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宠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豪门小娇妻靠玄学飒遍全球

豪门小娇妻靠玄学飒遍全球

花田栗下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白灵儿从小在山上长大,练得一身奇幻本领,看似平平无奇却是玄学界大佬,捉鬼画符样样在行,且被很多国级大师喊做祖师爷。一朝下山,是为了和秦家的婚约。全城皆知,秦寒川是出了名的冷阎王,不近女色,却被那个出身乡野的未婚妻治的服服帖帖。外界不知道她的身份,还以为她是土包子,只有秦寒川知道她有多大的魅力!

主角:白灵儿,秦寒川   更新:2022-07-16 01:3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灵儿,秦寒川 的女频言情小说《豪门小娇妻靠玄学飒遍全球》,由网络作家“花田栗下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白灵儿从小在山上长大,练得一身奇幻本领,看似平平无奇却是玄学界大佬,捉鬼画符样样在行,且被很多国级大师喊做祖师爷。一朝下山,是为了和秦家的婚约。全城皆知,秦寒川是出了名的冷阎王,不近女色,却被那个出身乡野的未婚妻治的服服帖帖。外界不知道她的身份,还以为她是土包子,只有秦寒川知道她有多大的魅力!

《豪门小娇妻靠玄学飒遍全球》精彩片段

天边响起沉闷的雷声,暴雨倾盆而下。

白灵儿沿着被雨水打湿的青石板路拾阶而下,她没有打伞,一身绣着银纹金线的道袍却没有被淋湿半点,仿佛有无形的屏障将雨水隔开了一样。

大雨并没有掩盖住空气中传来的血腥味,她驻住脚步,抬眸朝深林中的某个方向看去,在被雨幕遮挡住的黑暗中,蠢蠢欲动的妖气熏得她要吐了。

白灵儿微微眯起眼睛,敢在她眼皮子底下出来蹦跶的妖物,可真是越来越少见了。

风无声的从林间穿过,带起尖锐的呼啸声,雨水冷得刺骨。

“砰——”

一声巨响骤然响起,夹杂着震耳欲聋的咆哮,碗口粗的树被巨力硬生生拦腰折断,往白灵儿站的地方直直砸了过去!

断木将青石板的小路都砸出了一个坑,白灵儿轻盈的踩在断木上,雪白的衣袂纤尘不染,纤手一翻,打出两张凌厉的符咒!

黑暗中的怪物终于显出形来,竟是一具不知道被埋了多久的人尸,但已经完全看不出人的样子了,周身的腐肉一块块往下掉,嘴里不住的发出低沉的喘息,一双浑浊的眼睛死死瞪住了白灵儿,直扑了过来!

白灵儿指尖一弹,雨幕中光芒大炽,万千雨丝在灵力的燃烧下,如同无数尖锐的利刃织成的网,朝那怪物整个包裹了进去!

怪物见势不妙,竟转身就想跑。

“现在才想走,晚了吧。”

白灵儿掌心合拢,那泛着银白色灵力的网也跟着收紧,将那怪物死死困在了里面,任凭它怎么咆哮挣扎,都不能突破分毫,直到被挤压成一团黑色的黑气,再被灵力净化得渣都不剩,什么都没剩下。

整个过程不过一两分钟的时间,白灵儿拍了拍手,轻巧的从断木上跳下来,才往林里走了几步,挥开一地的碎石块,露出了被压在下面,生死不知的男人。

刚刚在解决那怪物的时候,她就注意到怪物身上染上了生气,不知是那个倒霉蛋下雨天往山上跑,结果却遇到了这种东西。

倒霉蛋现在就躺在她脚边,还有着微弱的呼吸。

白灵儿将男人翻了个身,男人身上的伤口已经开始发黑,是明显妖气入体的表现,一般人被那种怪物抓伤,根本活不到现在,而这个人竟然还能吊着一口气,命格出奇的硬,是她生平罕见。

有点意思。

白灵儿蹲下身,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地上的男人。

秦寒川发出一声痛苦的低吟,剧痛让他的视线都有些模糊,只能勉强看清眼前一个纤细的身影。

“唔……本来不想多管闲事,但你命不该绝,既然遇上了,也算是有缘吧,救上一救也是可以的。”

