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宠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失忆娇妻是大佬

失忆娇妻是大佬

闲时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战墨深这个名字,在豪门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是权势滔天的战氏总裁,手段极其阴狠。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追求者无数,可至今没有哪个女人成功站在其身侧。突然有一天,吃瓜群众哗然,战爷竟然带回家一个不入流的女人!不光对她言听计从,还把她宠上了天!原来大佬也有温柔似水的一面……

主角:白卿卿,战墨深   更新:2022-07-15 23:5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卿卿,战墨深 的女频言情小说《失忆娇妻是大佬》,由网络作家“闲时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战墨深这个名字,在豪门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是权势滔天的战氏总裁,手段极其阴狠。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追求者无数,可至今没有哪个女人成功站在其身侧。突然有一天,吃瓜群众哗然,战爷竟然带回家一个不入流的女人!不光对她言听计从,还把她宠上了天!原来大佬也有温柔似水的一面……

《失忆娇妻是大佬》精彩片段

“五百万一次。”

“五百万两次。”

“五百万三次,成交!”

伴随着黑市拍卖会一锤定音,白卿卿犹如货物那般卖给一个神秘的买主。

“妈,想不到白卿卿居然值五百万,总算有些价值,不然养条狗都比养着她强,拿到钱后能不能再给我买一只新的限量款包包!”坐在拍卖会台下的是白卿卿的姐姐白珠,穿着一身名牌服饰,眼神当中满满都是欣喜。

“当然可以,再过几天榕城有个名流宴会,我们珠珠自然是要闪亮登场的,把那些名媛比下去,说不定趁那个机会可以多认识榕城的上流社会!”冯玉兰拍拍女儿的手,显然看到五百万那个价格非常的满意。

“有些话等回到家里再去说,都不怕让其他人听到笑话。”白向明不耐烦的说着,然后拿出夹在白色衬衫上的黑色钢笔,在拍卖会的确认书上利落的签下姓名。

白珠趁着白向明签名的时候看向买主的信息,来不及看清买主的姓名,只看清楚年龄,居然是七十八岁!

老不死的,半截身体都入土居然垂涎十九岁的少女!

那样的老头,只怕是变态吧,光是想想那个画面,白珠都感觉到无比恶心,可是想到是白卿卿卖给那个老头,白珠心中说不出的痛快!

自从白卿卿来到家里,自己一下让她比下去,白珠注意过很多次,男友江逸多次目光流连在白卿卿那张祸国殃民的脸上,让她看着直冒火!

等到白卿卿让一个七十八岁的老头糟蹋完,白珠倒是想看看有谁能要她那样一只破鞋!

将来她只会更加风光,等她嫁给江逸,成为人人羡慕的江太太,白卿卿投胎十辈子都追不上她!

一家三人拿到五百万,心满意足的离开黑市拍卖会。

墨轩榭内,欧式装修的房间内,灯光忽明忽暗。

白卿卿生着标致的鹅蛋脸,此刻因为紧张,额头有细微汗珠冒出。

三个月前,她因为一场车祸失忆,在医院的时间都是奶奶照顾着自己,在白家,她和奶奶的关系最和睦。

可是在十天前,奶奶居然遭遇绑架,白向明告诉她绑匪要五百万,要是不给五百万,直接撕票。

白卿卿着急到不行,一直求着白向明拿出五百万救救奶奶,可是白向明公司严重亏空,一分钱都拿不出,最后白珠提出一个馊主意,让她卖身!

“哒,哒,哒。”正想着,传来定制皮鞋踩在木质地板上的声音,紧接着鼻间传来淡淡的古龙香水味。

白卿卿的眼睛让红绸布盖住,因为害怕,葱白的手紧紧握成拳。

一道凌厉的目光扫过白卿卿的全身,每一寸都不肯放过,似是在打量可口的美食。

战墨深见过很多女人,可她的皮肤是他见过最白的,肤如凝脂,用来形容到她身上,一点不为过。

“先生,谢谢您肯花五百万买下我,但是五百万可不可以当做是我借的,给我时间,一定可以还给你的!”


短暂的惊艳后,战墨深的目光露出一丝嫌恶,说道:“凭你,配和我谈条件吗?”

据他所知,少女是外婆花五百万买来的,用来延续下一代。

因为战家有个百年不能破解的诅咒。

从战墨深的太爷爷那一辈开始,战家最出色的继承者均活不过三十岁。

战家为此花费千亿,可是始终找不到解药。

战墨深今年二十八岁,再是两年,等待他的将是……

男性独有的成熟嗓音穿过白卿卿的耳朵,只是语气有些冰冷,像是腊八月的寒风。

“为什么不配?我一没偷,二没抢,生在一个冷血的家庭,是我的错吗?我只是想要救下唯一关心我的家人,有错吗?!”

“是,这五百万,来的不光彩,但是只要给我时间,十年,二十年,那笔钱,我都会一分不少的还给你!”白卿卿语气激动的说道,若不是奶奶遭遇绑架,不管给她多少钱,都不可能做出出卖身体的事。

樱色的嘴唇一开一合,白卿卿据理力争,蓦的感觉眼前有一片黑影压下来!

那个狂傲的家伙,想要做什么!

白卿卿心中一慌,直接一把摘下挡住眼睛的红绸布!

