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宠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穿成炮灰后我被疯批王爷娇宠了

穿成炮灰后我被疯批王爷娇宠了

墨眠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凤尧意外穿书,成了里面一个微不足道的炮灰,甚至三章就下线了。她不服,于是便开始无法无天的乱动剧情。要想活命,她首先把目光放到了男主身上,这个靠山看起来很稳。渐渐,她靠医毒圣手的能耐在各个主角间游走,又仗着自己会做无解毒药,在黑市成了著名毒王。最终,男主找上门,终于发现了她的好!

主角:凤尧,祁邺   更新:2022-07-16 02:1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凤尧,祁邺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成炮灰后我被疯批王爷娇宠了》,由网络作家“墨眠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凤尧意外穿书,成了里面一个微不足道的炮灰,甚至三章就下线了。她不服,于是便开始无法无天的乱动剧情。要想活命,她首先把目光放到了男主身上,这个靠山看起来很稳。渐渐,她靠医毒圣手的能耐在各个主角间游走,又仗着自己会做无解毒药,在黑市成了著名毒王。最终,男主找上门,终于发现了她的好!

《穿成炮灰后我被疯批王爷娇宠了》精彩片段

迷迷糊糊间,凤尧感觉心口像是被人捅了个窟窿,连呼吸都阵阵剧痛。

这时,一个冰冷带着几分凌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拖下去,处理干净!”

凤尧皱眉,心里暗骂:这都21世纪了,谁还这么大架子?

睁开眼,就看到两个正打算伸手抬她的人,那两人却像是见了鬼一样惊恐的瞪着她。

“诈……诈尸啦!”

凤尧翻了个白眼,挣扎着坐起身,才发现她在一个古生古色的房间内。

这房间太大了,这种建筑她好像在哪里见过,再一看刚才的两人。

身穿长袍,腰间佩剑,头上更是插着发钗,这是在拍电影儿?

“我误入古装剧拍摄现场了?”

环顾四周,这才发现,房间里还有另一个人。

那人有着一头比女人还长的还黑亮的头发,一件白色丝质里衣,穿的松松垮垮的,衣带系在腰间,仿佛随时都会散开,露出胸口的春光。

如果不是他长得好看,还真hold不住这又仙又欲的造型。

此刻,三人穿着打扮奇怪的家伙,表情却是相差无几,都一副见鬼的模样盯着她。

“这么看着我干嘛?我脸上有花不成?如有打扰,我道歉就是了,对不起了,下不为例!”

凤尧以为自己昨晚喝多后又耍酒疯跑别人场子上来了,一脸淡定的说完,站起身就要离开,但低头看看身上,才发现她竟然也穿了一身暗黑系的古装。

什么情况?

cosplay?

摊开手才发现手上竟然全是血!

再看心口,衣服上硕大个破洞,还有大片血渍,要不是皮肤没破,她都以为自己被人捅了。

“你们是谁?这什么剧组?我客串的谁?”

“秦晚,你……你到底是何妖物?”

北晨右手搭在腰间的佩剑上,一脸防备的盯着凤尧,对身旁人道:“南枫,这女人太过古怪,小心应对。”

“秦晚?”凤尧如遭雷劈,之前她不是在陪失恋闺蜜在酒吧买醉?一睁眼就成秦晚了?

这会儿再看眼前几人,心中逐渐了然。

目光看向他们身后的白衣男子,“你就是那疯批皇帝……不对,这会儿你还没黑化,还没造反,还不是皇帝,你是战王祁(qi二声)邺(ye四声)?”

凤尧最近追了本男频书,眼前的男人就是那男主,后面黑化后就是个疯批,杀兄弑父,谋权篡位,而秦晚,就是里面一炮灰,不到三章就领了盒饭。

炮灰秦晚……刺杀男主未遂,被男主反杀,死后被剁碎喂了狗,那叫一个惨!

“放肆!直呼王爷名讳,找死!”北晨拔剑就要动手。

凤尧急中生智,道:“王爷,只要您不杀我,我便告诉您幕后主使是谁!”

