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宠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农家小福女

农家小福女

月土月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觉醒来,穿越古代,叶青雨成为了农家嫁不出去的丑姑娘。开局家徒四壁,吃了上顿没下顿,不过没关系,她有顶级医术在手,采草药、开医馆,此外她靠美食开饭馆,小日子过的红红火火。当家人为了她的婚事发愁的时候,山里的汉子徐靖南带着一颗赤诚之心上门来求婚……

主角:叶青雨,徐靖南   更新:2022-07-16 00:5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青雨,徐靖南 的女频言情小说《农家小福女》,由网络作家“月土月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觉醒来,穿越古代,叶青雨成为了农家嫁不出去的丑姑娘。开局家徒四壁,吃了上顿没下顿,不过没关系,她有顶级医术在手,采草药、开医馆,此外她靠美食开饭馆,小日子过的红红火火。当家人为了她的婚事发愁的时候,山里的汉子徐靖南带着一颗赤诚之心上门来求婚……

《农家小福女》精彩片段

叶青雨静静地躺在床上,刚从鬼门关里逃出来的她,额头滚烫,浑身酸软,连抬起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她无神的双眼睁了又闭,闭了又睁,终于接受了这难以置信的事实——

她穿越了,而且是穿越回了一个历史上不存在的国家!

前世的她是个医生,在一次医疗下乡中遭遇到了山体滑坡。

等她再醒来睁开眼,就来到了这里,脑中多了无数繁杂的记忆……

这一世的她也叫叶青雨,今年十九岁,是大周国清河县叶柳村人。

原主自小就生的貌美如花,标致非常。

叶家人把她当宝贝一样宠着,虽然是生在小山村里,却从来不让她干任何粗活。

平日里只让她做些刺绣女红,还把她送去私塾读书,教她识文断字,完全当大家闺秀一样养!

长大后的原主,真的是出落得温柔娴雅落落大方,在这叶柳村中可是独一份的存在。

待到十五岁及笄,那真是一家女,百家求,附近村镇的大户,甚至县城的富商,来求亲的人络绎不绝,把叶家的门槛都要踏破了。

叶家千挑万选,终于给女主定了一门亲事。

男方叫刘俊生。

这刘俊生家虽然不是什么大户或者富商,只是隔壁刘家村人,家境一般,可却非常有才华,是个年轻有为的秀才郎。

县塾的老师更说,三年后刘俊生参加科举,凭他的才学,甚至有可能高中举人!

不仅如此,这个刘俊生长的斯文白嫩,一双桃花眼很是温柔多情。悄悄见过刘俊生一面的原主,对他可谓是一见钟情。

再到后来,原主收到刘俊生写的几首情诗还有一方手帕,从此便是情根深种。

然而,就在两家将婚期正式定下来,还有半个月就要完婚的时候,悲剧发生了!

原主意外误食了一种奇怪的菌菇,虽然最后保住了性命,但本来娇俏可人的右半边脸,却是布满了黑色的斑点,恐怖吓人。

叶家人为了给原主恢复容貌,请了无数的大夫,几乎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却还是没有治好。

屋漏偏逢连夜雨!

叶家经营的豆腐坊于此时也出了大事故,险些吃死了人。叶家人在县衙重重挨了一顿板子不说,还把整个豆腐坊都赔了出去!

看到原主和叶家遭此巨变,刘俊生和他家人彻底翻了脸!

刘俊生的娘在叶家闹了几次,死活闹着要为儿子退婚,坚决不娶。

叶家人虽然生气这刘家的背信弃义,翻脸不认人,可是,看刘家的态度,叶家人心想着强硬地将原主嫁过去,她也不会在刘家过的好。

为了她考虑,就忍气吞声的将亲事给退了。

然而,亲事虽然退了,原主却是对刘俊生一直念念不忘。

非但不怨刘俊生悔婚,反而天天责怪自家人不给她找好大夫医治她的脸,才害她嫁不出去。

这一转眼两年过去了,为了给原主治病,叶家已经彻底破败,田地房产卖个精光。

本来是村里第一的富户,如今已经几乎揭不开锅。

而原主却一直陷在自己毁容和被退亲的痛苦中,原本温婉大方的性子,如今也变的阴沉可怕,尖酸刻薄。

就在昨天,刘俊生中了举人,回清河县做了主簿,又娶了县丞的女儿的消息传到了原主耳朵里。

她悲恨交加,一时想不开,就跳河寻了短见……

 


“这个傻子!为了个渣男,连疼爱自己的亲人都不要了!”叶青雨整理好脑中的来龙去脉,肺险些都要被气炸,“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前世的她是个孤儿,最羡慕最渴望的就是家人的疼爱和关怀。

“吱呀!”

就在这时,破旧的房门传来一声轻响,一个身穿蓝色粗布衣衫的中年妇人端着一碗药,满面愁苦地走了进来。

叶青雨闻声,扭头朝她看过去,从记忆中得知,这是原主的娘,叶秦氏。

“雨,雨儿,你醒了?!”叶秦氏对上女儿睁开的双眼,怔愣了一瞬,随即惊喜地笑咧了嘴,连忙快步走过来,将药碗放在一边,坐在床头边。

叶青雨看着她,见她双眼饱含泪水,满面慈爱和欢喜,这样来自于亲人的关爱她第一次真切感受,心不由被触动了一下,嘴微微一张,沙哑地喊了一声,

“娘……”

“哎,娘在这呢!呜呜呜……娘在呢,在呢……”

叶秦氏听着女儿这声娘,再看她虚弱可怜的模样,疼的心都要碎了,眼泪刷刷落下。

她红着眼睛伸出手,原本想要去摸女儿毁容的脸颊时,可伸到一半,想到女儿往日的抗拒,她又忙缩了回来,改为握住叶青雨的手,

“呜呜呜……雨儿,你昏迷了快一天了,可算是醒了!你,你可吓死娘了啊!你怎么能想不开地去跳河寻死啊!

