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宠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暴君的白月光是我

暴君的白月光是我

月下锦鲤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苏婉寻本是丞相府的千金小姐,因为识人不清,错爱负心人,落得个非常凄惨的结局,沦为暴君手中的玩物,终日被困深宫,生死不由自己。重生一世,苏婉寻及时醒悟,她封心锁爱,远离花心男人,一心要复仇。然而,她的复仇计划才刚刚开始,就被景慕霆打断了……

主角:苏婉寻,景慕霆   更新:2022-07-16 00: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婉寻,景慕霆 的女频言情小说《暴君的白月光是我》,由网络作家“月下锦鲤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婉寻本是丞相府的千金小姐,因为识人不清,错爱负心人,落得个非常凄惨的结局,沦为暴君手中的玩物,终日被困深宫,生死不由自己。重生一世,苏婉寻及时醒悟,她封心锁爱,远离花心男人,一心要复仇。然而,她的复仇计划才刚刚开始,就被景慕霆打断了……

《暴君的白月光是我》精彩片段

窗外凉薄的月色照射,似是在这间奢华的寝殿打上了一层寒霜。跪在地上的几十个宫女和太监无一人敢抬头看向龙床。

“苏婉寻,你就这么想见他?”男人的手紧捏她的下颌,满腔欲望的声音沙哑无比。

苏婉寻深吸气,口腥咸涩,心口传来的剧痛让她难以开口。

这是他对她宠幸还是惩罚?

这两年的哭泣早已让她的视线变得模糊,可她还是能依稀看到这一双深邃若黑渊的凤目,冰冷狠戾,不带一丝情感。

许久,男人披上雪色寝袍背对着她,可声音还是极为凉薄:“做好你的皇后,别想和朕对抗。”

他的寝袍宽大,腰部紧束,线条流畅又张扬,气质清冷又尊贵,浑身上下透着肃穆禁欲的气息。

即便方才他像是只充满欲望的狼,片刻后又冷冷吐出几个字:“你若是再插手政事,朕会让你生不如死。”

苏婉寻想开口说些什么,可话到嘴边似乎只能扯出一抹苦涩的笑。

生不如死?现在的她何尝不是生不如死?

他给了她皇后的位分,却没有给她皇后的尊严。

十几年的兄妹情,再加上五年的夫妻情。她以为他们可以做到真爱不疑,生死不离。

可她错了,原来这个陪着她成长,为她挡风遮雨的男人是个暴君。

自他继位五年,嗜杀成性。在短短时间内,几乎杀光前朝留下的旧臣和他们的家眷,包括一些当年陪他打天下的功高忠臣,甚至牵扯到许多无辜百姓。

他猜忌心很重,一年前的文字狱又牵扯二十万的文人,这些年,死的人已经超过三十余万。

可她心里还是爱他的啊,这一生也只爱过他一个男人!

她不想他手中沾满鲜血,不想他成为史上最残忍的暴君!

什么凤仪天下,什么盛世独宠!她都不要!

她只要他不再被权利和欲望中迷失了自己的心性,不再乱杀无辜。

可换来的又是什么?

是他不断充容后宫!是他对她忠贞的怀疑,并且想尽办法对她进行羞辱。

“陛下,凝贵妃已在门外等候,和苏家交好家族的名单也已经整理好了。”门外传来公公尖细的回禀声。

苏婉寻的喉头突然涌上一股腥甜的铁锈味,看着男人越发凉薄的眼神,还透着一丝报复过后的兴奋感。

她几乎从床榻滚下,紧紧拽住他的长袖,紧张地问:“你,你要杀苏家人?六百多人,全部要杀?”

男人侧身回答:“朕从来没有说过要放过。”

她感觉一种透入骨髓的冰冷钻入四肢百骸,紧张得连呼吸都忘了:“包括我的父亲?”

