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宠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狼皇殿

狼皇殿

梁山老鬼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十五年前,豪门林家发生内乱,林羽一家遭难,被逐出林家,大势已去。可就算如此,林家只想斩草除根,根本没打算放过他们。三天后,林家派人袭杀他们一家人。父母和妹妹惨死,年仅七岁的林羽被神秘人所救,躲过一劫。十五年的蓄势和磨炼,他已经成为北境狼军之主,归来报仇,天下震动!

主角:林羽   更新:2022-07-16 01:4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羽 的女频言情小说《狼皇殿》,由网络作家“梁山老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十五年前,豪门林家发生内乱,林羽一家遭难,被逐出林家,大势已去。可就算如此,林家只想斩草除根,根本没打算放过他们。三天后,林家派人袭杀他们一家人。父母和妹妹惨死,年仅七岁的林羽被神秘人所救,躲过一劫。十五年的蓄势和磨炼,他已经成为北境狼军之主,归来报仇,天下震动!

《狼皇殿》精彩片段

荒芜的北境大地,一架直升机缓缓的降落。

“爷爷,咱们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走下直升机的少年,眉头紧皱的看向身边的白发老人。

“没有。”老人摇头微笑,“这就是我们要来的地方!”

“啊?”少年瞪大眼睛,哭笑不得的问道:“这……就是号称世界上守卫最森严的监狱?”

这里,只有几十间土石结构的破房子,别说守卫了,连个围墙都没有!

就这,也敢号称守卫最森严的监狱?

三岁小孩也能轻易的越狱吧?

老人微微颔首,眼中露出狂热的神色,“只要他在,画地,亦可为牢!”

“他?”少年惊讶,“就是那个叫我过来当看守的人,林羽?”

“放肆!”

老人脸上瞬间布满寒霜,怒喝道:“林羽也是你能叫的?叫他狼王!北境狼军之王!再敢出言不逊,休怪老夫大义灭亲!”

一股无形的气浪直接将少年震退数米。

连他们身后的直升机也跟着一阵颤动。

少年踉跄倒地,脸上却是不服。

老人轻叹一声,又问道:“你可知当世十大战神?”

“知道。”

说起十大战神,少年脸上顿时露出崇拜之色,下意识的问道:“难道,他是十大战神之一?”

十大战神,那是站在世界之巅的人物!

世人,谁不崇拜?

“十大战神,在他眼里,又算得了什么?”

老人不屑,指着眼前的破屋道:“这里,便囚禁着两位战神!还有三位,已经化为他无锋战刀下的亡魂!而我华国的四大战神,皆为其部下!”

什么?

少年瞪大眼睛,失声道:“怎么可能!他你不是说他才二十二岁吗?他怎么可能这么厉害?难道,他还能是神不成?”

“若世间真有神,非牧北王莫属!”

老人郑重道:“若非他当年初入北境之时,我对他有一饭之恩,这种好事,又岂能落在你头上!”

这算是哪门子好事啊!

这分明就是要命的活!

少年都快哭了,“就我这样,还能看守得住两位战神?”

“你当然看守不住!”老人再次抬手,指向被破屋环绕的那块巨石,“你看那上面是什么?”

少年好奇,翻身从地上爬起,仔细一看,才发现石头上放着一副黑色狼头面具。

见少年已经注意到面具,老人这才肃然道:“那是贪狼面具!”

“他每征战,必以贪狼面具覆面!”

“见面具者,便犹如见狼王!”

“贪狼面具在此,世间谁敢放肆?”

少年震惊,满脸难以置信。

一副面具,便让两大战神连越狱的念头都不敢有!

战神,何时胆小如此?

老人侧目看向少年,“你肯定在想,一副面具,何以有如此威势是吧?”

少年点头,眼中满是好奇。

“你可知半月前那一战?”老人再问。

“知道。”

少年激动道:“五国战神携七十万联军精锐集结北境边境,三天之内,全灭!”

“对!”老人颔首,“但你不知,这一战,我华国只有牧北王一人一刀迎战!”

“一人一刀,御敌于国门之外!一人一刀,屠尽七十万精锐!”

“无锋战刀,崩塌雪山!七十万敌军尸骨,筑成我华国北境三百里不朽长城!”

“这一战,也吓得国外仅存的那位战神断指立誓,终生不再踏入我华国半步!”

一人屠尽七十万精锐!