祁邺挑了挑眉,嘴角微扬,轻轻抬手,北晨了然,剑入鞘。

“现在……可以说了!”

祁邺转身坐在椅子上,自斟自饮,平静中带着点淡漠,仿佛刚才什么也没发生。

凤尧看的直咧嘴,这就是男主?真讲究!

他不装能死?

祁邺挥手示意北晨和南枫退下,殿内只剩下凤尧和他两个人。

凤尧也不客气,在他对面的椅子坐下,也给自己倒了杯水。

温热的茶水下肚,她才有种活着的真实感。

抬头看对面的男人,心里忍不住叹息,这男人果然如原著中所写那般好看,只是最后却黑化了,变得心狠手辣,杀人如麻,真是可惜这副皮囊了。

就在这时,祁邺突然道,“你那什么眼神?在心里骂我?”

“不敢!”凤尧收回视线。

“只是有些感慨,王爷为祁岳国征战多年,几经生死,却有那么多人在背后阴您,替您感到不值罢了。”

祁邺轻笑,讥讽道:“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不觉得可笑吗?一刻钟之前是谁对我喊打喊杀的?怎么?脑子撞坏了?跟我这玩儿失忆?”

“……”凤尧顿时一噎,心里暗骂原著作者,干嘛把秦晚写成这么个智障?

男主好心将她从部落里救出来,她却草木皆兵的以为,男主和瓦巫族那些吸血鬼一样,是为了她身体里血。

妄想杀了男主跑路,结果……

其实,凤尧心里比谁都清楚,秦晚,不过是作者为了水字数,而加的炮灰而已。

只是,现在她自己成了这个炮灰,心里觉得异常憋屈罢了。

“怎么?这么久了,还没想好要拉谁下水?”

祁邺像是看透她内心,语气半玩笑,半讽刺道。

可是为了活命,凤尧不得不向“恶势力”低头。

“王爷,咱换个话题吧!您想不想称帝?”

祁邺双目如电,手中茶杯‘砰’的一声被捏的粉碎。

凤尧这话,显然戳中了他心底的某根神经。

凤尧看到这,怎能不懂?但现在,这是她活下去的唯一突破口,她死也不能放弃。

“王爷若想称帝,我可以帮您!”

“您若不想称帝,满朝文武不会相信,陛下更不会相信,毕竟如今的您,功高震主,若您想要少些麻烦,必然需要我帮你!”

就在凤尧以为自己要说服他的时候,他却对外喊了一句,“来人,将这胡言乱语的疯女人给本王拖下去喂狗!”

“等等!”凤尧脸色一黑,又是喂狗!

从今以后,她讨厌狗!

更讨厌眼前这个男人!

在这个王权时代,尤其是这个疯批男人这里,想活命真他麻不容易!

就在南枫和北晨进门的那一刻,凤尧抬手在自己头上摸了摸,将头上的簪子拔下来,就往自己手心用力一划!

那只白嫩的手心,顿时可见森森白骨,鲜血顺着手掌流了一地血……

祁邺眼里划过惊诧,这女人……真是个狠角色!

凤尧强忍着手火辣辣的疼痛,将手伸到祁邺面前摊开,“王爷请看。”

只见凤尧手心的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愈合,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她的手掌就恢复得完好如初了。

虽然伤口愈合了,可却是真的疼。

祁邺看着她,眼里闪过一抹异色,对刚跨进门的南枫二人挥了挥手,两人再次退了出去。

其实,凤尧内心的震撼也没比他好到哪去,这种电脑特效才能办到的事,如今却真实的发生在自己身上,她怎能不震惊?


没办法,对待疯批,她只能比他更疯狂!

她刚才是想脱了衣服让他看刚才被他捅过的地方的。

只是想到,在这封建的时代多少有些不妥,她才换了方式。

“您也看到了,我的血能使伤口自动愈合,对别人同样有用。”

“王爷现在还打算杀了我吗?”

