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宠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我是世界股神

重生我是世界股神

阿枝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在看清眼前环境后,周执内心狂喜,他竟然真的重生了!前世,他浑浑噩噩的过了三十几年,最终带着无尽的遗憾离开了这个世界。如今他站在命运的转折点,一定不会重蹈覆辙!周执偷偷用家里的全部积蓄买了股票,等了三个月,终于收获了第一桶金!且看少年如何化身股神!

主角:周执,周江海   更新:2022-07-16 00:0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执,周江海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我是世界股神》,由网络作家“阿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看清眼前环境后,周执内心狂喜,他竟然真的重生了!前世,他浑浑噩噩的过了三十几年,最终带着无尽的遗憾离开了这个世界。如今他站在命运的转折点,一定不会重蹈覆辙!周执偷偷用家里的全部积蓄买了股票,等了三个月,终于收获了第一桶金!且看少年如何化身股神!

《重生我是世界股神》精彩片段

2001年1月15日,一个雨天。

稻子在春雨的洗礼中,散发了更强的生机。

而在一栋老房子里,少年从凳子上跳了下来,刚刚修好了坏了的电风扇。

“小执,谢谢了哈,”旁边一个圆润的大婶笑了笑,递给了少年一匹擦汗的毛巾,“多少钱?我付给你。”

周执裂开嘴角,开口说道:“不用钱,我爸说邻居之间互相帮助是应该的。”

说罢,他又冲着女人开口,“婶…以后有什么要修的还可以找我。”

“真是个好孩子……”

许久之后,少年走到了田埂间,随手摘了一根狗尾草,直接叼在了嘴里。

他的家在一个筒子楼里,来到楼底下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钟了。

零几年代的筒子楼显得灰暗而破旧,雨水打上去,还有一丝阴冷。

周执深呼吸一口气,到了三楼,拿钥匙开门,一如既往的,他爸妈还在加班没有回来。

拉开昏黄的灯泡,屋子里所有的东西一览无余。

一排老旧的布沙发,一台黑白电视,另外就是一张吃饭的桌子,以及角落里的一台电话机。

回到房间后,他才松了一口气。

突然,手机叮咚一声,他勾了勾嘴角,从破旧的桌子里拿出了自己的诺基亚。

“您的尾号3675的储蓄卡转入金额10万元,现余额为10.3万元。”

看着手机刚到账的10多万,周执终于松了一口气,脸上更加是抑制不住的笑容。

在金融行业里从事了将近20多年的他,带着所有的记忆重生到了2001年。

花了大概一个月时间,他才终于从迷迷糊糊的状态中醒了过来。

他看着室友和记忆中一样谈恋爱,分手然后喝醉忘记补考,一米八几的大老爷们,像是小孩一样在宿舍哭的稀里糊涂。

他才恍然惊醒,知道这不是梦,勉强的接受了重生这种荒谬的事情。

更加意识到自己再也不能这样浑浑噩噩苟活几十年,少年才终于出手了。

随后,他像是发疯的取出所有积蓄并疯狂投资,他甚至直接请假回老家,就抵押掉了自己父母买下的唯一的房子。

凭借记忆,投了当初一念之差错过的股票。

赚了两万后,也没有收手,反倒是进入了房产行业,疯狂的买那些在不久之后会发展的地皮。

在忐忑和焦虑中,他度过了整整三个月。

生怕自己会连本带利的亏死,要是这样房子也根本就拿不回来。

直到上个月,他投资的金茂地区建起了房子,城市规划打算将那片区域建成商业区。

扣除掉手续费和成本,他足足赚了十万。

十多万!在2001年,也算是一笔巨款了。

但是,尽管如此,还是离他的目标有很长一段距离,毕竟…他母亲的病,没有百万是治不好的。

“归还银行的贷款和利息,把房子拿回来,商业区和记忆中一样建了起来,历史没有走偏。”

他只要将这些个暴富的机会抓住,或许…这十多万很快就会变成……几千万甚至数亿。

手机屏幕上的数字,几乎将周执刺激了个彻底。

上辈子他穷破撂倒,那些亲戚朋友个个都远离他,甚至连父母都为他发愁。

但…这辈子,他一定会洗清上辈子的困顿!

