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宠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世上无人再像她小说

世上无人再像她小说

佚名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宋晚意深爱着薄奕琛,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可她实在是没想到,他对她没有一点真心,他只把她当成对她父亲复仇的工具。等他完全架空她家企业,将他父亲送进监狱后,他再也不会在她面前伪装温顺,放肆的暴露出他对她家的恨。于是,他娶她回家,不顾一切的折磨她。临到她奄奄一息时,薄奕琛才知道后悔的滋味。可惜,世上无人再像她!

主角:薄奕琛,宋晚意   更新:2022-07-16 04:3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薄奕琛,宋晚意 的武侠仙侠小说《世上无人再像她小说》,由网络作家“佚名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宋晚意深爱着薄奕琛,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可她实在是没想到,他对她没有一点真心,他只把她当成对她父亲复仇的工具。等他完全架空她家企业,将他父亲送进监狱后,他再也不会在她面前伪装温顺,放肆的暴露出他对她家的恨。于是,他娶她回家,不顾一切的折磨她。临到她奄奄一息时,薄奕琛才知道后悔的滋味。可惜,世上无人再像她!

《世上无人再像她小说》精彩片段

夜,灯光朦胧。

女人狼狈地蜷缩在漆黑的床单上。

清瘦的身体白得扎眼。

相较于女人的清凉,站在床尾的男人姿态慵懒地斜靠在床柱上,一身西装革履,就连领带都是端端正正的,一点倾斜都没有。

他像是耐心的猎人,欣赏着猎物最后的垂死挣扎。

半晌,男人的嘴角扬起一抹嗜血的笑:“继续。”

女人的身子微不可见地抖了一下,却迟迟没有动静,男人微微眯眼:“你应该知道我没有什么耐性,薄太太。”

男人嘴里最后那“薄太太”三个字带着毫不掩饰的嘲弄,女人原本就盈满眼眶的泪水,终于在那一刻从脸颊落下。

她狠狠地咬住自己的唇,抬起脸,死死地盯着眼前恍若地狱撒旦一般的男人:“薄奕琛,我做不了这些,我是你的妻子,不是……”

妻子?听到这个称呼,男人眼底的嘲弄更浓了。

薄唇轻启,完美的声线吐出世上最为冰冷的字眼:“你应该庆幸你是我的妻子,所以我给你机会取悦我。是你所谓的自尊和骄傲,还是你父亲的一条命,选择权在你那里,你自己选。”

听到他的话,女人原本就没有丝毫血色的脸变得愈发苍白了。

片刻,她终于浑身发抖地慢慢伸出手……

男人既不催促也不参与,只是站在原地,漫不经心地看着。

她知道,他只是想要羞辱她而已。

绝望地闭上眼睛,女人心一狠,就要照做。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男人却忽的出声:“今天就到这里吧。”

女人手上的动作一顿,继而像是得到特赦一般在第一时间用床单把自己的身子裹了起来,见他似转身要走,她连忙叫住他:“我爸爸那边……”

“放心,我会让人打点下去,让他在里面好过一点。”

“可是你明明说,只要我乖乖听话,你就答应救我爸爸的。”

“我是个商人,什么货给什么价,你应该知道自己今天的表现有多让人扫兴。”

话落,男人没有再看女人一眼,临出门的时候,他却忽的停下脚步:“从明天开始思思会住到这里来,记得好好照顾她。”

思思?梁思思?女人不敢置信地看向他,有些歇斯底里地低喊:“不,薄奕琛,你不可以这样做!”

“不可以?”男人有些玩味地咀嚼着她刚刚脱口而出的话,“宋晚意,难道事到如今你还不明白,你已经再也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宋家千金了?”

顿了顿,他又轻轻补充了一句:“记住,除了薄太太这个身份,你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既然她当初这么处心积虑地想要嫁给他,那么他就如她所愿让她好好守着薄太太的身份直到她死。

但是他也会让她彻底明白,除了薄太太这个身份,她将一无所有。


第二天,江城暴雨。

薄奕琛一通电话,宋晚意不得不冒雨在门口等着接梁思思。

虽然打了伞,但是由于风雨太大,根本就没什么用。

没一会儿,宋晚意整个人就像是从水里打捞上来的一样,浑身湿透。

可是说好九点就到的梁思思却迟迟没有现身,宋晚意就这样像个傻子一样,从早上八点等到了晚上八点。

十月的天,已经有些寒意,等到薄奕琛带着梁思思出现在薄家大宅门口时,宋晚意已经摇摇欲坠。

看到宋晚意,梁思思明知故问:“这不是薄太太吗,这么大雨天地站在门口做什么?”

