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宠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狂神归来在都市

狂神归来在都市

南国小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沈江南回来已经有些时日了,这段时间他正愁没机会活动下手脚,没想到竟有人送上门来了,要知道以前在队里面的时候,他们都是三天一小切磋,五天一大切磋,就是为了应备不时之需。英雄救美,沈江南虽是为了活动活动身手,可确是没美女全部记在心里了,一心想着报答恩人。

主角:沈江南,萧瑞   更新:2022-07-15 21:5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江南,萧瑞 的女频言情小说《狂神归来在都市》,由网络作家“南国小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江南回来已经有些时日了,这段时间他正愁没机会活动下手脚,没想到竟有人送上门来了,要知道以前在队里面的时候,他们都是三天一小切磋,五天一大切磋,就是为了应备不时之需。英雄救美,沈江南虽是为了活动活动身手,可确是没美女全部记在心里了,一心想着报答恩人。

《狂神归来在都市》精彩片段

南城市,夜色酒吧。

沈江南走进灯红酒绿的夜色酒吧,酒吧里气氛沸腾,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随着劲爆的音乐,在扭动着身躯跳舞。

沈江南的目光落在那些人身上,仿佛像是在搜寻什么。他的目光如同鹰眼,透着一股不可预测的神秘之气。

他一边扫视着酒吧的各个角落,目光从那些客人的身上一一扫过,一边朝二楼走去。二楼的阁楼可以将整个酒吧一览无余。

二楼有几张空酒桌,他寻了一个靠边的位置坐了下来。然后继续观察下面那些嘈杂的客人。舞池中的男男女女身子扭得跟蛇一样,玩得忘乎所以。

在确定此处暂时没有他要寻找的人之后,他这才将目光收了回来,向服务员叫了一杯龙舌兰。

“先生,您的龙舌兰,请慢用!”服务员将酒放在沈江南面前的酒桌上。

沈江南端着酒喝了一口小,继续扭头观查酒吧里的那些人。

这时,他发现在巴台处,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美女,沈江南之所以注意到她,是因为,这个美女跟酒吧里其他的姑娘不太一样,她看起来十分清纯,没有一丝一豪的胭花之气,不像是那种经常出入风月场所之人,而且她长着一张倾国倾城的容貌,美得另人吃惊。

其实在她刚一进来时,就已经有很多人注意到她了。因为在整个酒吧里,她无论是长相和气质都显得十分的出色,不由自主就吸引了人的目光。尤其是那些男人们,就像闻到猩味的猫一样,目光里都闪烁着某种欲望。

坐在二楼上的沈江南,目光里不由停留在了她的身上,就算是见过无数星际仙子的他,眸中也隐约闪过一抹微光。她的容貌可以与异界的仙子媲美。

不过,她看起来似乎心情不大好,大概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所以才独自来酒吧买醉。

她杯中的酒,仅喝了两口,突然,一个胖男人走了过来,他拍了拍美女的后背,用带着不是那么温和的语气说道:“美女,聂少请你过去喝一杯!”

美女回过头来,用陌生的目光看着胖男人,她并不认识这个男的,也并不认识什么聂少。

“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说的那个人。”美女冷冰冰的拒绝。对于这种搭讪的男人,她一向不予理会。

哪知,那个胖男人突然粗鲁地一把将美女拽了起来,“叫你去你就去,废什么话呀!”说着,便强行的拖着美女就走。

沈江南微微皱眉,怎么会有如此无礼之人。果然是鱼龙混杂的地方,什么鸟都有。

“放开我,你放开我!我不认识你!救命啊!”美女一边挣扎,一边大喊道。

她的叫声,引得那些跳舞的人,都如同断电的机器一样,停止了跳动,都纷纷将目光投向他们。

胖男人不管不顾姑娘的挣扎和喊叫,直拖着美女走向一个VIP卡座。

而卡座位置上,坐着一个穿戴体面的男人,他浑身上下都是名牌,浅色的名牌西装,手腕上戴着名晃晃的名牌手表,头发打理得很整齐,脸上的皮肤很白皙,一看就是那种养尊处优的人,身上有一种霸道总裁的气质。

他的身后还站着两个保镖,那两个保镖直挺如枪地站着,身上穿的是黑西装,尽管是夜晚,可他们的脸上依然戴着默镜,看起来威风十足。

围观的人群纷纷议论起来:

“这不是LC集团的聂少吗?”

