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宠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废柴嫡女有空间

废柴嫡女有空间

南萧国主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楚安宁的身份有些特别,她是二十四世纪隐世家族未来的继承人,从小到大,她一直严格要求自己。原本以为很快就能完成梦想,可上天开了个玩笑,她竟然因为一场意外,穿越到了异世!楚安宁将以前的灵力带了过来,不过灵力十分坑人,从始至终没有帮过任何忙。好在身边跟着一位煞神,以煞挡煞,简直是绝配!

主角:楚安宁,墨临渊   更新:2022-07-16 00: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安宁,墨临渊 的女频言情小说《废柴嫡女有空间》,由网络作家“南萧国主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楚安宁的身份有些特别,她是二十四世纪隐世家族未来的继承人,从小到大,她一直严格要求自己。原本以为很快就能完成梦想,可上天开了个玩笑,她竟然因为一场意外,穿越到了异世!楚安宁将以前的灵力带了过来,不过灵力十分坑人,从始至终没有帮过任何忙。好在身边跟着一位煞神,以煞挡煞,简直是绝配!

《废柴嫡女有空间》精彩片段

大雪纷飞,往日林中如铺满白毡的地面满是林林总总的红线,红线拉得很长,仿佛没有尽头。

几个白衣男人看着面前出现越来越多的血丝,露出一抹如释重负的表情。

“统领,找到了!”

“走!”

“哇……”

林子深处!

伴随着婴儿的啼哭声响起,漫天的大雪下得更凶,远在城镇的百姓,冷的打了个哆嗦,直呼今年的冬天怪异。

蓉姵用剑划破了自己的裙子,扯下一块衣料。

简单抱住孩子,“夫人,是个小小姐。”

女子艰难的坐了起来,抱起孩子,双眼有半刻的失神。

“没有什么小小姐,平安、宁静、无波无澜,就唤作安宁!”

蓉姵素来冰冷的脸上浮现出悲戚。

“阿宁……”

“蓉姵!”

惨白的双手离开孩子的脸颊。

女子转过身郑重的交给蓉姵。

“快……走!”

“夫人!”

因为此前不停的被追捕,加之刚刚生产完,女子说完最后一句话,倒了下去。

蓉姵听着渐进的脚步声,再看看耷拉着的左手。

一手抱着孩子,向着雪地上的女子单膝跪地。

随后快速隐入林中消失不见。

无人注意,怀中婴儿的额头一朵彼岸花一闪而逝,很快只剩浅浅的印记。

—十五年后

东临国,顺天二十年

又是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天。

京郊外的一处山崖。

几人往下望,同时把脖子缩了缩。

“头儿,现在怎么办?”

回去要怎么跟家主交代?

“走吧,这么高,就算是有内力的人也要摔成肉饼。”

刀疤脸呸了一声,“不知好歹,咱们哥几个看上她是她的福气,可惜了这小傻子,虽然又傻又丑,但是身段倒是销魂。”说完一脸猥琐的摇了摇头。

楚安宁是被生生疼醒的,崖壁上一棵只剩枝条的灌木,摇摇晃晃的托着她小小的身体。

“嘶……”

入眼一片银白,这还算了,稍微动动僵硬的身体,随着落雪,枝条下落。

后背还有异物在身体里,以她这么多年特种兵的经验,应该是个匕首。

吓得楚安宁死死的抱着树枝,不敢再动弹分毫。

“这到底是什么鬼?”再看看身上已是一条条的破布,楚安宁嘴里闪过一串国粹。

来不及多想,意念一闪。

“?”

片刻,楚安宁憋屈的发现,空间进不去,进!不!去!了!

“丝丝丝……”

一条花斑眼睛蛇吐着蛇信子,游了过来。

随着它的靠近,后面密密麻麻的蛇一起从岩缝里往这边蠕动。

下了三个月的大雪,冰冻三尺,突然出现一个活物让这些东西异常兴奋。

楚安宁哀嚎不已,她那不靠谱的术,到底给自己弄了个什么身体。

堂堂特种兵王,二十四世纪隐世世家的家主,今天要喂蛇了吗?