少女的声音清丽,在薄雾中忽远忽近,不待秦寒川再细听,一只柔白的手就伸了过来,毫不客气的强硬的掰开了他的下巴。

白灵儿取出一张符咒,指尖一点,那张黄纸朱砂的符咒无火自燃,化成了一小撮细碎的灰烬,被白灵儿一股脑的灌进了秦寒川嘴里。

随着她的动作,秦寒川身上那些可怖的伤口上盘桓的黑气迅速褪去,很快便开始愈合。

“好了。”她顺手将一只护身符放到了秦寒川的手边,“这符能暂且留住你性命,足够你撑到有人来找你了吧。”

等白灵儿走出山路时,雨已经停了。

她站在路边,有些新奇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毕竟,她一直都在山上长大,尽管同门的师兄弟经常会跟她说起外界的事,但听别人说,和自己亲眼所看,还是不一样的。

而且白老头还在她身上下了禁令,不得踏出山门半步,对此,白老头的解释是,她命格特殊,只有等她成年后,和特定之人结合,才能化解,在那之前,她只能老老实实待在山上,多往山下走两步都少不得被念叨。

至于那个特定之人,是在她还没出生的时候,就定下的婚约,用白老头的话来说,就是他们的命格是天作之合,七世绝配,在她下山前,更是千叮咛万嘱咐,让她一定要先去找他。

白灵儿抬手拦了辆出租车,从随身的包袱里翻了翻,找出一张字条递了过去:“去这里。”

山上。

秦寒川动了动眼睫,终于缓慢的睁开了眼睛。

他艰难的撑起身体,却感受不到什么疼痛,低头看去时才发现,他身上的伤,竟然已经愈合了大半,连痕迹都没留下。

怎么回事?

他还记得自己是按照奶奶的安排,来山上接一个人,却不料他刚到山脚下就下起了暴雨,在冒雨上山的路上,遇到了不知哪里冒出来的怪物,连枪都对不起作用,自己被怪物抓伤,不慎摔下了山崖。山崖非常高,自己摔下来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安然无事。

秦寒川的视线落在手边的护身符上,护身符做工并不算精致,只是随便缝制而成的小荷包,上面什么图案刺绣都没有,只在里面塞着一张黄纸的符咒。

他一向不怎么相信这些神鬼之说,此刻却想起了在自己彻底昏迷过去前,看到那个身影。

纤细的白衣少女,面容却怎么也回想不起来。

“寒川!”

焦急的声音传来,秦寒川抬眼,看到沈安带着几个保镖匆忙赶来,“你没事吧?我在山下看雨下得太大了,又联系不上你,你怎么伤成这样?发生什么了?”

秦寒川有些嘶哑的打断了他的话:“我没事。”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沈安抬头看了看天色,越发觉得奇怪:“来之前天气预报明明说最近一个礼拜都是晴天,怎么会下这么大的雨……”

秦寒川回想起那个身影,不自觉的攥紧了平安符,问:“你来的时候,有没有见到一个白衣服的女孩子?”

“这么大的雨,别说什么人了,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秦寒川拧眉,沉声吩咐下去:“查最近几天进出这座山的所有人,一个都不要漏掉。”

市区内,出租车停靠在秦宅前,白灵儿刚跳下车,眼睛不由得微微一亮。

这座老宅子起码得有上百年的历史了,而且风水占地极佳,山环水抱,藏风聚气,形成了一个简易的聚灵阵,而中心刚好坐落在灵气阵眼。

白老头眼光果然够毒,没个几百年的积淀,是很难形成这样好的的位置的。

白灵儿一边琢磨着,一边抬腿往里走,然而不等她走进院门,就被拦住了。

保安问:“不好意思,请问你找谁?”

“这里不是秦家吗?”白灵儿有些困惑,“我是秦家的未婚妻。”

 


白老头是这么告诉她的,在她还没出生的时候,就跟秦家的小少爷配了八字,定下姻亲,这么多年来,她不是没有算过自己的命格,但奇怪的是,不管她怎么算,都算不出来。

保安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小妹妹,碰瓷的话建议你换个地方,知道这里是哪吗?秦家的亲戚,可不是随便就能攀上的!”