少年呆若木鸡,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须臾,少年顿时激动得浑身发抖,“那,他人还在这里吗?我能见见他吗?”

“他走了。”

老人摇头叹息道:“他说,他要去做两件事!报恩和报仇!”

“报仇?”少年不解,“他都这么厉害了,还有人敢与他为敌吗?”

“都是陈年旧事了!”

老人幽幽叹息一声,说出一桩陈年秘辛。

十五年前,江北豪门林家发生内乱。

林羽一家遭难,被逐出林家,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

就算如此,本着斩草除根的原则,林家还是没有放过他们。

三天后,林家派人袭杀林羽一家人。

林羽的父母和妹妹都惨死在徐家人手上,只有年仅七岁的林羽被神秘人所救,得以幸免。

“林家人也太没人性了!对自家人都这么狠!”

少年愤怒的挥舞起拳头,“这次牧北王回去,肯定要把林家杀个血流成河!”

“这是牧北王的家事,轮不到你操心!你做好你自己的事就可以了!”

老人不顾少年的愤怒,幽幽道:“叫你来当看守,其实是在给你机会!这里,不但关押着两大战神,还关押着很多奇人异士,你能把这里任何一人的本事学到一成,足以受益终身!”

听到老人的话,少年眼前顿时一亮,满脸惊喜。

……

飞往江北的客机上,林羽闭目养神。

往事,一幕幕的从脑海中划过。

即使以他今日的心性,即使那事已经过去多年,想到家人的遭遇,他心中依旧怒火滔天。

他必须努力克制,才能让自己的怒火不形于色。

“哇哇……”

一阵小孩的啼哭声,打断林羽的思绪。

睁开眼,见邻座的小女孩正哇哇啼哭,旁边的妇人正在轻声安慰。

小女孩大概四五岁的样子,长得很精致,一张小脸红扑扑的。

林羽想起了妹妹。

她遇害时,也不到五岁!跟这小女孩一样的年纪。

林羽露出笑容,关切道:“小妹妹,怎么哭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小女孩没说话,只是一个劲的啼哭。

妇人揉着女孩的脑袋,歉意的看向林羽,“应该是飞机下降的时候让她有些不舒服,对不起啊,吵到你了。”

“没事。”林羽微微一笑。

“屁的没事!”

身后陡然响起一个声音,白净青年探出脑袋,没好气的冲妇人喝骂道:“马上叫这小杂种闭嘴!再敢吵到本少爷,别怪本少爷不客气!”

“对不起,实在对不起……”妇人顿时满脸慌乱,一个劲的给青年道歉。

女孩被青年吓到,哭声更大。

“还来劲了是吧?”

青年心中更加烦躁,不耐烦的冲身边的保镖挥挥手,“让她闭嘴!”

闻言,保镖立即起身,满脸凶光的走上前,伸手欲掐女孩的脖子。

一只手,突然出现,拦住壮汉的手。

“该闭嘴的是你!”

林羽面向青年,“再敢多言一句,我便断你一指!”

唰!

全场寂静。

飞机上的所有人都张大嘴巴。

这人谁啊?

好大的口气?

动不动就断人一指?

“哈哈!”

短暂的失神后,青年突然放声大笑,“就你,也敢说断我一指?你可知道我是谁?我江北孟家,一句话就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孟家,江北五大豪门之一!

孟家几代人在江北经营近百年,势力可谓是根深蒂固。

放眼整个江北,还没人敢在他孟旭面前说这样的大话!

孟旭话落,飞机上的众人无不胆寒!

江北孟家,他们真的惹不起!

“我已警告过你!”

林羽漠然,起身向孟旭走去。


保镖见状,立即挥拳砸向林羽。

林羽目不斜视,大手轻轻拍下。

咔嚓!

一声骨骼碎裂的声音响起。

保镖捂住手臂,痛苦的倒在哀嚎。

孟旭瞳孔猛然一缩,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油然而生。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自己的保镖的实力。

然而,对方只是那么轻描淡写的一挥,自己的保镖就废了!

好可怕的力量!

孟旭胆寒,浑身颤抖的看着逼近的林羽,“你……你想干什么?”

“你已经说过两句话了!”

林羽目光如炬,走进孟旭身边。

两句话?

孟旭心中猛抽。

他说过,一句话断一指!

两句话,岂不是要断自己两指?