十五年前,族老算出自己三十岁那年有一生死大劫,此劫无解,只好动用了禁术布置生死逆转大阵,找一怀孕的妇人,把一缕神魂放到未出世的胎儿身上。

谁想到她的这具身体这么惨。

知道她的术经常坑爹,不对,是坑她。

所以即便是楚家万年一遇的玄术师,逆天改命,但不到万不得已她亦从未运用此术。

就是怕坑到自己!

咬着冻僵的嘴唇,楚安宁从空间拿出了几个像是玉石的不规则石头。

再赌一次,这具身体已经到极限了,再这样下去,冻也能冻死。

玉符在小手里不停的变换,白光渐渐升起,身体也渐渐变得模糊不清。

楚安宁的眼睛越来越亮,看来有戏!

还不待她高兴三秒,猛的抬起头,看见一个黑色的物体急剧而下。

转眼压在她背上,匕首被东西压到,本来只有一半插在背部,只听噗呲一声瞬间全部没入身体。

被冻僵的枝条应声断裂。

两人向着下方掉落。

噗的吐出一大口血。

接二连三的打击。

楚安宁发誓,她这一生绝对没有哪一刻比现在更想杀人,即便是前世面对十大世家的高手围攻。

墨临渊看着怀里的小姑娘,也蒙圈了。

他受毒师暗算,武功尽失,好不容易撑着一口气甩掉那些神秘高手,又碰见老四的人。

本想跳下来暂缓一时之急,咋还碰着个姑娘?

楚安宁牙咬的咯咯响,“你能不能待会再发呆!”

要不是她是楚家此代最优秀的继承人,要不是她身体异于常人,这一刀补的,能送走两个她了。

捏着手里的石子,楚安宁忍着剧痛打算再来一次。

墨临渊动作极快,还不待她施展,在堪堪落地的刹那,手中的匕首像崖壁刺去,也不知那匕首是什么材质的,竟不费吹灰之力整个嵌入了崖壁之中。

墨临渊左手握住楚安宁的腰,她的脚尖和地面只相差不到一米的距离。

等到两人落到地面之后,才有时间打量彼此。

男子一身玄色的衣衫,头发只是简单的束起,尤其是那一双桃花眼,慵懒中带着半分邪肆,竟是比女子还要美上三分。

但是好看归好看,这也不阻碍他差点要了自己的小命,楚安宁愤怒的瞪了男人一眼。

墨临渊瞧着小姑娘背后的匕首。

三分尴尬七分惊疑,这还好好的活着,不得不说这姑娘的命真大!

突然他向前一步,楚安宁以为要对自己不利,想往后退,可是身体支撑不住,往左晃了一下。

墨临渊伸出的手刚好触及到一片柔软。

楚安宁呆了,墨临渊更是忘了动弹,手就那样一直放着。

直到崖底传来悉悉率率的脚步声,墨临渊才像是触电一样猛的把手收了回来。

本来苍白毫无血色的脸,竟多了一抹红晕,羞恼之色一闪而过。

楚安宁翻了个白眼,你丫还不好意思,从头到尾那个受害者都是她好吗?

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脱口而出,“喂!今天这帐要怎么算?告诉你,吃了本姑娘的豆腐,别想就这么算了。”

墨临渊现在只剩下无语,看着一脸兴致勃勃的小姑娘,“你想怎么算?”

怎么都感觉这姑娘有点二啊,难道现在不是应该更关心自己吗?


看着镶嵌进肉里的匕首,还有被树枝挂的一绺一绺的衣裳,若雪的肌肤若隐若现。

墨临渊鬼使神差地脱下自己的外袍甩在楚安宁身上。

楚安宁顺手接过赶紧把袍子拢在一起,吸吸冻的发红的鼻子,突然朝他靠近,亮晶晶的眼睛扑扇扑扇的,“要不以身相许?”