而且还穿得这么不伦不类,可别是从精神病院砰跑出来的吧?

白灵儿有些不高兴,干脆在院门台阶前一坐,她不进去,等人出来总可以吧?

“哎哎,别坐在这啊!”

保安急忙上前,俯身就想拉她,“赶紧走,别影响出入!”

白灵儿坐着没动,眼皮都没抬一下:“你眉心带阴煞,周身生气不足,再这样下去,全家都会受到牵连波折,你儿子是不是最近不舒服,去医院又检查不出来什么?”

保安脸色当场就绿了。

若是只听前半句,他可能还会认为是这小姑娘胡说八道的,但后半句……

自从前不久他带着妻子儿子回了一趟老家,儿子就生了一场大病,至今还在昏迷不醒,妻子的精神状态也很不好,经常疑神疑鬼的,难道……

“小姑娘,刚刚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你说的那个什么煞,是什么东西?”

白灵儿抬手,道:“你儿子被水鬼缠上了,那水鬼也是年少夭折,尸体没有打捞上来,阴气极重,缠着你儿子,无非就是看上你儿子的身体了,想要取而代之。”

保安已经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想起老家的确有一片水塘,据说几十年前,淹死过不少小孩,难道儿子是趁自己不注意的时候,偷偷下水玩了?

他双腿一软,差点没给白灵儿跪下。

“小姑娘……不,大师,求你救救我儿子!”

水鬼是地缚灵的一种,因为没有收尸,也就导致无法转世投胎,只能被困在死去的地方,在保安的儿子下水的时候附到了他身上。

白灵儿慢吞吞的从包袱里翻了翻,翻出一个小纸人。

她在纸人上轻轻一点,而后递给保安:“拿去放进你儿子的嘴里含上半个时辰,再在你你儿子去过的湖边烧掉就可以了。”

保安感激涕零的接了,急忙将院门打开,把白灵儿恭敬的迎了进去:“您在这稍后,我去通报秦老太太。”

连称呼都变了。

白灵儿在心里幽幽叹气。

她站在楼下等得无聊,干脆绕着宅院走了一圈,看了看周围的格局布位,再次回到宅院门前时,迎面便看到一个妆容精致的年轻少女挽着一个穿着华贵的女人走了进来。

沈听雪看向白灵儿,有些怀疑的问:“你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

白灵儿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我是秦家的未婚妻。”

沈听雪的反应和一开始的那个保镖一样——

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

“你玛丽苏电视剧看多了吧?想嫁入豪门想疯了?我可从来没听说过秦家有哪门子的未婚妻!”

白灵儿认真的道:“你没听说过,不代表没有。”

沈听雪只觉得可笑,他们沈家和秦家是世交,秦家这一代人丁稀薄,只出了秦寒川一个后代,哪来的什么未婚妻!

她不屑的翻了个白眼:“你有什么证据?”

不等白灵儿回答,一旁的那个一直盯着她脸看的女人就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尖叫,指着白灵儿,好半天才出声:“你,你是白灵儿?那个贱人生的丧门星女儿?!”

白灵儿的表情骤然一冷。

她蓦然抬头,眸子中一点感情都不带的看过去:“你骂谁是贱人?”

沈听雪也皱起眉头:“叶夫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她那个妈!”叶婉玉刺耳的笑了两声,“原来是叶老爷子最疼爱的一个孙女,结果看上了一个疯疯癫癫神神道道的道士,生下了这么个女儿!自己还被她给克死了!”

叶家是京城有名的百年世家,当年这点事闹得全城人尽皆知,叶家当时还登报宣布和叶家三小姐脱离关系,在那之后,叶三小姐就带着不到两岁的女儿失去了踪迹,再被人发现时,她已经不在人世了。

白灵儿神色冰冷,一言不发的盯着叶婉玉,曾经那些被刻意忘却的记忆再一次在脑海中清晰了起来。

尽管那时候她还非常小,但却记得很深,在叶家待过那一年多,母亲可以说是地位最低的,连下人都不如,随便谁都可以欺辱她,有时候,连饭都吃不上热的。

直到母亲带她离开叶家,却又遭到了追杀,奄奄一息的将她送到苍翠山上,才保了她一命。

而母亲,却再也没有睁开过眼睛。

而这个叶婉玉,她所谓的姑妈,正是欺她们母女最狠的一个。

白灵儿掐住掌心,叶婉玉还在跟沈听雪高谈阔论叶三小姐当初败坏门风的丑事,却冷不防身体一下子失去了中心,大头朝下栽倒在了地上!