正当孟旭恐惧万分之时,林羽已经捉住他的手。

“咔咔……”

“啊!”

手指折断的脆响与孟旭的惨叫声同时响起。

机舱内,一片死寂!

只有孟旭的惨叫声回荡着。

连小女孩都停止啼哭,乌黑的眼睛呆呆的看着林羽。

众人双目呆滞,浑身颤抖。

好可怕的人!

一句话断一指,绝非玩笑!

他真的做了!

而且,对方还是江北孟家的人!

“你最好安静!”

林羽无视众人的惊恐,漠然的看着孟旭,“再叫一声,我便当你再说一句话!”

惨叫声戛然而止。

孟旭死死的咬住牙关,任凭浑身被冷汗浸透,也不敢再出一声,只剩满眼怨毒。

再叫,他这十根手指头都保不住!

镇住孟旭,林羽回到座位,看向女孩的目光,再次变得温柔起来,“别怕,只要哥哥在,这里,没人敢动你分毫!”

话落,林羽心中却是一阵抽痛。

如果现在还能跟妹妹说上这样一句话,那该多好!

如果,还能再看妹妹和父母一眼,那该多好!

可惜!

那个雨夜,狼狈而逃!

连一张他们的照片都没有留下!

他们的容颜,永远只停留在记忆里。

莫名之间,林羽鼻子发酸。

眼圈,也开始泛红。

但,他强行咽下了泪水。

十三年前的那个雨夜之后,他便告诫自己,不得再流泪。

一只白皙手的手掌,小心翼翼的伸过来。

妇人轻轻的拉了拉林羽的衣角,满脸忧色的凑到他身边,低语道:“你千万别出机场!下了飞机,就赶紧转机逃离江北,孟家,你真的惹不起!”

林羽淡然一笑,“没有我惹不起的人!”

妇人急得满头大汗,再想劝说,林羽却已闭眼假寐。

后座,孟旭疼得满脸扭曲,心中却加扭曲。

“下了飞机,老子一定要让你跪地求饶!”

“敢断老子两指,老子就把你下面那玩意儿踩爆!”

“我要让你知道,得罪江北孟家的下场!”

孟旭心中疯狂咆哮,又颤抖的拿出手机,强忍钻心的疼痛,发出一条信息。

……

十分钟后,飞机在江北机场降落。

任凭妇人如何劝说,林羽都执意往机场出口走去。

机场外面。

二三十名身强体壮的保镖分列两行。

保镖目光冷厉,面色寒冷,死死的盯着出口。

路过的人,无不胆颤心惊,连脚步声都放得极低,生怕招惹这些煞星。

六十来岁的老管家满脸阴沉的站在那里。

十分钟前,他接到旭少爷发来的消息,当下怒不可遏。

孟家的长房长孙,居然在飞机上被人生生折断了两根手指!

对方,竟然连叫都不让旭少爷叫!

江北孟家,何时受过如此屈辱?

难道,是孟家沉寂太久,让人以为,孟家手上的刀已经不锋利了?

今日,纵使对方有三头六臂,也必须让他血溅当场!

杀鸡儆猴!

要让江北的人知道:孟家,不是谁都能招惹的!

管家心中主意已定,阴冷的目光瞥向出口。

一分钟后。

手臂骨折的保镖搀扶着满脸扭曲的孟旭出现,管家连忙小跑上去,帮着搀扶。

“见过旭少!”

几十名保镖齐声大喝,声震机场。

行人胆怯,神色慌乱的离去。

涌向出口的人,纷纷止步。

孟旭不走,他们岂敢走?

然而,终究还是有人挤出人群,信步走向出口。

林羽!

“就是他!”

孟旭怒不可遏,面目狰狞的指向林羽,“别把他弄死了,老子要慢慢折磨他!”

“拿下!”

管家大手一挥,眼中寒芒涌动。

一众保镖,争先恐后的涌向出口。

生怕晚了,就抢不到拿下敢辱旭少爷之人的这份功劳。

突然,地面颤动。

金铁碰撞交鸣。

“刷刷……”

整齐的步伐声充斥大厅。

一股肃杀之气,弥漫开来。

一众保镖纷纷停手,惊恐回头。

身后,密密麻麻的人,从出口大厅蔓延到外面,远远看不到尽头。

粗略估计,足有数千人。

人皆黑甲红披风,脚踏黑色战靴,背覆三尺长刀。

披风中间,一个金色的朱雀图标,异常醒目。

数千人,一看就是受过严苛的训练。

步伐整齐划一,远近横侧,皆成一条线。

每个人都面色冷峻,不怒自威!

