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宠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为你痴狂

为你痴狂

花开点点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世界很大,可陆兮的心很小,装下了顾淮远之后,便再也装不下别人;她是那种感情上认准一个便不放手的执着型女人,遇见顾淮远时,她还以为遇见此生挚爱,可后来她才慢慢的尝到了苦头。周围的人都知道陆兮爱顾淮远,爱的如痴如狂,可没有人比陆兮更清楚,她的爱情实际上是一场战争,她从没有胜利过。

主角:顾淮远,陆兮   更新:2022-07-15 21: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淮远,陆兮 的女频言情小说《为你痴狂》,由网络作家“花开点点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世界很大,可陆兮的心很小,装下了顾淮远之后,便再也装不下别人;她是那种感情上认准一个便不放手的执着型女人,遇见顾淮远时,她还以为遇见此生挚爱,可后来她才慢慢的尝到了苦头。周围的人都知道陆兮爱顾淮远,爱的如痴如狂,可没有人比陆兮更清楚,她的爱情实际上是一场战争,她从没有胜利过。

《为你痴狂》精彩片段

深冬,傍晚,大雪纷飞。

顾淮远的车子开进园子时,陆兮正坐在落地窗前,看着外头飘扬的雪花。

男人进屋,黑色大衣的肩头还带着星星点点的雪。

陆兮没有看他,似乎很专注于外头的景色。

顾淮远盯着她的背影几秒。

讥嘲的笑了笑。

将手中的文件放到桌子上,“签了。”

陆兮转身,看向那订在一起的几页A4纸,全身的神经僵了。

压下情绪的波动,缓缓起身走过去。

拿过文件,看到上头‘CA软件合作案’几个字时,浑身的血液似乎又流动了起来。

男人自她转身,就一直盯着她。

她一切微小的情绪尽收眼底。

顾淮远嗤笑,“怎么?以为是离婚协议?”

陆兮掀起眼皮看向他,“的确。”

她的承认,倒是让顾淮远哑口无言。

同时怒气,也在心底燃了起来。

结婚五年,他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要跟她离婚。

可没有一次成功过。

她就是个疯子,缠上他,怎么都甩不掉。

他眼神凛冽,厌恶之意明显,“你像真像鬼一样难以祛除。”

陆兮撩了撩头发,弯唇淡笑。

“五年前可是你自己要我嫁给你的,人嘛,做了决定,当然要承担后果。”

顾淮远呼吸渐渐加重,他的怒意已如燎原大火。

而女人却无丝毫惧意。

对上他被怒染红的眼,“救你最爱的那朵白莲花,于我而言是最大的让步,怎么?你还想爱情婚姻双丰收?我告诉你顾淮远,自从你和她背叛我的那一刻起,只要我活着,我就不会让你如愿。”

男人的额角青筋隐隐,捏紧的手,仿佛想将他掐死。

陆兮静静的看着面前容颜俊逸,却双目怒极的男人。

等待着他的气急败坏,尽失风度。

然而,他的怒却一瞬消失,勾唇冷笑。

“是么?那我倒要看看,谁能熬过谁,你?跟我谈如愿?可笑,我爱的人,她永远爱我,而你,永远只能做自己的囚徒。”

这句话,狠狠的扎进陆兮的心底。

他们即便分开,仍旧是相爱的。

而她,只能守着冷冰冰的婚姻……

他懂,他什么都懂,所以他一句话就能让她痛。

鼻尖恍然一酸,眼泪差点掉落。

陆兮狼狈低头,生忍住哽咽,“那又如何?我就是不成全你。”

“顾淮远,要离婚?除非你把我推进地狱。”


顾淮远冷笑,开口的音腔,比外头的风雪更刺骨。

“我会让你知道,嫁给我就是你的地狱。”

他手指敲了下桌面上的文件,“CA的合作就交给你了,如果谈不成,你就给我滚出‘顾氏’。”

陆兮葱白的指,随意的翻动纸张。

上面所有的条款都苛刻到不能称之为合作。

最重要的是,此次的竞争对手还是她的母家,陆氏。

这样的场景上演很多次,只要是陆氏要的合作,顾淮远都会让陆兮去横叉一脚。

目的就是让陆家厌恶她,从而失去依靠。

而他,双手干干净净,就能折掉她的羽翼。

陆兮放下文件,神色平淡,“你爱的一切,我都不会让它完整的属于你,不管是女人还是事业。”

