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宠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狐王老公独宠我

狐王老公独宠我

阿正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周媛前前后后总共交了四任男朋友,然而离奇的是,她的每一任男友不是家里破产,就是身患重病,甚至还会遭遇血光之祸。她的第四任男友出了意外后,便拉着她去算命,结果第二天醒来之时,她的脸长出了一大团黑色的东西,她本想拉着男友去找那个算命先生,却不想男友不记得此事,而算命先生也好像从未出现过一般,无奈之下,她只好回家求助,谁知她招惹的是父亲曾造下的杀孽……

主角:周媛,胡凌空   更新:2022-07-16 01:0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媛,胡凌空 的女频言情小说《狐王老公独宠我》,由网络作家“阿正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周媛前前后后总共交了四任男朋友,然而离奇的是,她的每一任男友不是家里破产,就是身患重病,甚至还会遭遇血光之祸。她的第四任男友出了意外后,便拉着她去算命,结果第二天醒来之时,她的脸长出了一大团黑色的东西,她本想拉着男友去找那个算命先生,却不想男友不记得此事,而算命先生也好像从未出现过一般,无奈之下,她只好回家求助,谁知她招惹的是父亲曾造下的杀孽……

《狐王老公独宠我》精彩片段

我第四任男朋友,刚刚和我确定关系第二天就遭遇飞来横祸,被撞断腿。

然后,他将我强行拉去一个算命大师那里看八字!

用他的话来说,和我谈恋爱太危险了,我绝对是命里克夫。

因为我前几任不是家里破产、身患重病就是遭遇各种莫名其妙的血光之灾!

于是,我同意了去找大师算一算,看看我是不是真的克夫。

结果那算命的说,我身上缠了一个东西,那东西身上带着驳婚煞,跟在我身边久了不处理的话,财气精气都迟早被吸空,到时候不光和我谈恋爱的有危险,我自己也轻则重病缠身,重则家破人亡!

算命的看我没听懂,又和我解释说驳婚煞就是我姻缘路上最大的障碍,因为犯驳婚煞导致我这么多年一谈恋爱,对方就会遇灾遇祸!

言外之意,驳婚煞这件事要解决掉,我才能顺顺利利结婚生子。

“所以......这事要多少钱能解决?”

算命的伸手比了个数。

“八百?”我咬了咬牙,同意了,八百就八百。

交完钱后,算命的给我画了两道符,让我晚上一道贴在门上,一道烧了兑水喝掉。

我看着手里的两道符,又看了看那八百块钱,总感觉自己好像被骗了。

但钱既然都花出去了,也不能这么浪费掉,我回宿舍后,捏着鼻子把符水喝了进去。

结果当天晚上我便做了个梦,梦里有只黑色狐狸,睁着一双绿油油的眼睛满是阴沉的盯着我。

我想挣扎躲开,却发现身体无法动弹,好像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禁锢住了!

狐狸迈着优雅的步伐,看猎物一样一步步迈向我。

层层黑雾从狐狸身边升起,被我吸进鼻中后,顿时整个人晕晕沉沉的再也无力挣扎......

黑暗中一双白皙的手向我伸来,然后用力扼住了我的下巴。

“欠我的债还没有还清之前,你休想摆脱我!”

紧接着我身子猛地一震从梦中惊醒过来。

我大口喘着气,奇怪自己这个梦真莫名其妙过后,古怪的事情发生了。

我脸上突然间的发痒,就好像有千万条小虫要从我脸上钻出一样。

我忍不住伸手去抓,却摸到了一片毛茸茸的触感,在抓过床边的镜子,看到镜中人脸后,我顿时控制不住的惊恐尖叫进来。

我的左脸竟然长出来一片很浓重黑色绒毛!

看起来就像一大片丑陋的胎记。

我被自己这幅鬼模样直接吓哭,戴上口罩后,快步跑出了学校。

到了医院,我径直闯进病房里,顾不上别人看我的眼神,直接跑到男朋友池勇面前,“池勇,昨天那个大师在哪儿,你快带我去找他算账!”

池勇坐在病床上,茫然地看着我,“什么大师,算什么账,周媛你在说些什么啊?”

一把揭开口罩,我把脸上那块绵延的绒毛给他看,“我今早起来就变成了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一定是昨天那道符害的!”

黑色的绒毛贯穿整张左脸,仿佛动物一般的皮肤长在人的身上,显得恐怖又恶心。

池勇吓得猛地往后退,一把推开我,“你的脸!这是怎么回事?我昨天一直在医院养病没出过门,根本不知道什么大师!”

