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宠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冷婚

冷婚

爆火的小元宝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没有不回归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婚姻,也没有一直在梦幻中的爱情;现实生活中的婚姻生活究竟是什么样子,唐默也是在嫁到豪门之后,才颠覆了她的认知。没有强大的家族依靠,唐默这样一个没头脑没手段的普通女人,遇上灰暗的婚姻她又有什么反抗的权力,有的不过是说分手的勇气。

主角:唐默,傅君翊   更新:2022-07-15 21:5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默,傅君翊 的女频言情小说《冷婚》,由网络作家“爆火的小元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没有不回归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婚姻,也没有一直在梦幻中的爱情;现实生活中的婚姻生活究竟是什么样子,唐默也是在嫁到豪门之后,才颠覆了她的认知。没有强大的家族依靠,唐默这样一个没头脑没手段的普通女人,遇上灰暗的婚姻她又有什么反抗的权力,有的不过是说分手的勇气。

《冷婚》精彩片段

老公出轨了,我该不该离婚?

唐默以前看到这种事情,都是一笑置之。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也会有一天面临这个问题。

“默默啊,男人都这个样子的,你们还有孩子,只要他知道错了,你就原谅他吧!这日子总归还是要过下去的。”

看着母亲发来的信息,唐默泪如江河,不断汹涌而出。

她和薛家明大学时期相恋,毕业后结婚,他努力爬到公司管理岗位,她也在医院努力拼搏,日子虽然也有争吵,但还算平淡。

两个月前他们有了自己的宝宝, 在家里即便薛家明不算是个负责任的老公,但只要没涉及底线,她都忍了。

唐默本以为他们的生活就会这么过下去,却怎么都没想到,他会背叛她,背叛这个家。

脑海中闪现出她和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最后全部化成照片中他和别的女人亲密的模样。

唐默握紧了拳,暗暗下了决定。

砰砰砰——

门外突然传来大力敲门声,唐默尚且没来的及收拾好自己的心情,房门就被人推开。

“唐医生,呼吸科那边闹起来了,您……”

护士的声音戛然而止,看着唐默满脸泪痕,突然间有些不知所措。

“什么事?”

唐默抹了把眼泪,从地上站起来,看她。

“……有个女患者,不愿意取号排队……”护士讷讷,唐默却已经从她身边错身而过,往呼吸科快步走去。

……

“我都咳血了!还排什么号?非要我死在这里,你们才甘心吗?!”

唐默远远跑过来,就看到了科室门口一个年轻的女人嚣张的指着护士骂。

“女士你好!我是呼吸科的医生唐默,请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助你的吗?”

她看向女人,眼眶虽然还有些红,但语气已然冷静。

“你就是唐默?”

女人上下扫了她一眼,神色轻蔑,“也不怎么样嘛!听说你是你们呼吸科最好的大夫?”

唐默扯了扯唇,“过誉了,但呼吸科相关的病症我都略知一二。”

“那好,你现在给我诊断一下,我今早咳血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的,请您去取号排下队,我会在诊室等您。”

“排什么队?!你是聋了吗?我是咳血,咳血!晚一分钟我的生命无法保障,你们赔得起吗?!”女人叫嚣道。

“女士,是这样的,按照医院规定……”

“我管你们什么规定!”

女人不耐烦,“知道我男朋友是谁吗?再啰嗦,我让你们院长开除你!”

这不是唐默第一次遇到医闹,若是以前,她还能压抑住怒气平缓解决,但今天,或许因为家庭因素,她本身情绪就已经达到了崩溃的临界值,再遇到这种胡搅蛮缠的主儿,脾气一下子上来了。

“你男朋友哪怕是李刚,我们也要按照规矩办事!”

唐默道:“如果每个患者都和你一样,那医院也不用经营了!”

“你居然敢讽刺我?”女人不可思议。

“我一定要开除你!”

“请便!”

唐默见她拿起手机不知道要给谁打电话,面无表情,转身走进了诊室。

院长来的很快,他身边还站着一个矜贵自持的男人。

剪裁合体的西装,修长笔直的身材,眼神深邃,棱角分明。明明是最正统的帅哥长相,偏生眉宇之间生了一点朱砂,平白将那分冷硬和端正撕扯着,柔和了几分。

饶是唐默见多了各种帅哥,也忍不住多扫了几眼。

只是待她看到男人的手臂被女人缠上时,那股子惊艳便迅速淡了下去。

原来他就是‘李刚’。

“唐医生!过来给林小姐道歉!”