为自己的母亲,彻彻底底的根治好病,带着他们过上好日子!就在周执琢磨着该怎么赚更多的钱时,卧室房门突然被敲响了。

还没等着他开门,门外的人砰的一声,直接就推开了门。

“你这个臭小子,家里的存款是不是被你给偷了!?”

还没等他解释,一个巴掌直接狠狠的甩在了周执的脸上,“你不知道那一笔钱…是给你妈看病的吗?”

“你打孩子做什么…他说不定有什么苦衷的。”

“苦衷!?你就说说他有什么苦衷,要不是你从他小的时候就这么溺爱他,他哪里敢动家里的那一笔存款?”

周父差点要被气死,脸色青白。

一旁提着红鸡蛋的二婶不经意间透露了紧张,“小执…和二婶说说…钱都去哪里了?”

“啧…二婶,我家的钱就不关您的事情了吧?”

这话一出口,简直就是往周父枪口上顶撞,差点就又给了周执一巴掌,“你…你非得气死我!”

哪有这样的逆子,竟然还偷起了家里的钱?“放心吧二婶…就算是那笔存款没了,那也不耽误您的事儿啊。”

闻言,二婶沉了脸色。

但随后她看着面前的中年男人,殷勤的开口:“对了,哥,嫂子,这是我特地从集上买回来的红鸡蛋,对嫂子的病肯定有帮助。”

周数海更是忙不迭给自家媳妇帮腔,“哥,小芳说的没错,这可是新鲜的土鸡蛋,你看看!”

周执目光落下,这一袋子鸡蛋的袋子上面还齐刷刷的写着特价鸡蛋四个鲜红的大字。

他微微扯了扯唇角,又多了分一阵撕裂的疼。

没想到…这吸血的一家子,又来了。

上辈子,他妈之所以得了重病还无法治疗,大部分就是这个二叔二婶害的!

说什么他的表哥要结婚,彩礼钱太贵,房价上涨,硬生生骗着他父母拿出来了救命钱和抵押房子的钱,给他表哥结了婚。

之后,本来还说着要在他表哥的房子上加他的名字,也不了了之。

还钱更别说,一分钱都没有还,每次掏钱都跟要了他们的命似的。

甚至在他妈重病要住院的时间,那两个人也根本就没有想过来看望,就算是他爸拿着命去逼他们两人,也跟鸡蛋撞石头一样。

自讨苦吃。

想到这里,周执的眸子里又多了几分戏弄。

还没等周父开口,周数海拎着那一袋子特价鸡蛋,晃晃悠悠的来到他旁边。

“哥,我们知道嫂子这几天身体不好,所以买了鸡蛋来给她补补身体,另外……”

他故意鸡贼没有继续往下说,而是眼睛咕噜噜的转了一圈。

等着周江海开口问他。

周执把门合上,双手抱胸,懒懒的倚靠在门口。

“二叔二婶…你们今天来我家,恐怕不是简简单单的送回鸡蛋吧?”

“你这孩子…瞎说什么话。”

这话让周执这小后生说出来,多多少少掺了点怪异的意思。

不过二叔二婶向来厚脸皮惯了,也没不好意思。

周数海嘿嘿一笑,只盯着周江海,故意把站在门口的周执给忽略掉。

“哥,我这次来也是想请你们家帮帮忙。”

他搔了搔头皮,二婶啧了一声,抢先开口。

“哥,我们也是实在没办法了,所以才登门上来求你们帮忙,你也知道小强那孩子,马上就要结婚了,小强是咱们唯一的儿子。”

二婶笑眯眯的顿了顿,“你说说小强也是咱周家的种啊,是不是?”

