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萌宠文学网!手机版

首页 > 全部小说 > 其他类型 > 悬浮大陆

悬浮大陆

歌乐听涛著

其他类型连载中

我今年68岁了,你绝对不会想到会写出科幻游戏小说。故事夸张,人物形象鲜明,语言风趣幽默,背景场面宏大,开场就紧张刺激,斗技场惊心动魄,手段残忍,淳朴的重庆方言,身临其境的感受……

主角:更新:2024-03-04 11:26:42

继续读书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其他类型小说《悬浮大陆》,由网络作家“歌乐听涛”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今年68岁了,你绝对不会想到会写出科幻游戏小说。故事夸张,人物形象鲜明,语言风趣幽默,背景场面宏大,开场就紧张刺激,斗技场惊心动魄,手段残忍,淳朴的重庆方言,身临其境的感受……

《悬浮大陆》精彩片段

(说明:请在百度输入《银河武工队》了解本书以前的剧情。)

由于我输错了指令,时光粉碎机把我和克劳德、爱丽丝送到了悬浮大陆。克劳德和爱丽丝是游戏《最终幻想》中的主角,现在成了银河武工队中的成员。

还是在地球上第一次进入时光粉碎机的感觉一样,我突然感觉全身开始剧烈膨胀,我爆炸了,眼前的一切都看不见了……

当我睁开眼睛时,全身是无法忍受的剧痛,我知道,这是身体被粉碎以后重新组合的结果。

当我们四周张望,感觉不对头,好像被传送错了地方,头上有云,鱼在天上飞;脚下也有云,苍苍茫茫的云海,云浪翻腾。

这应该不是地球,这是什么地方?

克劳德醒活(想起了的意思)过来了:“王队,刚刚传送的时候你喊错了,应该喊回地球,你喊成了回China,时光粉碎机把我们传送到了一个China同音的星球。”

更气人的是这里也出现了黄毛老鬼的空中舰队,黑压压的,慢吞吞的,还是喊着老调——

银河是我们的

悬浮大陆是我们的

航行自由

想来就来

想走就走

变动了几个字,证明这里不是地球。

那面有两个老头,胸前都挂着两个相机,就像我们地球上那些扛着照相机,到处冒皮皮的摄影老头。

我们过去问一问。

我问:“老师傅,请问这是什么地方?”

走在前面的一个瘦高老头,戴着很多道圈的近视眼镜,把我们三人瞅了又瞅,没有开腔。

后面那个矮矮的个子,长得结结实实的,太像我工作的时候一个小组的同事“三角二”了,因此我感到特别亲切。这个假“三角二”老头说:“哦,我晓得了,你们来自遥远的地球,我们这个星球叫China,意思是悬浮的大陆,你们朝四周看一看,云海中到处都有岛,实际上这些岛是悬浮在空中,小的岛可能是无人岛,或者是一个村子,大的岛就应该是个国家。”

“你们再看这脚下的云海,用科学的原理来讲叫重云,这种云比天上能够下雨下雪的云重,又比水轻。在云海里也有鱼,大多数长得有翅膀,可以在天上飞。也就是说,这里没有单纯意义上只能在天上飞的鸟,这里的鸟全都是能够在天上和云海里飞翔的鱼。只是人很不适应钻进云海,因为雾气太重,看不远,又因为人在云海里的比在水里更重,会下沉得很快,人很难浮出云海。所以说我们这个星球有个规定,不准探索云海下的奥秘。”

“我们这个星球既发达又守旧,比如云海上可以行船,只能使用木制的船,借助风力的帆和划船的桨,不准使用金属的和其他高强度材料的船,更不准使用机械动力。”

“我们这个星球常年战争不断,只准使用冷兵器,最好的就是火药武器,比如打铁沙子的火药枪,打铁疙瘩的火药炮。不准使用能够打子弹的枪,爆炸力很大的炮,当然更不可能有什么原子弹,氢弹了。”

“我们这里的交通还停留在骑马和马车时代,主要的是靠步行,不准发明汽车飞机,更不可能有高铁了。我们这里工业特别强大,科学技术高度发达,比如通讯,不存在网速这个概念了,比如电视机,已经超过你们的16K。”

(克劳德扛的是他最喜欢的武器,毁灭剑,可惜斗场只准使用拉猪肉的铁钩,真是稀奇古怪。)

“我们这个星球的春夏秋冬,白天晚上,几乎和你们地球一模一样。我们这里国家很多,但是没有超级大国,国与国之间的差距不是很大。”

“我们这里还处在奴隶社会时代,不允许更优越的社会制度出现。守旧守旧,是我们的最高原则,两国之间发生了战争,抓到了俘虏就是奴隶。”

“奴隶没有人格,没有财产,没有家庭,不允许结婚,只是玩物,可以随意侮辱,惩罚,不允许奴隶有不满和反抗,可以任意宰杀。”

“我们这里的国家和民族都有它独特的风俗,比如女人国,男人就是马,男人没有权利,没有尊严,就跟畜牲一样,任由女人骑。所以在女人国,男人就是女人胯 下的马。男人马可以随时更换,男人马换得越勤,男人马长得越帅,就是女人最高的荣耀,最富有的特征。”

我说:“哇,这个星球太神奇了,老师傅,你俩是不是女人国的?”

