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宠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10005

10005

喜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温柠此生最大的错误就是爱上一个无情冷漠的男人,当她为了心中那份卑微的爱,用沈屹心上人齐梦的命作为筹码要他娶她为妻的那一刻,她彻底成为了沈屹恨之入骨的女人。直到男人亲手将她推上手术台,让她签下换肝协议之时,温柠终于醒悟,从此不再爱……

主角:温柠,沈屹,齐梦   更新:2022-07-16 02:1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柠,沈屹,齐梦 的女频言情小说《10005》,由网络作家“喜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温柠此生最大的错误就是爱上一个无情冷漠的男人,当她为了心中那份卑微的爱,用沈屹心上人齐梦的命作为筹码要他娶她为妻的那一刻,她彻底成为了沈屹恨之入骨的女人。直到男人亲手将她推上手术台,让她签下换肝协议之时,温柠终于醒悟,从此不再爱……

《10005》精彩片段

“沈屹,你答应我两个条件,我就救齐梦。”

温柠深深吸了一口气,消毒药水的味道和冰凉的冷气灌进肺腑,激地她猛然一颤。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满腔的怒意瞬间燃爆,沈屹一把扼住她的下颌,将脸转向了紧闭的手术室大门,恶狠狠地道,“是你推梦梦下楼,害得她肝脏破裂,让你救她,天经地义!”

下颌传来剧烈的疼痛,掐住她的手还在一点点收紧,温柠干咳几声,声音卡在嗓子眼里,目光却尤为明亮,

“齐梦是自己滚下去的,她故意陷害我,这是她的计谋……”

“啪!”

话未说完,沈屹的巴掌就已经甩在了脸上,她偏着脸,火辣和疼痛像爆开的火球,从脸颊到脖子,通红一片。

“计谋?”

“齐家是羊城名流,而你是什么东西?”

“她一个养尊处优的千金大小姐,有什么理由对我身边的一个小小秘书使苦肉计?”

一连串的质疑犹如乱石滚落,一个接一个砸向温柠。

她按捺住满腔苦楚,张了张嘴,正要辩驳,就听见沈屹轻蔑地冷笑,

“你配吗?”

倏地,脖子一松,温柠重心不稳,踉跄着后退几步,撞在冰冷的墙面上。

好冷……

她急促地咳嗽起来,捂着迅速肿起的脸颊,委屈地仰起脸,颤抖着嗓音低声唤他,

“屹……”

才刚出声,立刻就被打断,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像掺了冰,

“你叫我什么?你进沈氏果真是别有用心!”

心口涌起一阵难以言喻的酸楚,却依然痴痴望着眼前的男人。

沈屹,沈氏集团的总裁,出入众星捧月,权势只手遮天。

她找了他十三年,如今,他成了她的顶头上司。

但在温柠眼中,他始终是那个浑身伤痕,用力缩进他怀里的小宇弟弟……

纵使儿时一同遭遇了许多可怕的经历,十几年后,沧海桑田,而今的他们早已是云泥之别。

温柠接近他,当然有目的。

她想像小时候一样,默默陪着他、保护他……

见她仿佛默认一般,沈屹嗤笑一声:“我忽然很好奇,不如你说说看,你的那两个要求?”

一旦说出口,他们之间便彻底回不到最初了吧……

苦涩溢满胸腔,温柠的指尖都在颤抖。

脑海中响起齐梦的声音:“温柠,你大可以试试,看屹会信我,还是信你!”

她从不奢求沈屹相信自己,他甚至,不认识现在的自己。

但齐梦居心叵测,绝不能让那个女人得逞!

医院的冷气死死裹住了温柠,空气仿佛都被冻住,犹如巨大的冰块压在胸口,她感到彻骨冰寒。

温柠闭了闭眼睛,狠下心道,“我可以把肝捐给齐梦,只要你答应……”

睁开眼,眸中的挣扎之色已然退去,在沈屹的沉默中,缓缓伸出一根手指,

“第一,给我五十万。”

果然,沈屹发出一声极尽轻蔑的冷笑。

温柠不为所动,继而伸出第二根手指,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道,

“第二,娶我。”


“温柠,你是不是疯了?”