秦晚在瓦巫族时,就常年被关在暗无天日的房间里,时不时就会被放一次血,活的生不如死。

直到祁邺攻打北昌国,意外进入瓦巫族时,恰巧看到秦晚被人绑着放血割肉,那画面极其血腥。

令一向杀人不眨眼的男主动了恻隐之心,将她将她救下,带回了祁都(祁岳国都)。

现在,祁邺总算知道道瓦巫族那些人,为何要那样待她了,抬眉看向她,说的话却令人脚底生寒,“我可以杀了你,再将你的血肉做成药丸。”

凤尧心里骂人,脸上却是粲然一笑,“王爷不会,因为您是聪明人,杀了我固然对您来说没损失,但药丸总有用完的一日,而您若是留着我,您就相当于拥有取之不尽的疗伤圣药,这笔账王爷不会算不清。”

祁邺盯着她那张精致白皙的脸,缓缓道:“秦晚,你很聪明。”

凤尧一副乖顺的模样,语气却是严肃又认真,“王爷,我不是秦晚。我叫凤尧,凤凰的凤,尧舜的尧。”

想要彻底打消他对她刺客的怀疑,抱住男主的金大腿,她只能坦白身份。

她简单说了一下,她是借了秦晚身体活过来的凤尧,和秦晚没有半毛钱关系,让这男人别将秦晚刺杀的事儿算在她头上。

刺杀这锅,她可不背!

“呵……”祁邺冷笑道:“借尸还魂?你咋不说你是神仙附体?可笑!就你,还凤凰尧舜?真是玷污了凤凰和尧舜。”

凤尧:“……”就你高贵!

“日久见人心,不管您信不信,我不是秦晚,这是事实。”

“事实?你怎么证明?”

凤尧早知道他会有这么一问,“王爷,秦晚除了身上的血有点用处外,其他的再无特别,而我不一样,我会医术,而且我医术还不差,对王爷肯定有用!”

“你觉得祁岳泱泱大国,会缺大夫?”

“……”不缺大夫你最后被女主毒死?

可这话她不敢说,说了他也不会信,说不定她还会死得更快。

就在这时,凤尧突然脑子一热道:“民女还略懂占卜之术。”

这话自然是假的,可现在,为了活命,她只能先把这男人糊弄过去再说。

“占卜?”祁邺从上到下将她打量了一圈,脸上依旧是一副嫌弃的表情,“还是那句话,你怎么证明?”

“若是我算准了,王爷您就放过我?”她一定要抱住男主这条金大腿,成为男主身边不可或缺的人物,才有机会打破她炮灰的命格,活到大结局。

为了活命,她可是什么底牌都拿出来了,若是依旧无法令男主改变主意,她可就惨了!

“只要你算的准。”

听到这话,凤尧心里一喜,面上却是一脸严肃,“王爷今晚会遇刺。”

谁知,她话音一落,祁邺周身的气息顿时一沉,看向凤尧的眼神更是像在看死人,“你敢耍本王?”

凤尧背脊一寒,差点跪下,躬身道:“不敢!我说的是除了秦晚,王爷今晚还会再遇刺。”

如果按照原著的故事线发展,秦晚刺杀当晚,祁邺一共经历了三波刺杀,且受了不轻的伤。

她现在就在赌,用自己的命在赌!

赌她的到来没有改变故事的原走向,至少应该没有改变今天的故事设定。

祁邺看了她好一会儿,见她一副淡定的样子,不由眯了眯眼。

“你最好没有信口开河,否则,本王明天就将你做成药丸!”

“好哒~”凤尧脸上笑嘻嘻,心里骂人!

做个好人你会死吗?

祁邺这才朝门口喊到:“来人,将她带下去严加看管!”

“是!”南枫和北晨虽然意外王爷为什么会饶了这妖女,但却没有多问,架着凤尧就要出去。

这时,门口却匆匆跑来一个侍卫,“王爷,内务府送了四个美人过来,说是圣上赏赐。”

侍卫话音刚落,天空突然响起了惊雷,眼看就要下雨。

凤尧挑了挑眉,看了一眼祁邺。

暗道:今晚,这男人注定是睡不好觉了~

凤尧虽然被北晨送走了,可是她那颗八卦的心却异常兴奋。

“哎!你是北晨还是南枫?”