“对啊!就是他!”

“听说他们家非常有钱,南城的很多半个商业区都是他们家的。”

“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看到他,真是大保眼福啊!”

“就是啊,他可是南城的名人啊,网上都有报道他的!”

“……”

那些围观的人,目光里都闪烁着羡慕和崇拜的看着卡座上的男人!他优雅地喝着高端白兰地。浑身透着一种不可一世,仿佛藐视天下一切。

沈江南沉默地看着这一切,他对这个男人并不感兴趣,因为他还没有资格另他感兴趣,他唯一想知道的是,他们接下来,将会怎么欺负那位姑娘。

“聂少,我把美女给你叫来了。”那个胖子粗鲁的将萧瑞希拉到卡座跟前,心花怒放地对卡座上的男人说道。

卡座上的男人,眉毛微扬,瞟了一眼站在面前的萧瑞希。

然后他拿起桌子上的一瓶白兰地,往空酒杯里倒满酒,然后再将酒杯往萧瑞希面前推了推。

“喝了它!”男人命令道,语气虽然不温不火,可听起来却很霸道。

“对不起,我不会喝酒!”萧瑞希带着厌弃的目光斜了聂少一眼。

别以为你有钱有势,就可以为所欲为!陪你喝酒?你配吗?想请她喝酒的人都可以排成一个连了,她最讨厌这种有点钱就无法无天的人,萧瑞希脸上表现出来一种寻常女人所没有的傲气。

要是换了别的女人,巴不得跟这位富少扯上一星半点的关系。可萧瑞希表现出来的样子,是根本不屑!

看着美女,沈江南的目光里闪过一丝欣赏。

“你别不识好歹,我们聂少请你喝酒,那是你的福份!”那胖子立刻喝斥道。

“哼!我不稀罕!”美女把脸扭向一边,冷冷地道,脸上表现出浓浓的倔强与不屑。

被她拒绝,那个叫聂少的男人抬头眯着眼睛看着萧瑞希,目光里带着强势,居然敢不给他面子,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人敢不给他面子。

“小胖,教教她规矩!”他一声低沈。

“好勒,聂少!”胖男人说着,撩了撩衣袖,然后挥手狠狠一抽。

“啪!”

巴掌落到萧瑞希的脸上。耳光声响彻开来。

随着刺耳的耳光声,二楼上的沈江南,眉头蓦地微皱。欺负女人的场面,实在让他看不惯。他的目光变得深邃起来。

全场很安静,落针可闻。

围观的人都在用复杂又有些许同情的目光看着萧瑞希。

萧瑞希那绝美又白皙的脸上,顿时起了一个红红的巴掌印。很疼!很恨!

她翻起一双白生生的眼睛瞪着卡座上的男人,目光里闪烁着怨恨的光芒。

她从小长到大,从来没有被人打过耳光,可今天,居然无缘无故的被人欺负,被人打了耳光。这口气,说什么也咽不下去!

“人渣!我跟你拼了!”张瑞希突然激动地大喊一声,要朝卡座上的男人扑过去。

无奈,她立刻就被那两个保镖给拦住了,那两个保镖就像是一堵墙一样挡在她的面前,她抬起双眼看着他们,表情绝望。她知道,她跟本动不了那个男人。

卡座上的男人重新拿起酒瓶,往杯子里倒了一杯酒,并且往酒杯里放了一些白色粉末,他端起杯子,一边将粉末摇晃融化均匀,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既然,你不想喝敬酒,那我就让你喝罚酒,这酒里面放了药,我要你一滴不剩的将它喝下去。”男人说着,阴沉的目光看向了萧瑞希。

萧瑞希脸色顿时一白,目光里闪烁着又惊又惧的光芒。

二楼上,端着酒杯喝酒的沈江南,深邃的目光,一点点变得寒冷起来。聂少那种畜牲行为,另他感觉到了不愉。

“不……不要……”萧瑞希绝望摇着头,身子本能的往后退缩。此刻,她非常希望这个男人能够放过她,可是她也知道,这个人是不可能放过她的。她觉得自己就要完蛋了!