男人无声的回答如同一把利刀插入她的心脏,搅动得她血肉模糊,再也站不稳,正要倒下,却又被他的长臂抱住,身体又被他扔回了床榻。

她的白裙凌乱,依稀能见白皙身体上的点点红痕,昭示着他方才的暴行。

可男人却衣冠楚楚,静静地站在床边,淡淡道:“天凉了,就不要下床。”说完便转身要离开。

苏婉寻看着他,撕心裂肺得喊出他的名字:“景慕霆!”

她不信!这个男人即便成了沾满鲜血的暴君,也不会动她的亲人,因为这也是他的亲人啊!

景慕霆的背影如高山之雪,寒月清莲。

宫灯照耀得迷幻朦胧,只能看到他绝美的侧颜,冷得令人莫名地无法呼吸,触及可伤人。

苏婉寻这才意识到,此时此刻她无论说什么,做什么,都无法动摇这个男人的决定。

“噗通”她再次从床榻起身,双膝跪地,原本就模糊的眼睛又被眼泪打湿,干涩得发疼。

双手覆在冰冷的玉砖,她决绝道:“陛下,你杀了我,杀了我!让凝贵妃做皇后,不要杀我父亲……”

“陛下”两个字落下,男人的背影一颤,眼神里有震惊,还有一丝难以隐藏的痛楚。

“你叫我什么?”

“陛下!”苏婉寻再次加重称呼,可常年的卧床和气血虚弱导致她说话使不上劲儿,声音发颤:“臣妾恳求您,放过苏家!凝贵妃,凝贵妃的母亲不是重病吗?用臣妾的血做药引……”

她抬起煞白的脸庞,语气几乎卑微:“您忘了吗?医圣曾经说过,臣妾自带药莲,只要自愿,没有戾气和恨意,血液就是药引!”

心脏早已像被人用力扯出体外,痛得血肉模糊。

其实早在前两年,她就失去了活下去的动力,死对她来说是最好的解脱。

可这话一落,男人不仅没有松开,黑眸反而染上一层血色,白色的衣摆猛烈摆动。

这里没有风,是他外泄真气形成的气场!

这是极度的愤怒!

“用我的血液,用我的心!都可以!陛下!”苏婉寻卑微地扯住他的袍角。

呵!尊严?也许在他第一次在外人面前羞辱她的时候就已经不见了。

景慕霆的薄唇发颤,在深吸一口气似是要摆脱这股窒息感。

可良久后他只是嘴角浮现一抹凄楚的弧度,沉声道:“朕要你活着!朕活几年,你就得活几年!你若是要死,朕会将你的许将军剥了皮。”

话音稍顿,他又道:“你放心,朕会让你父亲死得痛快!”

他的语气到最后充满了恨意,冰冷的黑眸闪着阴冷的神色,寒厉得令人心惊。

说完这一些,他再次果决地扯开那双玉手,抬步走出寝殿门。

她看着他被清冷月光拉得很长的背影,喃喃道,“二哥哥,你的身上虽然没有苏家人的血液,可也是苏家养大的啊……”

这声“二哥哥”竟让景慕霆的背影一颤。

可最终还是没有回头。

门打开后,苏婉寻看到一个身着华服的女人正在等待她的夫君。就是当今最受宠的凝贵妃,也是她同父异母的庶出妹妹——苏小颜。

“陛下,消消气!”她的声音甜腻如滴水。

苏婉寻觉得作呕,她听不清他们又说了什么,只是依稀听到女人娇柔妩媚的声音:“臣妾会好好劝劝姐姐的。”

很快,景慕霆走了,苏小颜走了进来。


苏婉寻其实也想和她好好见一面,被禁足了三年,她一直想知道景慕霆突然变得残暴的原因,更想知道,她一心相待的姐妹为何要陷害她和许将军有染,甚至还要帮助景慕霆铲除苏家!