沈屹眼中的嘲讽和怒意在一瞬间收敛地干干净净,望来的眼神带着刺人的锋芒。

温柠手心一片冷汗,她攥紧了双拳,尽可能地冷静道,“就当是我疯了吧,但齐梦等得了吗,没有适配的肝脏,她就是死路一条!”

恒长的静默,如同温水煮青蛙,温柠煎熬其中,每一秒都被无限拉长。

良久,沈屹一把抓住她的衣领,拖着她就往外走去。

“你要带我去哪……”温柠跌跌撞撞跟在身后,几乎要被衣领勒住呼吸。

沈屹始终一言不发,将她扔进车后座,甩上车门,一阵风驰电掣过后,他们停在了婚姻登记处。

手续办理的很快,快得温柠以为自己仅仅只是玩了一趟过山车。

当她拿着红色的小本子回到医院时,工资卡里已经多出了五十万。

温柠死死咬住下唇,盯着银行发来的入账信息,口中充斥着咸腥的气息。

她没想到,沈屹可以为齐梦做到这种地步!

一叠材料纸出现在眼前,硕大的“肝脏捐赠协议”六个大字像烙铁一样,从温柠的双眼到大脑,一一烙过。

“我做到了,该你了。”毫无感情的话语落在耳中,温柠终于忍不住,眼泪汹涌而出。

她背过身,飞快摆弄了一下手机,然后一抹眼泪,冲沈屹挤出一个看似很得意的笑,

“沈总,合作愉快!”

在协议书的末端签上“温柠”三个字时,仿佛用尽她全部气力,仓皇地阁下纸笔,将颤抖的双手藏在了身后。

眼前的手术室双门大开,猛兽一般朝她张开血盆大口。

恐惧在这一刻疯长,温柠深吸一口气,迈步而去,仿佛向死而生。

“温柠。”擦肩而过时,沈屹鬼使神差地喊住了她。

那一瞬间,他觉得眼前的女人落泪的模样,像极了记忆中模糊的脸庞。

温柠没有停留,直到手术室大门在身后紧闭,她像被瞬间抽掉了脊柱,贴着门缓缓滑坐在地。

温热的泪水布满脸颊,她捂住了眼睛,颤声道:“对不起,小宇……”

尽管她看起来已经濒临崩溃,白大褂也毫不手软,抓住她的手就拖了过去。

温柠没有反抗,她甚至主动爬上手术台,安静地躺在无影灯下,心里默念着,“这样就好。”

她已经占了沈太太的位置,就算齐梦想借联姻混进沈家拿到沈氏集团的商业机密,也没有机会了。

而且,母亲有了那五十万手术费,一定会好起来。

就算今天她再也醒不过来,也没有遗憾了……

冷硬的针管扎入静脉,黑暗随之而来。

手术室外。

“砰——”

墙壁着肉的声音在空旷的走廊里,显得尤为响亮。

沈屹收回痛到发麻的拳头,森冷的嗓音逼出牙缝,“温柠!”

“沈总,您之前说调查温秘书……”

沈屹忽然抬手,止住了私家侦探后面的话,“不必查了,从今天开始,她不再是沈氏的员工。”

“文旭,传我的话下去,从现在开始,羊城谁敢录用温柠,就是跟我沈屹过不去!”

他一定是疯了!之前居然会觉得,温柠像他的小玲姐姐。

这种为进豪门不择手段的捞女,怎么能和小玲相提并论?


“装什么死,还不快点起来?”

刻薄的声音和铺天盖地的疼痛一同拉扯着温柠脆弱的神经,她缓缓睁开眼睛,入目是一张陌生的脸。

护士见她醒来,扔下一叠费用清单,目露嫌恶道,“齐梦小姐都醒了,你装什么娇贵?再赖就一周了,当我们这是酒店呢?赶紧交钱走人!”