婚姻,事业,全部有她的影子。

这是当初让她救人的条件。

受人逼迫的感觉并不好。

顾淮远可以说是每天都想将陆兮逐出自己的世界。

每一次都用最苛刻的条件来刁难她。

他想,婚离不掉,他可以不回家。

只要董事会将她逐出公司,那么他的世界就清净了。

然而,没有一次成功过……

此刻陆兮又说这样的话,再次点起了他的怒火。

他的手猛的掐上她的脖子,“你以为自己很厉害?不过就是个可怜的乞丐,希望我多看你一眼,我当初真是疯了,竟然会跟你这种恶毒的人谈三年恋爱。”

提及那三年的情感,陆兮的眼底布了层水光。

人生最低谷的时候遇到他,是他让她的心复苏,重燃热情。

那是她永远惦念的温柔。

陆兮的泪从眼角滑了下来,像是一个失去生气的木偶。

她哭了,顾淮远微怔,猛的甩开她。

“哭什么?装可怜?你以为这一招还管用吗?”

陆兮轻咳,缓了几秒,“当然没用,没你的白莲花会装。”

顾淮远极冷的看向她,“我跟她在一起时,你我已经没关系了!凭什么你要怪她?怪我?!”

“你跟我结婚,也是你自愿的!凭什么觉得是我逼的你?就因为我没成全你和戴琳琳?凭什么要我成全?你以为我是圣母吗?”

“你以为你跟我结婚,你就赢了?”

这句话很讽刺……

陆兮同样讥嘲的笑了起来。

“顾淮远,你不会觉得我还爱你吧?我告诉你,我是纯属觉得你们恶心,不想成全你们,所以才跟你结婚的。”

一口气说完,陆兮只觉心口又闷又痛。

可她的眼睛里却只有痛快与抱负跳跃着。

顾淮远双眸沉暗,盯着她的脸,眼底晕染的怒气逐渐溢出来。

他猛然将她扯进怀里,陆兮反抗的动作还没做出来。

男人的吻就落了下来。


如狂风暴雨,肆虐凶狠。

任陆兮怎样反抗,最终都难逃虎口。

沙发上,她头发凌乱,衣衫不整,双颊微红,有种落魄的性感。

顾淮远整理着衬衫,轻蔑的开口,“不是不爱么?还不是抗拒不了我?”

陆兮呆呆的一动不动。

这是她倔强的尊严,说不爱,只是单薄的伪装……

许久,陆兮才开腔,“正常反应而已,如果这是爱,那么你呢?”

这句话直接将局势扭转,堵的顾淮远半晌说不出一个字。

陆兮瞧着他脸色又开始不好。

见好就收,将他的长款西装随意的披在身上。

然后拿起文件,“明天我就飞去国外,你放心,这一次也同样不会让你失望。”

语毕,她起身,上楼。

顾淮远盯着她纤细的背影,眸光冷沉。

落地窗外的雪,仍旧在飘着,冰寒彻骨。

却不敌,这人间最冷的情。

……

第二日,陆兮赶往国外。

飞机落地时,正是深夜。

异国气候温和,但天气很糟糕,下着倾盆大雨。

助理提着箱子,打了很久的车都没成功。

她苦恼的开口,“陆总,很难叫到车……”

陆兮蹙眉,刚准备开口,面前忽然停了一辆车子。

说着流利的英文,问她们是否要打车。

助理看向陆兮,无声的询问。

这么大的雨,能有辆车,已经是运气。

陆兮点头,拉开车门,上车。

等到一切就绪,司机便启动车子平稳驶进车道。

报了地址之后,陆兮就闭目养神。

睁开眼睛时,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外面已经不再是繁华的城市,而是漆黑如墨的夜。

车子的灯光,是唯一的光亮。

小助理已经睡着了,陆兮心中一咯噔。

合同是顾淮远拿给她的,票是公司订的……

一根刺扎进了心脏,疼的她蹙眉,他竟是想要她的命吗?

异国他乡,大雨倾盆,事故易发,谁又能猜到这是一场精心谋划的祸事?

片刻,陆兮冷静的笑了笑。

握住助理的手,将她叫醒,示意她不要说话。

顾欣跟着陆兮很久,一个眼神就明白了过来。

陆兮转动手指上的戒指,一枚极细的针露了出来。

锁定目标,打算直接击中敌人要害。

而这时候,那司机却阴沉的开了口。

“你以为那玩意能伤的了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