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宠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农家丑女携空间崛起饥荒年代

农家丑女携空间崛起饥荒年代

南风知我意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车祸,陈小婉意外穿越到古代,成了贫穷村子里的陈家长女。虽然同名同姓,但原主胆小懦弱,脑子还不好使。且此时正值饥荒年,陈家父母眼睁睁看着自家长女被饿死,本想一起跟着去了。可绳子刚悬上房梁,躺了半天的长女诈尸了。诈尸后的陈小婉性格大变,不仅能当家做主,还带领全村过上了富足生活,因为她有物资空间!

主角:陈小婉   更新:2022-07-16 00:4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小婉 的女频言情小说《农家丑女携空间崛起饥荒年代》,由网络作家“南风知我意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车祸,陈小婉意外穿越到古代,成了贫穷村子里的陈家长女。虽然同名同姓,但原主胆小懦弱,脑子还不好使。且此时正值饥荒年,陈家父母眼睁睁看着自家长女被饿死,本想一起跟着去了。可绳子刚悬上房梁,躺了半天的长女诈尸了。诈尸后的陈小婉性格大变,不仅能当家做主,还带领全村过上了富足生活,因为她有物资空间!

《农家丑女携空间崛起饥荒年代》精彩片段

“孩子他娘,是我对不起你,你嫁给我这么多年,为我生儿育女,我却连一口饱饭都没让你吃过。现在又闹饥荒……”一个沧桑的男声说道。

“事到如今,说这些有什么用。”女人的声音中透露着绝望。

随即,便是女人的挣扎声,急促的喘息声。

陈小婉废了好大的力气才睁开眼,一睁眼就被吓了一跳。

狭小的茅草屋中,一根绳子自房梁上垂下。

女人的脖子就今晚套在绳子里面,脸色青黑,双脚不住的挣扎着。

男人站在一边,神情木讷,喃喃的说道:“我稍后就来,不会让你孤孤单单的走。”

这一对男女都瘦的可怕,脸颊都凹陷进去了,感觉一阵风就能把他们吹倒。

“住手……”陈小婉虽然浑身没有力气,但是还是挣扎着开口。

就在陈小婉说话的时候,拴在房梁上的麻绳忽然间断掉,女人噗通一声掉在地上。

陈小婉松了一口气,可是随之而来的,便是女人绝望又尖利的哭声。

女人上前,抱住了陈小婉的脑袋,呜呜的哭了起来:“都是爹娘没用,没找到粮食,是爹娘对不起你……”

在这哭声当中,男人看着陈小婉,眼神复杂。像是惊喜,又像是愧疚。

只是眼下,陈小婉也顾不上这些了。实在是太饿了,她这辈子都没这么饿过。

眼前的人影都变得模糊起来,浑身一丁点的力气都没有,胃里一直在抽搐,像是下一秒就能死过去。

“好饿啊……”陈小婉喃喃的说着。

片刻之后,女人哭晕过去了,男人终于回过神来:“小婉你等着,爹去给你讨点吃的。”

他踉踉跄跄的出去了。

在这档口,陈小婉打量着这个地方。

这是一间破的不能再破的茅草屋,屋子四处都是漏风的,屋子里面一件家具也没有。

炕上还躺着两个小男孩,看起来,只有三四岁左右,此时正躺在炕上,闭着眼睛。

陈小婉收回目光,摸着瘪瘪的肚子犯了愁,叹了一口气:“我不想饿死啊。”

难道车祸死了一次,她还要再被饿死一次吗?

她不甘心啊!

陈小婉突然想到什么,眼眸一转,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左手手腕。

待看到手腕处那一个梅花样式的烙印时,她眼睛里闪过光芒。

天无绝人之路!