你要是死了,可叫娘,你爹,还有你爷你奶怎么活啊!呜呜呜……”

“你个傻孩子,那个刘俊生就不是个好男人,当初你们已经定了婚期,他因为你毁了容就坚决退亲,简直是背信弃义!”

“别说他只是中了举人,回来当个主簿,娶了县丞的女儿,他就是娶了公主,当了驸马,也和咱们没关系!

女儿,娘求求你了,咱,咱将他忘了吧,别想着他了,更别为了他要死要活的,好不好?”

“好。”叶青雨重重地点头,点地她头晕,可是,见她娘听傻眼了,她还是笑了笑,又点了下头,沙哑着声音说了一遍,

“好!”

“……雨儿,你刚刚真的说好了?你真的不倔了?你答应了?”叶秦氏懵了一瞬,惊喜地握紧她的手,红着眼睛一遍遍询问确认。

“嗯,娘,我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真的想明白了。”叶青雨虚弱地说,“刘俊生,不值得我惦记着。”

“对对对,不值得!你能想通就好,娘真是太高兴了。”

叶秦氏再次高兴地喜极而泣,欣喜女儿终于不钻牛角尖了,更是高兴女儿终于又笑了,说话又和之前一样温柔有礼了。

自从女儿毁容后,她就变的阴沉沉的,再也没有一丝笑容不说,还变的特别暴躁易怒,经常发脾气,说话也尖酸带刺的。

家里人知道她从小被宠的一贯心高气傲,一下子被毁容被退亲,心里苦,所以,也不怪她,只是心疼她,又不知该怎么劝慰她。

叶秦氏激动地抹抹眼泪,倾身在女儿额头上碰了碰,

“还烫着呢,咱不先说了,来,将药给趁热喝了,烧退了你才能好起来。”

说着,叶秦氏将女儿给扶起来,让她坐着。

“娘,家里哪里来钱给我看病买药啊?该不会将家里的最后两亩田给卖了吧?!”

 


叶青雨从原主的记忆中得知,家里根本就没有一个铜板的余钱,缸里除了一些粗糠,半点其他粮食也没有。

而且,除了她这个病号,爷爷在豆腐坊出事时,因挨了板子,身子骨一下子伤的重了,卧榻不起,需常年服药。

这时候看病吃药是非常贵的,否则,原本在村子里也是富户的叶家,也不会一穷再穷,到了现在山穷水尽的地步。

“……没卖!那是家里最后的田地了,说啥也不能卖。银钱是借的人家的,你,你就别管了,先将药喝了,身子养好才是最重要的。”

叶秦氏听到女儿的问话,又是一阵悲喜交加。

她高兴女儿终于又开始关心起家里的状况了,不再一味地陷在自己的痛苦中。

可是,一想到为了给女儿治病,大儿子直接和镇上的李地主家签了三年活的卖身契,做了长工,叶秦氏就一阵悲从心中来。

叶秦氏掩下眼底的悲楚,面上挤出一抹温柔的笑,将药端到女儿嘴边,轻哄着她喝下去。

叶青雨一看她娘的脸色,就知道这钱来的有问题,只是,她再问,她娘也不说实情,她只能先暂时按下。

而且,现在的她只有退了烧,养好身子,才能做其他事情。

所以,她仰头咕咚咕咚地一口气将药给喝光了,不浪费一点。

真苦啊!

喝完药,叶青雨将药碗放在一边,看了看窗外已经暗下来的天色,关切地问道,

“娘,我奶不在家吗?我爷身子还好吗?爹和二叔还没从地里回来吗?还有我二婶,大弟二弟,小宝小妞他们呢?”

叶青雨从醒来后,就只看见了她娘,没听到家里有其他动静。

这简直静的她发慌,生怕自从原主跳河后,家里其他人也出了事。

叶青雨接收完原主的记忆后,看完原主这三年的所作所为,对她简直满肚子火气,一边气愤她作践了家人的疼爱,不知珍惜,又很羡慕嫉妒她能有这么好的家人。

因为哪怕原主毁容后,变的自卑阴暗,不仅不帮着分担家里的困难,还作天作地的找事,可一家子人都没有放弃她,嫌弃她。

所以,叶青雨万分珍惜如今她拥有这些家人,哪怕现在还不能立刻为他们做什么,可也想知道他们是否安好。

“你奶带着你二弟去山里挖野菜去了,你爷身子没事,在堂屋躺着呢;你爹和你二叔也在地里忙呢,你二婶带着小宝小妞回娘家去借粮食了,可能明天才回。”

叶秦氏重新坐回来,避开大儿子的去向,将家里人都说了一遍。

“大弟呢?娘,大弟出事了吗?你怎么不说他?”叶青雨是个缜密细致的人,立刻开口问道。

“你……你大弟跟着镇上的木匠学本事去了,短期内不能回来了,这可是个好事,人家管吃管住,还能学本事,一个月后就能给帮工的钱了,而且,那一家人都对你大弟好着呢。”

叶秦氏低着头,不敢看女儿的清亮的眼睛,将之前和家里商量好的说辞给搬了出来。

若是女儿知道了她大弟因为她,卖身为奴去做长工,说不定会再次想不开,叶秦氏心疼儿子,可是,更不想女儿再寻短见。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