墨临渊感觉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皱了皱好看的眉头,迅速将视线转移到别处。

“等你有命出这个林子,在跟本…跟我算吧!”

楚安宁撇了撇嘴。

美男还真无趣。

来人不多,可个个都是高手。

“十九皇子好兴致,赴黄泉有美人相伴,也算圆满了。”

“原来活阎王也逃不了温柔乡,不知道别人看到现在这一幕,该作何感想?”

楚安宁挑了挑眉。

十九皇子?活阎王?

楚安宁努力调动以前的记忆,只可惜她只能送来一缕神魂,原主前半生痴痴傻傻。

记忆有限。

只能搜索到自己是卫国公楚伯磊的嫡长女,从小长在楚家老宅,由一个断臂的婆子抚养长大。

其他一概不知。

而墨临渊动了,没有人看清楚他的招式,一阵微风拂过,对面的人倒下了一大半,头领咬牙切齿的宣布后退。

而墨临渊依然是那副超然于世的姿态。

“十九皇子果然深藏不露。”

这话说的意味深长,头领面部狰狞,好似眼前的人跟他有血海深仇似的。

不过他们只是暂时被吓住。

楚安宁知道,他看似轻松的回到原地,但只是堪堪站稳,刚才若不是极力克制,恐怕就会头朝下栽过去。

手心攥出了血。

墨临渊扭头看向她,眉头一皱。

楚安宁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这是什么眼神,嫌弃她拖后腿?

算了算了,本来还想靠着你呢,现在看来还得本小姐亲自出马。唉!

墨临渊看着楚安宁摇头晃脑,一副看不上自己的样子,嘴角抽搐。

对面,一个手持短匕首的男子上前在头领耳边耳语了几番。

头领眼睛血红,尤其是直视墨临渊的时候,那双平时就满是血丝的眼睛,像是突然入魔了一般,妖艳异常。

他双手一挥,立马有人迎了上去。

墨临渊被迫应战。

第一个人的时候,还只是挥挥衣袖的事情,等到第二第三时,只落了个重伤,墨临渊渐渐脚步虚浮。

想必对方也看出来,墨临渊只是强弩之弓,刚刚一战,杀死对方半数人已是极限。

现在又进行车轮战,敌人又是以命换命的打法,根本撑不了多少时间。

楚安宁看墨临渊面容发紫,应该是中毒了,现在又经过内力的催化,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算算人数,除了头领和那个刚刚耳语的人,对方还有三个小罗罗在后面没动过手。

楚安宁心里默默祈祷:这位大哥你可千万要挺住啊!

可惜天不遂她愿。

墨临渊虚晃一招,倒数第四个人倒下的瞬间,他再也忍不住,吐出一大口血应声倒地。

楚安宁无奈的上前,不知道从哪里搓出来一个黑色的药丸子,掰开男人的嘴,粗暴的喂了进去。

头领眯了眯眼睛,全程当没有她这号人,示意唯三剩下的人上前补刀。

刀身划过面前落叶,锋利的刀锋不知怎的竟错过了当事人的脑袋,砍在了前面的树干上,楚安宁拍着小胸脯从男人胳膊边露出脑袋。

头领大惊!

片刻间唯三剩下的人此时已经见了阎王,脖子处插着一根小小的树枝,剩下的两人都没来得及出手救他。

“喂,我说你们打架就打架,关我什么事?”楚安宁嫌弃的看了一眼肩膀上的血迹。

暗暗懊恼,果然身体太差,一点准头都没有,贱了一身血。

“你是什么人?”头领下意识的握紧了刀柄。

他们这一批虽然算不上精卫,可也是王府的一流高手,现在却被这一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一击毙命。

而墨临渊知道是她喂自己东西了,但他已连眼睛都睁不开,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秒,只听那小姑娘说了一句,“姓娘名亲”。墨临渊已经不知道今天是第几次无语了。