千人气势汇成惊涛骇浪,汹涌而来,让人几欲跪下。

为首的男青年留着板寸头,面容冷峻,双目如炬。

待见到从出口走出的林羽,为首男青年率先单膝跪下。

刷!刷!刷!

数千人,全都单膝跪下,整齐划一,没有丝毫凌乱。

“朱雀卫全体,恭迎狼王!”

千人齐啸,声掀屋顶。

滔天声浪滚滚而来,孟旭率先承受不住,脚下一软,直接瘫倒在地,满脸煞白。

管家和一众保镖想去搀扶,但双腿早已不听使唤,脚下无法挪动半分。

林羽信步上前,淡淡挥手,“我已卸任,你们不必行此大礼!”

为首青年微微抬头,恭敬道:“在我等心中,您永远是狼王!”

“都起来吧!”

林羽大手轻挥。

千人齐身而起,无一丝凌乱。

林羽抬眼看向骆长风,玩味道:“你怎么知道我的行踪的?”

来江北的事,他只告诉了沈家老爷子。

按理说,骆长风不应该知道。

“林东来明日七十大寿,属下料定狼近日必回,就动用了一点特权,查询了近期所有飞往江北的乘客信息。”骆长风小心回答,躬身道:“属下冒犯,还请狼王降罪!”

“你倒是心细!”林羽笑笑,并未生气。

见牧北王不曾动怒,骆长风稍松一口气,又疑惑的看向孟家的百名保镖,“他们,是来迎接您的?”

这帮人,虽着装整齐,但却没有半分气势。

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而已!

他们,也配迎接狼王?

“不是。”林羽摇头,抬眼看向孟旭,“他好像是准备叫这些人把我拿下。”

“对狼王不敬者,诛!”

骆长风双目如电,猛然发出一声暴喝。

声浪所过,地面瓷砖尽皆碎裂,从骆长风脚下,蔓延到孟旭身边。

孟旭浑身颤抖,裤裆一热,尿意再也无法憋住。

“诛杀就免了!”

林羽摇头,淡淡道:“我在飞机上说过,他说一句话,我断他一指!刚才,他又说了一句。”


“属下明白!”

骆长风猛然抽出背后长刀,闪电般的窜出。

刷!

一道白光闪过,一截断指伴随血雾飞起。

孟旭疼得全身抽搐,眼泪滚滚而下,却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巴,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长刀重新插回背上的刀鞘,骆长风也重新单膝跪在林羽面前。

林羽微微颔首,赞赏道:“不错,你的刀法,又精进了不少。”

不是武者,永远无法理解骆长风这一刀。

稳、准、狠!

唯有精确控制这三点,才能只断一指而不伤其余手指。

这说明,骆长风的刀,已经收放自如。

听到林羽的夸赞,骆长风却不敢有丝毫骄傲,谦卑道:“都是您教得好。”

林羽颔首,“你留下!其余人等,立即退去,各司其职,不得有误!”

朱雀卫,外人皆以为只是骆长风这个朱雀战神的卫队。

殊不知,朱雀卫存在的意义,是为了处理南方七省的特殊事件。

南方虽无战事,但经济发达,时有异事发生。

都跑来迎接自己了,若有突发事件,难免误事。

“是!”

数千声音齐响,朱雀卫迅速有序撤离。

林羽迈步而出。

刚走几步,突然停下,目光扫过那对母女,最后落在孟旭身上。

“胆敢迁怒于她们母女,孟家上下,尽诛!”

话落,气势涌动。

气压百草,势压万人。

管家和百名保镖承受不住,纷纷瘫倒在地,使劲点头。

林羽不再看众人一眼,迈步而出。

即使他们已经走出机场,所有人都还呆立当场,久久无法回过神来。

骆长风跟紧林羽的步伐,咬牙问道:“咱们现在就去林家吗?”

“你既然知道林东来明日大寿,何必再问?”林羽目视远方,目光冰冷。

“属下明白了!”骆长风眼中寒芒一闪。

他知道,狼王是要在徐东来大寿之日驾临林家。

大寿之日,也是林东来的祭日!