“恰恰相反,我们来自女人国的死对头花花公子国。我们这个国家在这个星球最强大,每一次战争胜利,我们只抓女人来当性 奴隶,如果怀孕生了女孩,就立刻把女孩勒死,如果生了男孩,就把妈妈杀掉。所以说我们生下来,就失去了妈妈。为了有女人,为了国家后继有人,我们不断地发动战争,不断抢女人,杀女人。”

“同样这里也有推行善良博爱的国家,为了他人,可以奉献自己的一切,为了拯救别国的苦难,可以倾尽国力。”

“我们这个星球,残暴和文明并存着,愚昧和智慧并存着,守旧落后和不断创新并存着。”

我说:“师傅,你懂得好多哟,我们从哪里来你都晓得。”

“假三角二”老头说:“我当然懂得多哟,我走过的星星比你吃的饭都还多,宇宙里大事儿小事儿我都晓得。”

瘦的老头走过来轻声地提醒我:“听他吹,麻雀变乌龟,扯南聊北,上了当才晓得。”

“假三角二”老头说得很有道理啊,一冤二无仇,他啷个会骗我们?是个热心肠,我特别喜欢,我要和他耍成好朋友:“佩服佩服,我们有很多不懂,希望你多多指教。师傅,来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特别感谢你的帮助。我们身无分文,能不能借点儿钱给我们,或者给我们找一条挣钱的门路?”

瘦的老头心眼真多,生怕吃亏上当:“要想帮你们,不可能,不可能,我们这点退休金也不多,我们还要到处去采风。”

还是“假三角二”心肠好:“可以帮你,我暂时借点钱给你们,你们可以去斗技场,那里挣钱最快,只要打赢一场,就有丰厚的奖金,有了钱就还给我。”

克劳德急忙说:“要得要得,我去!”

瘦老头有点阴阳怪气:“小伙子,每一场都是生死定输赢咯,要想清楚哈,不存在后悔哟。”

克劳德才不虚场合:“为了生存我怕个铲铲!”

反正身无分文,不挣钱也会饿死,我和爱丽丝异口同声地说:“克哥,雄起,我们是你的拉拉队!”

“假三角二”说:“我们脚下这块悬浮的大陆,就叫东不拉稀稀不拉东国,意思是‘男孩生下来就是斗技王’。成为斗技王是男人终生的梦想,所以说这个国家到处都是斗技场。不过绝大多数的斗技场,只能算是训练场,简单地定个输赢。真正的,定生死的,奖金特别丰厚的全国只有一个,那就是皇家斗技场。你们急需钱用,就直接去皇家斗技场。”

当我们来到斗技场,“假三角二”帮忙交了报名费,并办好了一切手续,又给我们三人分别买来了一部能够折叠卷曲的手机。他说,给我们申请了网银账号,都打了一些零用钱。这里的消费都是形象识别,吃喝拉撒全都是自动扣费。

我们好感动,他为我们想得太周到了。分手时候他又说:“这小伙子的信心是不错,不过要战斗到最后,要想活下来,几乎是不可能,只能祝你们一路好运!”

(自从爱丽丝加入了我们的战队,我就成了电灯泡,人家是两口子啊,动不动就要亲热。)

斗技场规则:

一,斗技士不穿任何装备,只有一条三角 裤。

二,斗技士唯一的武器:三尺长,20毫米粗铁条做成的铁钩(就像农村杀年猪,杀猪匠用来勾住肥猪脑壳,拖上杀猪凳的铁钩)。

三,淘汰制,一场生死定输赢,活着的进入下轮比赛,死掉的投进云海。

四,胜利者可以选择退出,没有奖金,永远不准再次参赛。

五,要想获得斗技王,必须连续取得十场胜利。

六,斗技王将获得最高的荣誉,最高的奖励,今后战胜每一位挑战者,将同样获得最高奖励。

七,连续十场胜利,也可以不称王,可以全身而退,获得荣誉斗技王,新的斗技王,在今后的斗技士中产生。

八,连续五场取得胜利,就可以申请休息,第二天再战。

我和爱丽丝走上了看台,找到了在重庆奥体中心看足球的感觉。好大好大,至少坐了五万人。人的海洋,花的海洋,拉拉队的海洋,疯狂的海洋!彩旗乱舞,锣鼓乱敲,所有人都在乱蹦乱跳,简直是要把这个全密封的斗技场吼垮跳垮。

主看台上好大一面红旗,像巨大的瀑布,“淌”了下来,上面写着巨大的字“胜者为王”!

同样,对面的看台也“淌”下一面大红旗,上面写着“败者死亡”!

