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宠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成腹黑大佬的心尖宠

重生成腹黑大佬的心尖宠

步东厢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世,天才大佬顾若若被自己的未婚夫和闺蜜联手设计,先毁容,后被挖心,最终含恨死在手术台上。此后,渣男未婚夫霸占了她所有财产,恶毒闺蜜顶替了她各种身份。有幸重生,她在另一具身体中醒来,是个任人欺负的‘扫把星’江千淼。亲爹对她没有真情,还要推她出去给短命暴躁丑陋的“活阎王”做冲喜新娘。她抢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做最强女主!

主角:江千淼,秦司焱   更新:2022-07-16 00:2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千淼,秦司焱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成腹黑大佬的心尖宠》,由网络作家“步东厢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天才大佬顾若若被自己的未婚夫和闺蜜联手设计,先毁容,后被挖心,最终含恨死在手术台上。此后,渣男未婚夫霸占了她所有财产,恶毒闺蜜顶替了她各种身份。有幸重生,她在另一具身体中醒来,是个任人欺负的‘扫把星’江千淼。亲爹对她没有真情,还要推她出去给短命暴躁丑陋的“活阎王”做冲喜新娘。她抢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做最强女主!

《重生成腹黑大佬的心尖宠》精彩片段

华城医院抢救室中。

顾若若刚经历完车祸,脸色苍白地躺在病床上,她努力睁开眼睛,看到未婚夫姬景寒,正在冷酷无情地和医生交代:“放弃治疗,通知家属病危,并且将她的心脏马上移植给夏羽欣小姐。”

交代完一切,姬景寒回头看了一眼虚弱的顾若若,“若若,你会永远恨我对吗?”然后决绝地离去。

接着医生拿着冰冷的手术刀,划开了她的皮肤,她感到刺骨的疼痛和绝望。

“姬景寒,为什么?”她在撕心裂肺的愤怒中想质问他。

姬景寒是她青梅竹马的未婚夫,他说她是他一生的挚爱,非她不娶。

可是现在她躺在抢救室中,他不仅见死不救,还要把心脏挖给别人。

此时一道身影出现在顾若若的病床旁,她穿着病号服,小脸没有一点血色,一只手放在心脏处,看上去更加地柔弱不堪。

她就是她最好的闺蜜夏羽欣。

顾若若万分不解地质问“为……为什么?”

夏羽欣还是一贯温温柔柔地声音说:“若若姐,你不要怨恨景寒哥,他只是太疼爱我了,不想我再遭受心脏病痛的折磨。”

这话让顾若若震惊地无以复加,愤怒的浑身血液沸腾。

夏羽欣与她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一起上学,一起旅游,一起分享所有的秘密,比 亲姐妹还要亲。

上小学时,夏羽欣落水,心脏病发,她豁出命去把她从水里救上来。

上高中时,夏羽欣被街头混混纠缠,是她帮她脱身,自己却差点被一群混混侵犯。

她对她如此掏心掏肺,历经生死,这个好闺蜜最后竟然与爱自己如命的未婚夫一起背叛她。

医生打开顾若若的胸腔,一颗鲜红而强有力跳动着的心脏暴露在外面。

顾若若在高端的医疗设备下继续维持着生命体征和头脑的清醒。

夏羽欣看着医生都走后,低头仔细端详着顾若若那张痛苦的脸,像往常一样柔声细语,嘴角上扬挑衅地说:“若若姐,这就生气了,你不是天才吗?”

她偏头看向顾若若胸腔中跳动的心脏,继续一脸柔弱无辜地说:“顾伯伯和顾伯母死的时候很痛苦,你的弟弟不是失踪,是被扔到海里淹死了,这一切都是我设计的。”

“哦,还有你最好的朋友南辰也参与了,遗嘱已经帮你拟好了,你的心脏捐赠给我,苏氏集团交给南辰打理,好不好?”

夏羽欣用最温柔无辜地声音,说着句句剜心地话语,如同尖刀一般凌迟着顾若若的心,她愤恨交加,恨不能起来与他们同归于尽,“我……我要杀了你们!”