“来,灌她喝下!”聂少将酒杯往前推了推。

“好勒!”胖子心花怒放地应着。

然后,他得意地端起酒杯,突然一手抓住美女的秀发,将她的头给扯得仰了起来,另一只手将酒杯伸到了美女的嘴边,“给我喝!”


“不,不要……”萧瑞希紧闭着嘴,从喉咙里挤出慌张的字眼,她恐惧到了极点。让她喝下了药的酒,还不如直接杀了她更好。以免喝下去之后,遭他们惨无人道的侮辱。

“给老子喝!”胖子强行地用杯子撬开萧瑞希的嘴,眼看就要往里灌酒了。

就在所有人都紧张地看着他们,都以为萧瑞希喝定了这杯“罚酒”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一个硬币突然从天而降,“砰”一下打在胖子手上的酒杯上,酒杯顿时玻璃四渐,洒下来的酒洒了他一身。

“啊?”胖子惊呼一声。

紧跟着,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唰唰地抬头,向上面看去。

二楼的阁楼上,只见沈江南休闲的喝酒,就跟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就他独自一个人坐在二楼的卡座上,显得太突兀。很显然,除了他,不会是别人干的!

聂欧抬头带着鹰眼一样的目光看向楼上的沈江南,然后缓缓向二楼走去。居然还有人敢管他聂欧的闲事,他到想去看一看,这个人,是个什么人。

聂欧走到二楼,胖子也强行拉着萧瑞希上了二楼,还有那两个保镖,也都跟着上了二楼。只有余下的客人,只敢在一楼抬头观看,因为,他们害怕殃及余池。

一到楼上,两个保镖立刻走到沈江南的跟前,立刻就要对他动手。

拳头刚举起来,却见聂欧却向他们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退下。

那两个保镖自动的退到一边。

自始自终,沈江南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他依就旁若无人地喝自己的酒,仿佛把所有的人都当成了空气一般。

聂欧走到沈江南那桌的位置,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眯起眼睛,紧紧地盯着他,低沉地问道:“刚才,是你扔的硬币?”

沈江南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滚开!你不配跟我坐在一张桌子。”

沈江南这句不温不火的话,透着无与伦比的尊荣和傲气。另在场的人不由一愣!他可是聂少啊!居然有人敢这样跟他说话!

“你说什么?”聂欧也以为自己听错了。长这么大,还没有人跟他说过这样的话。绝对是听错了。

哪知,沈江南又重复了一遍,而且是一字一句,说得清清楚楚,“我叫你滚开,你不配跟我坐在一起!”

“啊……”众人一声惊呼。

“他可是聂少啊!南城第一富二代啊!居然说他不配!”

“太狂妄了!呵呵,这小子太狂妄了!”聂欧身后的跟班指着沈江南嘲笑道。

“呵呵,就是啊,太狂妄了!”

“居然敢跟聂少这么说话,他以为他是谁呀!”

“……”

现场一阵骚动,所有人都嘴角都露出嘲笑的笑容,他们都觉得这个人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他们觉得,沈江南说这话,就像是一场笑话。

只有萧瑞希用有些担忧的目光看着沈江南,她觉得是他害了他。他今晚恐怕要遭殃了!