广播里,古老的牛角声吹响了,斗技士出场了,人们更加疯狂了,抛出了手中的鲜花彩带,巨大的斗技场更加缤纷灿烂。

我们看见克劳德了,只穿了一条三角裤 衩,拿着铁钩,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向斗技场中央。

我这时才发现了他真的是一个斗技士吔!你看他膀子上的肉,坨是坨的,胸肌块是块的,大腿梆梆硬咯!全身黝黑,泄露了不可战胜的力量,蓝宝石的眼睛泄露了信心和坚强。

我和爱丽丝拼命地在喊:“克劳德雄起,克劳德雄起!”

他应该听不到我俩的喊声,现场的呐喊声、锣鼓声、喇叭声太大了。

他看见了我俩,双手举起了铁钩,示意必胜,必胜!

对手从另一个方向出场了,大概二十多岁,高个子,营养过多,虚胖,卡白的脸色,发抖的身体,看得出他虚了场合。

两个斗技士走近了,礼节性地行了一个拱手礼。

此时全场安静得出奇,屏住呼吸,等着杀戮的开始。

看着对方软弱,克劳德真的不想出手,叹气又摇头,他从来没有无缘无故杀死人呀。

“虚胖”晓得干不过克劳德,更晓得必须要弄死对方才能活下来。他现在唯一的就是夸张自己的胆怯和懦弱,唤起克劳德的怜悯和犹豫不定,找准时机,迅速出手,一击毙命。

看着这个怕死的,弱不禁风的家伙,克劳德还在摇头叹气。

双方久久不出招,全场的愤怒爆发了:杀呀,杀呀,杀死他呀,两个懦夫,玷污了斗技场!。

我和爱丽丝急得嗓子都吼哑了:“ 克劳德,出招,出招,弄死他,弄死他,弄死他才能活!”

“虚胖”颤抖着,慢慢地向克劳德靠近。

克劳德的宝石眼睛变灰了,充满同情和罪过,难道他要放弃?!

机会来了,“虚胖”爆发了,突然举起铁钩,狠狠地砸下去!

全场惊呼:“哦呵,搞定,哦呵,死球了!”

那铁钩子端端正正地砸向克劳德的头顶……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克劳德迅速地朝后一躲,可是还是没有完全躲过,铁钩在他胸前划出了一条长长的肉 沟,鲜血立刻朝外涌。

克劳德被激怒了,彻底地爆发了,出手了。

“虚胖”用力过猛,身体朝前倾,克劳德顺势一铁钩,勾在他的背上,狂吼着:“去死吧!”勾住“虚胖”的身体在空中转圈。

最后克劳德狠狠地一抛,“虚胖”被抛得好远好远,落在地上,没有了气息。

全场欢声雷动!

爽啊,爽啊,打得好精彩!

帅小伙好样的,休息一下又来。

可是我们的英雄克劳德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胸前那条伤口,血继续往下淌,赤足走向休息室,留下一串长长的血脚印。

紧接着下一场比赛开始,过一会儿克劳德将出战这一场的胜者。

与我们无关的比赛我就不去描写了。

下一场比赛的对手产生了,是一个长得像大猩猩的,手长脚长的中年汉子,肌肉也不发达,更不存在虚胖,结实黢黑,看得出这家伙很灵巧。

我和爱丽丝都在说克劳德的运气好,打一场可以休息一会儿,这个大猩猩刚刚才打完上一场,不存在休息。

克劳德出场了,胸口已做了简单的处理,裹上了纱布,眼睛变成了红宝石,燃烧着熊熊的怒火。再也没有犹豫,再也没有怜悯,只有仇恨,只有杀戮。

双方勉强地行了一个拱手礼以后,开始决斗了。

克劳德只想干净利落地干掉对方,冲上前去,双手高举铁钩就是狠狠地一下。

大猩猩的确身手不凡,轻轻松松就躲过了,弄得克劳德一个踉跄,只见大猩猩顺手一铁钩朝克劳德背上劈下来,克劳德急忙倒地一滚,否则就成了刚刚克劳德战胜“虚胖”的翻版。

克劳德迅速地站起来,往后退,他晓得这家伙不好对付,大猩猩手长,近了很可能吃亏,大猩猩动作快,必须要比他更快。

克劳德故意用手捂住胸口,做出痛苦状,假装软弱无力,害怕,无心恋战。

克劳德是想麻痹对方,要让对方出手,而且是下狠手。

克劳德总是在退却,观众都看得愤怒了。

“蠢货,瘟丧,怕死鬼,没有本事也敢来当斗技士!”

“大猩猩,冲上去,搞死他!”

爱丽丝也在捂着胸口,眼泪都急出来了:“王队长,我害怕得气都透不过来,完了完了,这一次克哥死球了!”

我也被吓得手脚软,脸青面黑,只能祈祷奇迹发生:“克哥不会死的,克哥不会死的,这才是第二战呢,后面的战斗更加凶险。克哥,雄起!爱丽丝,我们拼命喊,用最后的力气喊,克哥,雄起,克哥,雄起!”

克劳德总是回避、闪躲,气得大猩猩终于控制不住了,猛吼一声扑向克劳德,双手抱着铁钩狠狠地砸下去!