车前,骆长风替林羽打开车门。

林羽正欲登车,一辆红色的小宝马快速驶来。

隔着挡风玻璃,林羽已经看清开车人的面容。

“接我的人来了。”

林羽微笑,吩咐骆长风,“我来得匆忙,未带礼物,你去替我备份厚礼送来沈家。”

“是!”

骆长风领命,迅速登车离去。

与此同时,红色小车停在林羽身边。

车窗摇下,一张精致的脸颊探出窗外。

明眸皓齿,宛若闭月羞花。

十五年不见,曾经的鼻涕虫,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

沈卿月瞥了一眼手机上的照片,这才抿嘴开口,“上车吧。”

林羽微微颔首,绕去车子一侧。

刚要拉开副驾驶的门,沈卿月再次开口,“坐后面就可以了。”

林羽依她,改而坐上后座。

车子启动,掉头往沈家而去。

林羽微微抬眼,微笑询问,“爷爷怎么没来?”

沈卿月秀眉微蹙,“你还想他一个长辈来迎接你这个晚辈?”

“一别十五年,我只是太想见到他了。”林羽摇头轻笑,又问道:“你好像不太喜欢我。”

“没什么喜欢不喜欢的。”

沈卿月依旧平淡,“你我虽有婚约,但那都是老人们在我们小时候定下的,懂事以来,我便从未承认过那一纸婚约!我若嫁你,那定是因为我跟你有感情,而不是因为那一纸婚约。”

“爷爷没跟你说过我的事?”林羽微微诧异。

“你的事,还需要提吗?”沈卿月轻拢秀发,冷漠道:“我想,大半的江北人都知道你的事。”

唔……

看来老爷子是真的没有跟她提过自己在北境的事。

也从未跟她说过自己还有个狼王的身份。

老爷子这么做,到底有何用意?

林羽闭目沉思。

片刻之后,却已明白。

老爷子此举,怕是想要让自己看到一个最真实的沈卿月,而不是一个被自己的权势所摄的沈卿月。

“你可以退婚。”

良久,林羽开口。

“真的?”沈卿月眼睛一亮,诧异询问。

她本不愿意来接林羽的。

想着能在路上跟林羽提出解除婚约的事,这才答应爷爷的要求。

如今林羽主动提及此事,倒是省得她不知如何开口。

“强扭的瓜不甜。”

林羽颔首微笑,“婚约解除,我认你当妹妹,一样护你一生!”

说起妹妹,林羽心中又是一痛。

也好,十五年前,护不住亲生妹妹,此后余生,便护这位妹妹!

“我用不着你来护,你管好你自己就好了。”

沈卿月摇头轻叹,“你不该回来的!如今的林家,早已不是十五年前的林家!林家雄踞江北五大豪门之首,若他们知道你回来,你怕是在劫难逃。”

“我也不是十五年的林羽。”林羽眼中寒芒乍现,又迅速收敛。

沈卿月自动忽略他的话,又将话题拉回正题,“爷爷这个人,说好听了,是仁义,说不好听,就是古板!我若主动提解除婚约的事,他肯定不同意,所以,这事还是你来说吧。”

“可以。”

林羽答应,再次闭上眼睛。

“谢谢!”

沈卿月从车内的后视镜看去,心中暗暗好奇。

这十五年,林羽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明明才二十二岁的人,看起来却像个小老头一样。

怕是吃了不少苦吧!

他此番回江北,也不知道能不能活着离开。

唉!

明知山有虎,为何偏向虎山行呢?

担心之余,沈卿月又好奇询问,“刚才跟你在一起的那个人,是你朋友?”

“他叫骆长风。”林羽闭目回答。

“骆长风?”

沈卿月蹙眉,“这个名字好熟悉啊!好像在哪里听过。”

“他比我有名。”林羽微笑。

四大战神,确实都比他有名。

他的名,只有少数人知道。

但四大战神之名,却几乎是尽人皆知。

尤其是,骆长风还是南方节度使。

在南方七省,他的名,应该鲜有人没有听说过。

而江北,便隶属南方七省管辖范围。

沈卿月好奇道:“我看他的装扮挺怪异的,他该不会是拍戏跑龙套的吧?”

林羽嘴角一翘,莞尔道:“他晚点会过来,你当面问他吧。”

他来沈家干什么?

沈卿月心中好奇,但见林羽闭眼假寐,以为他因解除婚约的事情而不高兴,也不好再多问。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