他惊恐的眼神让我意识到事情不对劲,目光落在他打着厚重石膏的腿上......

昨天见到的池勇双腿似乎并没有受伤。

难道昨天带我去算命摊的不是他?可要是不是他,那又会是谁?

头痛欲裂的感觉再次袭来,我晃了晃头,让自己保持冷静,思考对策。

对!去找那个算命的,那道符是他给我的,他一定知道是怎么回事!

顾不上解释,我快速转过身,往外面跑去。

依稀还能记得昨天那条路的路牌,在医院门口拦了辆出租车,坐上去后,我急声道,“师傅,去碎岩路103号,要快!”

司机正要开车,闻言顿时停下动作,从后视镜里看着我,“什么碎岩路?我在这里干了这么多年,从来没听过这条路。”

我一愣,怎么可能!不信邪地拿出手机,在地图上输入这三个字,果然,没有查到结果!

怎么会这样?我明明记得很清楚,那路牌上写的就是这个名字没有错!

一阵阵的凉意从心底里升起,我不受控制地抖了一下。手机上都搜不到那条路,那我昨天去的是什么地方?

司机打量了一下我的穿着,眼神狐疑,像是在思考我是不是从医院里掏出来的精神病人。

我正要开口让他再想想有没有同音的小路,手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低头一看,是老家的奶奶打过来的。

按下接通键,手机里传来奶奶苍老的声音,“媛媛啊,你最近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

我愣了一瞬,我在这里遇到的事情,奶奶怎么会知道?难不成这事还和家里有关?于是我连忙问,“奶奶,你知道什么?”

奶奶语气焦急,“如果遇到了就赶快回来,吴仙姑说这只是开始,要是再不回来就糟了!”

吴仙姑?

我愣了一下,吴仙姑是我们那十里八乡闻名的出马仙,据说手段很是了得。

身上这些绒毛已经够吓人了,她竟然说这还只是个开始?听这话音,要是再不走,还能有比这更糟糕的事情?

我顿时慌了,连忙答应下来,“好,我这就回去!”

挂断电话后,我看向司机,他的表情已经十分不耐烦了。

“我说小姑娘,你究竟还坐不坐车?”

“坐!”我连忙点头,道,“麻烦您送我去汽车站。”

跟导员紧急请了假,倒了几次汽车之后,总算是坐上了回家的红色小三轮。

小红车一路颠簸,到了我家时,已经过了傍晚了,奶奶还在院子里等着我。

“奶奶!”

我叫了一声跑过去,看着她愈发苍老的容颜,心情有些复杂。

奶奶表情有些慌,拉住我的手,问,“到底遇到什么事了?”

她一提,我又想起脸上怪异的绒毛来,当即便拿下口罩,摸了一下,却发现那绒毛的面积似乎比早上更大了些!

我不敢置信地用手再去摸,心里有些绝望,这么下去,我该不会变成浑身都长满毛的怪物吧?


想象着那个画面,我恶心地快吐出来了。

奶奶眯着浑浊的眼睛,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脸上的表情十分难看,不由分说地,她拉着我就走,“走,我带你去找吴仙姑,二十年前她能救你一命,二十年后也一定有办法救你。”

救我一命?

我怎么不知道吴仙姑还救过我,我对她的印象仅限于小时候经常去她家里玩,她家里供着一些红黄纸张、牌位,以及她总说一些奇奇怪怪让人听不懂的特殊语言,她告诉我那是专门和仙家对话得到上方语。

到了吴仙姑家里,她一见到我,就皱起眉,不满地瞪了一眼我奶奶,“怎么这个时候才来?”

奶奶叹了口气,“我本来以为那事是你随便说说,谁知道......吴仙姑,你快给媛媛看看,现在是不是已经晚了?”

听着这话,倒像是她们早就知道我身上会出什么事似的,我有些疑惑,“什么事情,什么晚了?你们在说什么啊。吴仙姑,我脸上也不知道得了什么怪病,有办法解决吗?”

一连串的问句出口,奶奶没说话,吴仙姑回答,“这都是你爹造下的杀孽,他没了,就得你替他偿还。”

我越听越迷糊,我爹虽然脾气暴了点,但是印象中他对别人还是不错的,他能造下什么杀孽?