夏羽欣却依旧嘴角上扬,眉目含笑,“若若姐,我知道这个遗嘱你没法说,我帮你说,你看,这是花高价按照你的声线制作的变声器。”

说完,夏羽欣从口袋中拿出一个特制的设备贴在喉咙处,然后对着一只录音笔开始说话。

“我是顾若若,今年25岁,性别女,自愿将心脏捐献给我的挚友闺蜜夏羽欣……”

顾若若无比震惊,她瞪着一双美目,充满了无力和恐惧,因为夏羽欣说话的声音和自己的声音一模一样,就连她本人都无法分辨真假。

而夏羽欣就这样在她面前堂而皇之地用她的声音,录下了她的遗嘱,占有了她的一切。

不,他们不能这样对她,这都是她真心对待的人,如同亲人一般对待的人。

顾若若想要起来反抗,想要他们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可是生命一点一点在流失,她无能无力。

夏羽欣看到顾若若眼里充满了无力感,恐惧感,就越发的得意,继续笑着说:“我还会用你的声音在遗嘱里说一句你希望姬景寒和夏羽欣结婚,永远幸福……”

不,这不是她的遗嘱,她才不会祝福这对猪狗不如的人, 顿时恨意冲天地大喊“夏!雨!欣!”

她越愤怒,夏羽欣笑得越开心,她不禁俯身凑近她的脸,“顾若若,不用挣扎了,没用的,今后你的一切都是我的,包括你那些不愿公开的身份……”

顾若若用尽全身最后一丝气力,抬起手狠狠地抓向夏羽欣那张看漂亮而虚伪的面孔。

夏羽欣的脸顿时感觉火辣辣地疼痛,伸手一摸,是一道长长的血痕,“顾若若,你找死!”

夏羽欣愤怒地一把从胸腔中抓起了顾若若那颗跳动的心脏。

顾若若在一阵剧烈的抽搐中,怒目圆睁的死去。

**********************************************

海城,某私立医院中。

“这个扫把星,居然敢跳河自杀,这是想拖累整个江家一起倒霉吗?”

顾若若在一阵呱噪地辱骂声中苏醒,仍旧是一间病房。

“扫把星你终于醒了,你已经是秦家选定的新娘,不要再装死拖累江家,听到没有?”

顾若若醒来后一个中年女人反反复复在说这些话,她在迷迷糊糊中终于明白,她重生了。

她通过原身的记忆,知道自己重生在海城江家二女儿江千淼的身体中。

江千淼今年十八岁,比自己小七岁,因为一出生就克死了母亲,舅舅,被传成了海城的“扫把星”。

那个一直呱噪的中年女人是她的继母,还有一个继姐,从小各种打击,虐待,欺负她,父亲却视而不见。

因此江千淼从小缺乏自信,学业也一塌糊涂,在江家就是一无是处的废物,好不容易想努力一回考上海城大学,却被谣传未婚先孕,还堕胎,考试前被迫退学。

秦家不知哪里请来的算命先生,非说她可以给短命暴躁丑陋,人称海城“活阎王”的秦家长孙冲喜,于是秦家就给江家下了聘礼。

江家此时巴不得把这个臭了名声,碍眼的女儿赶紧送走,尽快攀上海城首富秦家这棵大树。

一个身穿华服,身段皮肤保养很好的中年女人看醒后的江千淼敢一直无视她的存在和话语,不禁眉心一跳,叫嚣着,扬起巴掌就要抽她。

顾若若出于跆拳道黑段的本能反应,一个反手抓住老女人的手,只听到清脆地“咔嚓”一声,接着老女人发出了猪一样的嚎叫声。


已经成为顾若若的江千淼一脸凌厉地看着躺在地上疼得嗷嗷嚎叫的继母,一改往日畏畏缩缩,卑微不自信的样子。

继母胡青梅第一次看到江千淼这副样子,大叫:“不得了了,扫把星敢打人啦!”