现场很快安静下来。

聂欧脸上的表情很难看,虽然他勉强的露着微笑,可目光里却隐含着阴鸷的光芒看着沈江南,这小子居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他说这样的话,看来,是个无知、幼稚、没分寸的家伙。

“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他眯着眼睛看着沈江南,嘴角上挂着威胁的笑容。

沈江南讽刺地轻笑一声。没说话,不过表现出来的样子,完全就是不屑。他那傲然的模样,仿佛根本就没把这位赫赫有名的富二代放在眼里。

聂欧脸上的笑容僵住,表情再一点点放松下来,转而露出满脸阴鸷。

“我给你三秒钟时间,立刻掌自己几个嘴巴子,这样我便当你是无知三岁小儿的失误,便不跟你计较了!否则……”聂欧的目光很阴冷。

“是么?”沈江南不屑地一声轻笑,他放下手中的酒杯,用深邃的目光对视着聂欧,漫不经心地说道:“这话应该我对你说,如果你聪明的话,立刻跪在地上给我磕三个响头,这样我便饶了你。”

“啊?”

现场又是一阵骚动。

所有人都被他这话给震惊了,大家纷纷摇头,觉得他这一下肯定死定了。聂少绝不会饶了他!

萧瑞希脸上的表情,更加担忧!他怎么可能会是聂欧的对手,聂欧身边有这么强旱的保镖。她觉得这个男的这一下惨了!都是因为她,要害得人家遭殃了。

此刻,聂欧的脸上再也没有了笑容,反而,脸色变得很难看,目光里透着阴狠毒辣的光芒。他居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侮辱他!看来是得给他一点教训了!

聂欧向那两个保镖使了使眼色。

那两保镖,立刻捏紧拳头。

下一秒,一个结结实实的拳头直朝沈江南的头部攻来。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沈江南要被那保镖给一拳打爆头的时候。

却意外的发现,沈江南突然捏住了向他攻来的捏头。

那保镖顿时感觉自己的捏头就像被一个大铁套给套住了似的,另他生疼,并且动弹不得。

“咔嚓!”沈江南右手轻轻一拧,那个保镖的胳膊就被拧断了。

“啊!”保镖顿时抱着那只胳膊,滚倒在地上惨叫!

所有人被这场面给看得慌了。

聂欧不由一怔!够毒辣!

而萧瑞希却眼神一亮,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还有这样的身手。

而另一个保镖见自己的同伴被拧断了胳膊,立刻情绪爆发,大吼一声,跳起来一脚朝沈江南的头部踢来。

就他结结实实的那一脚,若是换了普通人,估计早就倒在地上不醒人世了。

可惜,他面对的是沈江南。作为被河神收为义子的沈江南,身上技能深不可测。别说是这样的小喽啰,就算是武道宗师也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因此,就在那保镖的飞腿踢过来的时候,沈江南一把抓住那保镖的脚腕,同时,轻轻一扭。

“咔嚓!”那保镖的整条腿断了。

那保镖顿时跟疯了一样的,摔在地上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叫。

聂欧不由一惊,不过,更多的是怒愤,这小子居然连伤他两个保镖,叔可忍婶不可忍。

他立刻对旁边还在惊愕中没回过神来的胖子说道:“小胖,打电话把老九叫来!”

“好的,聂少。”胖子回过神来,点头应道,他先用用心虚的目光看了一眼沈江南,紧跟着又像看到了希望似的,幸灾乐祸的道:“你等着吧,小子,这回你死定了,九哥一来,这回你死定了!”他说着,摸出手机,到一边去打电话去了。

提到九哥,在场的人立刻又都向沈江南投来了同情的目光,因为,这个九哥可不是一般人,他可是这个片区的老大。在整个夜色街,九哥可以说是一手遮天,而且,他为人十分的狠毒,可以说是无法无天,谁要惹上他,不是残废就是死!他手上是犯法不只一条人命的,不过,就这样他也没有蹲监狱,所以可以想像他的背景了。

所以,大家都觉得,这一下,沈江南恐怕惨了!

萧瑞希更加担忧的看着沈江南,心里也更加的内疚了,她觉得,这一次,她恐怕是害死这个人了。她连忙向沈江南使眼色,意思是,趁九哥还没有来,叫他赶紧跑。

哪知,沈江南根本没在意,他明明看到了萧瑞希向他使眼色,可他就跟没看见似的,完全没有理会。

萧瑞希真是急死了,她真是不明白,这个人是没明白她的意思,还是故意不理她。

这时,胖子已经打完电话过来了,一脸激动地对聂欧说:“九哥说了,他立刻就过来,等着吧,他很快就会到的!”胖子说着,向沈江南投来一个幸灾乐祸的目光。很快就可以有好戏看了!