“都下去。”她对寝殿内的宮婢吩咐。

苏小颜身穿绝美宫服,头戴孔雀珠钗,浑身上下透着高高在上的贵气。她先是四处打量了一番。

很显然,她被这寝殿的奢华程度惊艳了一下,还闻到了空气中最珍贵的草药味,原本想看笑话的眼神划过一道如毒蛇般的嫉妒。

当她看到苏婉寻洁白颈项上点点暧昧的红痕时,更是嫉恨得红眼。

可很快又恢复了怜悯,她弯腰对着床榻上的人儿道:“好姐姐,你的身子自小虚弱,不能再生气。更何况苏家人本来就该死!你就服个软,毕竟我们是亲姐妹,看在我的份上,说不定陛下就会网开一面。可若是你还是要和陛下对抗,那父亲说不定就要被凌迟处死……”

苏婉寻愤怒地盯着她,用尽全身力气怒骂:“苏小颜,你这个畜牲!我的父亲也是你的父亲!而且他待你不薄!为什么要赶尽杀绝?”

“待我不薄?哈哈!”苏小颜笑,像是听到了笑话。

苏婉寻恨恨地问:“难道不是吗?他抬你母亲为平妻,甚至将你抬为嫡女记录族谱,可你做了什么?你为了争宠,竟拿出父亲当初和前太子的通信给了陛下。这是将苏家推向深渊!你是畜牲!忘恩负义的畜牲!”

“父亲对我好,不过是看在你的份儿上,在他眼里只有你和你的母亲!”苏小颜突然提高声音,眼中充满了恨。

可紧接着她水眸一转,又“咯咯咯”得笑了起来:“可惜啊可惜,你的母亲是被我母亲毒死的,最后还被我们挖出祖坟鞭尸,烧成了灰烬!而你这幅从小就虚弱不堪的身体,也是拜我们下毒所赐。”

望着眼前这个女人丑恶的嘴脸,苏婉寻恨不得自己抽耳光。为什么当初在府里待她如亲姐妹,甚至帮助她表里不一的庶母得到父亲的宠爱。

她真应该早些看出这对母女的嘴脸!

可现在,自己如同男人手中的玩物,可眼前人却尊贵得耀眼……

绝顶的恨意涌上她的心头,挥手一巴掌准备扇过去,却被苏小颜一把握住手腕。

苏小颜笑容吟吟:“姐姐,你可不要这么说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陛下的万年基业……”

她的眼神逐渐变得温柔起来,手掌覆上小腹,挑眉道:“还要告诉你一件事,我如今怀了陛下的孩子!”

“孩子?”苏婉寻看向她的小腹,眼睛刺痛。

原本以为心早已死了,可现在仿佛又有一双无形的手,狠狠掐住她的心脏,痛得浑身颤抖。

下一刻她竟喷出一口鲜血,宛若点点红梅染红了白玉砖。

记忆中,在他们的新婚之夜,景慕霆抱着她,在她耳边轻声说着誓言:“寻儿,我的妻!这辈子我只要你。我会一直陪着你,无论生还是死。”

他性子清冷,从来没有说过动情的话语,那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他爱过自己吗?也许从来没有爱过。从小到大,都是自己粘着他,逗他开心!可他却很少给她笑容。

“这是陛下第一个孩子,后宫那么多女人,我是第一个怀上的。”

苏小颜的眼波隐藏着毒液,继续说道:“姐姐,听宫人说,陛下经常宠幸你,他身边的宫女太监都亲眼看到过。啧啧,你怎么还没怀上,是不是陛下从来就没打算让你怀,还是你的身体根本怀不上……”

这句话就像刀子刮苏婉寻的脸,小脸红透,手掌也紧握成拳头。

见她如此,苏小颜更加的兴奋,在苏婉寻耳边轻言:“姐姐,其实陛下并不喜欢杀人。你知道他现在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吗?”

“为什么?”苏婉寻猛地抬头。

她一直想要知道为什么。

即便他曾经在苏家不得宠,可父亲也没有要杀他,只是将他冷落在小耳房。

为什么要将苏家赶尽杀绝?即便他误会她和许世宁有染,也不能牵扯到苏家啊!