这叫声正好被刚进病房门的江建明听到,他是江千淼的父亲。

江建明快步跑过来扶起受伤的胡青梅,大声斥责江千淼:“你是要造反吗?居然敢动手打你的继母。”

江千淼一改刚才凌厉的样子,一脸害怕无助地说:“爸爸,对不起,我刚睡醒,不知道阿姨怎么不小心摔倒的?”

胡青梅一脸震惊地看着病床上的江千淼,这手腕子都被她折断了,还不小心摔倒的。

“建明,这个扫把星胡说,明明是她打的……”

江建明看了一眼在病床上一副弱不禁风,毫无精神的江千淼,又看了一眼生龙活虎,嗓门洪亮的妻子,不禁眉头一皱,心想可能妻子又在胡闹。

“青梅不要胡闹了,千淼马上要嫁到秦家了,不许再喊她扫把星,她现在是我们江家的福星。”

胡青梅举着已经肿胀的手腕,疼得脑门直冒汗,不可置信地看着丈夫。但怕惹怒江建明,她只能吃了亏,也不敢再说什么。

吃了闷亏的胡青梅,狠狠地瞪了江千淼一眼。

成为江千淼的顾若若心想装柔弱这一招真是好用,难怪夏羽欣那个女人能骗自己那么多年,让自己死不瞑目。

江千淼依旧装作顺从可怜的样子,柔柔地对江建明说:“秦家,我嫁。”

顾若若听说过海城的首富秦家,大夏国有两大财团,一个是海城的秦家,一个是华城的姬家。

所以她要报仇必须嫁给秦家,借用秦家的势力和财力找他们复仇。

从今天起她顾若若就是江千淼。

江建明听到江千淼的话,非常高兴,胡青梅也是一脸震惊,之前死活不嫁,突然愿意了。

江建明心想只要她愿意,不再闹了,管她是什么原因呢。

江建明装作一脸慈父的样子对江千淼说:“千淼你想开了就好,毕竟你现在的名声不好,学历也不好,有秦家这门亲事算是你的福分,虽然秦家的长孙有暴躁症,但是听说不会活太久。”

“只要你成为秦家名正言顺的秦太太,后半生就不用愁了,咱们江家也能跟着沾沾光。”

“也算江家这么多年没有白养你,爸爸这是真心为你好呀……”

江千淼实在不愿意听这些虚伪的话,躺下背过身去,冷冷地说:“等秦家的车来了,就叫我起来。”

江建明见她答应了,就安心地拉着胡青梅出去,去给她看手腕的伤。

胡青梅不放心,怕江千淼耍花样,还是安排了佣人守在门口,以防止她逃跑或者自杀。

江千淼看到他们走后,拿出手机,开始浏览华城的新闻,她看到顾若若已经死去的新闻。

“顾氏集团天才总裁顾若若女士昨晚因车祸不治身亡……”

“顾若若生前闺蜜夏羽欣女士伤心欲绝……”

“顾若若生前挚友南辰会亲自主持葬礼”……

浏览了许多新闻,始终没有看到姬景寒的消息,他作为华城姬氏集团的总裁一直很低调,消息很少。

看来她这个死去的未婚妻果然是无足轻重,他连表演一下自己悲痛的心情都不愿意。

江千淼不禁苦涩地笑了一下,夏羽欣作为影视大满贯影星的头衔实至名归,她骗过了所有的人。

她要尽快嫁入秦家,取得秦家的信任,才能尽快实施自己报仇的计划。

她现在要活着,必须好好地活着才行,虽然这具身体的人生非常糟糕,但是她必须把一手烂牌打成王炸才行。

她低头看着最后抓伤夏羽欣的手指,心里默默发誓“夏羽欣,我不会让你如愿的。”

下午四点,秦家的车来了。

江建明亲自过来叫醒正在睡觉的江千淼,旁边站着手腕打着石膏的继母胡青梅,还有一袭白裙,妆容精致的继姐江雨婷。

“千淼,秦家的人来接你了,你看咱们一家人都来送你出嫁,你快起来吧。”江建明一脸讨好地说,生怕她反悔。

江千淼故意磨蹭了好久才起床,他们眼巴巴地在床边等了好久,生怕她反悔,又寻死觅活地不嫁。

江千淼一身大病初愈的样子,脸色苍白,头发乱糟糟的,毫无形象可言,身上的病号服看上去大很多,因为她身体太过瘦弱。

江建明在后面着急地催促着,她就这样走出了病房,秦家的人已经来到门口。

秦家派来的是秦家老宅的管家,以表示对这次娶亲的重视。

一个充满威仪的中年男人,上前接过江千淼一个破烂发旧的贴身背包,并且颔首恭敬地鞠了一躬,“少夫人,请。”