院长一来就对着那个女人就是一阵点头哈腰,再看向唐默的时候,脸立马拉了下来。

烦躁的叹了口气,唐默却只能迈着步子往外走。

“院长。”

“你是怎么回事?怎么能和林小姐发生冲突?我们是医者,应该爱人,不单单要注意患者的身体,精神和情绪也要关注呀!”

“呵。”

无奈的笑了一声,唐默道:“院长,下结论之前您都不问一下来龙去脉吗?”

“还用问吗?林小姐可是傅总的女朋友!以她的身份怎么会冤枉你!”

“所以,我道歉,是因为她的身份,而不是事情的对错,是吗?”

“唐默!你是第一天当医生吗?说的这都是什么话!”

看着横眉冷对的院长,唐默胸腔中的怒气彻底压抑不住,爆发。

将胸前的牌子取下来扔到院长身上,

唐默道:“谁想道歉谁道歉,我不干了!”

但刚转身,她便被人拦住。

“我女朋友的病还没看,你暂时还不能走。”

唐默抬眼,嘴角扯出一分讽刺。

“这医院多的是想为你们服务的人,不差我一个!让开!”

傅君翊皱眉,“委屈不说,却耍脾气,你这是小孩子的行为。”

“我什么行为,我自己负责,不会建立在伤害别人利益的情况下!”

“放着这么多的患者却临阵脱逃,这算不算伤害?”

他一针见血,直接钳住了她的软肋。

扫了一眼正在等着叫号的病患们,唐默的心颤了颤,神色复杂。

“就算要离开,也该将最后一批患者诊疗完。”他适时开口。

唐默咬唇,转身闷不吭声的坐进了诊室。

“早这样不就行了。”女人趾高气扬的坐在了她面前。


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想到一墙之隔后的人,唐默站在门前良久。

直到里面传来了孩子的哭闹声,她这才深吸了一口气,走了进去。

“宝宝怎么了?”

“我怎么知道?赔钱货就是事儿多!”

林芳兰瞅了她一眼,将孩子塞进她怀里。

“谁生谁养!又不是个孙子,浪费我时间!”

孩子哭的唐默心疼,顾不上林芳兰的念叨,她抱着孩子就往房间走去。

房间内,薛家明正对着电脑做着什么。

见到唐默进来,连忙将电脑合上。

“老婆,你下班了?今天倒是挺早的哈~”

想起在医院,小三发给她的那些露骨照片,再看到薛家明如今这个闪躲的神情,唐默还有什么想不明白的?

“你在做什么?”

“我在忙工作啊!”

“孩子一直在哭,你没听到?”

薛家明眼神闪了闪,“孩子怎么了?”

“呵,算了!”

唐默强压住心中的悲哀,一字一顿道:“薛家明,我们离婚吧!”

“你说什么?”

薛家明有些懵,“你在开玩笑吗?”

“我没开玩笑。”

唐默看着怀中的孩子,强忍着没落下泪。

“唐默,你至于吗?!我不就没听到孩子哭吗?我整天累死累活的工作,还不是为了这个家!结婚两年,我不求你像其他女人那样温柔体贴,但至少你别总是没事找事儿行吗?!”

“是,我不温柔体贴,我喜欢没事找事儿,可是薛家明……”

唐默看着他,哽咽道:“你TM当年追我的时候,我不就是这个样子吗?!你若不乐意,大可以和我离婚啊!背着我出去找小三是恶心谁啊!”

“唐默!”薛家明神色闪烁,但态度强硬,“我警告你!有事说事,别扯些有的没的,什么小三?什么出轨?少往我身上泼脏水!”

“泼脏水?”唐默红着眼,将手机中一张张露骨的照片砸向他。

“你告诉我这些是什么?!薛家明,我当年真是眼瞎,居然没看出来你是这种人!”

“这……”

薛家明看着那一张张照片,有些心虚的说不出话来,“这是谁给你的?”

“这不重要了,薛家明,我们离婚,其他的什么都不要说了。”

眼见着孩子哭的脸都发白,唐默干脆抱起孩子就往外走。

所有的痛苦和泪水在医院已经落尽,她不屑于再去纠结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放手,是她留给自己最后的体面。

薛家明是知道唐默脾气的,眼见着她动了真格,牙一咬,跪在了她面前。

“老婆,对不起,我和她只是酒后乱性,我爱的还是你啊!”

“让开!”