宋晚意抿着唇,只是直直地站着,不说话。

站在梁思思身旁的薄奕琛淡淡瞥了她一眼,云淡风轻地道:“是我让她等在门口接你,应该是早上的事了,不过一时忘了告诉她,我们改变了行程。”

梁思思一听,掩着嘴笑:“奕琛,你可真是太不体贴了,怎么可以让薄太太这样站在雨中等一天呐,你看她脸都白了。”

一口一句的“薄太太”从梁思思的嘴里说出来,显得格外的讽刺。

关于薄奕琛和梁思思的传闻,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宋父还没出事的时候宋晚意就因为这件事找薄奕琛谈过。

他当时安抚她,让她不要胡思乱想,宋晚意理所当然地认为他这是在向她说明,他和梁思思没有关系,可现在想起来他根本就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

现在,看着他和梁思思亲密无间的言行举止,宋晚意终于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那对男女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很快就走了进去。

因为等的时间实在太长,宋晚意举着雨伞的手早就已经僵掉,刚刚动了一下,连伞都抓不住了,就那么突兀的掉在了地上。

倾盆大雨瞬间从头浇下,让本就已经狼狈不堪的宋晚意,看起来变得更加可怜。

她抬头望着江城一望无际的夜空,感受着打在自己脸上的冰冷雨滴,终于没有再压抑自己,无声的,任由灼热的泪混入冰冷的雨中。

宋晚意迟迟没有进屋,薄奕琛和梁思思只管在客厅里面有说有笑,似乎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一干下人也不敢多说什么,最后还是老管家壮着胆子向薄奕琛提了一句:“先生,太太已经在外面站了一天了,她身子骨本来就不是很好,您看是不是叫她进来?”

听了老管家的话,薄奕琛只是轻轻抿了一口茶,梁思思顺势往他怀里一靠:“奕琛,看来薄太太趁你不在的时候,把你的人调教得不错。”

梁思思的言外之音明白人哪儿有听不出来的道理,无非是指老管家吃里扒外。

老管家正一脸尴尬地不知如何是好,薄奕琛倒是漫不经心地开了口:“思思,陈伯来我们薄家已经五十余载,我就是他一手带大的,对老人家还是尊敬点的好。”

声音里听不出喜怒,却惹得梁思思立刻正襟危坐,随即站起身来向老管家道了个歉,不敢有丝毫怠慢。

薄奕琛轻飘飘地瞥了她一眼,转而对站在老管家身后的一个小女佣道:“请太太进屋。”

小女佣应了声是,连忙跑了出去,可没一会儿她又一脸慌张地跑了回来:“不好了不好了,太太在门口晕倒了!”


宋晚意怀孕,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事。

薄奕琛的私人医生许言在看过宋晚意之后直摇头,她从来没有见过身体状况这么糟糕的孕妇。

许言除了是薄奕琛的私人医生,也和他私交甚笃。

本来他的家事她也没打算说什么,可是看到宋晚意这状态还是忍不住多嘴问了一句:“你真的和梁思思在一起了?”

梁思思在外的名声,她不信他不知道,而她也很清楚他的洁癖有多严重。

“什么时候你对我的私生活也感兴趣了?”

薄奕琛漫不经心地反问,很显然并不打算回答她的这个问题。

许言也并不打算追问,只轻声道:“如果你打算要这个孩子,最好少让她受刺激。”

薄奕琛听了,并没有作声,许言见状,微微叹了口气:“人死不能复生,有些事该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你已经亲手把宋平送进了监狱,背着那些罪名,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再翻身,也该够了。那些事宋晚意并不知情,当年她只是单纯地喜欢你而已,你不能因为她喜欢你就认定她有罪,连她也不放过。再怎么说……她都是你的妻子。”

薄家祖训,娶妻不离。

许言了解薄奕琛,如果放在以前,他还有违背家训的可能,可现在,他绝对做不出那样的事来。

所以,他应该比任何人都明白,从他答应娶宋晚意那一天开始,她就是他这一辈子的妻。

许言走后,薄奕琛就站在床头,一瞬不瞬地看着昏睡中的宋晚意。

她看起来确实很糟糕,即便发着高烧,也是一脸惨白的样子。

她睡得很不安稳,眉头一直深锁着,到最后索性低低地啜泣起来,嘴里还一直喃喃自语着什么。

鬼使神差地,薄奕琛俯下身去,把耳朵贴在她唇边。

他听到她说:“奕琛,求求你……救救我爸爸……我求求你……”

她的声音听起来卑微至极,薄奕琛转头看她,刚好看到她眼角沁出的泪。

昏黄的灯光下,她的泪折射出晶莹的光,他伸手,以指腹轻轻拭去,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眸里是没人能看得明白的复杂情绪。

老管家敲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薄奕琛凝视宋晚意的样子。

见状,老人家在心里微微叹了口气,走了上去:“先生,这是许医生吩咐我准备的药,说是等太太一醒来就让她喝下。”

是中药,光光闻味道就知道肯定奇苦无比。

宋晚意最不喜欢的就是苦味,偏偏她身体不好,宋平时不时就会弄来几贴逼她喝下去。

薄奕琛不知道在他们婚前,她是怎么喝下那些药的,但是婚后,她每喝一贴就会向他索吻,说是他的嘴是甜的,能驱苦味。

别看宋晚意平日里一副温婉端庄的大家闺秀模样,在某些方面她大胆得狠,至少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遇到过敢强吻他的女人。

宋晚意是被一屋子难闻的中药味熏醒的,睁开眼,正好看到薄奕琛端着药碗站在她面前。

“喝药。”短短两个字,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宋晚意转过头不看他也不作声,带着点和他较劲的意思。

下一秒,薄奕琛用蛮力转过她的脸,继而单手死死钳住她的下巴。

宋晚意还来不及反应,嘴就被他温热的唇狠狠堵住。

舌尖微苦,是药味。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