“你找死!”两人顿时欺身而上。

楚安宁刚才杀那个纯属巧合,如果让这副小身板对上两个武学高手,那肯定是被砍的命。

不过我们楚大小姐本着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原则,自然是连嘴上功夫都不能输。

握着手里的东西,楚安宁决定第三次用灵力。

坑就坑吧,反正这东西是自己施展出来的,楚安宁从小就发现,虽然这倒霉玩意儿经常坑她,但还是有原则的,就是从不会要了自己的性命。

她们楚家人口庞大,势力纵横,但每一代的家主都必须身负灵力,这样才能开启随身空间,而楚家的每一代子嗣,虽然人数众多,但是有灵力者不会出现第二个。

但是她的父辈,他们楚家的老祖宗,每一代的家主灵力都很正常,只有她这个倒霉催的,唉,说多了都是泪啊!

眼睛微闭,楚安宁调动体内的灵力汇聚在左手的玉符上。

这枚玉符是最低等的攻击术,而她体内的灵力,就是要借助一枚一枚的玉符来运用。

四道黄光分别从玉符中分了出来,一道不知所踪,另外两道对准了两名刺客的脑门。

当然,这种东西只要楚安宁不允许。旁人自然是看不到,两人只感觉一道劲风袭来,下一刻便没了知觉,头上出现了两个指腹宽的血窟窿。

死者眼睛睁得老大,仿佛遇见了鬼。

而另一道黄光,像蚯蚓似的歪歪撞撞的盯上了楚安宁。

尽管想尽办法,却还是被打在了后背。

嗯!正中匕首,刚才好不容易被楚安宁拔出来一半的匕首,又结结实实的插了进。

又是一大口血哇出来,感觉内脏都被搅碎了。

整个人靠在大树上欲哭无泪。

那边回京城的官道上,几名叫花子打扮的壮汉无声的睡了过去,再也没有醒来。

这几个倒霉蛋赫然就是悬崖上的那几人。

楚安宁如果在此,一定会欣慰的,这算不算她的法术升级了。

啊哈哈哈!


楚安宁恢复了些力气。得亏她的身体异于常人,不然哪经得起这么造。

上前把墨临渊往远处挪了一段距离,远离那些尸体。

“呼,我也算好人做到底了,萍水相逢,我们有缘再见。”就是可惜了这张漂亮的脸蛋,啧啧。

临走前还上前摸了一把。

楚安宁晃晃悠悠地朝着林子深处走去。

五天后—卫国公府

楚安宁摸摸自己身上已然看不清楚颜色的衣衫,无限感慨。

看看人家这气派的府邸。

整个卫国公府占了这条街的一半,两头气派的石狮子威严的耸立在门前,一边两名侍卫,共四人把守,长枪持立,那质量吹毛断发

虽然比不上前世的楚家,却比她以前的生活好多了。

林四看着前面的小乞丐闪过一丝厌恶,他向旁边的同伴望了一眼。

其他人立即心领神会,长枪一指,林四仰着脖子,活像一只没有毛的鹅。

“那里来的乞丐,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不想死,快滚。”

楚安宁双手抱胸,也不恼,就这样笑眯眯地看着他。

林四见小乞丐这个样子,恼羞成怒。

其他三人眉头也不由得皱了皱,不过却没有人开口,一个小乞丐有林四这个没脑子就够了。

国公府外可不能随便杀人,林四收起了长枪,一个箭步上前,朝着楚安宁抓来。

对面一座阁楼上,红衣女子下意识地想冲上去,却被黑衣男子拉了一把。

“真是狗仗人势,古人诚不欺我”就在这瞬间,楚安宁仗着自己的身量娇小,敏捷的滑向男子身后,顺势握住了他的一根手指,林四跪倒在地,上身向后倾。

从空间掏出一针麻药,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射了进去。

楚安宁看着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侍卫,悠然的逃出手帕,仔细的前前后后擦了一遍,然后丢在了侍卫的脸上。

其他府门的丫鬟婆子和百姓也凑了过来。一向庄严的卫国公府门前出奇的热闹。

其他三人立即警惕,其中一人去报信,另外两个一前一后把楚安宁围了起来。

“我是楚安宁,把你们的主子叫出来。”

侍卫一愣,楚安宁是谁?