“北晨。”

凤尧眼前一亮,“我叫凤尧,既然咱们以后要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又都是为王爷效力,不如交个朋友?”

她初来乍到,想在男主身边苟命,和他的属下打好关系还是很有必要的。

北晨是一个不错的突破口。

谁知,北晨突然把剑架在她脖子上,一脸防备的看着她,“我不和女人交朋友,尤其是你这个妖女!”

凤尧也不生气,反而笑嘻嘻的,“只因我的心脏生在右边,没被王爷一剑捅死,我就是妖女了?你这什么逻辑?”

也只有这么说,她死而复生这件事在外人看来,才没那么离谱。

北晨微愣,“你的心脏长在右边?”

凤尧像看白痴似的看了他一眼,“心脏长右边的人多了去了,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难怪~”北晨一脸恍然。

凤尧眼里闪过一丝狡黠,这家伙还真和原著里说的一样,好忽悠。

北晨没有再纠结她“心脏”的问题,收起剑继续带着她离开,“你刚才说以后要为王爷效力是什么意思?”

“这是我和王爷之间的秘密,不可对外人道也~”凤曦神秘一笑,转身进了院子。

看着她的背影,北晨眉头紧蹙,“这女人到底对王爷说了什么?”

凤曦夸进院子就看到有一个婢女等候在院子里,看到她进来,连忙上前行礼,“莲香见过姑娘,姑娘,以后就由奴婢伺候您在王府的饮食起居。”

“莲香?”凤尧挑了挑眉,“麻烦你给我打点热水,我要沐浴,谢谢。”

身上这股血腥味儿闻着实在是难受。

进了屋子,凤尧却被屋子里那面铜镜吸引了目光。

确切的说,是被铜镜里那张脸吸引了。

“这是我?”

“看来这些年,在瓦巫族,那些人倒是将她‘养’的不错。”


铜镜里的人看上去也就十五岁,瓜子脸,皮肤白皙细腻,五官精致立体,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儿。

夜行衣下的身段也是高挑纤瘦,女性特征也发育的很好。

凤尧沐浴时,看着自己的手心,忍不住感慨道,“这么牛的身体,怎么就是个炮灰呢?”

后半夜的时候,凤尧突然被一阵震天响的敲门声给吵醒了。

“秦晚……秦晚!秦晚你开门!”

“再不开门,我就闯进来了!”

凤尧被吵醒时,原本很火大,可一听秦晚两个字,瞬间反应过来,自己如今的身份。

“来了。”她连忙起了身。

她打开门刚问了句“什么事”,几个黑衣打扮的侍卫就冲进了她的屋里,不分青红皂白就开始在屋子里四处翻找。

“你们干嘛?”

说完,她像是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向门外的北晨,“王爷遇刺了?”

北晨眼神一厉,顿时拔剑指着凤尧,恶狠狠的道:“果然是你!”

凤尧白了他一眼,“你未免太看得起我了,我什么实力你难道不清楚?昨晚的事你失忆了不成?”

这时,那几个人已经搜完来到了门口,“禀大人,并无异常。”

凤尧适时出声,“带我去见王爷。”

北晨嫌弃的瞥了她一眼,“你以为你是谁,王爷岂是你想见就见的?”

“……”她大气,不跟这智障一般见识!

“我等着你打脸!”

说完,她就转身打算回屋睡个回笼觉,南枫却在这时匆匆而来,“凤尧姑娘,王爷有请。”

凤尧眼里闪过笑意,机会来了!

“稍等!”她进屋披了件外衣才出来。

经过北晨身边,还不忘对他笑了笑,“现在,可是你们王爷请我的~”

说完,就和南枫匆匆而去。

留在原地的北晨还在自言自语:“那女人什么意思?我为什么要打脸?打谁的脸?”

路上,凤尧一边小跑着跟上南枫,一边问道:“王爷受伤了?”

南枫瞥了她一眼,没说话,迅速朝着主院而去。

凤尧:“……”古代人就是装!