管家看着穿着病号服出嫁的少夫人,不禁用鄙视的眼光打量了一下满脸堆笑的江建明,“秦家给的聘礼不算少吧?”

江建明顿时觉得额头冒汗,老脸一红。

江雨婷看到秦家人不高兴,赶忙乖巧甜美地上前拉住江千淼的手说:“妹妹,记得常回家看看,我们会想你的。”

江千淼的原身本能地抗拒江雨婷的亲近,她抬起头,居高临下地睨着江雨婷,清冷地说:“不用了,离我远点!”

江雨婷最恨江千淼从小长得比自己高,最讨厌她这副居高临下的样子,在她和胡青梅这些年的打击蹉跎下,终于让她整日低着脑袋,没有自信,眼里也没有了光彩。

可是此时的江千淼似乎与往日不一样了,竟然敢抬起头和自己说话,江雨婷心里非常不舒服。

但是当着秦家管家的面,她也不好发作,只好继续装作姐妹情深的靠近江千淼。

然后重心长地说:“妹妹,以后不要再为了欧阳桥寻死了,你就安心做秦家少夫人吧。”

江雨婷看似清纯无辜,说者无心,其实这是提醒秦家的人,江千淼心里还装着别的男人,即使嫁给秦家也不能信任她,也不能让她有好日子过。


通过搜索原身江千淼的记忆,她自杀成为现在的样子,这个好姐姐可以说功不可没。

江雨婷不仅抢了她的初恋,还污蔑她未婚先孕,以及堕胎,并且毁了她最后的希望,就是上大学,离开这个家,所以江千淼才一心寻死跳河,不想自己成为江家谋求利益的筹码。

江千淼抬头看了一眼清纯可人的江雨婷,不禁嗤笑一声,“你这说得是什么话,欧阳桥不是你的男朋友吗?”

“是呀,所以妹妹心里更不能再想着欧阳桥了。”江雨婷一脸得意地说,心想一个天天心里想着未来姐夫的女人,等嫁到秦家肯定不能让她好过。

江千淼一脸不屑的说:“放心吧,我从来不会把垃圾放在心上,垃圾只配和垃圾在一起。”

江雨婷听后不禁气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这个扫把星什么时候变得牙尖嘴利,还敢顶嘴,放在以前只会唯唯诺诺地低着头不说话的。

真以为自己能嫁到秦家就是秦家少夫人了,不过是个冲喜工具人。

一想到也许江千淼嫁过去就会被暴躁的秦司焱打死,江雨婷就不再生气了。

她马上眼里含着泪,仿佛受到了天大的委屈,“妹妹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只是好心劝你,让你过去好好过日子。”

江千淼看到她这副柔弱白莲花的样子,仿佛又看到了曾经在自己面前演戏的夏羽欣,泛起一阵恶心,“不要演了,一个私生女,我没有这样的姐姐!”

江建明听到她这样说大声斥责:“千淼,怎么能这样说你姐姐?”

胡青梅也随声附和:“就是,没大没小的,还不赶紧道歉!”

江千淼没有理会他们,并且甩开了江雨婷。

没想到江千淼敢一点颜面都不给自己留,江雨婷再也装不下去了,从来都是她欺负江千淼,今天她居然敢骑到自己的头上来。

江雨婷看到医院门口的台阶,她在江千淼的背后,暗暗发力想一把把她推下去。

江千淼早有防备似的,巧妙的一个躲闪,穿着高跟鞋的江雨婷自己从台阶上栽了下去……

砰一声。

江雨婷从医院门口的十级台阶上滚了下去,狼狈不堪,“江千淼,你居然敢……”

这一幕发生的太突然了,胡青梅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赶紧冲下台阶,拉起江雨婷,大喊:“江千淼,你为什么推雨婷?”