温柠艰难地伸出手,握着单据凑到眼前,巨额的手术费用惊得她瞪大双眼。

总计:四十五万,支付人:温柠。

她没想到沈屹会这么狠,挖走她的一半肝脏还不够,竟让她支付手术费用!

撕裂般的剧痛从心口传来,甚至盖过了尚未愈合的刀口,胸腔里那颗器官仿佛被剜去了一块,空落落的,冰冷的空气正呼呼往里灌。

彻骨的冷意几乎将她冻结,她咬紧下唇,嘶哑的嗓音断断续续,

“我……没有、钱……”

护士长听说她没有钱,柳眉倒竖,二话不说将她赶了出去。

外面正大雨倾盆,温柠浑浑噩噩地被人推到大门外,那人甚至没有给她一把雨伞。

冰凉的雨水兜头浇下,转瞬浸湿了病服,伤口被冷雨一激,正一点点往外沁着血,在病服上绽开一朵朵“红花”。

温柠缩在轮椅上瑟瑟发抖,湿润的长发犹如海藻一般贴在脸上,她仰起脸,隔着窗户,毫不意外地对上了沈屹的视线。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见她狼狈不堪,仿佛在说:“自作自受”。

温柠自嘲地弯起嘴角,雨水落进眼眶,混着温热的泪水布面脸庞,她喃喃道,

“小宇,当年……你救我一命,如今,就当、我还给你了吧……”

温柠低下头,艰难地转动轮椅,豆大的雨珠拍打在身上,犹如重锤,仿佛要压弯她的脊梁。

……

温柠用仅存的积蓄给自己找了一家便宜的旅馆,撑着最后一口气给父亲打电话,得知母亲平安下了手术台,才浑身湿透地昏在了破旧的小旅馆里。

她偷偷养伤,因为没钱,去的都是无证的小诊所,拖了大半个月,才堪堪能下地走动。

这段时间,除了沈氏发来的辞退消息,手机比坟墓还安静。

沈屹似乎也消失了。

看着银行卡里的数字越来越少,温柠撑着尚未康复的病躯,漫无目的地在羊城的街头游荡。

她给六百多家公司投了简历,从自己熟悉的领域到保洁员,无一错漏,却统统石沉大海。

温柠心中焦虑,母亲的病需要很多很多钱,她必须尽快找到工作。

她不想再为了钱去找沈屹。

一想到他,心就像被千百根针扎穿,疼得她浑身发颤。

经历了三家公司的冷眼后,她疲惫地仰起头,不经意扫见一家名叫“夜色”的高端私人会所门口,正悬着一张硕大的“招聘启事”。

温柠心念一动,冲着招牌发了半小时的楞,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推门而入。

前台见她一脸菜色,翻着白眼扔给她一张招聘信息。

温柠在一堆看起来不那么正经的职位里,勉强找到一个还算正常的——地下酒吧驻唱。

跟随纹着花臂的管事来到地下三层,站在昏暗的酒吧中间,拿起麦克风,一开腔,惊艳四座。

头一晚,她就收到了许多客人点歌,那满脸愤世嫉俗的花臂管事这才在一堆候选中把她留了下来。

温柠怀着忐忑地心情在“夜色”驻唱,风平浪静地过完半月有余,沈屹依然像蒸发了一般,从未出现。

温柠放下心来,努力工作,她态度很好,对客人点的歌有求必应,所以收入也一日高过一日,有人将她唱歌的视频发到网上,渐渐地,有人专门为了听她唱歌来酒吧开台。

这天夜里,她刚上台,一个浑身酒气的中年大叔跌跌撞撞冲上来,抢过她手里的麦克风,狠狠砸向地面。

音响发出刺耳的尖鸣,温柠捂紧双耳,却没挡住那人的咆哮,

“爷给你脸了是吗?装什么清高?”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