温度骤然下降:“我二师姐说了,记者没一个好东西,让我七师姐见一个杀一个。”

“我今天,就替我二师姐实现这个愿望!”

钟强被他的气势震慑,腿肚子不停打颤,不敢再嚣张,直接掉头就跑。

“秦若兮,你等着,这次事件,我们《江州日报》一定会追踪到底,把你们祥云集团的名声,彻底搞臭。”

他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你有种别跑!”江小鱼气愤不已,在原地大骂。

然后转过头,不解的看向秦若兮拽着他的纤纤玉指,道:“二丫,你拉着我干嘛?他要挟你,又是我二师姐最恨的记者,我要把他碎尸万段。”

他十岁之前,就经常跟着老头子下山暗杀各种高手,十岁之后,被几个姐姐看管,才暂时收手。

所以对他来说,杀人就像喝水一样简单。

秦若兮当然以为江小鱼是在开玩笑,但还是摇着头,认真道:“小鱼儿,我知道你想替我出气。可是以后千万别轻易说这种话,在现代社会,杀人是犯法的,你挂在嘴边,万一引起别人的误会就不好了。”

“哦......”江小鱼这才安静下来,点了点头,道:“好,反正我以后要在现代社会陪着你,那我就按你们的规矩办。”

“不过不杀他也行,我以后要见他一次,打他一次。”

“嗯,我就知道小鱼儿你最听话了。”秦若兮满意的点了点头,正要认真打量江小鱼,就听见外面,传来嘈杂的脚步声。

“秦总,你不要怕,我们来救你啦!”

随即,浑身是伤,满头大汗的黑脸保安,率先推开门冲进来。

然后就整个人愣在原地。

“秦,秦总,你怎么,拉着那个神经病的手不放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