“不让!老婆,刚刚是我脑子犯浑,其实你很好,是我不是东西!我答应你,我会马上就和她断掉,求求你,不要离婚好不好?就当……”

他的眼神扫了一眼唐默怀中的孩子,眼神一亮,“就当为了孩子!对,为了孩子!宝宝不能没有爸爸!我以后一定守着你们娘俩,绝对不会再犯了,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吵什么,吵什么?!”

听到动静的林芳兰走过来,见跪在地上的薛家明,赶紧跑过去将他扶起来。

“哎呦,儿子,你怎么跪在地上?”

“唐默!”她怒目而视,“你胆子肥了!敢这么对待我儿子!”

“妈,你别说了。”薛家明拉了拉母亲的胳膊。

“我为什么不说?!作为一个女人,相夫教子是最基本的!你看看她,天天只顾着和病人打交道,家务家务不做,丈夫丈夫不管,连个带把的都生不出来!我老薛家娶了她这么个儿媳妇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即便是早就了解林芳兰的嘴,听到这些话,唐默的胸腔里面仍然痛的流血。

“你说的对。”唐默抬眼看向林芳兰,“我和薛家明的结合的确是个错误。”

“你知道就好!家明当初娶你我就不同意,但现在已经结婚了,退货显然是不可能了,你们……”

“我们离婚。”

“……什么?”林芳兰骤然听到唐默的话,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离婚协议我会尽快拟出来,现在,让开!”

唐默直接冲过两个障碍,不让他们看到自己倾泻而下的泪水。

三年恋爱,两年婚姻,是她唐默瞎了眼,看错了人!

“离婚这事儿你给我讲清楚!”林芳兰和薛家明在后面跟了上来。

“我儿子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凭什么你要离婚就离婚?!”

林芳兰泼妇一般撕扯着唐默。

“你一个农村出来的贱货,我儿子好心收了你就不错了!你嫁过来之后不说侍奉公婆和丈夫,连个儿子都没生出来,你现在还敢和我说离婚?!”

顾及怀中的孩子,唐默只能不断闪躲,但她的头发被林芳兰拽住,只能被动的被对方撕扯,狼狈又痛苦。

“放开我!”

唐默痛呼出声,一个趔趄,她连忙抱紧了怀中的孩子,闭上了眼睛。

但预期而来的疼痛没有传来,身体反而跌进了一个宽厚的胸膛。

“没事吧?”

抬眼看到突然出现的男人,唐默顿时一惊,“你怎么在这儿?”

傅君翊走到哪儿都是人群的焦点,看到他抱着自家的唐默,薛家明的眼神闪了闪。

“好啊!唐默,你硬要和我离婚,原来是在外面有了姘头!”

唐默猛然扭头看向薛家明,眼神里满是不可思议和悲愤,“你说什么?”

她全部神经都在薛家明身上,没注意已经冲到了身边的林芳兰。

“居然敢背着我儿子偷人!我打死你这个贱种!”


电光火石之间,

“咚——”

唐默回首,只来得及对上傅君翊紧皱的眉头,和眼神里一闪而过的痛色。

在他们身后,是手持铁棍的林芳兰。

“你怎么样?她砸到你哪里了?”

话音未落,林芳兰的第二棍又砸了过来。

这一次,傅君翊有了准备,伸手便将棍子扯住,往后一推,林芳兰瞬间跌到在地。

“哎呦!你个杀千刀的!偷我儿媳妇,现在还打老人!你不得好死!”

“这附近有监控,你若再闹,我就将你送进警局关上几年!”傅君翊阴沉着脸看她。

薛家明虽然也生气,但眼前的男人穿着高贵,气场强大,一看便知身份不一般,和这种人杠上,他们落不到任何好处。

连忙扶住了林芳兰的胳膊道:“妈,别闹了,先让孩子去医院看病吧!”

这话提醒了傅君翊,他扭头看向唐默怀中已经哭声沙哑的孩子,拉着她就往车子走。

“我送你去医院。”

……

“嘶……”

“忍着点。”唐默安慰了一句,手指在傅君翊被砸青紫的皮肤上均匀的抹着药膏。

“今天,谢谢你了。”

不久前才在医院对峙过,唐默委实没想到今天救了她的,会是傅君翊。

因为疼痛,男人的眉头紧锁。

听到她这话,微微侧头,声音平静,“孩子还好吗?”

“谢谢关心,儿科那边有我朋友,她帮小宝看了一下,问题不大,现在已经在育婴室睡着了。”

“嗯。”他觉得差不多了,起身将衣服穿好,“你的家事我不便过问,不过孩子无辜,好好照顾她。”

“听说你来医院了,君翊——”

房门突然被打开,女人的话戛然而止。

她的视线扫过唐默,而后停在傅君翊有些凌乱的衣服上。

“你们做了什么?!”

