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宠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别跟秦太太撒野

别跟秦太太撒野

三青丝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初恋的出现,周离第三者的身份被彻底扒光,面对莫须有的罪名,她只是微微一笑。为了秦熠她已经连命都可以不要,还会在乎这点名声;秦熠与当红小花旦夜宿,她都不喜欢败坏自己的名誉为他铺平道路……被周离的真情打得动,以为她一定是爱惨了男人,才会如此卑躬屈膝,可无论多么愚蠢的人,总有回头的那天,周离只不过是醒悟的晚了点。

主角:周离,秦熠   更新:2022-07-15 21:1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离,秦熠 的女频言情小说《别跟秦太太撒野》,由网络作家“三青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初恋的出现,周离第三者的身份被彻底扒光,面对莫须有的罪名,她只是微微一笑。为了秦熠她已经连命都可以不要,还会在乎这点名声;秦熠与当红小花旦夜宿,她都不喜欢败坏自己的名誉为他铺平道路……被周离的真情打得动,以为她一定是爱惨了男人,才会如此卑躬屈膝,可无论多么愚蠢的人,总有回头的那天,周离只不过是醒悟的晚了点。

《别跟秦太太撒野》精彩片段

周离又出名了,一脱成名!

上一次出名,还是三年前,那次是因为一个男人,今天则是因为一个女人。

此刻,周离在北城最繁华的中心街道上,上身只着黑色的蕾丝胸衣,更衬的她肤白胜雪,好不惹眼。

路过的人正拿着手机对着她各种拍,在如今这个网络发达的时代,她一定会成为某些当红视频的热门。

“周离,今天只是给你个教训,如果再缠着我老公,下次我就把你扒的一丝不剩,”说话的女人叫姚晴,是秦熠的心尖宠。

她的老公?

周离轻轻咀嚼过这几个字,嘴角划过一抹暗讽,秦熠结婚证配偶栏里的名字,似乎是她周离吧!

不过,这事除了周秦两家的人,没有谁知道。

可实际上,他们已经结婚三年了。

“长的挺好看的姑娘,做什么不好,非要做三?”

“破坏别人家庭,最可恶了,就该扒!”

“瞧瞧那模样,一看就不是正经家的女孩。”

......

围观的人除了拍照,也开始对周离指指点点,尤其是带着怨妇相的女人,好像她周离偷了她们家老公似的。

周离长的很好看,是那种美的让人看一眼,就会心跳加速那种。

就像是现在,她只着一件胸衣,在零下十几度的寒冬,明明很狼狈的样子,可是竟让人有种冲击视觉的美感。

面对着这一切,周离的脸上丝毫不见难堪和尴尬,当众从裤兜袋里拿出手机,瞥了眼手边的路牌,对电话那边不急不缓道:“京川北路4号,你过来一趟。”

收起电话的时候,就听姚晴说了句:“你叫他来也没用。”

这话很是嚣张,而嚣张的资本是因为秦熠的宠爱。

“周离,识相的赶紧离我老公远点,”姚晴再次叫嚣。

周离轻瞥了她一眼,连回复都没有。

秦熠过来的速度很快,不过下车过来的步子却是不急不缓,迈着一米二的大长腿,整个人闲适淡然,一张完美仿若雕刻的脸上,不见任何表情。

这样的他与眼前围观闹轰轰的场面,十分违和不说,好像也跟他没有半毛钱关系似的。

可他才是,始作俑者。

秦熠的目光落在半裸的周离身上,狭长的瑞凤眼微眯,露出一抹戏谑的笑意,“不冷吗?”

这话问的让人想抽他一个大嘴巴子。

不过周离没有,她迎视着秦熠那似笑非笑的眼神,淡淡的回了两个字,“还好。”

这话让秦熠的嘲讽如同一拳头打在棉花上,他嘴角的那抹笑意放大,邪魅的不行,盯了周离几秒,才看向了姚晴。

“阿熠,”姚晴娇弱弱的低唤,一副受尽了委屈的模样。

秦熠抬手为姚晴顺了顺貂绒大衣的皮毛,声音轻柔,“不是不让你乱跑吗,怎么又不听话出来了?”

瞧瞧,这一对比便让众人明白,他是向着谁的了。

“我来给你买衬衣啊,你看......”姚晴打开手里的袋子。

“嗯,好看,”秦熠说着接过袋子,就说了句,“走吧!”