吴仙姑见我不明白,便娓娓道来,“在你还没出生那年,你爹清明去祖坟祭拜,在你爷爷坟边发现一窝狐狸洞,你爹怕祖坟被刨,就拿着铁锹把狐狸洞捣毁了。狐狸一家老小被斩死不少,当然要报复你家。”

听了这话,我心里有了个大胆的猜测:“所以我爹当年......”

奶奶叹口气,道,“你爹捣完狐狸洞那天,晚上正睡着觉,突然浑身起火,那火苗都是黑的,用水都扑不灭,硬生生被烧死了。你娘那时候还怀着你快临盆了,亲眼见着你爹被烧成一根焦炭,受了惊,早产拼死生下你,就变得呆呆傻傻地,在深夜里走上了山,再也没回来过。”

奶奶从来没跟我说过爹娘的真相,一直说是意外去世,想不到此事竟有这样的内情!

我从小就以为爹娘都死了,如今听到这话心里竟然还抱了点儿希望,“我娘她,就一点儿消息都没有吗?”

“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奶奶这话顿时把我心里的希望掐灭了。

山上惊险,还有许多的精怪野兽,我娘一个刚生完孩子的女人,走路都虚弱,更别说独自在山上活下来。

二十年都没有消息,多半是凶多吉少了。

一时间,我心里开始恨上了那狐狸,他害得我从小没了爹娘,如今还想要继续害我。

吴仙姑见我表情不对,连忙说,“媛媛,冤有头债有主,是你爹斩死胡三爷的一家老小在先,他才会来报复你们,这一点,你得知道。”

我当然知道,就是因为知道,心里才十分难受。

奶奶心疼地拉住我的手,问吴仙姑,“吴仙姑,这些事情都是陈年旧事了,我那儿子造下的孽,的确需要偿还,只是他和我儿媳妇都拿命还了,那胡三爷怎么还不肯放过我孙女?”

吴仙姑无奈地看她一眼,“狐仙上上下下十几口都没了,你家这才两条命,哪里偿还得上?要不是当初我出手,你这孙女生不生的下来还另说呢。”

我震惊地望过去,竟然还有此事?

这么说来,吴仙姑从我刚出生的时候就救了我一命,算是我的救命恩人了。

吴仙姑看到我的表情,接着解释说,“当时胡三爷就想要了你的命,只是我劝他,让他先不要动手,留着你长大后替你爹赎罪。”

“赎罪?”

我听得一头雾水,我只是一个在普通不过的凡人,得做什么才能偿还狐仙家里的十几条命?

总不能是让我凭空变出十几个狐狸崽子来吧?

吴仙姑叹了口气,道,“如今这么多年过去这事也该有个解决方法。我把胡三爷请过来,你自己跟他说吧。”

她站起身走到正中央的祭桌旁,拿起一根想插到香炉里点燃,口中念念有词。

我注意到,那香明明外表看起来就是那种外面能买到的普通的香,只是烧出来的烟却是黑色的。

袅袅的烟在屋子里弥漫开来,给人一种危险又神秘的感觉,浓郁的黑逐渐凝聚成一只狐狸的形状。

一人身穿黑色长袍,从黑烟中走出。

他长得十分好看,一双狭长的眸子微微眯着,眼神几乎和我以前见过的狐狸一模一样,狡猾中又隐藏着阴狠。

他的目光在屋子里三人身上转了一圈,最终落在我的身上。

我这才感觉出来,他的气势有多强大,仅仅是被他这么盯着,就让我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

他嘴角勾着似笑非笑的弧度,出口的话就带着嘲讽的意思,“终于舍得回来了?”

吴仙姑连忙帮腔,“媛媛她在城里上学忙,凌空你千万莫要见怪。”

胡凌空?

这个名字听起来倒像是个充满意气的少年,但是眼前这个男人,却让我觉得诡秘又恐怖,和少年意气相去甚远。

胡凌空冷冷一笑,盯着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像是被正在觅食的野兽盯上,这眼神顿时让我有种凉意从心底升起的感觉,整个后背都凉飕飕的。

这狐狸给人的压迫感也太强了!

我在心里怒骂他好几声,面上却不敢表现出来,假装乖巧地摇头。

吴仙姑道,“哎,我还没来得及和媛媛说呢,凌空,你要怎么样才能放过她,就只管提吧。”

“她爹杀了我胡家上下一共十八口,她就得为我生十八个狐狸崽子,让胡家的血脉延续下去。”

什么?!