苏小颜取出一个小木盒子,笑着问:“可还记得这木盒?”

苏婉寻当然认识,这是父亲的东西!曾经她在书房里见过,可被他又立即藏了起来。

“轰隆!”一声冬雷打响,也打破了这座奢华如天宫寝殿的短暂寂静。

“姐姐,你打开看看,这就是答案。”苏小颜将木盒递了过去。

苏婉寻打开了,里面躺着的是一叠泛黄的纸,都是父亲写的字。

由于时间太久,字迹变得模糊,可还是依稀能看见。

苏婉寻的呼吸逐渐变得紧张,手指剧烈颤抖。

“看到了什么?知道答案了,难道不该高兴吗?”苏小颜佞笑,非常痛快:“姐姐,他也从来没有爱过你!你应该知道为什么!”

苏慕寻没有再开口,嘴唇煞白欲紫。

苏小颜继续说道:“陛下十二岁的时候,大哥亲手挖去了他的灵根,用在了自己身上。十五岁,他弃武从文,想去京城赶考,父亲派人将本属于他的考卷换成了三哥哥。十七岁,柳姨娘被千刀万剐,父亲逼着他亲自观看。”

陛下曾经是苏家庶子,可所有人都知道他不是苏丞相亲生的,年轻漂亮的柳姨娘和野男人通奸,还生下了孩子。

再怎么严刑拷打也不供出是哪个男人!

父亲被戴绿帽早就成了京城最大的笑柄。

可即便如此,父亲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杀这个庶子,供其吃穿,甚至还请师傅教他功课。

她也是最近才得到这个盒子的,上面都是父亲的自述,将自己作为男人受的屈辱统统用文字来表达。

苏小颜的脸上带着狰狞的兴奋:“姐姐,知道答案了吧?是父亲,是苏家!将他变成暴君!他也从来没有爱过你,他娶你不过是为了报复,因为你是父亲最爱的女儿……”

可无论她说什么,苏婉寻都没有再开口一句,她只是抱着头,无助地蜷缩在床角。

她的眼神绝望迷茫,仿佛最后仅剩的一点意志也全盘崩溃。

苏小颜见状也不再刺激,声音带着蛊惑:“解脱吧,只有解脱才不会痛。用你的命去平息他的怒火,说不定父亲就不用死了……”


言毕,她重新穿上风衣走出风慈宫的殿门。

苏婉寻从枕头下取出一枚丹药,唇角勾起苦涩,很奇怪,痛苦到了极致,眼泪竟然消失了。

她喃喃说道:“二哥哥,如果能重来一世,即便要了我的命,也要保护好你,绝对不让你受着这些折磨。”

说到这里,她居然笑出声,这是多年没有的笑容。

这不是苦笑,而是嘲笑。她竟对他没有恨,有的还是爱。

“如果重来一生,让我保护你,但永远不会跨出那一步,永远不会……”

另一端,御书房

景慕霆正在批阅奏折,苏小颜抖了抖身上的风雪后在走了进去,恭恭敬敬地回禀:“陛下,方才臣妾已经劝过姐姐了,让她好好吃药。”

“嗯。”景慕霆冷冷一应,可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苏小颜的水眸划过一道失落和黯淡,她想看看奏折上究竟是什么,可她不敢。

眼前男人是皇帝,可他更是修罗。

在深吸一口气后,她鼓足勇气,先是取下架子上的紫色氅衣,随后走到他身后披上他的肩膀,柔声献媚:“天气凉了!陛下还要仔细点身子。”

当她的手触碰到景慕霆的肩膀时,瞬间被震开。

“滚!”

简单的一个字冷厉如冰,甚至透着杀气。

苏小颜摔倒在地,她抬头看着这如谪仙一样的男人,清夜无尘,高山白雪,又怎及他的半分容颜?