“好,”姚晴很乖,乖的跟刚才叫人撕周离时,完全判若两人。

姚晴挽上秦熠的手臂,两个人转身,秦熠没再看周离一眼。

秦熠的态度似乎更坐实了姚晴的指责,围观的人对着周离不是摇头,就是鄙夷。

妥妥的,当她是破坏人家幸福家庭的小三了。

“离姐,赶紧把衣服穿上,”旁边跟着周离却被吓傻的女孩,这才敢上前,捡起地上周离的外套,给她披上。

“离姐,秦先生怎么这样?真是太无情了,还有你......你明明才是正室,那个女人是小三,你为什么不解释?”女孩一脸愤懑的抱怨。

“有什么可解释的,”周离面无波澜。

正室被小三撕,这种情况解释了,就是自己拿巴掌在被别人抽过的脸上,再抽一个耳光。

她周离没有这么蠢。

女孩不懂周离的心思,替她不甘的瘪了下嘴,“离姐,你就不委屈吗?”

 


委屈么?

周离没想过,也不愿想,她没有回复小助理的问题,而是对她吩咐道:“今天的事压下去。”

这意思是不能把今天的事传出去,更不能上什么热搜。

助理很是明白点头,“离姐放心,我不是会让那个小三的坏心思得逞的。”

姚晴今天在公众场合闹,就是想借网络之势,把她和秦熠的关系公开,让自己上位。

这个助理叫袁圆,跟了周离三年了,是周离嫁给秦熠前一个月跟她的,刚开始时跟不上周离的节奏,而现在已经很了解周离的心思了。

周离很满意她的回答,轻浅一笑,瞬间她那张明艳的脸更加惹眼,可是小助理看着,为什么心却酸酸的呢?

“离姐,我现在送你回住处泡个澡暖暖身子,”袁圆给周离扣上最后一颗扣子,看着她冻到发紫的脖子,很是心疼。

“不用了,直接回老宅,礼物呢没弄坏吧?”周离问。

今天是周家每月一次的家宴,她出来给老头选个礼物,结果就碰上了姚晴。

世界很大,却也很小。

其实周离清楚,不是世界小到如此拥挤,她和姚晴刚好碰上,而是姚晴早就等这一天。

袁圆摇头,赶紧把礼物举出来,“好着呢。”

刚才姚晴撕上来的架势很吓人,袁圆被吓住没能护住周离,但是礼物却护的好好的。

周离上了车,虽然袁圆立即开了暖气,可她还是冷,“圆,把后备箱的白酒给我拿一瓶。”

“啊?哦!”袁圆不解,但是照做。

当看到周离对着酒瓶连灌了三大口白酒时,还是惊的张大嘴巴,片刻后才反应过来,“离姐,咱再难受也不能这么糟践自己啊,你这样喝会喝坏自己的。”

周离将酒瓶塞给袁圆,“想什么呢,我只是喝几口暖暖身。”

袁圆做了个吞咽的动作,不愧是她离姐,用白酒漱口暖身,她第一次听闻。

袁圆送她回老宅的路上,周离给自己补了个妆,也整理好自己的衣衫,确定自己看不出任何异样,才将目光看向窗外。

入目的是周秦大厦,并肩而立的高楼,像极了两个巨儡,而她就是其中之一的代表。

她和秦熠是商业联姻,这样的婚姻注定是无情无爱只有利益,从一开始周离就很清醒,所以......她没有什么可委屈的。

在袁圆第三次透过后视镜看过来的时候,周离开了口,“想说什么就说。”

“离姐,今天的家宴秦先生不去,你怎么眼周老交待?”袁圆替她担心的问。

周离想到秦熠和姚晴离开的身影,秀眉微蹙,这是个难题。

家宴说的好听点,是一家人坐在一起吃个饭,可实际上根本是周老爷子对周家儿女每月一次的例行检查,从公到私。

秦熠缺席,别说老头会起疑,光其他的人唾沫星子便够她烦的了。

“我给秦先生发个信息吧,”袁圆试探的问。

周离沉默了几秒,“不用。”

“离姐,你别意气用事,打个电话而已,能省去很多麻烦,”袁圆说着就摸了手机。

“我是那样的人?”周离冷声反问,接着就说了句,“秦熠会自己过去。”

袁圆再次看向周离,不知道她哪来的自信?

刚才那种情况下,不论出于什么原因,秦熠都该向着周离的,可他都没有,还说风凉话。

唉!