克劳德居然没有躲开,而是双手握着铁钩狠狠地朝上击。一个朝下打,一个朝上打,克劳德的铁钩打在了大猩猩的右手臂上,只听得咔嚓一声,大猩猩的右手断了,骨头都伸出来了!

大猩猩痛得在地上打滚,手臂还有点筋和肉连着,克劳德没有停顿,冲上前去,对着大猩猩的脑壳猛揍!

第一下,大猩猩的脑壳破了!

第二下,大猩猩的脑壳碎成了几大块!

还在打,大猩猩的脑壳打得不见了!

观众再一次兴奋得发狂,爽啊,爽啊,好爽啊,好久没看到恁个爽的比赛了。

比赛结束的锣声敲响了,克劳德倒在了地上,也许是累了,也许是吓昏了……

总算胜了两场,还有三场比赛啊,克劳德的体力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还有就是刚刚的打斗过程中,伤口又被震破了,纱布打湿了,血继续往下淌。

疲劳过度,伤口疼痛,失血过多,他撑得下去吗?

还好还好,接着又战了两场,对手都不太强,而且都是以逸待劳,克劳德咬紧牙巴,终于过关了。

比赛从早晨八点一直打到下午四点,打了一场又一场,最后一场马上开始了。如果克劳德获胜,就是今天的第一名,也就是站在了本次斗技王大赛第六的位置。

场上的斗技士累了,场下的观众也很累了,站在这里又吼又跳八个小时,早就受不了啦。

可是有一个人不累,他就是克劳德的对手,他是昨天另一个组产生的第一名,休息了一天,精力饱满,克劳德要过他这一关,应该比登天还难。

牛角又吹响了,今天的决战开始了!

克劳德出场了,他的神态让对方一目了然就晓得已经精疲力竭,宝石眼睛变得灰白,失去了必胜的信心。是啊,太累啦,伤口太痛了,但愿这一场是一个脚(很差的意思),但愿奇迹总是在身边。

对手出场了,爱丽丝突然惊叫了一声:“爸爸!”我一看也吓得不得了,这个死了的人活过来了,他就是爱丽丝的爸爸呀,一模一样,一点儿也不走样!

高大魁梧,凶神恶煞的独眼龙、黑黢黢的、乱鸡窝般的络腮胡,我第一次见到他就吓得一大跳,烧成灰我都认得出!

克劳德当然也以为这是爱丽丝的爸爸,他也很想不通,老丈人啦,你死了的呀,你啷个也来参加比赛嘛?我把你捶死了,人们要臭骂我无孝啊。你把我捶死了,爱丽丝就造孽了,她就成了寡妇了哇!

爱丽丝急得哭了:“啷个是他嘛,啷个是他嘛?爸爸死了的呀!”

我在自言自语:“不可能不可能,那次天葬,我看到神鸟在一口一口地吃他,除非是……”

来不及疑问了,场上的两个斗技士,行了拱手礼,拉开架势,干架了。

克劳德终于看清楚了,他肯定不是爱丽丝的爸爸,眼光里没有善良,没有慈爱,只有狂妄,恨不得吞了克劳德。

克劳德尽量在回避,他晓得这家伙体力充沛,功夫很不错,不能和他硬拼,只能防守躲闪,尽量消耗他的体力。

假爸爸并不是等闲之辈,既然克劳德想消磨时间,那就慢慢地磨吧,反正老子饭吃饱了的,休息好了的,磨到半夜三更,老子奉陪。

场上的观众再一次愤怒了,有人朝下扔东西。

两个杂皮,快点出招!

直接把两个开除了,扔到云海里!

退钱退钱,我们不看比赛了!

那个独眼龙,你也装怂,你休息够了的,你先出招噻。

独眼龙,独眼龙,贪生怕死的独眼龙。

独眼龙,独眼龙,是条猪儿虫。

最危险的时候到了,我和爱丽丝拼命地高喊:“ 克劳德,雄起!”

旁边的观众们一听,连续打了四场比赛的小伙子叫克劳德,也帮忙喊:“ 克劳德,雄起!”

一个接一个,全场都在喊:“ 克劳德,雄起!”

全场成了我们的拉拉队,我和爱丽丝都感动得哭了……

(我们战队能否在这里活下来,就靠克劳德了。)

克劳德,雄起!全场的呐喊声排山倒海,吼得假爸爸心惊胆战,有些慌乱了;鼓舞着克劳德重新积聚力量,眼睛再一次变成红宝石,燃烧着杀戮的火焰!

假爸爸扑过来,连续就是几铁钩,结果都没有伤着要害,却勾住裹在克劳德身上的纱布。

假爸爸想拽倒克劳德。

克劳德拼命地朝后挣扎。

两人如同在拔河!

纱布裹着伤口呀,伤口在剧烈疼痛啊,克劳德痛得虚汗直往下淌。

还好还好,只听得噗的一声,纱布崩断了,克劳德朝后便倒,假爸爸冲了上来举起铁钩。

还好还好,克劳德反应快,一连串的翻滚躲开了。

克劳德伤口的血,又咕噜咕噜地朝外冒。

毕竟克劳德实在太累了,毕竟伤口太痛了,勇气再高,也是战力有限啊!