忽然之间,陈小婉的脑袋有些疼,大量不属于她的记忆涌入她的脑海。

她穿越了,穿越到了大庆朝的一个也叫做陈小婉的小丫头身上。而她所处的地方,叫做林山村。

这个地方位置偏僻,四面都是山,山的外面还是山。除了种地,村民们没有其他的收入来源。

本来,收入的庄稼勉强也能糊口,饿不死人。可是连续两年遇上极端天气,地里一直没收入,赋税又重,这才刚入冬,村子里面就已经饿死好几口了。

而原主,就是活生生饿死的。陈家本来日子就过的艰难,陈小婉的两个弟弟是双生子,他们的娘生他们的时候难产坏了身子,生完都六年了,还没恢复过来,干不了什么重活。

想到这里,陈小婉叹了一口气。

第一眼看到这俩小男孩的时候,以为他们最多三岁,可是谁知道都六岁了。这都是因为吃不饱,没有营养,孩子根本不长个。身上瘦骨嶙峋的,只有脑袋大的出奇。

原主作为家里的老大,今年十岁,也是瘦弱的不行,看起来只有六七岁的样子。

一家五口,只能依靠陈小婉的爹和山上的那一亩多的薄田。

日子没了希望,只能苦苦的熬着。可是这接二连三的打击,让这个家没了喘息的余地。

先是家里断了粮,一粒米都没了。随之而来的是一对双胞胎同时发烧,烧到昏迷不醒。家里没钱,郎中不肯来看。

原主陈小婉的死,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陈大山和李絮在这重重的打击之下,终于熬不住了。

找了根麻绳,就想了结生命。

可是谁知,那破旧的麻绳根本承受不住一个人的重量,竟然断掉了。

陈小婉终于知道,李絮的哭声为什么会那么绝望了。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她就不信了,她一个现代人,有医术有空间有知识,还能在古代饿死?

没多会,原主的爹陈大山踉跄的回来了。

只见陈大山的脸上都是血,身上的衣服也多了好几个口子。右腿的膝盖处,也有些鼓鼓囊囊的。


陈小婉吓了一跳,连忙问道:“爹,你这是怎么了?”

刚才出去的时候,还是好好的,这么现在变成这样了。

陈大山苦笑一声,“我去你奶奶家借了一筒米,谁知半路回来的时候,遇到了两个蒙着脸的人,把东西都抢走了不说……”

看着陈大山的腿,陈小婉皱起了眉头。

陈小婉在现代是医生,所以一眼就看出来了,陈大山的腿断了。

想必他是拼了命的想护着那一筒米,对方也是拼了命的抢。

在这个饥荒年代,粮食不单单是粮食,是命。

陈小婉心中又是一声叹息,转头去看炕上的两个孩子。刚才看的不仔细,只以为两个孩子睡着了。接收了原主的记忆,仔细一看,两个孩子面色潮红,在发着烧,呼吸十分的微弱。

她伸出手,摸了一下其中一个孩子的额头。

“这么烫?再烧下去,人都要烧傻了。”陈小婉喃喃道。

郎中不肯来,家里也没药,甚至连吃的都没有。

李絮听着陈小婉的话,哭的更是厉害了:“老天爷不给活路,这是逼我们去死啊……”

陈小婉看着此时的场景,脑袋更疼了。遇到困难了倒是想想办法啊,光哭有什么用?

她揉了揉自己的额角,看向李絮,很快冷静下来:“娘,你去打一盆凉水来。”

李絮只顾着自己哭,好像并没有听见陈小婉的话。

陈小婉皱眉,道:“死有什么难的?只是你问过他们的意见吗?他们想死吗?”

她指着炕上的两个孩子,质问道。

李絮和陈大山两个人齐齐的愣住了。

“你总得等他们醒了,问问他们的意见才行。我需要凉水和帕子。”

这一次,李絮终于听见了。她愣愣的看着陈小婉,随即反应过来,她随手用衣袖擦了擦眼泪,从地上站了起来,哽咽道:“我这就去!”

只是,在站起来的时候踉跄了一下。即使如此,她还是转头去了外面。

陈小婉又看向陈大山:“爹,你的腿断了,不能在用力了,你先坐下!”

陈大山闻言,却只是摇头:“不用管我……”

什么不用管,这腿已经错位了,再继续用力,陈大山这辈子就只能是个瘸子了。

陈小婉拖着虚弱的身子挣扎着下了炕,在屋内搜寻了一圈,终于在厨房内找到了两根合适的木板。绳子没找到,陈小婉索性将拴在房梁上的麻绳解了下来。

就在此时,李絮也端着水回来了。陈小婉吩咐:“将帕子用凉水打湿,放在他们的额头上。衣服也要解开,用凉水擦拭,现在最要紧的是把温度降下来。”

两个孩子烧的太厉害了,必须短时间内把温度降下来。

李絮机械的照做着,陈小婉则走到陈大山的面前。

她伸手,轻轻的在陈大山的膝盖上捏了捏。陈大山疼的闷哼一声,脸色霎时间变得苍白。

伤的不是很严重,只是骨裂,但是关节错位很严重,必须要将骨头复位,然后固定好。固定一段时间,骨头会慢慢的长好。

陈小婉将木板递给陈大山,“咬住,等会儿可能会很疼,忍一下。”