秦熠是袁圆见过最薄情的男人。

袁圆心底腹诽的时候,她没有看到周离用手机编了条信息。

车子开进周家,院内已经停满了豪车,厅内更是坐满了珠光宝气的周家人。

周离与众人轻点了下头,径自走进去,不过没走两步,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二姐,你满足不了姐夫吗?”

 


这个话题敏感度很高,众人的目光齐落在周离身上。

其实哪怕没有这一句话,她也是众人的焦点,周家最热门的财产继承人,又有秦熠老婆这个身份加持,对她,这些人有忌惮,有嫉妒,还有分分钟钟想看她落魄入泥的恶毒。

说话的人叫周莹莹,是周离一个爹两个妈的妹妹,从周离有记忆起,这丫头就跟她是死敌。

今天她又挑事,很显然就是想出个风头,在众人面前拉个风。

周离停下,淡淡的扫了她一眼,还没出声一道颀长的身影进来,“怎么,姐夫我爬你床了?”

流氓味十足的话,他说的像是喝白开水一样自然。

秦熠话音落地,人已经站到了周离身侧,有力的手臂已经勾住了周离纤细的腰肢,骨节分明的手指还在她的腰眼上摩擦,脸微贴向她的,无所顾忌道:“怎么摸着比昨晚又瘦了?”

这话里的深意大家都懂。

周莹莹的脸迅速胀红,她不过是想下下周离的傲气,却不曾想被秦熠羞辱了当场。

“走吧离离,去看爷爷,”秦熠拥着周离继续走,将一屋子人都当成了空气。

秦熠,人称小秦爷,是那种狗见了都要对他哈腰那种。

拐了弯,周离和秦熠便避开了所有的视线,她拍了下秦熠还搁在她腰间的手,示意他戏演结束。

关上门,他们是两个拥有一个结婚证的陌生人。

打开门,他们是恩爱的伉俪情深的夫妻。

可是,腰间的手不仅没松,反而拨弄的更紧。

周离蹙眉,偏头看着身侧眼波潋滟,荷尔蒙气息满满的男人,只见他薄唇轻启,“离离,你似乎真的没有好好满足过我。”

这话说的好不委屈,好像周离真亏了他似的。

结婚三年,一张床都不曾睡过,哪来的满足?

他瞧不上她,哪怕她是这个周家一人之下众人之上的掌门人,所以结婚三年,他们之间从不曾有肌肤之亲。

现在他的心尖尖又回来了,他更不会对她有什么。

他这话周离当他演上瘾了,于是配合的卸掉一贯的高冷,手轻落在他紧实的腹肌上,笑的眉眼生辉,风情绰绰,“如果你有需要,我随时可以。”

秦熠怔了一下,遂即一双桃花眼便蓄满了笑意,手臂用力,将周离更紧的按压在自己腰间,“那说定了,就今晚......”

周离淡淡的回了一个字,“好!”

话音落下,唇上一凉,秦熠的唇碾上她的,周离垂着的手抖了一下,这是她没料到的。

原本她当是他逗她捧的乐子,却不曾想秦熠居然这么玩。

这戏,似乎演的过了。

秦熠松开她的时候,葱白的手指抹了下唇角,上面沾着她的口红,笑的邪魅,“这是定金。”

“我听着秦家小子来了,”周老爷子的声音从不远处的房间传出来。

秦熠一双如同深海的眸子笑看着周离,扬声回了句,“老爷子,是我。”

说完,他用手背轻拂过周离的脸颊,又邪又撩,“原来,味道最正的茅台的是这个味。”

他笑着离开,徒留周离自己站在那儿。

看着秦熠连走路都带着浪荡劲儿的背影,周离舔了下嘴角,这男人今天这么反常,受什么刺激了?

周离到了老爷子书房的时候,秦熠正坐在沙发那儿跟老爷子品茶,她很自然的就坐到了秦熠身边。

三年里,她和秦熠在外人面前的恩爱,早已演的如鱼得水。

“离离,尝尝老爷子的新茶,味道不错,”秦熠倒了杯茶给她端过来,二十四孝好老公被他演绎的淋漓尽致。

周离接过来,刚喝了一口,就听老爷子道:“这个是富硒茶,女孩子多喝美容养颜。”

“还助孕!”秦熠接这三个字的时候,周离刚把茶喝到嘴里。

想当然的,她被茶水呛到了。

秦熠一手接过她手里的茶杯,一手给她顺着气,不羞不臊的允诺老爷子,“明年一定要您抱上小重孙。”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