这一下可以说是非常惨了,叶婉玉脸着地,当场就磕了个血流满面。

沈听雪吓了一跳,叶婉玉捂着脸尖叫起来:“是这个贱人搞得鬼!我早就说过她不详!来人!把她赶出去!”

白灵儿站在原地没有动,叶婉玉疯了般大骂:“你怎么可能是秦家的未婚妻?是不是用了蛊惑人心的妖术!赶紧滚出去!”

“你才应该滚出去!”

一个苍老急迫的声音骤然响起,叶婉玉如同被掐住了喉咙一般,半晌才叫了一声:“秦老太太?”

“我秦家的未婚妻,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秦老太太在佣人的搀扶下从别墅内走出来,目光凌厉,“叶家已经是日薄西山了,哪来的底气在我秦家叫嚣!”

她重重一挥手:“把她给我拖出去!”

沈听雪急忙道:“奶奶,叶夫人这次来也是……”

“不管她来做什么,我秦家都不欢迎她。”秦老太太深深看了沈听雪一眼,“沈丫头,我提醒你,最好别跟叶家的人走太近。”


沈听雪还想替叶婉玉说几句话,却听到秦老太太这样说,一下子愣住了。

秦老太太挣脱开佣人的搀扶,拄着拐杖上前,细细打量着白灵儿,目光在触及她手腕上一枚晶莹剔透的翡翠镯子时,更加激动了。

“不会错,你就是白灵儿,白大师的后人?”

白灵儿点头。

秦老太太双手紧紧攥住了白灵儿的手,止不住的微微颤抖:“寒川去山上接你了,你没见到他吗?”

“没有。”白灵儿道,“我自己来的。”

秦老太太没有多想,她往白灵儿身后看了一眼,有些疑惑:“白大师怎么没来?”

“我师傅云游去了。”白灵儿道,“他去之前让我来这里。”

叶婉玉已经被扔了出去,沈听雪想跟着走,却又好奇白灵儿的身份,干脆留了下来,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不敢置信:“奶奶,这她真是寒川哥的未婚妻?!”

秦老太太严肃道:“听雪,不可无礼。”

尽管没明说,但秦老太太的态度已经表现得很明确了。

沈听雪咬着牙,狠狠瞪了白灵儿一眼。

秦老太太一边吩咐佣人准备茶水,一边问白灵儿:“听雪她性格刁蛮,刚刚要是有什么冒犯的地方,还请灵儿你不要介意。”

白灵儿摇了摇头。

她此次下山,一是为了查出母亲的死因,二是处理她的婚事。

叶家,她是一定会回去的,不为别的,就为母亲当年受过的委屈讨个公道!除此之外发生的一切,她其实都不怎么在意。

秦老太太吩咐下去:“去筹备晚上的宴会,准备丰盛些,给灵儿接风洗尘。”

她拉着白灵儿的手,感慨道:“我当初见你,还是个小婴儿,一转眼,都长这么大了,你还没见过寒川吧,等今天晚上,我让寒川回来,你们认识认识。”

说到这里,白灵儿终于有了几丝兴趣。

在山上的时候,她不止一次的听白老头提起过这个和自己命格绑定的人,但白老头忒小气,满嘴都是要给他们保留一点神秘感,连个照片都没给她看过。

这么多年下来,就算是白灵儿再无欲无求,也被激起了几分好奇。

该不会是个满脸麻子的丑八怪吧?

秦老太太拿着手机打电话,半晌挂断:“寒川这孩子,怎么不接电话呢?”

沈听雪在一旁小声嘀咕:“说不定是听说自己凭空多了个未婚妻,逃婚了吧。”

秦老太太立刻瞪了沈听雪一眼。

沈听雪一缩脖子,因为叶婉玉的话,她现在一看到白灵儿就觉得晦气,根本不想跟白灵儿共处一室,刚好趁着这个机会道:“我去给我哥打电话,问他知不知道寒川哥在哪。”

铃声响了两三声才被接起来,刚一接通,沈听雪就急迫的开口:“哥?你知道寒川哥有个未婚妻吗?”