他还真是这样打算的?

我震惊地抬起头,瞪大眼睛看着他,连伪装都顾不得了,“你在说什么,人怎么能和狐狸生崽子!”

胡凌空周身的气势顿冷,“你不愿意?”

眼见他又要生气,吴仙姑连忙讨好地将我拦在身后,“不是不是,胡三爷长得一表人才,媛媛怎么会不愿意呢。只是她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等我劝劝她。”

听到吴仙姑的话,胡凌空脸上的不耐烦少了些。

“媛媛,不管你愿不愿意你先稳住他,把你小命保下来,以后来日方长,你急什么。”

“我怎么能不急,我是人,他是......更何况我现在有男朋友,至少、至少也得等我跟他分手之后再说。”

谁料,我话落胡凌空便不怀好意地抓住我,冲我笑了笑,眼中露出几分得意,“男朋友?你怕是已经没有了。”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这话里的意思,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拿出来一看,来电显示写着的正是男朋友池勇的名字。

我有些不自在,想挣脱胡凌空的手。

他并没有生气,反而像是想到了什么,主动松手,脸上带着好整以暇的笑容看着我,仿佛在等着看好戏。

忽略他奇怪的表现,我拿着手机走到一边,接通电话。

还不等我说话,那边就传来池勇急切的声音,“周媛,我们分手吧!”

我愣住了,当初还是他猛烈追求我,追了整整三个月我才答应,现在在一起还不到一个星期,他就要分手?

“我妈说了,你就是个天煞孤星,天生克夫的命,我不能继续和你在一起,就这样,挂了!”

说完,也不等我回应,电话就挂断了。

我想打回去问清楚,却发现他已经把我拉黑了!

胡凌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表情悲愤地看过去,他不但不收敛,脸上的笑容反而更大了。

“这回愿意了吗?”

我气的脸色涨红:“我愿意个鬼!”

我现在极度怀疑是他对池勇做了什么,威胁他和我分手!

“不愿意,那就怪不得我了。”

胡凌空冷冷一笑,便低声念叨着什么咒语。

顿时,我的脸上开始发痒,我控制不住地去挠,却惊觉自己右脸也长出了绒毛!

与此同时,胳膊上和腿上,甚至背上也开始痛痒起来,黑色的绒毛逐渐从我的身体各处犹如雨后春笋般长出!

我浑身发怵,低头看着胳膊,惊恐大喊,“快停下来!”

胡凌空不但没停,反而还又念了一个咒,黑毛冒出来的速度更快,不多时,就肉眼可见地长了一厘米多!

“不肯给我生狐狸崽子,那你就当狐狸崽子吧。”


他这话说完,我甚至感觉腰椎那里又什么东西正要从体内钻出来。

该不会是尾巴吧?

想象出一个人形却浑身长满动物绒毛,还带着狐狸尾巴的恐怖景象,我吓得颤抖幅度更大了。

我不想变成那样的怪物!

然而唯一的办法,就只能答应他的要求。

眼见着绒毛越来越长,我只好拼命的喊,“别念了,我答应......我答应你!”

绒毛的长势顿时停了下来。

我劫后余生般的跌坐在地上,咽下心里的恨意,哀求地看着他,“我不想变成怪物,只要你能帮我把这些东西消掉,让我恢复正常,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

胡凌空的笑容总算是有了几分温度,只是眼中仍旧带着嘲讽,“很好。除了生崽子之外,你还得当我的弟马,助我修成正果。”

弟马?

我之前在吴仙姑家里听她说过,弟马就是要自己供奉家仙,立堂口,然后帮其他人解决各种事情。

通过行善积德,来帮助保家仙早日修成得道。

这倒不是坏事,只是要我当胡凌空的出马弟子,我是一万个不愿意。

他害了我爹娘,到头来我还得帮助他修炼,凭什么啊?

当即,我的表情就有些不乐意。

吴仙姑赶在胡凌空发飙之前,连忙拉住我的手,“哎!这是好事儿啊,媛媛,胡三爷的本事在胡家那也是数一数二的,这方圆数百里之内,就没有能比得上他的仙家。他愿意给你这次机会让你做弟马,这是你的荣幸,还不快谢谢胡三爷!”