实在是她这位嫡小姐确实名不符实。

“这位楚小姐确实应该这么大了”人群中年纪比较大的婆子有的反应过来。

“这是谁啊?老姐姐你说说。”

“嘘!小声点,众所周知,卫国公府的楚晨小姐是嫡次女,而这位就是那位嫡长女,据说十五年前,卫国公突然从外面抱回来一个女婴,而且还必须得让夫人认下这个女婴,给她嫡长女的名分,夫人伤心过度,回了蔺王府说要和离,可不知怎的,后来竟忍下了这口气,还把这个女婴记在了自己名下。”

楚安宁听着后面的议论,嘴角勾了勾。

这也是她进城的时候打听到的,虽然这事过去了十五年,该封口的也封口了,但是天下没有不漏风的墙,这不……该知道的都知道。

婆子继续喘了口气,继续小声地说道:“不过这个女婴可从来没在卫国公府出现过,听说是晾在外面,现下回来可有好戏看了。”

八卦是人的天性,这不,虽然卫国公府权势滔天,但仍然挡不住百姓的嘴。

婆子的话一出,人群立刻炸开了。

两名侍卫眼看着局面失控,急得直冒汗。

好在国公府的大门很快打开了,涌出来大批的侍卫,楚安宁身边这两个赶紧退过去和他们汇合,在府门前。

在丫鬟婆子的簇拥下,走出一老太太,老太太左边被一美妇人搀着,那夫人走起路来摇曳生姿,一袭纱裙随着走动渐渐飘动,露出春光。

右边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女,那模样和风情,虽说还小,但一看就是左边女子的翻版。

一出门,目光就直直地盯着楚安宁,从最初的打量渐渐变成了嫉妒和憎恶。

老太太也在瞧着她,目光深远,好像要通过她看见什么人,如果仔细观看,眼睛里还有恨意和莫名的羞恼。

楚安宁看着这一大家子,嘴角带笑。

好啊,够热闹。

她从小便被扔到那鸟不拉屎的地方生活,两年前更是连唯一对自己好的蓉婆子也不知去向,自此被庄子上的人克扣虐待非打即骂。

一个傻子到底是怎么熬过这两年的。

楚安宁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国公府果然门槛够高,既然本小姐不够格跟你们相提并论,那咱们便算一算赔偿问题,算好了往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楚安宁往前迈了一步,见识过她出手的侍卫瞬间紧绷了起来。

楚安宁知道现在自己身无分文,就是个弱女子,根本不能逃脱国公府的追杀,这五天的时间,已经遇到两拨找自己的人,与其以后隐姓埋名的生活,不如闯一闯这国公府,顺便报那落涯之仇。

老太太刚想要说什么,便被旁边的美妇一扯。

似是想到了什么,老太太不做声了。

“这就是大小姐吧,怎么成这个样子了。”

柳姨娘推开身边保护的丫鬟和侍卫,上前就握住了楚安宁的手。

“大小姐你受苦了,夫人……”

柳姨娘把帕子一抹道,“不过现在好了,你祖母这些年来日日惦记着你。想着快及笄了,这不,趁着夫人不在,想着赶紧给你说一门好亲事。”

楚安宁似笑非笑,要不是现在那老太太还是一副恨不得她死的眼神,她差点就信了。

“回去再说!”老太太想来也不愿意家丑外扬,身边的婆子冲到楚安宁面前就想把她往里架。

楚安宁怎么可能让她们得手?推搡间退到了人群里。

来回打转,硬是捉不着她。

“这位婆婆,是祖母身边的丫鬟?那可长的真够漂亮的,我从来都没见过祖母,更没有受过祖母的一点照顾,在庄子时,吃不饱,穿不暖,还被下人打,原以为根本就没有人关心我,原来我竟误会了。”

说着眼泪就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柳姨娘一噎。那句婆婆,下人,更是气得脸色爆红。

人群不知是谁噗嗤笑了一声,老太太的脸这次被打的啪啪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