她话说到这,更加是不由的打探起了这个老房子。

反正这两夫妻也是傻子,不借白不借,到时候随便找个理由不还也没什么。


但周江海哪里晓得自己弟媳妇的想法,勉强点了点头,硬着头皮说道。

“要是实在有什么困难,我们能帮扶也会帮扶小强的。”

毕竟也是周家人,哪里有不帮着的道理?一听到这里,二婶的眼睛跟放光了似的,马上开口:“大哥,小强马上就要结婚了,谈的女朋友还是城里的呢!”

“哥…你也知道,城里姑娘生来就娇贵,非得让咱家小强啊,出一大笔彩礼,还要买套房才愿意嫁过来,这房子多贵呀……”

一提到房子,周江海就有些犹豫了,他皱了皱眉头,“这城里的房子确实贵。”

“贵是贵,但是也有贵的好处啊!”

“大哥…你看,到时候小强在城里安家了,就算是小执过去,也会有照应啊。”

不等周父周母开口,周执冷嗤一声,“二婶说那么多,是不是想让我们家出这么一笔钱,帮小强表哥买房出彩礼?”

打从二婶二叔一进门开始,他就清楚这两人来势汹汹。

当听到周执这么问时,二婶蹭的一声从沙发上站起来,认真的道。

“大哥,这个钱我绝对不会让你们白出的!”

“到时候房子可以加上小执的名字,而且我会让小强定时给你汇钱,这样你也吃不到亏!”

这样一听,周江海有点动摇了,他瞧瞧周执那张看不出喜怒的脸,慢慢说道。

“小执,要不然你再考虑考虑,毕竟小强也是你表哥,再者,加名字的事情——”

也的确更多一层保障。

周执望着眼前的二婶,面色一沉。

当初就是这么一家人问自家借了几万的巨款,从来没有说过一个还字。

他父母老老实实了一辈子,哪里抵得住亲戚花言巧语。

母亲为此病倒在床,这所谓的二叔二婶也从来不闻不问。

周执淡淡开口,“不借,我们家没钱。”

这话一说出口这场所有人都给愣住了,尤其是二婶,她急匆匆的问道。

“你家不是还有老房子吗?怎么会没钱呢!”

就算是没有那笔存款,那不是还有一套房子吗?虽然那套房子的确是有点老,但把它给卖了,肯定也值个几万啊!周执一笑,笑里全是漫不经心。

“老房子已经让我拿出去抵押了,你们也不用瞎想了。”

“什么?!”

众人异口同声。

敢情那些存款没了也就算了,房子也被这个臭小子拿的去抵债了?

周江海颤颤巍巍指着周执,“你是不是要气死我呀你!?”

二婶脸色也是差到了极点,在旁边添油加醋,煽风点火。

“把老房子抵押出去,我看你们以后连住的地方都没了!你这孩子是不是拿这笔钱出去逍遥快活了?!”

周江海听这话哪里还了得?他气的胸膛剧烈起伏着,脸色煞白煞白。

“咱们家可就这一套老房子还留着给你娶媳妇用的呢,你说抵押就抵押了,你这是把我往哪儿放呢?”

二婶连连点头,死死地瞪着周执。

“不是就是不管你吧,你把我和你二叔也往哪放呢?咱们还是不是一家人了!”

这下好了。

他们的钱居然被这个臭小子全部拿的去了!

“小执,把钱都拿去做什么了?好好告诉爸妈,爸妈不怪你,”周母咳了咳,脸色还有几分苍白。

周执连忙去扶周母坐下,压根就不忍心看着母亲为自己的事儿着急上火,于是索性坦白道。

“妈,你放心吧,房子和存款的钱一分不少,而且我拿这笔钱赚了10万。”

“钱还在!?”

周执点了点头。

房间几人猛地反应了过来,瞪大了眼睛,“你…你还赚了10万?”