沈安已经知道了,但这并不妨碍他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时震惊得差点没咬掉自己的我舌头。

“是有这回事。”他安定的道,“我这次跟寒川出来就是来接那位神秘的未婚妻小姐的。”

他挂断电话,继续指挥手下的人封山,秦寒川已经换了身备用的衣服,准备开车回秦家。

“你的伤不要紧了?”

秦寒川“嗯”了一声,道:“这件事暂时不要透露出去。”

“未婚妻的事还是白衣女鬼……啊不,白衣女孩的事?”

秦寒川看了他一眼,沈安立刻举起了手:“OK,我懂我懂。”

秦家老宅。

秦老太太春风满面,不断指挥着佣人忙进忙出,精致的菜肴流水般端上来,因为是家宴,并没有请什么客人,但规格却一点都不低。

“少爷,您回来了。”

佣人恭谨的声音响起,秦寒川推门而入,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背对着他,端端正正坐在沙发上的娇小人影。

未婚妻?

他微微眯起眼睛,没理会白灵儿,直接从她身边越了过去,上楼换衣服,仿佛沙发上坐的是一团空气。

彻彻底底的无视。

当然,他也没注意到白灵儿微变的神色。

在秦寒川走进来的时候,白灵儿就感知到了他身上有自己亲手画的护身符气息,只是她没想到,自己在山上随手救下的半死不活的人竟然就是白老头说的那个和自己“天作之合”的未婚夫?

开什么玩笑?

她在山上一个能打八个,师兄弟里都没有她的对手,结果未婚夫却弱成这样?

白灵儿幽幽的叹口气,恰在这时秦老太太过来,应该是听佣人说了秦寒川已经回来了。

“你见过寒川了?感觉怎么样?”

白灵儿对秦老太太还是很有好感的,她斟酌片刻,将那句“太弱了”咽了回去,改口:“挺好看的。”

秦寒川从楼上下来刚好听到这句评价,脸上表情微冷,他当做没看到白灵儿,叫了一声:“奶奶。”

秦老太太拉着白灵儿的手,向秦寒川介绍:“这就是灵儿,快过来认识认识。”

为了特意给秦寒川和白灵儿相处的时间,秦老太太没呆太久就回了书房,连佣人都被支开了,偌大的客厅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秦寒川皱眉,审视的视线终于落到白灵儿身上,眼前的女孩子身形纤细娇小,穿着一身不论是款式还是颜色都非常素的长裙,皮肤白到通透,长发乌黑,简单披散下来,没有任何妆容,却透着一股出尘脱俗的气质。

他站在几步远的地方,完全没有过去的意思,淡淡开口:“白小姐,我不管这桩婚事是怎么定下来的,我是不会娶你的,你最好做好准备。”

一个来路不明,身份不明的女人,更何况还是第一次见面,就算是有婚约,他也不可能会娶她。

白灵儿盯着他,半晌才“哦”了一声。

这个态度让秦寒川像是碰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脸色更加冷淡,不再多说什么,转身上了楼,连晚上的家宴都没多呆一会。

秦老太太自然是气得不轻,连连宽慰白灵儿,白灵儿对此倒是并不在意,她心满意足的吃了饱饱一顿,才回到房间,简单洗了个澡,准备开始打坐修行。

这里毕竟是几百年的阵眼,灵气源源不断的溢出,而且不知是什么原因,这里的灵气异常纯净,在这里修炼,可以说是事半功倍。

白灵儿刚刚闭上眼睛,房门就被敲响了。

她刚捏起的一个法阵被打断,顿时有些不悦,过去打开门便看到了秦寒川。

秦寒川的表情怎么也说不上好看,冷冷问她:“你和我奶奶说了什么?”

是他小看这个白灵儿了,竟然还会先笼络奶奶,获得奶奶的好感,要不是奶奶今天晚上发了脾气,态度强硬的让他来找白灵儿道歉,他是无论如何都不想见到白灵儿的。

“你最好看清你自己的身份,别以为奶奶喜欢你,你就真把自己当秦家的女主人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