可他的心却像是一块坚硬的石头,不,应该是没有心。

“陛下赎罪!”她立即跪下,说道:“方才听白术说起皇后娘娘最近胃口不大好,臣妾做了一些老家开胃的白鱼松茸酸汤羹,明儿亲自给她送过去。”

“起来。”景慕霆的声音淡淡,重新批阅奏折,不再看她一眼:“她的饮食,无需你操心。”

这是他对她说的话,但同样是警告。

苏小颜深吸一口气后起身,继而重新走到他跟前,边沏茶边道:“那道菜也是许将军曾经最爱吃的,当年我们三个被困在瑶山顶的那一年,许将军经常给皇后做……”

说到这里,她突然自知失言,急忙跪下:“陛下赎罪,臣妾,臣妾该死!”

站在一旁的薛公公已经冒冷汗,他感觉到了陛下的杀气。

皇后娘娘的确最爱吃这道菜,每次胃口不好,都是陛下偷偷亲自下厨做,然后才命人送过去。

凝贵妃这些话就是戳陛下的心窝子,还是死命戳。

许将军和皇后娘娘之间的事是他的逆鳞,谁敢触碰?

果然话音刚落,她的咽喉就像被一道根银针刺中,再也说不出一个字。嘴里只能发出“噗噗”的声音,就好像血液沸腾在喉咙。

这突如其来的杀意让整个书房充满了恐怖气息,几个宮婢和太监开始颤抖。

景慕霆杀气凛然,周身散发着赤金色的薄雾。

明明有着一张神仙般的容颜,此刻的他,偏偏神色如魔,一步步靠近惊恐中的苏小颜。

“呜呜呜,呜呜!”

她“扑通”跪倒在地,眼睛里都是眼泪,可嘴巴里也无法再开口。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从头到尾就是这个男人的棋子。

还拥有着一部分兵权的苏家终于被推倒,她就是弃子了。

景慕霆的怒火未消,对她没有一点耐心,龙靴突然无情地踩上了她的背脊,薄唇凉凉吐出两个字:“多嘴。”

“噗!”苏小颜再次喷出一口黑血,眼瞳涣散,双手捂着小腹,发上的奢华朱钗掉了一地,五官因为极痛而变得扭曲。

皇帝弑杀成性!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所以无论是守在门口的侍卫太监,还是薛公公都不敢喘息。

“陛下,臣妾怀了您的孩子……”她的口齿含糊不清。

景慕霆用看蝼蚁般的眼神看着脚下的女人,冷笑:“孩子?朕从来没有碰过你。”

苏小颜含糊地吐出几个音:“她方才和我说,她和你的每一天都觉得恶心,你对许将军施行了宫刑,她恨不得杀了你,哈哈哈!”

最后的笑声含糊中带着诡异,过了不一会儿就断了气。

好在这时候,皇后的贴身宮婢白术急匆匆地冲了过来,可接下来她说的消息让在场所有人宛若五雷轰顶。

“陛下!陛下!不好了,皇后自尽了!!”

这消息一落,景慕霆冰冷嗜血的目光立即变得惊恐,高大的身躯一个趔趄,随后就像疯了一样冲出书房门。

大尊贞令五年,冬,肃帝驾崩,与昭穆皇后合葬在宣陵,结束了短短五年的暴政王朝。

民间有一个传言,昭穆皇后自尽,肃帝一夜白发,抱着她的尸体整整四天五夜,绝食断水,形如疯癫,最后暴毙在雪地里。

两具尸首怎么都分不开……

百姓们心怜皇后,她曾几次救百姓出瘟疫和水灾等危难。可对于这暴君的死,他们总算松了一口气。

……

苏府

“小姐!小姐!醒醒!外面开始做法了!是舒姨娘派来的法师。”

脆生生的声音将苏婉寻唤醒,可她的第一个反应却是将自己蜷缩,仿佛方才做了一个极其可怕的噩梦,心剧痛不已。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