十万?!周数海瞬间就瞪大了眼,他活了这么老半辈子,才从来没见过10万有多少张票子呢!

那套老房子加上他哥的存款,远远也都没有十万这么多啊!

这要是全部加起来,岂不就是有十几万了吗?

“小…小执,房子的钱没少就行,你这十万,确定是…是真的吗?”周父有些不可置信。

“是真的,钱这种事情我干嘛拿出来骗人?”

有没有钱一看不都是一清二楚的嘛,拿出来骗人岂不是笑话?

下一秒,周树海他连忙重重一拍桌子,瞪着自家老婆。

“我说说你,你怎么还冤枉起我侄子来了!”

二婶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后,也连忙堆起一副假惺惺的笑。

“孩子你可千万别怪婶儿,婶儿就知道你打小聪明,拿着这钱,肯定是有大用处的,刚刚是婶儿自己犯糊涂说的话,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

周执看着这么一对夫妻一唱一和的,只觉得恶心。

他移开眼神,都懒得在看一眼。

周数海和他老婆悄悄地互相对了个眼色,周数海清了清嗓。

“啊呀,侄子,你要不告诉告诉老叔,你这钱到底是怎么赚的呀?”

他自己心里清楚,那套老房子就算是抵押出去也绝对不会超过10万。

挣了这么一笔钱,简直是把老房子的价值再翻了一倍!周执拍了拍周母的手。

他仰起头对上周数海,眼底不耐闪过,但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耸耸肩。

“我只不过是运气好,所以炒股票和基金赚了一笔钱而已,没什么特别生钱的法子。”

一笔钱!?说得倒是轻巧!


二婶狐疑的打量了周执一眼,她眼珠子那么一转,又计上心头,往前凑几步,拉着周母的手,亲亲热热的。

“哎呦喂,嫂子你竟然生了病就别逞强了,你有这么好的儿子,那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她拿余光去瞄周执,勉强挤出来了一个笑容。

“嘶,本来我说借个一两万,剩下的那些钱就算是再苦,我们也想想办法,绝对不能让你有负担。”

二婶往前凑了凑,补充了一句,“是我侄子这么有出息,那我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这样吧,侄子你索性就把钱全给出了,也不多,一共就3万,你手里头还能余7万呢!”

周执眼皮一跳。

什么叫无耻?这就叫无耻!他站直了身,把周母推进房里,嘱咐道,“妈外面吵,对你休养身体不好,你先休息。”

那二婶怎么可能让到手的鸭子给飞了呢,她连忙拽着周母,凄凄切切地。

“哎呦,嫂子,咱们这都多少年的交情了,我家里的底细你也知道,小强他好不容易交个女朋友,我们家就算是倾家荡产也是要把姑娘娶进来的。”

她一边说,眼角还一边泛起了泪花,装模作样的擦了擦好不容易挤出来的一滴泪。

“你说说,你是我们的亲哥哥,亲哥哥都不帮咱们,咱们可怎么办啊?!”

周数海颤颤巍巍的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给点上。

他抽了一口,又重重的一拍桌子,那桌上的茶几都给晃了一晃。

“我都说了,我们家侄子有出息,咱们老周家这么多年总算出了一个有出息的后生!只要有咱们这好侄子,我们还怕什么?担心什么?”

二婶连忙把那眼泪都擦干净,挤出一朵笑。

“我男人说的没错,只要有咱们好侄子在,那苦日子就算到头了!”

周执看到此情此景,只觉得反胃感愈演愈烈,他短促的笑了一声。

“二叔二婶,你们到底演够了没有啊?”

他揉了揉鼻梁,不加掩饰的不耐烦道。

“你们就算是没有演够,我也看够了。”

“这笔钱我根本不可能借给你们,你们趁早死了这心,也赶紧别在我这浪费时间,自觉点离开。”

周数海一听这话彻底给愣在原地了,那手头的烟直接啪一声掉在地上。

“你说什么?”