边说,便给我使眼色,就怕我一个任性给拒绝了。

看着胡凌空凉飕飕的眼神,我有点怂了。

其实本来也没多少胆子拒绝,又经过她这么一劝,哪还敢说不愿意,忍着不情愿点头,“谢谢胡三爷给我机会,我一定当好出马弟子,好好供奉您。”

话落,胡凌空的表情顿时没那么难看了,屋里的氛围也放松下来。

吴仙姑笑着道,“那我现在就去准备给你立堂口的东西......”

胡凌空打断她的话,“这事儿不急,明天再立也行,至于今晚么......”

他停顿了一下,眼神落到我的身上,上上下下地打量一遍,眼中顿时流露出狐媚的笑意。

下流!

我暗暗骂了一句。

他那眼神赤裸裸的,仿佛能把我扒光一眼,让我不自觉就将衣襟紧了紧。

他却突然伸出手,扯着我的胳膊就往吴仙姑家里的空房走。

我连忙出声叫住他,“等等!”

他停下脚步,不耐烦地皱起眉看过来,“又有什么事?你要反悔?”

怒从心起,我有点失去了理智,呛声道,“实话跟你说吧,我身上有驳婚煞,生来就克夫!以前的男朋友跟我在一起都被克了,你也小心着点!”

原以为他听到这话可能会有所忌惮,却见他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直接笑弯了腰。

这时,吴仙姑走到我身边,同情地看着我,“媛媛,你身上的驳婚煞就是胡三爷下的。”

这个消息震得我头皮发麻,不由瞪大眼睛看向胡凌空。

只见他不但丝毫没有被揭穿的心虚,反而理直气壮地看着我,“你注定是我的人,不下驳婚煞,依照你的性子,能守得住身吗?”

听到他的话,我气得不轻,却哑口无言。

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又打不过他,只能任他为所欲为,还能怎么样呢?

想到还要和这个性格恶劣的人相处很久,我一时间感觉有些绝望。

躲是躲不过去的,我叹了口气,至少命是保下来了。

吴仙姑作为我的领路人,早已经准备好了立堂口要用到的东西,因为我住在宿舍不方便,所以香堂暂时先设在她这里。

仪式比较迅速,胡凌空对这些不在意,我的堂口目前也只有他一个仙,因此吴仙姑只是简单地把干净的空房设置成了香堂。

等完成仪式之后,她交给我一张纸,上面写着胡凌空的名字和生平,还画着他的本体画像。

“媛媛,你收好这个,等到了城里安顿下来,就找一面墙把它贴在墙上每日供奉,这香堂就算是移走了。”

做这个出马弟子本就不是我心甘情愿的,于是我只是伸手接过这张纸,胡乱的叠起来放到了包里。

同意胡凌空的要求后,他把我身上的黑色绒毛都消除掉了,不会再变怪物,这就足够了。

在家里陪了奶奶一天,第三天的时候,我就要走了,毕竟导员也只给了我三天假期。

当然,和我一起走的,还有变成狐狸原形的胡凌空。

通身的黑色皮毛带着油光,配上黝黑的眼珠,虽然神态高傲,但是却给人一种憨态可掬的感觉。

要不是知道这就是胡凌空,我想我一定会想养它作为我的宠物。

可能是因为看到了我脸上的喜爱之情,也可能是因为我一直在下意识地顺他的毛,胡凌空开口了,“怎么,你喜欢老子本体?”

好好的狐狸,可惜就是长了一张嘴。

我冷着脸,不搭理他,连手上的动作也停了。

胡凌空有些不满,叫了我几声,但我打定主意不理他,权当没听到,大步朝着停在村口路边的红三轮走去。

他也生气了,冷笑一声,闭上嘴不再说话。

三轮车的司机是个沉默的中年男人,我上车之后,说了句去汽车站,他也没回应,就开始开车。

一路上十分颠簸,不过通往村里的路的确这样,我已经习惯了。

不过不一会儿,我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路还是之前的那条路,只是总觉得,这周围的风景显得太荒凉了,走了许久,连个路人都没有看到。

而且现在明明还是夏天,周围却仿佛吹着冷风,吹的我浑身打哆嗦。

最关键的是,车窗明明是关着的,那这风是从哪里来的?

我抬头朝着后视镜看了一眼,却发现司机也正在直勾勾地看着我,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他的脸似乎带着青白的颜色!

该不会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了吧?

顿时,我开始头皮发麻,手上下意识用力。

摸到那柔软的皮毛,我才想起来,胡凌空还在我身边呢!

也顾不上之前的不愉快了,我连忙摇了摇他,压低声音,“三爷,你有没有感觉那里不对劲?”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