听到她的尖叫声,唐默心知她误会,连忙解释:“林小姐,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我是在帮……”

“啪!”

唐默捂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林湘。

“贱人!从第一次见面,看到你那双直勾勾盯着君翊的眼睛,我就知道你不是个好东西!没想到你居然真敢勾引我男朋友!”

第二巴掌眼见着又要袭来,挥过来的手腕却被傅君翊抓住。

“别闹,我和她什么都没有发生。”

“还说没有发生!我都看到了!”

林湘气的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你的衣服都被扯开了!如果不是我来得早,你们都……都……”

“唐医生,孩子醒了,我把她抱过来了。”

唐默从护士手中接过孩子,傅君翊下意识也跟着瞥了一眼。

“好啊!你们居然连孩子都有了!”

林湘尖叫,“贱人!我要和你拼了!”

唐默怀中还有孩子,见到林湘怒火汹汹的冲过来,傅君翊连忙挡在了她面前,抓住了林湘的手,不让她动弹。

“孩子不是我的,你不要多想。”

“我不信!你们必须给我做个亲子鉴定!”林湘边哭边叫,“不然我就告诉爷爷,让他为我做主!”

“林湘!”傅君翊声音发沉,“不要无理取闹!”

见他发火,林湘这才委屈巴巴的闭了嘴。

“林小姐,病不讳医,我刚刚只是给他上药。”

虽然林湘已经消停,但唐默还是觉得应该和她解释清楚,至于她信不信那就是她自己的事情了。

“两位,我先回去了。”

傅君翊微微颔首,林湘是想拦却不敢拦。

从医院出来,唐默抱着孩子却突然不知道该去哪里。

晚上闹成那个样子,她根本不想回家。

“叮铃铃——”

手机响起,唐默接起电话,“妈?”

“默默,我怎么听家明说你要和他离婚?”

“嗯。”唐默听到母亲的声音,鼻子一酸,落下泪来。

“妈,这事儿你们就别管了,我自己会处理。”

“你的处理就是离婚?一旦离婚,你就是二婚的女人了,还有哪个好男人愿意要你?还有孩子,你想过离婚后孩子又该怎么办吗?

那单亲的小孩子在学校里受人蔑视,被人欺负了,你都没法给她讨回公道!总之,我不同意离婚!”

“妈……”

“别喊我妈!”

唐母道:“唐默,你现在马上带着孩子回家,等我和你爸爸过去,离不离婚的,等我们到了再说!”

挂断电话,唐默垂眸看着已经睡熟了的孩子,独自流泪。

阴森的黑夜下,灯光将她的身影拉的斜长,狼狈又无助。

……

唐默还是没有回家,她在宾馆开了个房间,带着宝宝凑合了一夜。

期间薛家明和林芳兰打了无数电话,她都没有接。

直到黎明到来,唐家父母下了火车,唐默才跟着他们一起回到了薛家。

“哎呦,我的乖孙女,在外面一夜,都瘦了。”

一进门,林芳兰就冲过去,从唐默怀里将孩子抢了过来。

仿佛昨天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她本来就是个爱孙女的好奶奶。

而面对唐父唐母,她看都不看一眼,径直往里面走,薛家明适时走过来,将二老接了进来。

“爸妈,劳烦你们为了我们,大老远的跑过来。来,喝水。”

唐默知道,自家父母一直对这个女婿是很满意的,嘴巴甜,会来事儿,去乡下的时候还能给他们撑面子。

结婚两年,她一直都是报喜不报忧,在父母眼中,给薛家明留足了面子。但现在,她却不知道自己当初那么做,到底是对还是错。

“家明,你别忙活了,先坐下。”唐父开口,又看了一眼林芳兰,“亲家母,你也一起吧!关于两个孩子的事情,我们聊聊。”

“有什么好聊的?”林芳兰斜眼道:“我们家从来没嫌弃你们农村出身,结了婚之后我尽心尽力照顾唐默,生了孩子后,我又帮着带孩子。可你们家唐默呢?她不仅不感恩,还整天给我摆脸色,现在倒好,居然还给我儿子戴了绿帽子!要和家明离婚!”

“我没有!”唐默反驳,“我没有任何对不起薛家明的地方!”

“没有?!”

林芳兰眉眼一竖,“你敢不敢把昨晚那个男人叫过来,我们当面对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