周执双手抄着裤兜,“你们根本就没有钱偿还,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到现在为止你们还欠着银行一笔贷款吧。”

“而且,就算是周强买到了房,房产证上也绝对不可能加我的名字。”

周江海原本还有点不忍的神色顿时凝固,他开口,“孩子说的都是真的?”

周母一听到这话,气的脸色有些苍白。

“房产证上不加我儿子的名字,还不想还钱,你们这不是白赖皮吗!”

周数海眼见情势不妙,赶紧从沙发上跳起来说道。

“那你说说你这孩子怎么就诬陷你叔叔呢?咱们一家人还信不过吗?”

周执冷哼一声。

“信不过。”

他懒得再看眼前这犹如小丑跳梁的一幕,一只手推开了客厅的门。

“我已经说过一遍,你们现在趁早离开我家。”

周数海不甘心的骂骂咧咧。

“难道连我哥哥家我都呆不得吗?亏我还把你当好人,结果也只不过是白眼狼而已!”

周执觉得听着这些话,自己的耳朵都要起一层茧子了。

他伸出手用力的拍了拍门。

“如果再不走的话,我可就要报警了,到时候一报警,你儿子的婚事还能成吗?”

一听这话,周数海和二婶面面相觑,他们可不敢拿自家儿子的婚事来开玩笑。

顿时,周数海这犹如泄了气的皮球似的蔫儿巴了。

他怂着肩,走的时候还不忘把那一袋子鸡蛋给拿上,又狠狠瞪了周执一眼。

“我告诉你人在做天在看!你这么对待你叔叔,你肯定会遭报应的!”

他一边念念有词,一边往楼梯口走。

等到周数海和二婶才离开房门,周执重重一声把门给合上了。

门合上发出的巨大声响,又让门外的两个人骂了一阵“不识好歹”“狼心狗肺”。

周江海有点担忧的通过窗口看到离开的弟妹一家。

“儿子,咱们这么做是不是太过了点?他们毕竟是咱亲戚啊。”

周执此时对上周江海的眼神,一字一句有力的说道。

“爸,我不仅今天要拒绝掉他们的请求,而且从此以后我们之间必须要断掉关系,否则,他们肯定还要没完没了的拿亲戚身份来威胁我们借钱。”

周江海呐呐道:“其实他们要是借一点小钱的话,也不是不可以答应,毕竟你也赚了那么多了,咱们得帮一把是一把。”

周执笑了笑,没把老爸的话放在心上,从沙发上拿起毛毯盖在周母的身上。

“爸,如果我真的把钱借给他们的话,那就相当于把钱投入了无底洞,那我们就真的没有一分钱给妈妈治病养身体了。”

周母咳嗽了两声,抚慰的拍了拍儿子的手。

“都是我,把自己这一家都给拖累了。”

周江海连忙摆摆手。

“看看你,你又开始说这些话了,咱儿子给咱们挣了这么多钱,就是给你瞧病用的,你也得争气点,赶紧好起来,别让咱儿子继续着急上火的。”

周执目光如炬如火。

“爸,我说的事儿您考虑的怎么样了?”

周江海从桌上拿起水喝了一大口,脸上表现出欣慰的神色。

“我就知道我儿子总有一天会有出息,你说的没错,咱们得赶紧把关系断掉,也是为他们好,总靠着咱们像什么话!”

他看了周母一眼,复杂道。

“你妈妈的身体要不是你的话早就垮了。”

周江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慢慢悠悠的说道。

“儿子,老爸一辈子最为你感到骄傲,不仅能是家里顶天立地的顶梁柱,而且还能给老爸明辨是非。”

“我现在已经老了,眼睛也看不清楚人了,没你的话,恐怕咱们又要让人骗。”

周执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

“爸,您老要是说这些的话可就没意思了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