“走啊!你快走啊!”萧瑞希突然喊道,这个时候,她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总不明眼睁睁看着这个为她出头的人命丧黄泉吧!九哥很快就会来了,再不走就走不掉了!

“闭嘴!”聂欧狠狠的瞪了萧瑞希一眼,怪她多嘴,他怕沈江南真的会走,所以立刻又故意冲沈江南嘲笑道:“走?怎么?你怕了吗?”

沈江南听得出来,这是激将法,聂欧是怕他真的会走,所以故意这样说的。

“谁说我要走了?我酒还没喝够呢!”沈江南说着,继续倒起酒喝。

见他这样,萧瑞希真是急死了,觉得这个人怎么这么傻,明明可以走脱的,可他却偏偏等死!

见沈江南概本就没有逃跑的意思,聂欧的表情放松下来,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容,本以为这个人有两下子,却没想到会这么愚蠢!你就等着吧!等九哥一来,让你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现场大家都在安静的等待九哥的到来。气氛,就像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蹬!”

“蹬!”

“蹬!”

楼下响起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一楼的的人群,自动的让开了一条道。

顿时,一伙人走了进来,那伙人全是西装革履,穿戴整齐,浑身笔直如枪,每一个都散发着凌历的气势。

而走在最前面的人,却是身穿一件黑色风衣,身份与那些黑西装隔了开来,那个人满脸横肉,体格看起来很精壮,显然是经过千锤百炼的,而且目光里带着一种浓浓的凶残之气,一看就不是个善类。

“快看,九哥来了!”

“九哥来了,那小子死定了!”聂欧身边的胖子激动了起来。

聂欧自己的脸上,也露出了满意的微笑。好戏马上就要上演了!

萧瑞希用绝望的眼神看了一眼沈江南,他这一次死定了!都是自己害了他!

赵九那火人直奔上二楼。

见到聂欧,赵九显得很客气,用关心的语气问道:“聂少,你没事吧!”然后又看到地上躺着两个人,不由眉头一皱,谁来有高人在此,居然连聂少的保镖都不是对手!

“这是谁干的?”赵九问道。

聂欧阴阳怪气地说:“老九,你来得正好,这里有人不但打伤了我的保镖,而且还要让我给他下跪磕头,你说,这头能磕吗?”

王九两眼一鼓,威着一张脸四下搜寻吼道,“谁这么大胆子,居然敢得罪聂少,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赵九威严又凶残的目光向楼下那些客人扫去,仿佛是要把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给搜出来。

“不用找啦!我就在这里,是我要让这位聂少给我磕头!人也是我打伤的。”沈江南泰然自若地说完,又泰然自若地端起酒喝了一杯。仿佛完全就没把赵九之流放在眼里。

赵九原本搜寻的目光缓缓移到了沈江南的身上,那双三角眼,眯着眼睛盯住沈江南,眼中透着凶残的光芒,犹如一把即将出壳的利剑。

“你又是谁?”赵九沈声问道。

“你不配知道我的身份!”沈江南淡淡地说。

“哼!你好大的口气啊,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吧!”赵九重重地一拍桌子,桌子上的酒瓶被震了下去,摔在了地上,还有小半瓶没有喝完的酒,洒了一地。

“啊!”沈江南一声轻呼,不是被吓到了,而是心疼酒被打碎了,这可是上好的龙舌兰,洒了多可惜啊!尽管以他的身份,什么样的名酒他都喝过,但,他还是很不喜欢浪费。酒是用粮食酿制的,浪费酒就是浪费粮食。从小,我们老祖先的文化就教育我们,粒粒皆辛苦!