就她那院子到主院的路上,凤尧才发现,此刻,整个王府到处都灯火通明的,他们还遇到了好几波搜寻的侍卫。

凤尧蹙眉,她明明提醒了那男人,难道他就没有防备?看这情况,似乎伤的还挺重?

“进去吧。”

就在她思绪乱飞的时候,他们已经到了主屋前。

凤尧发现屋子外已经多了几十个侍卫,将整个主屋围得水泄不通,她忍不住吐槽,“早干嘛去了?”

南枫说了一句“不该问的别问”就率先推门进了屋,凤尧翻了个白眼,紧随其后。

室内的软塌上躺了一个人,有一个年轻的大夫,正在为其处理伤口。

当她看到床上是个女人时,不由瞪大了眼。

“不是说王爷遇刺吗?怎么是个女人?”

她话音刚落,屋子里突然响起一个低沉冰冷的声音,“本王没受伤,你很失望?”

“……”凤尧背脊一凉,转头就看到祁邺那厮正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正面无表情的盯着她。

凤尧尴尬的咧了咧嘴,脸上随即扬起一抹笑容,朝他走过去,“王爷您误会了,我这不是担心您嘛,看到您没事,我就放心了。”

“担心我?”看着她那副谄媚的模样,冷笑了一声,“呵……有时候本王真不知道你嘴里说的话,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这女人是他见过的,最不怕死,最厚脸皮的一个人。

谎话张口就来。

今晚的事看似和她毫无关系,可似乎又和她有些千丝万缕的联系。

“跟我来。”说完,他就起身往里屋走去。

凤尧转头看了一眼软榻上的美人,疑惑道:“王爷叫我来,难道不是为了救床上那位美女?”

正在给美人治伤的大夫,突然转头看了一眼凤尧和祁邺,又低头继续手上的动作。

祁邺头也不回的说道:“本王何时说让你来救人了?”

凤尧:“……”那你叫我来干嘛?大半夜的扰人清梦!

跟着他到了里屋,凤尧才发现,这里面竟然有一间小小的密室。

密室里有一个下沉式阶梯,凤尧跟着男人往下走,中途男人问道:,“你的占卜之术,师出何处?”

凤尧没想到他会突然问这个,一时语塞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总不能说她是因为看过原著吧?

想了想,她道:“没人教我,我这是天生的。”

“天生?”祁邺回头,意味不明的看了她一眼,“你可知那些刺客是谁的人?”

就在凤尧思考要不要说的时候,他又补了一句,“或者说,你们其实是一伙的?你因为刺杀失败,为了活命,干脆背叛了你的主子?”

“……”凤尧好想暴露粗口,“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是一伙的了!我要真和他们是一伙的,他们今晚刺杀的只怕就不是你了,而是应该来杀了我灭口!”

“若非如此,你以为你还能好好的站在这里?”

她真要被这男人气疯了,合着她在他心里还是没有洗清嫌疑?

“那王爷找我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带你见两个人。”

这时,凤尧突然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儿。

他们已经来到底下,看到眼前的一幕,凤尧差点吐出来。

整个地下室就一间屋子。

凤尧突然想起这是哪里了。

原著里,男主的卧室下就是一间专门审犯人的牢房。

当时她还吐糟过,这疯批男主真变态,将牢房建在卧室底下,他晚上不会听到恶鬼咆哮的声音吗?

没想到,如今她竟“有幸”亲临现场!

“这两人你可认识?”

凤尧这才将目光落在那两个浑身是血的人身上。

从身形来看,那是两个女人,两人身上同样都有不少的伤痕,衣裙早已被鲜血染红,此刻两人都闭着眼,也不知道死没死?

她看向那两人,强压下心里的不适,摇了摇头,“不认识。”

祁邺眯了眯眼,“你再好好看看!”

“没见过,不认识。”

她才穿过来几个时辰,能认识谁啊?

“她们是今晚的刺客。”

凤尧心中了然,面上却是一脸的震惊,“刺客?刺客不是跑了吗?”

既然没跑,那北晨之前带人搜她屋子是什么意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