这样打下去克劳德必死无疑了。

一定要拯救克劳德,要他攻击假爸爸的弱点、痛处。对,打他的眼睛,把他的另一只眼睛弄瞎,要他看不清一切。

我和爱丽丝一起高声喊道:“克劳德,打眼睛,克劳德,打眼睛!”

现场的声音太大,克劳德哪里听得到哦。

奇迹发生了,旁边观众也跟着我们喊:“ 克劳德,打眼睛,克劳德,打眼睛!”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千传万,全场都在喊:“ 克劳德,打眼睛,克劳德,打眼睛!”

我们喊的是重庆土话,这里的人肯定听不懂是什么意思,只以为是助威口号。

克劳德懂起了,把独眼龙的另一只眼睛打瞎,要他彻底看不见,这样就有了取胜的把握。

如果是在其他场合,这种下三滥的动作克劳德是坚决不会使用的,现在为了生存,为了丰厚的奖金,只有使出阴招!

克劳德继续躲闪,偶尔出招,也是软弱无力,假爸爸大意了,越攻越猛,离得很近了,机会来了,克劳德突然用铁钩去捅假爸爸的胸口,假爸爸的胸口刚好让开,克劳德的铁钩变了角度,狠狠地捅在了那一只好眼睛上。

眼睛这东西,受到伤害痛得要命,四周一片黑暗了,假爸爸咆哮着,手中的铁钩乱舞,他不知道克劳德在哪里,只要他一停顿,克劳德就要他的老命。

克劳德早就躲开了。

全场安静了,这种下三滥的场面没有人见过,不晓得是该喝采还是该谴责?

克劳德在悄悄地靠近,只要打不到他就行,他在找机会出手。

瞎子爸爸抱着铁钩左打右打,气得大哭,泪合着血从眼睛里涌出。

在瞎子爸爸左打变成右打停顿的那一瞬间,克劳德出手了,连续几下朝他手上打去,打掉了铁钩,解除了他的武装。

这个时候还要打吗,太残暴了吧,人家已经无力还手了。

观众的善良和同情被唤醒了,全场高喊:莫打了,莫打了,甩进云海算了。

结束的锣声敲响了,克劳德胜利了。

克劳德的脸好红,宝石眼睛又变成了灰色,他晓得,这场胜利赢得很不光彩!

休息室再一次简单地处理了克劳德的伤口以后,我们走出了斗技场,那两个老头正在门口等着我们。

“假三角二”说:“小伙子不错,没有必要感到羞愧,在我们这个星球,高尚博爱,并不一定受到人人的追捧;无耻下流,也没有多少人去痛恨,回到酒店吃饱睡好,明日再战。”

后来我才晓得了,“假三角二”叫冲壳子(喜欢神吹的意思),和我的同事一样,都喜欢冒皮皮。不过我发现他长得太像我的同事三角二,脸像,个子像,说话的声音都像,难道三角二有个双胞胎哥哥或者弟弟在这个星球?

为了读者们了解三角二这个人,下面我摆摆他的龙门阵——

“三角二”是一个很喜剧的人,个子不高,同我差不多,一米五五左右,比我大两岁。

那是70年代的事了。

首先讲讲“三角二”的来历。那时候他刚刚才工作不久,从我们特殊钢厂回到他的家,有二十多里路。赶公交车一角六,星期天休息他走路回家,就节约了一角六,星期一他又走路来上班,又节约了一角六,这样加起来就节约了三角二。而且是长期坚持,而且总是爱卖弄他的节约精神,同志们实在看不惯这个财迷,就给他取了个外号:“三角二”。

“三角二”是超龄生,在那个年代,连小学都没有读完整,肯定没有多少文化(66,67,68这三届的小学毕业生,年龄偏大的称为超龄生,这些人不能读中学),但这丝毫不能阻挡他才华横溢,知识渊博的表演,左胸前的衣服包包里,总是插着两支钢笔,不明白真相的人,真的以为他是大学毕业生。

大学生好稀罕咯,是男女老少崇拜的偶像。

“三角二”只要一有空,就往特钢技术图书馆跑,我们车间本来就没有多少事情,他就经常整天泡在那里。图书馆下班了,“三角二”肯定要借一本又大又厚的技术图书夹在腰杆上回家。

管理图书馆的那个阿姨是我的熟人,她对我说,你们车间的那一个好像脑壳有问题,装模作样地在那里看书,眼神却是东张西望,任何类型的技术书籍都在看,他不可能样样都懂,肯定是在假打。

在任何场所,他总是端着工程师的架子,还真的迷惑了很多人,我们工段的工长换了,来了一位不懂技术的,立刻把他提拔成工长助理。

“三角二”不懂技术,连游标卡都不会用,叫他把质量关,结果根本分辨不出零件的好与坏,久而久之,就成了搬运工,好的坏的全收拢在库房里,他说全都是精品。

“三角二”最喜欢冒皮皮,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天南海北,古今中外,无所不晓。什么重大的工程,全靠他点拨几句,才顺利地完成;天灾人祸,他早就预见到了,只是不想讲出来。