陈大山虽然有些狐疑,但是还是将木板放到了嘴边,咬紧。

陈小婉伸手,将陈大山的裤脚解开,裤腿挽上去。

这样看,错位更加的明显。

这样病患,陈小婉以前接待过很多。她十分熟练的搓了搓手,然后温热的手按在骨头上,稍微一用力……

‘咔哒’一声,骨头回到了原位。

陈大山也差点疼的晕过去,他死死的咬住木板,承受着这剧烈的疼痛。

短短的几秒钟,他额头上沁出了薄薄的一层冷汗。

陈小婉将骨头复位之后,将木板一前一后放在了陈大山的腿上,用绳子固定。

做完这一切,陈小婉又跑到炕上,帮着李絮照顾两个孩子。

不断的换水,洗帕子,擦身体……

不到半个时辰,两个孩子身上的温度就降下来了。

李絮松了一口气,有些脱力般的瘫坐在炕上。

陈小婉也眼前一晕,差点倒在地上。她撑住墙壁,靠着坐了下来。

此时,李絮正仔细端详着陈小婉的脸,只是眼神却有些复杂。

小婉变得太奇怪了。


她从小就沉默寡言,即使说话的时候,也总是低着头,不敢直视别人的眼睛。

她也很听话,爹娘让做什么,就做什么。

可是现在,她像是换了一个人。

陈小婉自然能感受到李絮的眼神,她知道,这改变的确是太突兀了,可是刚才的情形已经容不得她多想。

记忆中,原主是一个没什么主见、内向又木讷的人,因为小时候磕到了脑袋,导致脸上有一块疤,她一直都很自卑。在别人面前,总是低着头,试图去掩盖自己脸上的疤痕。

她坐在炕上,舔了舔干涸的嘴唇,低声道:“爹,娘,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在梦里学会了很多的东西,只是现在我也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开始说。”

陈大山靠在墙上,神色呆滞。听到陈小婉的话,并没有任何的反应。

李絮苦笑一声:“那梦里有没有说,我们能熬到什么时候?”

现在的李絮,依然很悲观。

家里已经没粮了,也不会有人借粮给他们。他们一家五口,只能等死。

陈小婉也能感受的到,原主的这具身子,已经快到极限了。

最近的一顿饭是三天前,家里仅剩了一点点米。李絮熬了米汤,分给三个孩子。原主偷偷的把自己的那份分给了两个弟弟,这才导致原主直接饿死了。

陈小婉没说话,她只是低下头,悄悄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腕。

五岁那年,奶奶去世前,亲手将一个血红色的镯子套在了她的手上。

这个镯子里面,带着一个小小的空间。这个空间内的时间与外面的时间截然不同。

空间内的一天,和空间外一个小时差不多,所以空间内的东西都生长的特别快。

后来,某一天她不小心受了伤,血滴在镯子上,镯子消失不见,而她的手腕上,多了一个梅花状的烙印。

还好,跟着她穿越过来的,还有她的空间。

经过这么多年的时间,她已经将空间打理的井井有条。里面有一个典雅的小木屋,既是她储存东西的地方,也是休息的地方。

在木屋的前方,有一条清澈见底的河流。在河里面,养着一群五颜六色的鱼。在河的对岸,有一片已经开垦完的农田,种着一些药材。

在现代的时候,吃穿不愁,所以她并没有储存太多的食物。还有河里的鱼,大多也是观赏性的鱼。

早知道她会穿越到这个地方,经历饥荒,就多储存点吃的了。

陈小婉抬起头,刚要说话,就看见李絮眼睛一翻,软软的倒了下去。

陈大山见状,神情并未有太大的波动。这一天,迟早都是要来的。

陈小婉犹豫片刻,她毅然的起身,将李絮重新扶了起来。

随后,她避开陈大山,来到厨房。

闭上眼睛,她来到空间内。

仓库内,她储存了一些面粉,是用来做蛋糕的。

……

一个小时后,陈小婉从空间内出来,外面也不过才过去两分钟而已。

而她的手上,已经多了五个馒头。

她的手艺并不精湛,馒头看起来有些黑黑的。

当陈小婉出现在陈大山的面前,他倒吸一口凉气:“这……这馒头是哪来的?”

他的眼睛,紧紧的盯着陈小婉手上的馒头,说话都开始结巴。眼睛中露出渴望的光芒,不住的咽着口水。

陈小婉则在思考,空间的事情应不应该告诉他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