入目是俊美到挑不出半丝错误的五官,狭长的眸,眼角冷窄,下颌轮廓锋利分明,此刻战墨深两手撑在她的两边,轻敛眼眸,露出痛苦的神情。

“滚!”战墨深是从喉咙深处压抑着吐出那样一个音符,因为很痛,浑身像是拆骨重造那样。

那样的痛苦,几乎每个月都要经历一次,越是接近三十岁,那种疼痛越是强烈。

可是明明应该明天发作的,却提前发作,战墨深不想让一个不相干的人,看到最狼狈的一面。

白卿卿微愣,反应后,坐起来一把抓住他的手。

虽然那个男人出言不逊,可是拿五百万救下奶奶,有那份恩情在,白卿卿不能坐视不管。

“听不懂话吗?让你滚,滚出去!”战墨深低吼道,因为疼痛,眼睛猩红的像是濒临爆发的野兽。

白卿卿握着战墨深的手,青黛色的眉微微颦起。

怎么有那样奇怪的脉搏,瞧着脉搏有力,中气十足,可是为什么看他那样痛苦?

葱白的手搭在肌肉线条流畅的麦色手臂上,形成强烈对比。

那一瞬间,战墨深竟然觉得有些渴,如同行走在沙漠中的苦行僧,看到那白皙的肌肤下隐藏着青色血管,似一汪清泉。

下秒,男人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再次一把将白卿卿压在床上,因为动作幅度夸张,床头柜的茶杯砸在地上,碎的四分五裂。

“啊!”

白卿卿惊呼一声,然后感觉手上传来刺痛感。

战墨深的牙齿早已深深咬进白皙的皮肤当中。

“战爷!”

裴默一直守在门外,听到里面传来异响,担心出事,直接闯进来。

入目看到的是,战爷那样尊贵无比的身份,居然单膝跪在地上,虔诚的吸吮着一个买来少女的鲜血!

裴默可不记得战爷有那样奇怪的癖好!

几秒后战墨深似乎餍足,舍得松开白卿卿的手,然后软软倒在她的身边。

“妖女,你,你对战爷做了什么!”裴默怒目质问道。


白卿卿一脸无辜,分明是那个语气恶劣的暴龙,一言不合扑过来咬自己。

“看你们很有钱,不至于找我碰瓷吧?”

“而且明明是他非要喝血,不知怎么突然晕倒的。”白卿卿解释道,到现在她的伤口都隐隐作痛呢。

裴默不理白卿卿,看着战爷晕倒,无比焦急。

战爷是瞒着京都那些人来到榕城散心的,若是京都那边知道战爷晕倒,只怕是要掀起腥风血雨。

“来人,把她关到地牢去,然后把燕医生请来!”裴默有条不絮的安排起来。

那个女人来历不明,若是战爷喝她的血有个三长两短,哪怕让她死千百万次,都不足惜!

“喂!哪有你们那样不讲道理的,是他先咬我的,凭什么把我关起来!”

“不愧是暴龙的手下,和暴龙一样不讲道理!”

在白卿卿的吐槽下,两个保镖毫不怜香惜玉的将她架起来,朝着地牢走去。

“砰!”伴随铁门的一声巨响,白卿卿让保镖一推,一屁股摔倒在地上。

“你们放我出去!”

“有钱怎么啦?有钱可以为所欲为吗?”

“等我出去一定要告你们!告到倾家荡产那种!”白卿卿用力的喊,试图让他们改变主意。

“嗷~嗷~”

喊的有些累,白卿卿刚刚停下来,却听到身后传来低低的叫声。

什么情况?地牢深处很暗,那里面是有什么东西吗?

白卿卿僵硬着身体转头看去。

借着门口那点的光,她看清楚地牢里面的活物。

那玩样长相和孟加拉虎一模一样,只是浑身毛发雪白,白到连身上的黑色条纹都显现不出来,那蓝色的眼睛,在黑暗中发出微弱的光。

它正盯着白卿卿,像是盯着可口的食物。

白卿卿忍不住咽下一口唾沫,今天发生的事情,全部超过她的预期!

那暴龙果然是个变态,不然正常人怎么可能养只老虎关在地牢里!

“嗷!”雪虎忍不住,朝着白卿卿的方向直直扑去。

……

别墅主卧内。

燕静宜拿着听诊器,正在听战墨深的心跳。

“一切正常。”燕静宜摘下听诊器,说出结果。

“刚刚战爷跪在那个女的面前喝血,依照战爷的性格,不可能做出那种事情的。”裴默抓着头发,百思不得其解的说。

燕静宜听到裴默的话,微微皱眉,然后说道:“有那么奇怪的事?那个女的在哪里?”

在他们说话间,战墨深缓缓睁开眼眸,眸底似汪洋那般深不可测。

“关在地牢,谁知道是不是战家分支派来的,总之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裴默开口随意说道。

地牢!

战墨深的眼瞳骤然紧缩,琥珀似乎关在地牢里!

“等会去化验她的血液,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奇特的地方。”燕静宜说着,看向战墨深的方向,“墨深,醒啦?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

回应燕静宜的是战墨深起身,阔步朝着外面走去。

“战爷,您刚刚醒来,是要去做什么?”裴默关心的询问。

“救命!”战墨深留下简单两字。

不止是救白卿卿的命,同样是救他自己的命!

困扰战家百年的难题,可能将有转机出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