可这个赵九居然,酒了他的酒。

“你洒了我的酒,浪费粮食可耻!真该死!”沈江南说话的语气十分平静,可字里行间,却透着无尽的寒意。

“哈哈,小子,我看是你真该死吧!你知道这是谁的地盘吗?这是我王九的地盘,你居然敢在老子的地盘惹事,当真是该死!”赵九粗鲁地说道。

“你还跟他啰嗦什么?赶快把他给料理了,我一秒钟都不想再看到这个人。”聂欧不耐烦地说道。他现在,很想立刻看到南宫挨打,以解他心头之气。

赵九原来还想再啰嗦几句的,现在听聂欧那么一说,便立刻对身后的手下高喊一声:“来呀,把这小子的手给我剁了!”

剁手?

全场一阵骚动。这也太残忍!居然要剁手!

“呵,这一下有他受的,得罪我们聂少,就是得罪九哥,得罪九哥,就不得好活!”胖子脸上露出幸灾乐祸和得意的笑容。

聂欧脸上也勾勒起满意的弧度。

只有萧瑞希,表情显得很痛苦,心里的内疚感,另她眼框不断发热。她抱歉地看着沈江南,仿佛像是在说,都是我害了你!你刚才不应该出手帮我!

而沈江南却淡定依就,好像马上就要发生的剁手事情,根本就不存在似的。他依就漫不经心地倒着酒,仰头喝了下去。

“唰!”

一个手下一下从腰间抽出刀来,并同时向另外几个手下使眼色,示意让他们抓住沈江南。

两名手下立刻跑上来抓住沈江南的胳膊,将他的胳膊放在桌子上,准备让拿刀那人砍。

沈江南一点也没有挣扎的意思,就跟既将要剁的并不是他的手,而是别人的手一样。

他另外一只手依就继续端着杯子喝酒。

“啊……”

拿刀那人大吼一声,举起了钢刀……

“啊!”

现场也跟着发出一声惊呼,所有人都以为,下一秒,刀就要落到沈江南的胳膊上了,沈江南的胳膊将会被整整齐齐的砍下来。

想着那血淋淋的惨不忍睹的样子,很多胆子小的人都本能的闭上了眼睛。

萧瑞希跟他们一样闭上了眼睛,就好像那刀砍的是她自己的手臂一样,心提到了嗓子眼里,连呼吸似乎都停止了。

“砰……”

就在所有人以为刀子已经砍到了沈江南胳膊上的时候,哪知那个举刀的人却突然被一掌拍飞了出去,直飞了四五米远,身子像一个麻袋一样狠狠砸在墙上,又摔落到地上。

“噗嗤……”那人顿时身受重伤,从嘴里喷出一口鲜血,两眼一闭,晕死了过去。这期间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

赵九不由一怔,这个人的身手如此了得!看来是一个高手啊!尽管赵九是一个练家子,可跟这个人比起来,很显然是远远不及的。幸好,我们人多,身上又有家伙!这小子再能打,也经不住这么多人围攻吧!

当下,赵九向他那些手下一挥手。

那些手下立刻都从身上抽出刀来,钢刀在五光十色的灯光的照耀下,显得十分刺眼。

看到这阵势,聂欧和胖子赶紧退到一边去,怕伤及鱼池。

萧瑞希忧虑的看了沈江南一眼,也退到了边上去。

“动手!”赵九大喊一声。

那十几个手下顿时气势磅礴,如洪水一般,举着刀向沈江南冲了过来。

这时,只见沈江南右脚往地上一跺,地上刚才摔碎的酒瓶碎玻璃块顿时飞了起来,飞起一米多高,并同时如同飞沙走石一般向那些朝他冲过来的西装男飞去。

“滴滴答答!”

那些碎玻璃像暗器一样的射中那些人,或脸上,或手上,或胸口上,或脖子上……他们手里的钢刀飞到了一边。

“啊……”

“啊……”

“……”

连续不断的惨叫声,此起彼伏,响彻整个夜色酒吧!

那些西装男,有的捂着脸,有的捂着胳膊,有的捂着胸口,他们受伤的地方,明晃晃的碎玻璃块杂进了肉里,血肉模糊!他们一声声惨叫着!

整个场面惊心动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