听他吹牛,绝对不能听久了,你会觉得越来越离谱,不是正常人在说话。了解他的人,一走了之,不了解他的人,同他搬道理,别人看见,还以为你俩脑壳都有问题。

机修工段不懂技术确实不行,没过几天不懂技术的工长下台了,来了一个懂技术的工长,字都认不了几个的“三角二”立刻被凉在了一边。

“三角二”着急了,有一天他拿来了一大把图纸,兴奋地拿给新工长,说是他自己设计的异型剪刀机。工长看了一眼,顺手放在了一边,不置可否。旁边人看了那些图纸,喜了,明明是从技术书上撕下来的。

过后不久,“三角二”被调到油漆组刷油漆。

“三角二”说他精通淬火工艺,有一天他自告奋勇地帮人家淬火。工具烧红了,丢进了菜油桶里,只听得“轰”地一声,一桶油燃了起来,他急忙用铁撮箕盖住,火息了,浓浓的油烟往外冒。过了一会儿,他掀开铁撮箕朝油桶里看,又是“轰”地一声,一团火扑向他的脸。还好还好,他闪得快,只是脸被烧成了猴子的红屁股。

没过几天脸脱皮了,长得嫩白嫩白的,同事们嘲笑他:“三角二,你发明的火烧美容法硬是安逸,再整几回,整成洋人。”

后来我们车间被撤销了,我去了总务处,他去了新兴开发公司。公司的领导欺负他,不给他发工资,要他自己去找钱。

“三角二”吹牛可以,真正出去闯荡真的有点困难,走投无路的他只好提出辞职,拿着一万多元回家了。

一晃好多年过去了,那天我爬歌乐山,碰见了熟人,他说“三角二”现在过得很惨,女儿好不容易养到了二十多岁因病死了,原指望依靠女儿养老,现在他过得好凄惨。

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三角二”真的充满神奇,去年的一天,我在小龙坎地铁广场见到了他,完全是焕然一新!这么多年不见了,他变成了一个帅老头!衣服穿得干净得体,皮鞋擦得贼亮,精神饱满,说话响亮,左右肩头各挂一部高档相机,哪里有落难的影子?

我和他亲切握手后,谈起了这些年来的人和事。多说一会儿,他马上就露出了原形。越吹越神,越吹越离谱,他说现在很忙,是地下记者,专门揭露社会中的坏事,丑事,发给报社,因此得了很多大奖。今天有人又提供了一个重大线索,他在等人,人来了马上去采访。

他越说越离谱,声音又特别大,深怕广场上的人不知道他是地下英雄。我得闪了,再和他吹一会儿,别人以为我的脑壳也有包。

我现在还没发现冲壳子有哪点不靠谱,总觉得他知识丰富,是个热心肠。长得瘦的老头,名字取得太形象了,牙签。干筋筋瘦壳壳,一副贼豁豁的样子,生怕吃了亏,总是怀疑一切,跟了冲壳子几十年,居然还要说他的风凉话。

在酒店的餐厅,冲壳子早就为我们订好了晚饭,他说:“今天简单吃点儿,早一点去休息,为了明天更好的战斗。特别是克劳德实在太累了,又负了伤,必须要好好休息。我这里有两颗药,你马上呑下,能够减轻你的痛苦,睡得着觉。身上的血迹也不要洗了,害怕伤口引起感染,就这样将就一晚上,明天比赛以后,再去医院做个彻底的处理。”

冲壳子的关心太周到了,我们对他感谢了又感谢。

冲壳子说:“明天的五场比赛特别艰难,必须想办法拿下前四场比赛。不过这个时候,这位年轻人的力量已经全部耗尽了,要接着战胜土熊是根本不可能的。”

“土熊是连续三年的斗技王,每次都是轻轻松松地搞掉了对手。”

“斗技王争霸赛有个原则,可以在最后一轮的时候放弃,不过前九场比赛的奖金减半,还有就是巨额的斗技王奖金无法得到。虽然有这个规定,至今没有任何人放弃争霸赛。这个小伙子胸口的伤太严重了,我建议放弃最后一场比赛,因为土熊实在太厉害。”

“土熊身高两米二,体重五百八十斤,就像他的名字一样,像一头黑熊,高大得出奇,全身长满黑毛,武艺高强,力大无穷。”

我说:“如此厉害,克劳德只能放弃算了。”

爱丽丝也说:“克哥,我们有点儿钱就够了,斗技王就不要了。”

实在太虚弱了,克劳德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但是,仍然要咬牙坚持:“不,不行,特种兵从来不言放,放弃。”

冲壳子掏出一颗绿豆大的药片递给克劳德:“既然这个小伙子不放弃,我们又无法战胜,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继续使用下三滥的手段。你把这片药藏在纱布下,在明天最后一战前,休息的时候,悄悄地把这片药咬破吞下,保证你会焕发无穷的力量。”