“她在身后,我也不知道,她怎么这么不小心自己摔下去的?”江千淼瘦瘦弱弱,一副无辜的样子。

胡青梅看着自己“不小心”摔折的手腕,一阵血压升高,不禁开始破口大骂。

江千淼没有再理会她的叫骂,而是走向了秦家的车,坐了上去。

秦家管家看了看坐进车里的少夫人,又瞥了一眼江建明说:“江总,秦家不会亏待少夫人,会好好对她的。”

江建明这会儿最心疼的是摔下台阶的江雨婷,他哪里还会管江千淼的事情。

管家接到少夫人,打完招呼,就上车离开,直到车子消失了,江建明都没有再看一眼。

在江家,他只关心江雨婷这个女儿。

车上,管家一直通过后视镜打量着江千淼,她泰然自若,虽然一身装扮寒酸,但是却掩盖不了她一身的贵气。

从刚才的表现,和现在的样子都与传闻中的江千淼不一致呀。

到了秦家的时候,已经华灯初上。

秦家上下灯火通明,张灯结彩,处处透露着喜气。秦家老爷子坐在客厅中,看着一身病号服的江千淼镇定自若地走进来,一点也不露怯。

秦老爷子不动声色地打量着江千淼,心里不禁有些诧异,不看这身寒酸的打扮,单论气度就和资料上说的相差甚远。

资料上说她心理自卑,性格懦弱,有堕胎史,被海城高中开除,要不是因为林海大师说她能救孙子的命,这样的女人是不可能进秦家的大门。

看着她举止端庄,一身傲气,清冷的态度,如同一只形单影只的雄鹰,倒是和自己的孙子秦司焱有些般配。

江千淼微微颔首,不卑不亢地打招呼:“秦老爷子,好。”

秦老爷子越看她越满意,“不管你之前是怎样的人,有怎样的经历,但是进了秦家的门,就要好好照顾秦司焱,安分守己,做好少夫人的职责,秦家不会亏待你的。”

江千淼点头:“我会的,秦老爷子请放心。”

秦老爷子本来听说因为婚事她跳河自杀,来到秦家必然会闹上一闹,没想到她如此识大体,懂礼数,非常高兴,“那吃饭吧。”

秦老爷子来到餐桌前,并示意江千淼在身边落座,江千淼对秦老爷子的亲切举动不禁心里有些触动。

看到桌子上有两道江千淼爱吃的甜点,江千淼更加确定是秦老爷子等自己来一起吃饭。

他们安静的吃完饭,管家带着江千淼下去换了一身淡雅的橘色裙子,并且简单打理了发型和妆容。

秦老爷子看到乱糟糟的头发束起,一身素雅,但是唇红齿白,面容姣好,自带一身贵气的江千淼更是满意的不得了。

然后秦老爷子有些沉重地带着江千淼去见秦司焱。

在秦司焱的卧室门口,秦老爷子一脸严肃地说:“相信你听说过司炎的情况,前面已经有几个姑娘都被他暴躁症发作打伤,我希望你是最后一个新娘,能够真正成为秦家的少夫人。”

江千淼没有露出一丝惧色,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声“好。”

海城的人都说秦司焱是一个阴晴不定的暴力狂,不仅样貌丑陋,讨厌一切女性近身,而且短命活不到三十岁。

秦家为了留住一点血脉,给他找了很多女人,但是最后都在他狂暴症发作后被打伤,从此海城的女人都恐惧秦家,并送给秦司焱一个“活阎王”的称号。

秦家找到江千淼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因为林海大师通过推算,现在海城就剩她的八字相合,而且有治愈秦司焱病症的希望。

而江家巴不得赶紧处理掉这个一无是处的女儿,所以她就成了秦家冲喜的新娘。

江千淼轻轻推开秦司焱的卧室门。

她看到一个一身黑衣背影挺拔的男子,那份英气逼人和从容淡定的气度让人望而却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