“但是药片只能给你力量,却不能给你智慧,要想战胜土熊,还必须要智斗。他很傲慢,你就要故意都让他发狂,他的体力充沛,你就要想办法消耗他。总之一句话,慢慢地和他磨,找到他的弱点,致他于死地。”

克劳德犹豫了:“大叔,你是要我吃兴奋剂,这是耻辱,在我们地球是绝对不会允许的。”

冲壳子说:“我们这里当然也不提倡这样做,也讲公平竞争,但是,为了奖金,为了生存,你又无法战胜他,明天,你到底想怎么办?我们这个星球虽然也崇尚光明磊落,但也不特别痛恨阴险狡诈,打赢才是硬道理。”

爱丽丝说:“要得要得,就照冲壳子叔叔说的干,只要你能活出来,谋财害命都要得。”

我当然绝对不会让克劳德去送死,我要扎起(助威的意思):“干,为了银河武工队,使阴招,呑兴奋剂,我们都要干!”

冲壳子说:“如果再转去二十年,我就替你们参加斗技王大赛了。哎,现在人老了,手脚不灵活了。不过我现在也不得空,我看不惯社会上那些污七糟八的事,我现在是十多家媒体的特约记者,专门为他们提供揭露社会阴暗面的稿子……”

牙签打断他的话:“哟哟哟,多说几句又神吹起来了,你真有本事,就不会打烂仗了,就不会……”

牙签没有把话说完,难道冲壳子这个人有点不简单?

我强烈地感觉到冲壳子越来越像我的同事三角二,太喜欢冒皮皮了。

一年一度的斗技王总决赛开始了,这是斗技王国盛大的节日,大街小巷彩旗飘扬,人们争相购买鞭炮礼花,准备庆祝新一届斗技王的产生。

好多国家的重要人物都来观看,斗技王国国王将亲自跪授勋章。请各位朋友注意了,就是这么稀奇古怪,由国王跪着向斗技王授勋章,这简直是侮辱国王的人格和尊严啊!

实际上这个国家的国王就是斗技王,斗技王如果连续五年战胜挑战者,就成为新的国王,老国王就自动让位。

成为斗技王,成为国王,是每一个斗技王国男人终身奋斗的目标。

我们的克劳德不想蝉联斗技王,更不想当国王,只想要奖金,有了钱,我们的生活就有了保障,我们就可以到处去溜达。

早上八点,斗技王总决赛准时吹响了牛角,在这之前分成了十六个大组,进行了淘汰赛,产生了十六个第六名。今天这十六个第六名分成八队厮杀,胜者晋级,以此类推,最后产生第一名,和斗技王卫冕冠军土熊决战。

紧张刺激的淘汰赛,一场接一场地打,我们克劳德遇上的对手当然比昨天的更强了。咬紧牙巴,忍着痛苦,四场比赛都赢了,接下来面对的就是不可逾越的土熊了。

土熊的确了得,简直是一座山,冲壳子说他有五百八十斤,我看不止,走上场那个气势,简直是盛气凌人。捏着拳头的手故意朝两侧半撑开,两条大柱子般的肥腿叉得很宽,走路左拐右拐,像一堵厚厚的铁壁铜墙。脚踩在地上实在又有震感,仿佛地面不停地在破碎,这横行的霸气,任何对手都可能会被吓破胆。

焉趴屁臭(无精打采的意思)的克劳德出场了,全身脏兮兮的,裹在身上的纱布又被鲜血湿透了,就连那条三衩 裤也被染红了,血顺着大腿往下流,一走一个血脚印,血脚印伸向了斗技场中央。

克劳德已经毫无战斗力,宝石眼睛变得灰沉沉的,没有了信心,没有了勇气,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

连续几年的斗技王争霸赛都不精彩,土熊太强大了,三下五除二就把对手干掉了,观众好想看一场惊心动魄,残忍刺激的比赛啊。

完球了,完球了,又一个送死的来了,如此惨象还要来挑战,观众们全都遗憾得摇脑壳。今年的斗技王争霸赛又白等了,刚刚还闹得乌喧喧的斗技场,现在没有了气息,观众们都打着呵嗨,都喊肚子饿,都喊要睡瞌睡了,有的站起身来,甚至想退场了。

我和爱丽丝都吓得要死,难道克劳德没有吞药?这个哈(傻)戳戳哟,你不吞药就放弃噻,啷个稀里糊涂的来送死哟?!完了完了,人都气死球了!

两人走近了,土熊象征性地做了一个拱礼,鼻子哼了一声,完全不把克劳德放在眼里,心里骂道:“自不量力的东西,走路都打偏偏了,居然还敢来挑战,浪费我的精神,侮辱我的人格!”

克劳德抬头一看,眼前出现了一座山,吓得急忙后退,脚走不稳,东晃西晃,差点摔倒。

土熊双手抱在胸前,右脚还在一颠一颠地抖着,脸上堆满轻视,心里在想,这家伙前四场比赛被打糊涂了,像是喝醉了酒。

克劳德左脚敲右脚,摇摇晃晃地走近了,土熊举起铁钩,狠狠地打下来。全场观众都喊了起来,哦呵,搞定了!

然而就在即将落到头顶的时候,克劳德突然来了一个剪腿跌,铁钩打了个空。

哇,全场惊讶了一声,这个精彩,应该是巧合。

土熊并没有连续攻击,他想耍一耍这小子。

克劳德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把土熊当成了靠山,靠了过去。

看来真的是前四场比赛把脑子打短路了,这不是找死吗?土熊伸出左手去抓,克劳德一个饿狼扑食,土熊抓了个空。

哇,全场又惊讶一声,有点儿精彩了,好像不是巧合。

接下来就更不是巧合了,克劳德紧接着一个前空翻,再接着一个鹞子翻身,站在了土熊身后,对着那肥大的屁 股,狠狠地就是一脚!

这一脚力量好大,竟然把接近六百斤的把土熊踢了一个狗吃屎。

哇,全场大吼起来,精彩,精彩,精彩!

有看头了,有看头了,这小伙子的功夫不错!

克劳德还在醉梦中,东晃西晃,居然也没有连续攻击。

我冒火了,愤怒地吼起来:“哈(傻)戳戳的克劳德,啷个不用铁钩敲他的脑壳,勾他的屁 股嘛,把他往死里整,不能让他还手。”

爱丽丝当然比我更着急,更心痛:“你这个死东西吔,啷个搞的嘛,他倒在地上就应该扑上去猛打噻,你看嘛,你看嘛,土熊爬起来了,你要吃亏了!”

土熊狠狠地一扑爬摔倒地下,嘴巴磕到了地板,磕掉了四五颗门牙,站起来吐吐吐,吐得满地都是血。

观众高兴惨了,又蹦又跳地喝起了倒彩。

嘿啦啦啦,嘿啦啦啦,

天上开红花呀,

满地找牙巴呀。

嘿啦啦啦,嘿啦啦啦,

土熊屁 股大呀,

全是稀泥巴呀。

土熊吃了大亏,好没有面子哦,观众又帮着对手吼,三年的卫冕冠军,奇耻大辱啊。

我要弄死他,我要弄死他!土熊一把又一把地抹着嘴上的血,心中集聚仇恨即将总爆发。

他右手拿着铁钩,恶狠狠地盯着克劳德,慢慢地靠拢。

克劳德还是喝醉了酒的样子,左脚敲右脚,完全不晓得死亡即将临头。

全场观众都屏住了呼吸,都晓得土熊要下狠手了!

近了,土熊的铁钩闪电般的出手了,居然没有打中克劳德的要害,还好还好,把缠在身上的纱布挂断了。

土熊扯住纱布就开始拖,想把克劳德拖死。

裹在身上的纱布连着肉,扯起好痛哦,克劳德被拖到了,身体摩擦地板,留下长长的血痕。

克哥起来呀,要被拖死的呀,我和爱丽丝急得哭。

只要谁出手狠毒残忍,观众就是他的拉拉队,全场观众都在为土熊呐喊助威。

“拖,拖,拖死他!”

“围着场地转,我们慢慢看。”

“安逸安逸,土熊拖死狗,就是安逸。”

“土熊,土熊,永远第一!”

好像是被拖醒了,克劳德来了一个旋子转体,身体飞快地旋转,裹在身上的纱布像在放风筝线,一会儿就放完了。

身上的纱布被扯完了,克劳德一个鲤鱼打挺站住了。

昨天的刀口现出来了,还灌了脓,粘浓浓(很粘稠的意思)的血水看着好痛!

土熊扔掉了手中的纱布,冲了上来,铁钩舞得车轮一样旋转,逼得克劳德使出背风踏浪往后躲。

可惜胸口还是被铁钩挂了一下,又留下一道伤口,和昨天那道伤口形成了一把大血叉。

土熊继续追打,这下子克劳德被彻底打清醒了,只能像俗话说的“跑得快,当元帅”!

车轮般旋转的铁钩如同巨大的圆盘锯,紧跟克劳德身后,啷个总是差那么一点点嘛,观众的心子把把都提起来了,就是锯不着克劳德。

圆盘锯的“电力”耗尽了,土熊终于累惨了,刚一停下来,克劳德回身就来了一个蜻蜓点水,铁钩敲在了土熊的额头上,马上起了一个大包包。

爱丽丝急得叫唤:“你这个背时的哟,啷个不敲重一点儿嘛?把他的脑壳敲破噻。”

观众完全是墙头草,哪个打得好,就往那边倒,全体为克劳德拍起了巴巴掌。

“哇,打得好,好精彩!”

“小伙子不错,好好地耍一耍土熊。”

“ 克劳德雄起,克劳德雄起!”

“土熊,脑壳岩(读:ái),坐头排。”

“土熊,脑壳有包,当成木鱼敲。”

土熊好狼狈,牙齿被打掉,脑壳又起了包,彻底地疯狂了,哇哇哇哇地乱叫着,向克劳德冲了过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小说

陕ICP备2022011731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